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内。

    “怎么样?那家伙有没有屈服?”

    坐在桌子后面,楚天行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跪着的一个黑衣人,淡淡的问道。

    “回禀陛下,那家伙年纪不大,倒是个硬骨头,问啥都不说,和哑巴一样,兄弟们已经将各种刑法都是用过了,愣是没开口!”

    黑衣人抱拳。

    “硬骨头?硬骨头我见过不少,在我手里,都会变成软脚虾!”

    目光一寒,楚天行冷笑。

    “这倒是……不过,陛下,我们让他……说些什么?”黑衣人疑惑。

    陛下只让他们用刑,并未说让对方招认什么,或者想要审讯出什么,让他满是奇怪。

    “不需要说些什么,只要折磨的他意念动摇,彻底屈服就好,其他的事,我会亲自处理!”

    楚天行摆了摆手。

    “是!”黑衣人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见他离开,楚天行目光一寒,站起身来。

    只要对方意念松弛,自己就能按照“狠人”传授灵魂秘法,将其驯服,届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离开座椅,向殿外走去,刚走出房间,就看到刚才和他说话的黑衣人,躺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好像晕了过去。

    “嗯?”

    脸色一沉,全身真气运转。

    他是半步出窍境强者,一动用力量,真气顿时水银般在穴道内流淌,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

    属下悄无声息的晕过去,一点动静都没有,恐怕有高手埋伏在四周。

    正想过去看看,自己这个属下,被谁下手,身体情不自禁的晃动了一下,瞳孔情不自禁的收缩:“不好,是……至尊清风散!”

    这种感觉十分熟悉,正是二十年前,异灵族人进攻时,使用的毒药。

    一旦嗅入,会立刻酥软如泥,半步出窍境都难以幸免。

    当年,就是这样被俘,硬生生被那位青田皇折磨的快要死亡,最后灵魂献祭,成为对方的傀儡,才得以逃脱。

    “幸好有解药……”

    手腕一翻,一个玉瓶出现在掌心,强忍住脑海中的眩晕,将其中的药丸,取出一颗,放入口中。

    他不像战师,经受过意念力的训练,就算眩晕,也能坚持战斗。尽管修为是出窍境巅峰,却是无数药材堆积上来的,战斗力,比一般的元神巅峰都略有不如,更别说战师了。

    药丸进入咽喉,随即化开,本以为很快就能恢复能力,谁知等了一会,没有丝毫反应。

    就好像吃了个假药一般。

    “怎么回事?”

    脸色铁青。

    这个解药,是青田皇亲自给的,只要吞下去,就不会受到清风散的影响……怎么吃完了,依旧酥软无力?

    正在奇怪,打算再找几种解毒药试试,就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药是用祖师传授的手法炼制而成,药力比之前强大了五倍不止,普通解药,根本没用!”

    脸色一沉,急忙转身,随即就看到一群身穿奇怪衣服的人走了过来。

    许长老等人,知道这次行动,牵扯极大,离开战师堂后,就换上了以前的衣服,这样代表了个人,而非战师堂。

    他们炼制的至尊清风散,用了祖师传授的炼制方法,药效高,损耗少,以前的解药,就算服用,也没任何用处。

    要不是有此依仗,也不敢如此光明正大,就来皇宫抢人了。

    “你们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青源皇宫,敢对皇帝陛下动手,已然大逆不道,罪不容恕……”

    眉毛一扬,楚天行大声呵斥。

    不过,话音未落,就听到一个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罪不容???恕你麻批!”

    紧接着,还没反应过来,楚天行就看到一个巨大的肉球对他冲了过来。

    嘭!

    眼前一黑,被一拳打中眼眶,倒飞了出去,一头撞子大厅的柱子上,头破血流。

    “你……”

    挣扎着站起身来,楚天行看到一个胖子出现在眼前,刚才那一拳,正是他打过来的。

    “你是张师的那个管家……孙强?”浑身一紧。

    忠青王就是因为这家伙,才被弄的差点死掉,他也做了调查,一看到容貌就认了出来。

    “不错,正是你强爷爷!”

    一声冷笑,孙强转头看向一位老者:“许长老,可有匕首?”

    “给!”

    取出一柄匕首,低了过来,许长老有些疑惑的看过来:“恩公,要这个干什么?”

    “这家伙,敢抓刘扬……我要阉了他!”

    孙强咬牙。

    “阉?”许长老等人嘴角一抽。

    皇宫内的众人,中毒只是短时间内的酥软,不会伤及修为和性命,就算名师堂查询,为了救人,情不得已……

    再加上张师闯堂成功,一切都在可控制之内。

    可真要将皇帝阉掉……事情就闹大发了。

    等于弑君……消息传递出去,名师堂都包不住火。

    “来几个人,帮我压着,不弄废这二货,我不姓孙!”

    肥眼一瞪,孙强冷哼。

    自从跟了老爷之后,何曾受过这等委屈!

    来到青源城,先是他被抓,然后是刘扬……还真他妈以为,我强哥好欺负不成?

    不展示点威风,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是!”

    几位毒师来到楚天行跟前,将他四肢按住。

    “你要干什么?我是青源帝国皇帝,你们这样做,是大逆不道……名师堂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本以为开玩笑,见他认真,楚天行脸色一下白了。

    封号帝国的皇帝,亿万人之上的主宰……一向都是他教训别人,现在被人按住阉割……强烈的郁闷让其快要吐血。

    “名师堂?哼,名师堂真要管这事,早就将你这种毒瘤杀了,还用得着我动手?”

    摆了摆手,孙强继续交代:“把他裤子脱下来!”

    一位毒师听到命令,来到跟前,正想解裤子,就见许长老走了过来。

    “恩公,还是别动手了,弄的浑身是血,太残忍了……”

    听他劝阻,楚天行松了口气,再次看过去,满是感激。

    这老头虽然用毒很厉害,但还是知道分寸的,等躲过此劫,倒是可以封个王侯……表示感激。

    “的确有些残忍……”孙强皱了皱眉,停了下来:“那你说这么办?”

    说阉了对方,也只是一时气愤,许长老一说,也觉得有些不妥。

    “这样……”

    迟疑了一下,许长老手腕一翻,取出一个玉瓶,取出一枚丹药,递给了楚天行:“把这个吃了!”

    “吃了?”

    愣了一下,楚天行满是犹豫。

    不过,其他毒师可没这么好的脾气,见他迟疑,拿起他的手掌就将药丸塞到了嘴里。

    “这是什么?”

    孙强看过来。

    让他住手,自己却喂药……什么意思?

    “哦,这是一种毒药,吃完之后,不用阉割,也会自己掉下来……而且,是永久的,就算服用断续丹也没用,既不残忍,又能免得以后再长出来,一举两得!”

    许长老道。

    “自己掉下来……”身体一晃,楚天行只觉得眼前一黑。

    刚还想着,对方真好,以后封侯……结果就给他吃这个……

    郁闷的脸色涨红,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身体剧烈晃动下,果然感到下半身一凉……貌似真有什么东西脱落。

    “我的……”

    再也承受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这……药真猛!”

    看到裤裆里流出鲜血,有东西掉下,不用刀也将问题解决,看向许长老,孙强满是佩服。

    不愧是人人敬畏的毒师,各种手段诡异莫测,被玩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将他弄醒,询问一下,刘扬被关在了哪里!”

    懒得理会这位已经废了的皇帝陛下,孙强摆了摆手。

    “是!”

    两位毒师走过来,时间不长,就将关押地方问了出来。

    毒师的手段,太过恐怖,各种毒药使用之下,铁人都坚持不住,更何况一个养尊处优的皇帝。

    急匆匆来到关押刘扬的地牢,就见后者奄奄一息,被折磨得快要断气。

    “小少爷……”

    几步来到跟前,孙强急忙取出几枚当初少爷给他的疗伤丹药,喂了下去。

    有了上次他被抓的经历,少爷怕他们重伤,专门弄了些丹药,放在储物戒指中,以备不时之需。

    服下药丸,过了好大一会,刘扬这才恢复过来,看向眼前被众人压着的楚天行,怒火燃烧,宛如火焰。

    本以为对方真是好心,过来邀请他,想办法化解和老师之间的矛盾,做梦都没想到,居然一来到就被麻翻……受到如此屈辱!

    “我要杀了他!”

    一声怒吼,一脚踹了过去。

    嘭!

    再次倒飞而出,楚天行撞在墙上,大口大口的吐血。

    “这是你送我的拳套,你来做第一个试验品吧!”

    取出拳套,带在手上,来到跟前,刘扬天道拳法运转,笔直锤了上来。

    嘭!

    胸口立刻瘪了下来,楚天行肋骨断裂。

    举起拳头,刘扬正想继续动手,一侧的许长老瞳孔陡然收缩。

    “不好,他、他……死了!”

    “死了?”

    刘扬一愣,急忙看去,这才发现,楚天行果然一脸惊恐,不知何时,已经断绝了呼吸。

    “这下糟了……”

    看到皇帝死在面前,众人全都脸色一白,就连孙强,都身体情不自禁的僵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