看着她跑出去,伊安苦笑了一声,怎么这女孩子毛毛躁躁的?

    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伊安摸了摸自己脸上系着的面巾,发现竟然还在???

    这意味着,就算自己落入海中昏迷了,被奴隶们救起后,他们也没有贸然解开自己的面巾查看自己的样子。

    或许他们并不理解自己带着面巾的原因,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对自己的尊敬,这的确让伊安微微有些震撼,因为他发现,这些被自己救出的奴隶们,对于自己的感激远超想象。

    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他们身为奴隶时的生活,到底有多悲惨……

    掀开被子看了看,伊安发现自己的双腿上面缠满了绷带,左手也是这样,而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和裤子,则被洗干净整齐地叠好摆放在床边的柜子上面,可能就是刚才那女孩子帮忙洗的,不止如此,那衣服上面还放着自己装有恶魔果实的小宝箱,以及那个从天龙人密室中带出来的玻璃泡。

    伊安伸过手,将这个玻璃泡拿起来,仔细地看着里面浸泡着的那块水晶片。

    和青雉的交谈中,伊安也意识到,这里面的水晶片,就是天龙人的身份芯片,似乎对天龙人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东西。

    没想到当初的直觉真的应验了,这的确是一件对伊安来说也很重要的东西,如果不是顾及这身份芯片,青雉当时没准会火力全开,将自己干掉的!

    用黑龙波伤到青雉,那其实纯属侥幸,这主要是因为黑龙波的火焰对青雉造成了克制效果的原因,假如当时追来的不是青雉,而是黄猿或者赤犬的话,伊安可能真的就死了。

    一想到这里,伊安就不由得一阵后怕。

    强撑着身体下床,伊安拿过衣服裤子穿好,然后将天龙人的身份芯片装进裤兜随身携带,至于那装有恶魔果实的小箱子,伊安却有些犯难了。

    恶魔果实的确是弄到手了,但是怎么送回东海去,却是个问题。

    难不成真的要穿越无风带,回去一次?

    算了,到时候再说吧,先出去看看。

    伊安刚打开门,结果却看到刚才那女孩端着个盘子进来了。

    “呀,你怎么起来了?”那女孩惊讶地道:“快回去休息!”

    “不了,睡了那么多天,骨头都僵硬了!”伊安笑着对她道:“把食物给我吧,正好我也饿了!”

    等到伊安坐回床边,才发现盘子里全是些流质食物。

    这个他倒是理解,所以也没有介意,掀起了面巾之后,拿着勺子开始吃起来,结果一入口后,才发现这些食物竟然非常的好吃。

    “这是你做的?”伊安有些惊讶地问那个女孩。

    “不是,是厨师马修做的!”女孩子笑着道:“听说他成为奴隶之前,是西海的一个宫廷御用厨师呢!”

    “御用厨师???”伊安有些惊讶地道:“这样的人,竟然也变成了奴隶?”

    女孩道:“这并不奇怪,你可能不知道,咱们这些人当中,甚至还有来自一些小国家的公主呢!还不是照样沦为奴隶?”

    “连公主都有?”伊安更加的惊讶了,尼玛,这帮天龙人竟然这么牛逼?

    女孩笑嘻嘻地道:“不说这个了,恩人你赶紧吃吧!”

    伊安点了点头,问她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玛格丽特!”女孩道。

    “你好,玛格丽特,你可以叫我伊安,以后别叫我恩人了,不习惯!”伊安对她道。

    玛格丽特也没有说话,只是笑嘻嘻地看着伊安吃饭。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饿了三天的缘故,又或者是因为体术修行的关系,伊安总觉得自己现在的饭量正在逐渐变大,连着吃了五盘食物,才稍稍觉得有点饱。

    玛格丽特帮他端盘子回去了,伊安便重新系上了面巾,走出了房间,打算到甲板上去看看。

    然而没想到的是,刚打开船舱的门,伊安就听到外面一阵歌声传来。

    “哟嚯嚯嚯,呦嚯嚯嚯哦……将宾克斯的酒,送到你身旁,像海风随心所欲,乘风破浪……”

    伊安听得一愣,定睛一看,发现甲板上面无论是在洗刷甲板,还是在修补船舷,又或者是在整理缆绳的人,此时都在一边开怀笑着,一边跟着调子哼着这首歌。

    宾克斯的美酒,这首歌伊安当然知道,这是海上航行的水手们,最喜欢唱的一首歌,可以说流传很多年了,但是一直久盛不衰,当初在艾斯船上的时候,伊安就不止一次听吉米他们唱过。

    此时的天气,碧空万里,阳光映照在这些原本的奴隶们脸上,他们欢快地唱着这首歌,连伊安这个音乐盲,都能从歌声中听出他们那畅快的心情来。

    伊安的出现,惊动了甲板上的人们,他们一眼就认出了伊安,立刻激动地道:“恩人,你怎么出来了?”

    玛格丽特之前已经通知了他们伊安醒来的消息,但是由于担心打扰到伊安休息,他们也没有贸然到船舱进行看望,却没有想到伊安竟然自己出来了。

    随着这一声惊喜的喊声,一个大块头的人影咚咚地踩着甲板飞奔而来。

    “嘎噜丘?。?!”

    竟然是那个黑熊毛皮族人,他一冲上来,就把自己那张大脸贴在了伊安的脸庞上面,两张脸挤在一块儿,都变得堆起来了。

    这是毛皮族对于自己喜爱的人的一种打招呼的方式,而就这样,这个大块头的黑熊毛皮还不满意,还使劲地在伊安的脸上蹭着。

    伊安虽然知道,但是真的是第一次接受这种礼节,一时间有些不习惯,但也知道这黑熊毛皮族人是好意,所以只能有些哭笑不得地接受了。

    甲板上的人们,似乎也看出了伊安的尴尬,不由得哈哈地笑了起来。

    “咱们现在这是在哪儿?”好不容易安抚住黑熊人,走到船舷边望了望,发现现在船只竟然靠在一处海岸边,放眼望去,前方就是陆地,于是便问甲板上的人。

    “恩人!”一个脸上有刺青图案的大汉,回答他道:“咱们是在一处荒岛上面,是鱼人族的兄弟带我们来的!”

    随着他的讲述,伊安才知道,当时冲下了红土大陆之后,由于有不少人落水,所以当时当时没事的人,都纷纷跳下海中救人,但是救起人来之后,才发现船舵已经断掉了,船只根本无法掌控航向。

    由于担心随后海军的追捕,所以那几个鱼人族的奴隶商量了一下之后,重新跳进水里,从后方推着船只前进。

    虽然他们力气很大,海里也是他们的主场,但是毕竟靠人力推动船只的这种做法,无法持续太久,也就是说,逃不了太远的。

    不过还好的是,鱼人们知道这座距离红土大陆很近的荒岛,他们的家乡鱼人岛就在红土大陆下方,可以说这附近的海域,他们都很熟悉的,于是便带着众人来到了这里修整。

    虽然距离红土大陆很近,然而鱼人们却一点都不担心会被海军找到,用他们的说法来讲,这个荒岛其实是刚形成没多久的岛屿。

    新世界有很多的海底火山,这些海底火山的喷发,往往会形成新的岛屿,眼下他们所呆的这座岛屿就是这样形成的,源于十几年前的一次火山喷发,而这样新形成的岛屿,往往都是没有任何磁力的岛屿。

    也就是说,无法通过记录指针找到这里!

    类似的情况,在新世界还有很多,这种新形成的岛屿是一种,还有一些则是完全没有磁力的岛屿,或者是飘忽不定,会移动的岛屿等等,想要到达这些岛屿,要么是知道大致的方位和坐标,要么就只能通过生命纸来寻找,当然,前提是岛上有持有生命纸的同伴。

    在新世界,海军想要抓海贼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在这里要使用的记录指针,已经变成了三个捆绑在一起的记录指针,同时指向三个岛屿,而在追捕当中,海军根本不知道海贼会往哪一个岛屿去,只能通过派出大量的巡逻船来寻找踪迹的方式,才能进行追捕。

    这就是海军的势力在新世界被大幅度削弱的原因之一,很多海贼在面临海军追捕的时候,都会逃到这样的岛屿上面,他们是土著知道方位,但是海军却是两眼一抹黑。

    现在伊安他们的船靠岸的这座岛屿就是如此,那么隔着红土大陆很近,也不用担心被海军找到,这个岛屿刚形成没多久,海里的陆基并没有稳固下来,所以也是一座会漂移的岛屿,海军的地图都没法记录具体位置,只有常在海中游玩的鱼人族,才知道怎么寻找到这座岛屿。

    听他们这么一解释,伊安顿时放心了许多,难怪自己都昏迷了三天时间了,依然没有看到过海军的踪影。

    “恩人醒来了,咱们开宴会吧!”一个估计原本是海贼出身的奴隶,这样提议道。

    结果这个提议立马赢得了众人的赞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