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大事带来的影响,也没那么容易结束。

    世界政府的调查仍然会继续,同时对于逃走的奴隶们,他们也出动了两名中将带队,打算进行围剿和抓捕。

    在这种忙碌当中,世界会议依然要如期举行,而因为天龙人的事情已经开始动起了心思的各国国王,相信会在世界会议上发起新一波的扯皮。

    而随着新闻鸟将玛丽乔亚发生的事情带到世界各地,所带来的影响,也是无以伦比的。

    对于不知内情的普通人来说,圣地玛丽乔亚就是世界政府威严的代表,但是这样的圣地,却第二次出现了被火烧的事件,这让很多人感到人心惶惶的。

    “现在的海贼,越来越猖狂了吗?”他们这样想到:“连世界政府,都被挑衅了??!海军还能镇压得住这些人吗?”

    而对于知道内情的人来说,却是反应不一……

    伟大航路圣汀岛,沙漠文明古国阿拉巴斯坦的梦想城市雨地,这里有这一个著名的赌场“雨宴”,在这座赌场下方的地下室当中,一个呲着牙咬着雪茄的男子,正在盯着手里的报纸看着,他身披大衣,梳着大背头,一道伤痕贯穿了他的鼻梁整个面部,有着这样容貌的人,自然就是七武海之一的克洛克达尔。

    “哈哈哈哈!”等到看完之后,克洛克达尔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社长,什么事情这么好笑?”

    一个听起来很成熟感性的女音,从他背后响起,同时一个黑色长发的美丽女子走了进来,她戴着一顶女式的牛仔帽,衣着华丽而性感,一双漂亮的黑色眼眸,显得是那么的深邃。

    迈着优雅的步伐,这名女子走到了克洛克达尔旁边的椅子上做了下来。

    “看看这个吧!妮可·罗宾!”克洛克达尔将手里的报纸推了过去,然后用他那左手的海盗钩敲了敲报纸上关于玛丽乔亚纵火新闻的版块。

    这个戴着牛仔帽的黑发美女,正是罗宾,她接过报纸来后,奇怪地望了一下克洛克达尔,然后将注意力集中在报纸上,开始阅读起来。

    半晌之后,她有些疑惑地放下报纸,问道:“社长,这个新闻有什么内幕吗?”

    “哈哈哈!”克洛克达尔再次放声大笑起来,道:“新闻里面的报道,都是表面的,实际上这根本就是一次奴隶解放运动!”

    罗宾微微一惊,不自觉地轻捂住了嘴唇,道:“您是说……”

    “没错!”克洛克达尔道:“时隔十一年,又有人做出了和当年费舍尔·泰格一样的壮举,不过这一位更狠,据说有一个天龙人死在了他手里!”

    一边说,克洛克达尔一边指了指报纸中附带着的那张悬赏单!

    罗宾一听,顿时惊得站起身来。

    “放心吧,这人逃走了!”克洛克达尔斜着眼睛看着罗宾,冷笑道:“你一定很开心吧,这位黑衣人先生,可是狠狠地甩了世界政府一巴掌呢!”

    在他的注视下,罗宾很快冷静了下来,道:“我可没有开心,只有震惊而已!”

    “这话我可不信,世界政府可是你的敌人呢!”克洛克达尔抽了口雪茄,道:“不过你放心,我虽然是七武海,但是我同样对世界政府没什么好感,我的计划不容有失,我需要你的能力,这也是我庇护你的原因,你明白吗?妮可·罗宾!”

    “是的,我明白社长!”罗宾微微低下头,牛仔帽的帽沿,遮住了她的双眼,让克洛克达尔看不清她的眼神。

    “报纸你带走吧!”克洛克达尔点了点头道。

    罗宾一言不发地拿起了报纸,离开了地下室,只是在离开后,她一直紧紧地盯着那张悬赏单上面,伊安那唯一露出的一只眼睛,仔细地看着,仿佛想要将这只眼睛印刻在自己的脑海里一样……

    …………………………

    伟大航路某个岛屿上,这里是海军的一处秘密研究机构,巴索罗缪·熊光着身子,从一张床上起身,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研究人员对他道:“躯体内部的损伤,已经修复完成了?!?br />
    熊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穿起了他的衣服。

    在戴上那双黑色的手套,拿起了他的书后,熊正想要走出去,却发现了那名研究人员遗落在椅子上的报纸,于是便捡了起来。

    报纸展开,熊看到了新闻报道,以及当中夹着的那悬赏单。

    片刻之后,熊将报纸原地放下,看着他要走,那研究人员问他道:“你要回海军本部报到吗?”

    “不!”熊用低沉的声音回答道:“我还有点……其他的事情……”

    这样说着,熊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地离开了研究所,随后便不知去向……

    同样是在新世界,刚刚结束了和火拳艾斯的战斗,恢复了体力正打算回人鱼岛的海侠甚平,此时也正好从新闻鸟手中购买到了新一期的报纸。

    “这,这是怎么回事?”甚平惊讶地看着报纸中的内容:“在我和艾斯战斗的时候,玛丽乔亚竟然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

    他仔细地,逐条逐句地浏览着新闻的一行行文字,一边看,他一边望向了那张新出的悬赏单。

    “五亿贝利?”甚平有些疑惑地道:“不太对劲,假如仅仅只是纵火,怎么可能会有如此之高的赏金?当年泰格大哥都才只是两亿多赏金而已?!?br />
    “不行,我得去查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甚平放下了报纸,跳入水中,一边游一边想到:“尼普顿国王这次也参加了世界会议,不知道他那里有没有什么消息……”

    ……………………

    无风带,这里一直都是大型海王类的巢穴,然而在这无风带之上,却同样有着有人居住的岛屿。

    女儿岛,亚马逊·百合就是其中之一。

    此时一艘由两条凶猛海蛇拉着的大船,正缓缓地朝着无风带靠近,这是海贼女帝波雅·汉库克的海贼船,此时她出征归来,正要返回女儿岛去。

    然而,一份刚收到的新闻报纸,却打乱了她的计划。

    船舱中,一条蛇盘旋成座椅一般,支撑着一位酥胸半裸的绝世美人半躺在它身上,而这位美人儿有着乌黑亮丽的一头黑色长发,细腻白皙的肌肤,精致无比的五官,以及一双宛如秋水深潭般的双眸,然而,这原本能魅惑众生的绝世美人,此刻手里却正捧着一张报纸,看着上面的内容,浑身都在颤抖。

    “起火了……玛丽乔亚再次起火了?”波雅汉库克低声喃喃自语着,语气中说不出的激动:“这……这会是巧合吗???”

    “不!妾身不信!”波雅汉库克猛地站起身来,高声喊道:“来人??!”

    两名九蛇的女战士听到呼喊之后,立刻进入船舱,道:“蛇姬大人,您有何吩咐?”

    “立刻让船转向!”波雅汉库克道:“放弃前往九蛇岛,赶往马林梵多,同时派出人手去查探,我要知道这次玛丽乔亚纵火事件的真相!”

    “可是……”那两名九蛇的女战士犹豫着道:“可是蛇姬大人,已经传了消息回国内,说我们要回去了,现在突然又不去了,会不会不太好?国民们都期盼着您回去呢!”

    “没关系,无论妾身做了什么都会被原谅的!”波雅汉库克的眼神迷离,纤细如白玉一般的手指,轻轻地划过了自己的红艳的唇边,道:“因为妾身……实在太美了!”

    “呀?。?!”

    “蛇姬大人??!”

    两个九蛇女战士被波雅汉库克的姿态迷得神魂颠倒,顿时疯狂而激动地呼喊起来……

    ………………

    东海霜月村,一心道场中,耕四郎正眯着眼睛摸着下巴,仔细地盯着那张悬赏单上的照片看着。

    “实在是太像了!”耕四郎这样想到:“虽然看不清楚样子,但是这只眼睛的眼神,实在是很熟悉,不会真的是伊安吧?”

    耕四郎转过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心想道:“要是索隆在的话,没准可以做出判断,他的直觉一向挺准的,只是……他怕是又迷路了吧?看样子要天黑才回得来了……”

    算了,我先去看看古伊娜吧……耕四郎这样想着,起身拿着报纸离开了。

    而与此同时,一个绿藻头的家伙,正在霜月村后方的山林中四处乱转着,然而走了好久都没有转出去。

    “下山的路到底在哪里?。??”某个路痴终于忍不住了,双手捂着头,发出这样的咆哮呼喊……

    围绕着一份新闻和一张新的悬赏单,无数人有无数种的表现,而作为事件中心的人物伊安,却在新世界的一座荒岛上,悠悠地醒转了过来。

    这一醒过来,伊安只觉得自己浑身都疼,于是忍不住发出了一声痛哼。

    这一声痛哼,惊醒了守在他房间里的一个女孩子,她惊喜地仰起头来,看到伊安撑着直起身来后,忍不住发出欢呼。

    “恩人!你终于醒来了!”她扑到伊安的床面前道。

    “我这是在哪儿?”伊安有些好奇地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这是在船舱里!”那女孩子回答他道:“你已经昏迷了三天时间了,大家都很担心你呢!对了,我赶紧去通知大家这个消息,顺便给你拿点吃的!你一定很饿了吧?”

    那女孩子巴拉巴拉地讲了一大堆话,然后不等伊安反应过来,她就跑出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