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我那战宠卖给岳师兄,现况如何?”

    罗天试探道。

    “哼!”

    紫发少年脸色发黑,一言不发的在前面带路。

    不一会。

    二人来到战堡城墙上,一间防御塔楼内。

    罗天走进去,正好看到岳靖负手而立的的背影;乌鸦则懒洋洋的靠在墙角。

    “罗天?!?br />
    岳靖声音阴寒,转过身来,隐隐透出一股杀机煞气。

    当他转过身的一刹。

    罗天愣住了。

    岳靖面目阴鸷,头发破碎,前额一块,几乎被烧焦。

    他的面部,有一道划伤的爪痕,淤青红肿,肩膀和腹部,也包扎了几处伤口。

    “岳学长,你这是怎么了?”

    罗天有些吃惊,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黄金区大佬。

    尽管他知道,乌鸦会给岳靖带来一些麻烦,但没想到,会让岳靖吃这么大的亏。

    “哼!罗天!你卖的这只乌鸦,简直是个灾星,引来了大量妖兽,包括灵级妖禽的袭击,差点把岳学长害死了?!?br />
    紫发少年怒喝道。

    “嘎嘎……怎么能怪本神!是你们要吸引妖兽,好方便收割的嘛?!?br />
    乌鸦一脸不满的道。

    闻言,罗天大概明白了岳靖的惨痛经历,仿佛想象到,一只灵级妖禽和大量妖兽飞禽,对岳靖群起而攻的场景。

    岳靖实力虽强,但终究是开脉境,在灵海境层次力量下,也没有多少抗衡之力。

    “岳学长,如果你不想要这只乌鸦,把它还给我便是。当然,那一百灵元币定金,肯定不能退的?!?br />
    罗天无所谓的道。

    “我不是找你退宠物,而是另外一件事?!?br />
    岳靖面色淡漠。

    哗!

    岳靖抬手一挥,身后一块布料掀开,露出三具死状恐怖的尸体,皆是中毒身亡。

    “季行军、唐威以及厉海的尸体,找到了?!?br />
    岳靖声音冰寒,幽深冰冷的眸子,死死盯着罗天。

    霎时!

    一股庞大的威势,压迫而来。

    罗天心头一凛,但强大的精神力,却控制身体,没有露出异常反应。

    “他们……怎么死的?”

    罗天怔了一下,露出“大吃一惊”的表情。

    “据查,你和这三人,先前在同一个村庄。后来,你们都与团队失散过一段时间?!?br />
    岳靖目光烁烁的盯着罗天。

    但罗天的神情,没露出半点马脚。

    “岳学长这是什么意思?当时整个村庄被攻破,与团队走散的人,又不止我们几个?!?br />
    罗天慢条斯理的道。

    “难道,岳学长认为,我一个开脉六重,会是杀死他们的凶手?就算我说出去,也没多少人相信吧?!?br />
    罗天的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嘲讽。

    “他们三人皆是白银学员,季行军是我的手下,唐威更是定远侯之子,凶手一定会查出来!”

    岳靖声音低沉,若有深意的望向罗天。

    三具尸体的死,看似是毒镖所致,是黑市职业杀手所为,但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致命的剑伤。

    岳靖知道这三人的行动,甚至他在幕后,有间接推动。

    按理说,应该是罗天的尸体被找到才对。

    但事实却截然相反!

    不管如何,岳靖心中已经将三人的死,与罗天联系起来。

    就算这三人不是直接死于罗天之手,也绝对脱不了干系!

    但没有证据,岳靖也动不了罗天。

    确实。

    那伤口上有剑伤。

    但在武道世界,用剑的人最多,不能排除杀手也用剑。

    “另外,唐威的死,消息已经传向定远侯了。罗天,你若是知道什么线索,尽早说出来!”

    岳靖声音冷淡,有一股威胁的味道。

    他已经将罗天定为最大嫌疑人,只要找出对方的马脚或者证据,便会雷霆出手。

    “我什么也不知道?!?br />
    罗天不为所动。

    岳靖板着脸,沉声道:“第二件事,防线紧缺,你立即回归队伍,抵御兽潮!”

    提到兽潮,他就一肚子火。

    自从乌鸦来了后,他负责区域的兽潮,压力大增。就连他,都吃了大亏,险些丢命。

    走出防御塔楼。

    往战堡外看,罗天吃惊不小。

    此刻。

    战堡面临的压力,是真正的大。之前在外面厮杀的武者,都退守在城墙上了。

    轰呼呼!

    战堡外,地面和天空,妖兽和飞禽,黑压压一片,浓郁的妖煞气息在天地间搅动。

    城墙下面,血流成河,尸体堆积如山,空气中都弥漫着一层红色血雾。

    罗天加入岳靖的精英小队,在城墙的一段区域,专门负责截杀一些高阶妖兽。

    “乌鸦,如今兽潮压力大,你就不用出去引妖兽了?!?br />
    岳靖叮嘱道。

    之前虽然被坑了一次,但岳靖还是相信,乌鸦有高智慧,来历肯定不简单,可不想还给罗天。

    “没问题!”

    乌鸦爽快答应,又讨价还价的道:“本神躲在你后面,专门吃心头肉可以吧?等本神能力提升,带你大杀四方……”

    “好,你就躲在我身后?!?br />
    岳靖点头道,也是期盼乌鸦能提升成长,将来给自己带来莫大帮助。

    然而。

    他怎会知道,乌鸦在村庄的时候,没有出去引妖兽。而那兽潮,却是循着某股气息,直接杀了过来。

    “老大,不对劲啊,好多妖兽在朝我们这块杀来!”

    紫发少年脸色下沉,这其中以飞禽居多。

    “来多少,杀多少!”

    岳靖冷哼一声,体内九条气脉汹涌迸发,手中赤红大刀,缭绕一层耀眼的金红炎光,斩出一道金红炽烈的破空刀芒。

    噗嗤!蓬!

    迎面而来的一头高阶妖兽和几只中阶妖兽,被斩成几截,尸体残肢一片焦黑。

    “岳学长不愧是‘人榜’前五十的天才,灵级武者以下难逢对手?!?br />
    几名白银学员赞叹,拍起马屁。

    “好强!这就是人榜天才的实力?”

    罗天暗自惊叹。

    岳靖刚才一刀,秒杀了堪比开脉八重的妖兽,还附带几只中阶妖兽,那刀芒极其霸道炎烈。

    关键是,这只是普通一刀,并不是杀招。

    罗天也没有闲着,抽出刚买的【风雪?!?,赚取贡献点。

    呼哧!

    那雪白的剑身,宛若疾风电弧一般,寒气四溢,把几只中阶妖兽,轻松的切成几块。

    一只高阶走兽,冲上城墙,也被罗天几剑轻松收割。

    “这【风雪?!坎焕⑹侨烂募映?,出剑速度、锋利大增,还蕴含寒力?!?br />
    罗天心头满意。

    有此剑之助,他不用《天星剑法》和神脉之力,都能轻松斩杀一般的开脉七重。

    不过。

    因为此剑融炼了三道铭文,催动时,会消耗更大的真气。

    以罗天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发挥它的极限威力,恐怕要灵海境才能做到。

    “嘎嘎嘎!”

    乌鸦扇动翅膀,跟在岳靖等人的身后,吃掉附近妖兽尸体的心头肉,美滋滋的样子。

    但渐渐的。

    在场众学员,包括岳靖,都感受到更庞大的兽潮压力。

    哪怕在同一面城墙。

    他们这片的压力,明显高于附近的区域,有大量的飞禽妖兽,不顾一切的疯狂杀来。

    “怎么回事!乌鸦一直在我身后,没有出去引妖兽?!?br />
    岳靖眉头微皱。

    “嘎嘎……??!”

    乌鸦刚吃了一块心头肉,忽然察觉到什么,浑身一个激灵,迅速躲到岳靖的身后。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云层之中,一道巨大的黑影蓦然降临。

    那是一只巨大妖禽,展翅足有一二十米宽,浑身羽毛乌黑,拖动一条七八米的奇异长尾,散发出一股铺天盖地的气息。

    啁!呼轰——

    那乌黑巨禽嘶吼一声,妖风席卷八方,诸多妖兽也在此刻齐齐嘶鸣,仿佛在朝拜王者。

    就连几只灵级妖兽,都露出敬畏之色。

    “好可怕的气息!”

    罗天心头急跳,造化诀运转示警。

    这只乌黑巨禽的强横气息,近似那“睡兽”昆伽。

    “不好!是二星高阶妖兽!”

    “此鸟好像是极天山脉内凶名赫赫的‘乌羽大妖’!”

    城墙上,一些灵海境武者,齐齐变色。

    乌羽大妖,可是天极山脉附近一带的飞禽霸主。

    它的修为,堪比灵海境**重,属于二星高阶妖兽,统领数万的妖禽。

    一般的灵海境高手,在它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不好!”

    岳靖看向“乌羽大妖”的刹那,后者一双冰冷锐目,也锁定在他身上。

    那一刹。

    他全身汗毛炸开,被庞大的威压笼罩,气血真气近乎凝滞。

    一股死亡?;?。

    “快跑!”

    岳靖浑身一个哆嗦,勉强运转真气,往战堡内撤去。

    他刚刚一动。

    哗呼!

    那乌羽大妖带着浩瀚无边的妖气,俯冲而下,目光血红,充斥着暴戾仇视,似要将岳靖生吞活剥。

    随着乌羽大妖的行动。

    四面八方的中妖兽,尤其是飞禽,发出了愤怒嘶叫,向岳靖的方向,发动了冲击!

    “快拦住它!”

    这一刻,不仅是岳靖,整个战堡陷入了恐慌。

    噗嗤嗤!??!

    有一名灵海境武者,试图牵制挡一下“乌羽大妖”,结果被一片锋利的乌黑羽影掠过,身体被撕得粉碎。

    普通灵海境,直接秒杀!

    “快联手挡住它!”

    战堡内,几名气息更强的灵海境武者,飞跃而出,拼死阻拦乌羽妖王。

    在这其中,有罗天上次看到的圣府长老,也有南宫玉的爷爷,那名白发老者。

    呼!轰蓬!

    那乌羽大妖卷起一片片硕大的乌羽气刃,每一片有二十多米长,形成浩大的锋刃龙卷。

    “太强了!挡不住了——”

    一众灵级高手纷纷败退,被乌羽大妖带领的兽潮突破。

    嘣轰!

    战堡的城墙,被打破一个巨大缺口,眼看防线就要被冲破了。

    驻守战堡的武者们,心中发凉,无比绝望。

    如此恐怖的飞禽大妖,难道是要屠灭整个战堡吗?

    乌羽大妖发出癫狂愤怒的嘶叫,血红的眸子,死死盯着岳靖,一双幽黑金属巨爪,仿佛抓豆腐般,将四周建筑捣毁。

    一名灵级武者,被它的巨爪硬生生撕成两截,惨死当场。

    “这……到底怎么回事!”

    岳靖脸色苍白,还好他反应快,有之前“被袭击”的经验,跑到了战堡内部。

    被一只如此恐怖的大妖盯上,别说是开脉九重,就算是灵海境高手,都要心惊胆寒,寝食不安。

    场上,只有极个别人看出,那乌羽大妖,是直接盯着岳靖杀过去的。

    “这只丑鸟,到底干了什么坏事?”

    罗天反应很快,提前和乌鸦拉开了距离,没有受到波及。

    他百分之百肯定,这只恐怖大妖的到来,肯定和乌鸦有关系。

    这时。

    岳靖发现躲藏在自己身后的乌鸦,也是一副心悸后怕的样子。

    “该死!肯定是你这只丑乌鸦,给我带来的灾祸!”

    岳靖情绪失控,怒吼道。

    “混蛋,你到底干了什么?”

    “本神也没想到,睡过的那只美丽雌鸟,会是这家伙的爱妾?!?br />
    乌鸦也受到了惊吓,面露委屈,伸头看了一眼乌羽大妖;大妖真正想杀的不是岳靖,而是躲在其身后的乌鸦。

    “什么!你睡了乌羽大妖的爱妾……”

    岳靖仿佛被雷劈了一下,整个人形若石化。

    他万万没想到,这乌鸦如此胆大包天,居然敢给那恐怖的大妖戴绿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