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在悄然中流逝,安静得不会惊动任何人,一转眼便过去了十多个月。

    一心道场里,一群小师弟们坐成两排,双手放在膝盖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场中正在激烈交战的两个身影。

    不用说,现在正在决斗的,自然是索隆和古伊娜两人。

    伊安此时也坐在一旁,看着两人的交手。

    算算时间,索隆来到这一心道场,已经有一年了,相比他刚来道场那时候,原本那个如同野猪一样只会使蛮力的熊孩子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已经很有实力的二刀流???。

    道场中没有人出声,只听到两人竹剑交击带来的噼里啪啦的声响,索隆和古伊娜已经交手一百多个回合了,两人都拿出了自己最大的力量在对决。

    每天都带着索隆一起锻炼,伊安是清楚索隆的变化,从一开始被古伊娜两三下解决,到现在交手那么长时间都还没有分出胜负,这让伊安也不由得暗自为索隆点头。

    然而可惜的是,索隆虽然变强了,但是古伊娜却变得比索隆更强,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两人怕是还要再打上一段时间的时候,古伊娜突然一低头,双手持着竹剑朝着索隆刺去!

    索隆一看到古伊娜的动作,连忙挥剑想要格挡,却不料古伊娜这一记直刺根本就是个假动作,吸引索隆变招露出空挡之后,古伊娜直接一个大上段的剑式,狠狠地敲中了索隆的脸!

    又是一道红色的印痕出现在索隆脸上,古伊娜这一招实在是有威力,索隆不止一次挨她这一招打过脸了……

    “1分!到此为止!古伊娜胜!”教习师左介出声喊道:“2000胜0败!”

    看到分出了胜负,伊安不由得叹了口气,这一年来,索隆这家伙频频地向古伊娜发起挑战,每次锻炼之后,觉得自己稍有进步,就一定会来这么一次,一年打了两千次,平均下来一天有五六次之多,真不知道他哪儿来这么大的韧劲。

    那么多次挑战,你要说打赢几次也就算了,可偏偏一次都没有打赢过,伊安现在也有点了解索隆的想法了,输在一个女孩子手里很羞耻,更何况还输那么多次,这也是索隆这一根筋的笨蛋,换做其他人的话,怕是早就被打击得一蹶不振了。

    “可……可恶!”索隆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来。

    古伊娜用竹剑指着索隆,面带戏谑地道:“你还真是弱啊索隆,怎么会这么没用呢?明明是个男生……”

    道场中的小师弟们听得一阵窃窃私语,道:“索隆才不弱好吧!除了伊安师兄,他可是男生里面最强的,连大人都打赢了啊……”

    或许是稍微说得大声了点吧,这话竟然被古伊娜给听到了,转头望着他们道:“不过他还是比我弱吧,就算用两把剑,弱的家伙就是弱??!”

    说完,古伊娜丢下众人,走出了道场。

    伊安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微微一笑,古伊娜还是这么的要强啊,每次打败了索隆,都要这么刺激他一下……

    索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沉默着站起身来后,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耕四郎师父走到他面前道:“又输了啊索隆,明明你真的变强了……”

    索隆还没说话,耕四郎师父就被一帮小师弟们给包围了,嚷嚷道:“师父!该不会因为她是你的女儿,就对她秘密特训了吧?”“就是啊,太赖皮了!”

    耕四郎师父赶紧摆摆手:“没有没有,我不会做那种事的,索隆他的确是变强了,可是古伊娜也同样变得越来越强了啊?!?br />
    而这个时候,索隆却顶着一脸的红印子,一言不发地朝着门外走去。

    众人在背后看着他,耕四郎师父叫了他一声,没想到他平静地丢下一句:“我去洗把脸!”然后就直接走出去了。

    耕四郎叹了口气,对伊安道:“你去看看他吧!”

    伊安点了点头,也走了出来,来到院子里的水井处,才看到索隆捧着水拼命地往自己头上浇去。

    “可恶,为什么我就是赢不了古伊娜呢!”索隆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然后突然吼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我可是要成为世界上最强的男人,为什么会这样?。??”

    伊安看他情绪激动,也就没有上前去,只是躲在树后面看着他。

    索隆发泄了一阵后,终于冷静下来了,一抹脸上的水渍,暗道:“今天晚上,我要找她再决斗一次……”

    ………………

    当天晚饭过后,耕四郎师父和他的师弟左介坐在房里喝茶,交谈间不免提到了白天索隆和古伊娜的对决。

    “入门才仅仅一年而已,索隆的成长真是让人瞠目结舌!”左介道:“他和伊安的练习量都是别人无法比拟的,要说这是理所当然的确实也没错,不过,还是赢不了古伊娜啊……”

    耕四郎听后想了一阵,随后才开口道:“女剑士有一个巨大的障碍……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还无法让他继承道场……”

    以往的时候,耕四郎师父哪怕有所遗憾,也没有像今天这样,说得那么的直白,或许是因为现在室内只有他和左介两人的原因吧,他才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不过,他并没有料到的是,这句话刚好被前来寻他的古伊娜,在门外给听了个正着。

    “父亲!”古伊娜猛地拉开房间门。

    “偷听可不好哦,古伊娜!”耕四郎师父望着古伊娜,面色有些严肃。

    古伊娜强忍着激动,对耕四郎道:“父亲,我一定会成为世上最强的剑豪!”

    和耕四郎类似,古伊娜也是第一次在他父亲面前,正式地表达出了她的理想,希望能够真正得到自己父亲的认可。

    然而没想到的是,耕四郎师父却在沉默了一阵之后,低声道:“古伊娜……女孩子,是无法成为最强的……”

    古伊娜怔怔地望着自己的父亲,她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还是这样的固执,自己的努力,从来没有得到过他的认可!

    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古伊娜扭头离开了,直到身影没入了黑暗之中,她的眼泪才开始流下来……

    “这……这话太伤人了吧?”左介不敢置信地看着耕四郎:“你怎么会对古伊娜这么不留情面?”

    耕四郎叹了口气,抬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道:“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伊安!”

    伊安从树后面转了出来,他刚才一直观看了全程,被耕四郎发现,他并没有意外,来到门口处后,伊安坐了下来,有些不解地问耕四郎道:“师父,你为什么这么坚持认为女孩子无法成为最强?”

    耕四郎脸上一直笑眯眯的表情不见了,反而是一脸的忧伤,他开口道:“你们知道吗,古伊娜不但长得像她母亲,就连这要强的性格,也和她母亲一模一样……我知道她的理想,想成为世上最强的剑豪,但是如何成为最强?除了生理上的原因,她还得不停地挑战更强的人才行??!如果出了什么意外,那我……”

    “我已经失去了她母亲,不想再失去她这个女儿了……”耕四郎仰头望着天花板:“我不要她成为什么世界最强,我只要她平平安安地长大就好……”

    伊安看着耕四郎眼角隐隐泛起的泪花,这番话对伊安造成的冲击,其实是巨大的,因为他终于发现,耕四郎师父并非如同他想象的那样,是个食古不化的人,以女孩子无法成为最强做借口,归根到底,其实只是不愿意让古伊娜离开他身边而已。

    这是一个父亲对女儿最深沉的爱,没有人敢说耕四郎做错了……

    这种情况下,伊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得站起身来道:“师父,我去看看古伊娜……”

    耕四郎没说话,算是默许了伊安的行动,伊安替两人将房间门关上,走了出去。

    他本来想要出去寻找古伊娜的,却不料远远地看着古伊娜朝着仓库的位置跑去,好奇之下,伊安便悄悄地跟了过去。

    片刻之后,伊安看到古伊娜出了仓库,手里还拧着一把剑!

    那可是真家伙!伊安在道场呆了那么久,自然知道古伊娜拿着的是什么,那是名刀【和道一文字】!

    这把刀通体白色,刀鞘是白的,刀柄也是白的,虽然放在仓库里面,但是据说是古伊娜的母亲留给她的遗物,这是一把属于古伊娜的刀!

    这么一大晚上,古伊娜竟然拿着这把刀出去,伊安不由得叹了口气。

    他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是什么,他只是有些觉得恍然,原以为自己的出现,或许会影响到原本事情的发展,但是没想到该发生的事情还是会发生……

    索隆和古伊娜还是要进行他们之间的第2001次决斗……

    罢了,跟去看看吧,也算是见证她们两人立下誓言约定的那一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