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潘经纶夫妇闻言顿时脸色大变,彻底傻眼了。

    他们简直没办法想象,眼前这位黛西女士是不是脑子进水了,竟然只认何贵钟那个来自农村的残疾人。

    梁健闻言也傻眼了。

    他也没办法理解,为什么黛西就认准了何贵钟。

    一个是旭腾汽车集团的副董事长,身家近百亿美元的澳洲女首富,一个只是农村里走出来的大学生,甚至如今还有一只手不便利,这两者根本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根本不可能会有任何交集。

    但结果呢,黛西不仅点名要何贵钟,而且听她话的意思,只要何贵钟在,旭腾汽车十有**就会跟他们明辉玻璃厂合作。

    不过傻眼过后,很快梁健心里就有着说不出的别扭和苦涩为难,甚至老脸都火辣辣的疼。

    刚刚昨天晚上,他们家还当众贬低了何贵钟,甚至昨晚回到家,当梁雨菲说已经怀了何贵钟的孩子之后,他和妻子不仅没有高兴,相反还大发雷霆,甚至妻子今天还把梁雨菲关在家里,想做她的思想工作,不要生下这个孩子。

    因为他妻子卓宁认为他们梁家怎么说也是有脸有面的富豪人家,女儿不仅找了个农村里出来,长得有些着急的大学生,而且还是个右手有些残疾的男人,这让她觉得很没面子,也没法接受。

    但现在,一个被他们梁家看不起,认为有损梁家脸面的何贵钟,却成了黛西这样世界级富豪心中的重要人物,这对于梁健而言绝对是莫大的讽刺!

    最重要的是黛西现在指名道姓要何贵钟参与进来,何贵钟不参与进来,她连机会都不会给明辉玻璃厂。

    这让梁健心里头是说不出的别扭和为难!

    明辉玻璃厂是他和他父亲两代人的心血结晶,他是不可能坐视明辉玻璃厂失去这个腾飞机会,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他也不可能放弃。但要抓住这个机会,他就得去把曾经被他们拒绝门外的何贵钟邀请回来,这让梁健情何以堪?脸面往哪里搁?

    “爸,何贵钟一个农村里出来的人,不仅什么都不懂,而且手还有残疾,他哪能懂得怎么管理经营玻璃厂???这要是让他进来,姑且不说项目能不能谈成,就算谈成也会被他弄得一塌糊涂的。到时就不是我们明辉玻璃厂能不能借这次合作机会实现大发展,而是连老本都要赔进去的?!奔盖琢成跚绫浠?,潘经纶夫妇不禁着急了。

    黛西什么都没说,只是冷冷看着潘经纶夫妇,就像在看两个白痴在表演一样,嘴角泛起一丝轻蔑和讥讽的冷笑。

    区区明辉玻璃厂算什么?何贵钟可是葛爷的哥们兄弟,单单这一层身份,再多的明辉玻璃厂都换不回来。

    因为这是没法估量的价值。

    感受到黛西目光中对潘经纶夫妇毫不掩饰的轻蔑和嘲笑,耳边回响着潘经纶夫妇将何贵钟贬低得一文不值的着急劝说声,这强烈的对比让梁健猛地惊醒了过来。

    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自己和妻子之所以不待见何贵钟,不同意女儿和他的婚事,不就是因为认为何贵钟来自农村,没家世,没背景。但如今连黛西这样世界级富豪,企业家都这般看重他,自己一个小小的玻璃厂老板又有什么资格看不起何贵钟?又有什么理由不待见他?更何况这还关系着明辉玻璃厂的真正腾飞!

    倒是大女儿和女婿是不是功利心太明显了一些?

    整个人清醒过来之后,梁健看向潘经纶夫妇的目光就有些不喜。

    不管怎么说,梁雨菲也是他们的妹妹,他们刚才那番说辞的用心实在太明显,也太无情了一些。

    “黛西女士既然认同何贵钟,那我这就联系何贵钟,请他过来?!鼻逍压春?,梁健当机立断道。

    “爸!”潘经纶夫妇两人脸色大变。

    “你们不用说了,我已经决定了?!绷航〔蝗葜靡傻匕谑执蚨系?。

    说完他看向了黛西。

    “好,我等他过来?!摈煳鞯阃返?。

    “何贵钟现在不在厂里,而且我跟他也有一点小小的误会,恐怕要过一段时间后他才能赶过来。不如黛西女士还有各位先去我们的会客室坐一下?!绷航∷档?,老脸微微有些发红。

    何止是一点小小的误会??!

    “也好,那就打扰了?!摈煳魑⑽⒌阃返?。

    “哪里,哪里,黛西女士你们能来,那是蓬荜生辉,我们欢迎都来不及?!绷航×Φ?。

    黛西微微一笑,然后在梁健的带路下迈步往大楼走去。

    潘经纶夫妇看着黛西那性感而优雅的背影渐行渐远,脸色阴晴变幻,许久,梁雨虹突然咬咬牙追了上去。

    潘经纶见状犹豫了下,也紧跟着追了上去。

    “黛西女士,我可以请教一下,为什么你一定要点名何贵钟?他除了是江南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之外,其他的都非常普通,甚至可以说比普通还差一些,因为他的右手还有些残疾。我的丈夫前几年就开始跟着他父亲做生意,不管是家教还是经商方面,他都比何贵钟强上许多?!弊飞削煳髦?,梁雨虹不甘心地问道。

    梁健闻言脸色微变,张了张嘴想斥责梁雨虹,最终犹豫了下,没有开口,而是看向黛西。

    他心里同样也很好奇,为什么黛西这样一个大富豪,大企业家,竟然会点名名不经传的何贵钟。

    “我只想问你,你有没有问过你妹妹,世界上优秀富有的男人这么多,她为什么一定要选择何贵钟?你又知不知道何贵钟的右手为什么会有些残疾?”黛西顿足,冷冷看着梁雨菲不答反问道,看向她的目光充满了厌恶。

    “我……”梁雨虹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道。

    梁健闻言脸色变得一阵红一阵白,实际上他也没有真正问过女儿为什么会选何贵钟,他在乎只是他的身世,他的家庭背景。他也没问过何贵钟的右手为什么会有些残疾,他在乎的只是他有些残疾的右手会让他梁家更加丢脸!

    PS:今天更新完毕,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