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什么玩笑,叫我和索隆当对手?

    伊安只觉得无数草泥马从心中狂奔而过,这剧情不对好不好!

    虽然伊安知道,现在的索隆根本就是什么剑术都不会,所谓的战斗,根本就只是小孩子打架一般,乱来一气的打法而已,自己出手的话,凭着基础剑术估计也能狠揍这货一顿,但是问题不是这么算的??!

    假如由自己出手,那索隆和古伊娜之间的羁绊还怎么出现?没有古伊娜,索隆还怎么不服输地变强下去?

    输给一个男孩子,和输给一个女孩子,两者之间的差别是完全不同的!

    觉得这时候不是自己出场的时候,所以伊安很是干脆地摇了摇头,道:“我不和他打!”

    耕四郎奇怪地看了伊安一眼,不明白他在想什么,不过他并没有说什么,既然伊安拒绝了,那么叫古伊娜也是一样的。

    古伊娜很听话,听到耕四郎的声音后,就站了出来,道:“是,父亲大人!”

    结果索隆一看到古伊娜,顿时炸毛了,冲着耕四郎叫道:“什么??!不是你来当我的对手吗?”

    耕四郎笑着道:“古伊娜虽然是女孩子,不过在道场中可是比大人还要厉害哦!”

    索隆郁闷地看了古伊娜半晌,最后只好道:“知道了,来吧!”

    “那么,请到里面来吧!”耕四郎说完,转身走了进去,索隆和古伊娜两人,跟在耕四郎的后面进了道场。

    因为听说索隆是来踢馆的,所以身为耕四郎的弟子,伊安和一众师弟们,已经在道场中盘腿坐好,除了伊安之外,其他人看着索隆的眼神,既有好奇,也有不忿。

    没办法,此时的索隆实在太臭屁了,而耕四郎师父竟然还当真的一样,允许了他的踢馆要求,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道场的角落里,放着装竹剑的桶子,耕四郎指着桶子对索隆道:“选一把武器吧,用哪一把都可以!”

    “真的吗?”索隆将嘴里叼着的树叶呸地一吐,走过去哗啦一声,抱出了一大把竹剑。

    然后,这家伙左手拿着三把,右手拿着三把,嘴里还叼着三把,算是做好了准备,搞得道场众人们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跟着耕四郎来到了神坛面前,向神坛行礼的时候,一低头,索隆嘴里的一把竹剑啪嗒一声掉了下来,和古伊娜相互行礼的时候,啪嗒一声,又掉下一把来。

    偏偏这家伙的表情还一本正经的……

    “搞什么?这家伙跟笨蛋一样!”道场中的小师弟们看傻子一样地看着他。

    伊安也看得一阵无语,感情绿藻头的笨蛋这个称号,从小就有的啊……

    行礼完毕后,索隆和古伊娜的决斗也开始了,但是毫无悬念的,索隆很快就败了,古伊娜的第一次劈砍,直接打得索隆只能用两把竹剑抵挡,随后势大力沉的第二记劈砍,完全将索隆手里的竹剑全都震落了。

    “可……可恶!”索隆看着古伊娜冷静的脸庞,不甘服输地地上爬起来,捡起跌落的两把竹剑,摆出架势面对着古伊娜。

    “嗯?”看到这一幕的耕四郎有些意外,他没想到索隆竟然这么有韧性,面对和古伊娜巨大的实力差距,竟然还有战斗的勇气。

    古伊娜也有些意外,因为索隆现在摆出的架势,竟然是标准的二刀流架势,于是她出声问道:“你,学过二刀流的剑术吗?”

    “才不是呢!”索隆恶狠狠地道:“今天是我第一次拿竹剑!”

    “第一次吗?”耕四郎师父还是一脸的微笑,重复了一句。

    伊安知道耕四郎师父在想什么,第一次拿竹剑,竟然就能无师自通地摆出二刀流剑术的起手姿势,索隆的绿藻头的笨蛋,在剑术上的天赋,恐怕和古伊娜不相上下呢……

    而此时的索隆,并不知道耕四郎和伊安的想法,他正紧紧地盯着古伊娜。

    “可恶,我可是很强的,今后还要变得更强!怎么……怎么可能在这里输给一个女人??!”

    抱着不服气的想法,索隆呀的大喊了一声,噌噌噌地朝着古伊娜冲了过去,然后……

    然后被古伊娜狠狠地一剑劈在了脸上!

    “好……好疼的样子……”道场的弟子们,看到这一幕后忍不住一个哆嗦:“他干嘛不躲???”

    吧嗒!索隆倒下了,震得地面都抖了两下。

    伊安看得一阵捂脸,这笨蛋像个野猪一样,横冲直撞的,以为能靠着蛮力打赢古伊娜吗?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不输才怪了呢。

    “1分!到此为止!”

    耕四郎师父出声,结束了这场比试,而索隆这绿藻头的笨蛋,此时已经听不见了,他躺在地上,侧面露出的脸上一道红红的痕迹,古伊娜将竹剑插在他面前,道:“明明是个外行,想耍二刀流,你还早10年呢!”

    索隆悠悠地醒转过来,听到这句话,忍不住一把握住古伊娜的竹剑,依旧是不服气的样子。

    古伊娜皱着眉头道:“怎么,你还想再比一场吗?”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索隆这家伙也光棍,道:“可恶,输了就是输了!”

    耕四郎师父微笑着赞了一句:“很干脆,不错!”

    “那么,我就加入你门下好了!有意见吗?”索隆坐起身来,抱着双手问耕四郎。

    “没有!”耕四郎摇摇头,算是认下了他这个弟子。

    古伊娜也不理他,转身就想走,结果却在这个时候,索隆突然开口道:“我会拼命练习,然后一定会战胜你的!你给我记住了!”

    说这话的时候,绿藻头笨蛋的鼻子上还流着鼻血呢……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古伊娜冷着脸说了一句,转身离开了。

    “伊安,你带他下去,治治伤势!”耕四郎道。

    伊安点了点头,起身走到索隆身边,道:“跟我来吧!”

    索隆估计是鼻子疼得厉害,所以也没有犯犟脾气,乖乖地跟着伊安离开。

    来到了后面的厢房中,伊安找出了药品,替索隆擦干净了鼻血,然后拿出棉花塞住他的鼻孔。

    “那个女人是谁?”索隆开口问伊安道。

    “她是古伊娜,耕四郎师父的女儿!”伊安回答道:“我的师妹,你今后的师姐!”

    “哼!我才不会叫他师姐呢!”索隆抱着双手气哼哼地道:“我迟早要打败她的!”

    鼻子里塞着两团棉花的他,说这话的时候,看起来呆萌呆萌的……

    伊安笑了笑,没说话,只是专心地替索隆擦着药水,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和索隆说些什么。

    然而,他不想和索隆说话,却不代表索隆不和他说话,这绿藻头的笨蛋不知道想起了什么,突然对伊安道:“喂,还有你!之前你为什么不和我打?”

    伊安想了好久,才一本正经地对他道:“因为我不和笨蛋动手!”

    “你说什么???”索隆立马就炸毛了:“你说谁是笨蛋?”

    “你??!”伊安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迷路到这里的吧?”

    索隆顿时震惊了:“你……你怎么知道的?”

    伊安叹了口气,我怎么知道?我当然知道了,索大你给人的最大印象,是路痴好不好?路痴的名头,比你的剑术更有名气啊……

    伊安敢拍着胸口打包票,这家伙来道场踢馆挑战,绝对是临时起意的,估计是迷路到了这里,然后看到有个道场,于是便想着进来挑战,随性得一塌糊涂。

    上好了药,伊安拍拍索隆的头,道:“你好好休息吧!”

    “可……可恶!你明明也没比我大多少,为什么要用这种对小孩子的方式?”索隆又炸毛了。

    对于我来说,你现在就是小孩子??!伊安这样想着,扭头出了房间。

    索隆看着他的背影,只觉得这个叫伊安的人好神秘,为什么他会知道自己迷路的事情?自己明明从来没见过他???

    就这样,索隆便在道场中住下来了,正式成为了耕四郎的弟子。

    第二天一大清早,伊安天不亮就爬起来了,来到道场外面,开始进行挥剑练习。

    说实在话,以往他虽然练剑也很认真,但是却都只是在集体练习的时候进行的,从来都没有独自加练过,然而昨天看到索隆和古伊娜的对战失败后,依然不服气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给了伊安很大的触动。

    一个人能够成为强者,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对比索隆,伊安发现自己缺少了一种信念!

    他昨天睡觉的时候,想了整整一晚上,终于意识到自己哪怕没有天赋,也有系统可以弥补,但是假如没有信念和毅力的话,那自己恐怕无论如何都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的。

    索隆的出现,激起了伊安的好胜心,他觉得自己不能让一个刚接触剑术的孩子给比下去。

    所以破天荒地,伊安开始了早练!

    今天早上的目标,挥剑一千次!

    伊安手中握着木刀,开始有韵律地挥动起来。

    他今天每一次的挥动,都很慢,和在道场中的练习完全不同。

    所谓的挥剑,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按照耕四郎师父所说的,真正的挥??刹恢皇亲鲅?,而是在每一次挥动当中,都将自己的精气神集中在挥剑上,仔细去体会每一次挥剑的节奏,出剑的力道,要让这种挥剑,变成肌肉的一种记忆,变成如同本能一般的存在!

    整整用了一个小时,伊安却连五百次挥剑数量都还没有达到,此刻他已经是汗如雨下,肌肉开始颤抖,双臂如同灌了铅一样的沉重。

    心里面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坚持不住了,要不就到这里停下吧!

    然而,一想起索隆那张脸庞,伊安就再次振作起了精神,强忍着酸痛,继续挥剑。

    坚持!再多坚持一下,你能做到的??!

    此刻全身心都集中在挥剑当中的伊安,并没有留意到一件事,那就是他脑海中一直不停响起的系统提示声。

    “你全神贯注地进行挥剑练习,基础剑术熟练度+5!”

    “你全神贯注地进行挥剑练习,基础剑术熟练度+5!”

    “你全神贯注地进行挥剑练习,基础剑术熟练度+5!”

    “你全神贯注地进行挥剑练习,基础剑术熟练度+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