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芒跟在两人的身后不远处,而两人此时好像是在跟刘芒生闷气亦或者是其他,尽皆没有开口说话,刘芒也乐得清静,就这样安静的赶路。

    一行三人谁都没有说话之下赶路的时间眨眼便过去一天时间。

    刘芒跟在两人身后飞掠过一个山峰的时候脚步忽然停顿下来,他好像看到,下面有一株灵草,一株宁雪兰,虽然宁雪兰的等级并不高,不过因为数量太少的原因故而价格有些,虽然他的仙晶很多,不过面对一个随后就能得到的灵草,他还是直接落下云端。

    刚落到山峰的顶部便看到,他之前没有看错,山崖之上真的有一株宁雪兰!

    神念散发将宁雪兰的周围扫视一拳便看到了?;つ难?,一只金仙四转实力的金线蟒,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随手就能击杀!

    随即拿出止戈长枪准备速战速决将宁雪兰收好之后便去追赶两人,至于会不会追不上,刘芒一点担心都没有!

    刚接近山崖旁边,金线蟒吐蛇信子的声音响起。

    “丝丝”

    显然,他丝毫没有掩饰之下,金线蟒已经发现他的身影,看到金线蟒被他吸引,刘芒的身形缓缓朝后退去。

    金线蟒距离宁雪兰的距离太近了,在加上身躯的庞大,一个不小心将宁雪兰损坏就不好了,他要将金线蟒拉开一点距离随后直接击杀!

    而金线蟒有着金仙四转的实力,显然也没有将刘芒这个修为只有天线九转的人类放在眼里,身躯微微完全就开始蜿蜒着开始追击。

    等到刘芒退后了一百余米距离的时候他便停顿下来。

    如果是势均力敌的战斗,一公里可能都不够,不过一个碾压的结果,一百米都是超出许多了,要不是担心意外,三十米的距离就够了!

    待到金线蟒接近之后,刘芒长枪一震一式炎龙枪使出,一条火龙出现,一声龙吟响起,随即咆哮一声便朝着金线蟒冲去。

    面对火龙的扑杀,金线蟒的身躯开始发抖起来,如果是其他的攻击金线蟒可能还会反击一下,不过面对火龙,龙,不管是幻化的还是真实的龙本就是碾压蛇类的,哪怕他是蟒,也是属于蛇类的一种,面对血脉里面的威压,金线蟒连躲避都做不到!

    火龙接触到金线蟒之后瞬间炸裂,而连防御都没能做出来的金线蟒直接被火龙炸裂的的火焰瞬间击杀,看到金线蟒身亡,刘芒挥手便将火焰收回。

    龙行之术到达山崖的旁边,随即带着一点小心翼翼将宁雪兰取下,使用玉盒装好,随后放进了储物空间之中。

    走在路上都能捡到宁雪兰,刘芒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龙行之术再度用出,朝着独孤雁两人离开的方向追去。

    刚追不到半刻钟,刘芒的神色变得难看起来,人影更是直接落到一个密林中隐匿下来,他看到,前面极远最低三里之外,有三个人影,其中两个正是独孤雁,独孤嫣然两人,而另外一个人影却是一个蛮族,恶典!

    那个跟凶蛮交战之后就在没有看到过的蛮族,恶典,他看到,恶典挥手就将两人禁锢,随即带着就直接离开了那里,因为修为差距太大,他连恶典离开的方向都没有看清。

    半晌之后,刘芒才在密林中现出身影,一抹冷汗浮现在脸颊中,他的实力虽然是金仙五转,也能做到击杀金仙五转,不过,毕竟还是金仙,恶典的实力可以比拟大能,大能跟金仙的中间还有一个大罗金仙!

    同时内心有一抹侥幸闪过,如果不是他发现得快先行隐匿的话,恶典发现他,他跟独孤雁两人一样根本就走不掉!

    龙行之术用出来到之前两人被擒的地方,神色有些黯然,这里虽然还是蛮族的领域,不过距离人族的领域却已经很近了,只要翻过前面的山脉就可以到达人族领域,按照他们的速度再飞遁一天的时间差不多就可以到达五野城了,就一天多一天的距离,差不多在门口的距离,结果两人却被不知道怎么追上来的恶典给带走了。

    随即轻叹一声,龙行之术用出,朝着五野城的方向飞遁而去。

    如果恶典是大罗金仙,他或许还会尝试着用仙宝斗篷隐匿起来去救人,不过恶典的实力是大能,他去救人根本就没希望不说,还会把他也搭上去,既然救不了人,那就只能让能救人的人去救了!

    五野城!如果独孤万隆查清他所谓的事情想必会出现在五野城,到时候以他的实力也能救人了,至于他没?;ず?,他也无能为力,毕竟,一个大能出手抓人,他还能怎么办,能给他说一下消息就算是尽力了!

    在刘芒全力赶路之下,不足一天的时间他便出现在五野城,相对应的,他此时的仙灵力爆减五分,赶路不到一天时间消耗过半的仙灵力,可见刘芒赶路之时的速度何其之快!

    随意的吞下一颗恢复仙灵力的丹药之后抬脚便走进城门。

    到达上次剑道独孤万隆的府邸之后,却并没有见到独孤万隆,连那次主持比试的那个人都没能看到,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虽然心急,不过见不到人的情况下,他急也是没用,随即直接在府邸中开始等待起来,他相信,不管独孤万隆到底跑哪去了,只要收到消息的话必然会第一时间赶回来,毕竟没事的话他怎么会来这里找他。

    而独孤雁两人虽然危险,不过暂时应该还是没有生命之危的,毕竟恶典要是要杀她们,当时就可以击杀,既然抓走,那必然有抓走的用处。

    在刘芒的等待中,一晃便是三天过去了。

    三天之后的夜里,独孤万隆总算回来了。

    刘芒看着面前的独孤万隆正准备开口的时候,独孤万隆的声音率先响起:“刘芒,告诉你一件事情,我要查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时间到了,你不需要在费心跟在我儿女身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