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世界埋没的一切,自然有人挖掘。

    世界政府也必然知道不少有关于「旧日邪神」与秘密传承的事情。

    见到这么一群如此特别的青年,在场的世界政府高层中,部分人甚至会萌发出不太好的想法……能得到神明级别的直系传承,可以说是前途无量。

    现如今,由于冯睿的背叛而空出一个位置。

    难不成还有什么具备邪神传承的年轻人?至少虞井没有遇见过……在虞井看来,倒是可以将水冰淼拉进来,毕竟水冰淼体内的鬼物可是在旧世界内,能与邪神正面对抗的巅峰人类。

    “邪神传承者,而且必须符合我心中‘十三人’必要条件的年轻家伙少之又少。突如其来空出一个位置,自然不能随意找人来填补?!?br />
    当面具说完这句话时,虞井再度嗅到空气中飘散这一股熟悉的血腥味。

    “嗯???怎么可能!”

    虞井顺着血腥味,目光渐渐转向迷宫人-古拉扎特。

    这位侏儒矮人正在玩弄着一道微型迷宫,看似只有手掌大小的迷宫,实际上内有乾坤。

    虞井通过植物强化能力,让视野放大,仔细观察微型迷宫的内部情况。果然发现在迷宫的每一区域里都溢满着鲜红色的血液。

    此时此刻,这些血液正顺着迷宫汇聚于中心区域。

    一具早已干枯而老朽的尸体正躺在特殊的石台之上。

    “轰!”

    迷宫由于无法承受如此强大的血能、爆裂炸开。

    干枯老朽的躯体站在空地上,全身血管已被重新激活。

    “扑通!扑通!”

    伴随着鲜活心脏的规律跳动,新鲜的血液被送往全身。

    新鲜的血肉不断从骨质间长出,待到**完全塑造成型之时,华夏国人的棕色皮肤慢慢结成,一头标准的中粉黑发垂下,乌黑与沈宜萱类似的大眼睛生出。

    “沈钊??!怎么可能?”

    在沈钊重新现身的瞬间,最为激动的并非虞井,而是体内的魔化阿萱。

    大量黑发不听虞井的使唤,疯狂外溢,向着刚刚构建出本体的沈钊袭去。

    “乖乖女,爸爸我刚刚重获新生,你就来迎接我了吗?”

    沈钊一挥手!一道巨大粘稠的血墙挡在两人之间,使得阿萱的黑发全全陷入其中,行动暂时被限制住。

    “阿萱!回来!”

    虞井大喝一声,沈宜萱立即明白自己有些冲动了。

    汇聚黑发凝出本体模样,以黑色手爪撕碎血墙,快速退回至虞井身旁。

    “主人,不好意思……没能控制住?!?br />
    “没事?!?br />
    虞井目光冷漠,直视着重新诞生的沈钊,内心充满疑惑。

    当初的记忆依旧清晰刻印在虞井脑中。

    原生鬼态之下的虞井直接拿出最强的杀招,击破沈钊肉身,甚至以植物榨干沈钊体内的「肉瘤」。

    当时的沈钊已完全丧失一切,而且「血魔之心」与脑袋都被当作战利品带走,他是如何复活的?

    问题就出在这里。

    当时的虞井,还没有达到灵魂层面,只是击破沈钊的肉身,而未完全消灭其灵魂。

    但还有一个问题,重生的沈钊,刚才所施展的鲜血能力,居然能困住突破A级的魔化沈宜萱,明显比生前更加强大……这如何解释?这么长的时间里,沈钊可处于‘死亡状态’。

    “相信大家并不陌生,【人屠-沈钊】,此人当前被我们的虞井同学正面击败,剔除十三人的行列……不过我纵观全世界,也没有人能补上‘十三人’的空位。现如今,也只有他能胜任。

    因此,我委托哥们儿将当年战败的沈钊残魂全部收集起来,再由迷宫人的特殊能力,予以他全新的生命?!?br />
    与此同时,在虞井身旁构建出一道以鲜血与象牙制成的座椅。

    沈钊穿上一身纯白色西装,梳理着中分黑发,慢慢坐上属于自己的座椅。

    “‘十三人’的最后一名成员,华夏国第六区【泽德家族】的创始人,通过鲜血秘术,以亲骨肉为载体,重制肉身与灵魂的鲜度,虽然已活过百年,但其肉身与灵魂的本根,不超过三十岁。同时也是高山鲜血之神【夏乌戈纳尔·法格恩】的直系继承者?!?br />
    坐在第一号位置上的达克尼斯不屑地说着:“失败者也能有机会吗?面具大人还真是慷慨……”

    面具继续说着:“大敌当前,可能我们的虞井同学与这位新晋的十三人有些恩怨,但我希望两人能暂时将仇怨搁置一旁,能共同携手对抗域外侵略者?!?br />
    虞井嘴角上扬,并未表态。

    “阿萱,这件事情等会议结束再说吧?!?br />
    如此重要的世界会议,虞井自然得注意自身的形象。同时,虞井也相信面具校长这样的做法自然有其根据。

    而且,现在的虞井早已成长成熟,根本不惧怕这位屠夫。

    “我麾下的‘十三人’已经介绍完毕,接下来进行会议第四项,也算是本次会议次级重要的内容,有关于我校第十院系-【旧世学院】的建设工作,以及《旧世界资源开发草案》的相关讨论?!?br />
    面具说完时,并非作为【旧世学院】的院长-大神官沙迦现身,而是大神官的秘书,原帝华大学第五席「圣女-慕一白」出现。

    雪白的皮肤与金黄色披肩的头发,圣洁气息随着她的呼吸向周边扩散,笼罩在神圣气息中的所有人都会感觉一股暖流环绕全身,心情舒畅。

    在慕一白以精简而流畅的语言对【旧世学院】的详细情况进行讲解时,全场人员,特别是世界政府的高层,心里有一个疑问始终得不到解惑。

    简单说来,【旧世学院】实际就是被彻底腐化的梵蒂冈神学院。

    这一所曾经世界评级第一的至高院校是如何被腐化的,又是什么人将整个神国包括腐化的神官们带到帝华大学,甚至让大神官心甘情愿担任院长,原神国大教皇的死亡与这件事又有什么联系?是面具所为,还是另有其人?

    然而这个答案少有人知。

    此时此刻,正在寝室里睡懒觉的宁衍治刚刚清醒过来,穿着兔子拖鞋去洗漱,宁衍治甚至没有资格参与这次的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