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将书籍的内容看完,张悬吐出一口气。

    沉思了一下,来到房间的一个角落里,盘膝坐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分身走了过来,满是疑惑:“你干什么?”

    “我每次有想不通的问题,都喜欢面壁思索,考虑天地宇宙,人世沧?!弊防?,张悬脸色略带苍白。

    “面壁思考?宇宙沧桑?”

    分身一脸懵逼。

    自己啥时候有这个技能了?

    以前怎么从来不知道?

    虽然不知怎么回事,但知道本尊这样做,肯定有自己的目的,不再多说:“我转转,你继续……”

    说完,转身离开。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后,这才吐出一口气,张悬站起身来。

    此时他的眼睛有些泛红,似乎有些精神透支,晃动了几下差点栽倒。

    分身急忙来到跟前将其扶住,这才稳住身形。

    “我没事!”

    摇了摇头,天道真气运转三个周天,张悬这才觉得舒服了许多。

    “我刚才将周围全部检查过了,除了这些东西,再没有机关,不出意外,这应该是岛屿的最底下一层!”

    见他恢复,分身压低了声音。

    这一个多时辰,他将周围全都看了一遍。

    将本尊这段时间的知识接受,对阵法和天工的理解全都达到了七星巅峰,这样都找不出问题,说明周围应该再无机关。

    “嗯!”张悬点头。

    “那怎么办?”分身皱眉:“难道真要破坏这个天工锁,将狠人放出来?”

    他知道本尊肯定知道了些什么,明显不想说。

    “如果我们真去破坏天工锁,肯定会被祭坛斩杀,成为锁内狠人的养料!”张悬摇头。

    “那……”

    “想办法破坏这个祭坛,祭坛被毁,天工锁,应该会自然开启……”沉思了一下,张悬道。

    “这么简单?”分身有些不相信。

    天工锁,设计出来的要义,就是无法打开,把祭坛破坏,就能开启……真的假的?

    “只能试试了,再说,就算想要破开天工锁,必须先将祭坛破坏掉,不然,根本没办法接近……”张悬摇头。

    “这倒是……”

    祭坛上面有特殊的剑气,守护着天工锁,想要靠近,只能先将其破坏掉。

    来到跟前,张悬看了过去。

    祭坛比之前见过的那个更加复杂,上面的纹路、文字,眼花缭乱,根本分辨不出来作用。

    手腕一翻,取出一柄丘吾宫得到,没有灵性的下品圣器,扔了进去。

    嗖嗖嗖嗖!

    眨眼功夫,圣器就被剑气撕扯的粉碎。

    分身嘴角一抽。

    他的肉身,虽然剁碎了也能重新汇聚,但灵魂还不够强劲,真要进去,看这些剑气的威势,魂魄肯定会被抹杀。

    祭坛运转,张悬眼睛闭了起来,片刻后,再次睁开,手掌一翻,取出一堆阵旗。

    “拿阵旗干什么?”

    分身不解。

    不是想办法破坏祭坛吗?

    用这东西做什么?

    “布置这个祭坛的人,手段十分高明,已然达到了八星级别,如果硬冲过去破阵的话,会引得阵法爆裂,危险无比,所以……我打算以阵破阵!”

    张悬道。

    “以阵破阵?”分身明白过来。

    以阵破阵,就是用一个新的阵法,干扰现在这个阵法的运转,破坏结构。

    说起来容易,实际上却是极难。

    本来的阵法就影响周围环境,再想布置一个新的,而且威力和对方相仿……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不过,分身知道本尊既然决定这样做,肯定是准备好了,当即不再多说,后退了几步回到石阶处。

    张悬深吸一口气,身体悬浮在空中,手掌突然一抖。

    呜呜呜呜!

    掌心的上百根阵旗,笔直射了出去,落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轰??!

    一个大阵立刻运转开来。

    “是聚星阵……”

    分身认了出来。

    既不是杀阵、也不是幻阵,而是一种……聚灵阵!

    这个阵法尽管没达到八级,却也达到了准八级的地步,利用天地星辰的力量,汇聚灵气。

    用这种破坏祭坛?

    “的确是好办法……”

    虽然有时候觉得本尊很弱,实力远不如他,但……这个时候,还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祭坛的威力极强,而本尊的实力,想要布置出能毁灭对方的八级阵法,还是力有不逮,有了这种级别的聚灵阵,就不一样了。

    汇聚灵气给祭坛,看起来是个复合阵法,能让其威力更强,但……任何东西都有一定的承受能力。

    哪怕是八星级别的东西,也是如此。

    本来祭坛不知从哪里借来了灵气,力量充足,再不需要补充……而现在,汇聚的灵气越来越多,根本承受不住。

    心中正在感慨,就见本尊,为了加快阵法的聚灵速度,取出上万枚上品灵石,扔在阵法之中。

    轰隆??!

    有了这么多灵气补给,大阵一阵晃动,雄浑的灵气,立刻形成了巨大的能量风暴,搅动的整个地宫都不?;味?。

    龙卷风般的灵气,在阵法的控制下,笔直向祭坛钻去。

    原本沉寂的祭坛,运转起来,光芒不停闪烁,眨眼功夫就像充气的气球一般,不断膨胀。

    轰!

    一声剧烈的轰鸣,再也承受不住,直接从中炸开。

    “成功了……”

    分身眼睛一亮。

    本来以聚星阵的能力,想将祭坛破坏,最少需要一个月,结果本尊扔出这么多灵石,让速度加快了不知多少倍。

    还不到一炷香时间,就已经坏掉。

    祭坛毁掉,张悬松了口气,手掌一招将阵旗全都收进戒指,正打算去天工锁跟前看看,就感到之前的杀戮之气,更加浓烈,同时一个兴奋地狂笑之声响了起来。

    “哈哈……张悬,看来将你引过来,是对了!感谢你帮我破解了禁锢,我狠人,终于可以龙入大海,驰骋天地了!”

    伴随声音,一人一分身,身像是被立刻禁锢,一股恢弘无比的力量,随时要将其碾压。

    “糟了……他不在天工锁内?而困住……他的是那个祭坛!”

    分身这才明白过来,脸色变得煞白。

    之前,感受到杀戮之气,从天工锁内出现,就本能的认为,狠人必然在其中,只要破坏祭坛,就能找到对方……现在看来,祭坛才是困住对方的关键!

    和天工锁无关。

    “快离开……”

    似乎也刚刚反应过来,张悬瞳孔一缩,一声大呼,手掌一抓,将分身收进储物戒指,猛地对前方一掌劈出。

    嘶啦!

    大悲天魔掌威力无穷,立刻将禁锢的空间撕扯开来,脚下一晃,行者无疆运转,身体一闪,已经到了石阶的尽头。

    十个呼吸过后,已然来到邢堂主等人所在的地方。

    此时的众人,依旧没找到入口,被困在地宫,无法逃走。

    “张师……”

    见他过来,众人同时松了口气。

    “快点离开!”

    张悬急忙道。

    狠人脱离桎梏,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抗衡的,为今之计,只能尽快逃走。

    “上面有断龙锁……怎么走?”吴师道。

    来的时候,断龙锁已经将出路封死了,根本出不去??!

    “不用管这个,跟我来!”

    不回答众人的疑问,张悬继续向前冲去。

    众人紧跟其上,走过细长的石阶,再次看到断龙锁出现在眼前,封锁着道路,如同将人镇压在这,哪里都逃不出去。

    “怎么办?”

    吴师满脸焦急。

    “实在不行,大家力量联合,咱们九个人的实力,就算不足以破坏,通过合击阵法的加持,应该也能打出一条生路……”

    邢堂主咬牙。

    “只能这样了……”吴师点了点头,正想继续说话,就见眼前的张师,已经来到断龙锁跟前,手掌在上面轻轻摸了摸:“乖,快点打开,我们要出去……”

    吱呀!

    众人吃惊的眼神中,出窍境巅峰强者,都未必能够开启的断龙锁,出现了裂缝缓缓打开。

    “这……”

    所有人同时瞪大了眼睛。

    断龙锁一下,无人能出,这已经成了定理了……眼前这位摸了摸,说了几句话,就将其打开……

    太夸张了吧!

    “快走!”

    张悬当先冲了出去。

    见他离开,知道此时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急匆匆跟了上来,众人很快就逃出了小岛。

    轰隆??!

    小岛的晃动越拉越大,众人不敢停歇,来到之前的那个岛屿,刚刚站稳,就见鬼窟上面的泥土飞溅,整个小岛悬浮了起来。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吓得脸色有些发白。

    济北沼泽,无法飞行,这是人人都知道的,现在整个小岛都悬浮了起来,就算亲眼所见,都让人难以置信。

    咯吱!咯吱!

    小岛越飞越高,脱离了沼泽,紧接着翻转了九十度,原本的岛面对准了众人,同时岛上的泥土,不停向沼泽内散落。

    “这是……一个人头?”

    突然,廖殿主喊了出来,身体发抖。

    众人一愣,再次看去,伴随岛屿上的泥土散落,整座小岛,果然宛如一个飞在空中的头颅,那两汪泉水,正是两个巨大的眼睛。

    “哈哈,我狠人算是终于活过来了……你们想怎么死?”

    眼睛一闪,一个巨大的声音响了起来。

    济北沼泽狠人……终于活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