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啦!

    伴随话语,魔影闪烁,一眨眼功夫,一大堆心魔出现在眼前。

    足有一百多个。

    当初在战师堂心殿,藏需弄出来一大堆心魔,想要杀他,都被驯服,装了起来,这时候刚好派上用场。

    滋滋滋滋!

    一百多头心魔,笔直向傀儡冲了过去。

    “这是我的,别和我抢!”

    “我先看到的……”

    “我是魔丙,他是魔丁,老师亲自取的名字,没名字的排后面去!”

    诸多心魔,陡然看到这么多傀儡,全都兴奋地冲了过去,眨眼功夫,傀儡还没来到跟前,就一个个躺在了地上。

    “你、你……”

    狠人发疯。

    为了炼制这些傀儡,不知耗尽了多少材料和法宝,本以为,可以成为主力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轻松将眼前这家伙斩杀,做梦都没想到,人家早就准备好了后手。

    这么多心魔……你家是开心魔店,卖心魔的吧!

    “快起来……”

    气的咆哮。

    不过,中了心魔的傀儡,全都双眼直勾勾的,一动不动,变成僵尸一般。

    “主人,我将他们全都打死吧,不然,心魔控制不了,他们再冲过来……”

    金源鼎来到跟前,再次恢复了雄赳赳气昂昂的神态,巨大的屁股扭了扭,恨不得一屁股坐死一个。

    “打死?”

    张悬摇了摇头:“虽然这些都是傀儡,却也有自己的意识,全都杀死,实在于心不忍!”

    这些傀儡,都被启过灵了,和金源鼎一样,属于特殊兵器,直接杀了,太过残忍。

    “那……”金源鼎一愣。

    不杀,万一心魔控制不住了,这么多……他们还不被活活打死?

    “哎,我来处理吧!”

    摇了摇头,张悬一脸情愿,大手一抓。

    哗啦!

    躺在地上的所有傀儡,全都收进储物戒指。

    这些家伙,正在混乱,根本不懂抵抗,再加上本身就是兵器,就算进入其中也不会死。

    “……”金源鼎。

    “……”

    狠人也憋的说不出话,差点吐血。

    这些傀儡都是他的……他的……

    这是强盗!

    你这不是不好处理,而是早就想好了怎么处理吧!

    满是郁闷,却也知道,没有任何办法。

    这家伙这么多心魔,让傀儡意识陷入混乱,连战斗力都没有了,再生气也没任何用处。

    “哎,改造这么多傀儡,让它们弃恶从善,功德无量!我也算为名师堂做了大贡献了!”

    不理会说不出话来的金源鼎和分身,张悬感慨一句,一副心安理得的样子,几步来到刚才傀儡走出的机关前,轻轻推开。

    再次出现了向下的通道,依旧让分身走在前面,跟着继续走了下去。

    这次没有危险,很快来到更下一层的地宫。

    “这怎么看起来像迷宫……”

    金源鼎环顾一周,忍不住道。

    眼前的地宫,不是一个大房间,而是无数个小房间,密密麻麻,到处都是道路,看起来和迷宫没什么两样。

    最关键的是,一眼看不到尽头,不知在地下蔓延多远,好像整个岛屿,都布满了这种东西。

    “这……干什么用的?”

    分身一头雾水。

    不光他们,就连张悬也愣在原地。

    以他的眼力,可以看出来,这些迷宫般的房间,都是用特殊材质锤炼而成,花费了不知多少代价。

    如果说之前的那么多傀儡,花费不小,这些房间,肯定更大,至少超过傀儡的数十倍,百倍!

    “难道是让那些傀儡住的?”

    金源鼎想了一下,道。

    “让傀儡???就算一百头傀儡,也住不下这么多吧……”

    神识扫视,随便就能看到,上万个房间,就算傀儡住,也住不下这么多???

    “别想了,多加小心,千万别给狠人偷袭……”

    想不通,弄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张悬摇了摇头,沿着迷宫般的通道向前走去。

    换做其他人,很快就会转晕,不过,在张悬的明理之眼下,空中那道消失的细线依旧如有若无的出现,跟在后面走了接近十分钟,不知路过了多少个房间,再次出现了一个向下蔓延的石门。

    既然已经来到这里,再不犹豫,两人一鼎,再次向下走去。

    才走出石阶,就感到一股浓郁杀戮之气,汹涌的冲了过来,好像要将众人的意识撕碎。

    分身还能承受,金源鼎不?;味?,已然抗衡不住了。

    它的级别尽管晋升到了中品圣器,实力更是达到出窍境后期,但毕竟只是灵性,并非灵魂,面对异灵族人凶猛的杀气,还是显得太过薄弱。

    “你先回去吧!”

    将其收进储物戒指,张悬和分身同时抬头看去。

    就见宽阔的地宫内,一个正方形的盒子悬挂在中间,四根铁链,镶嵌在墙壁之中,不知什么材料炼制,黝黑泛着寒光。

    狂涌的杀戮之气,正是从中释放出来的。

    “狠人……在这里面?”

    分身一呆。

    “很有可能!”

    张悬眉毛皱紧。

    能够散发出如此浓郁的杀戮之气,血脉力量,已然超过了青田皇,恐怕也只有狠人才能具备。

    盒子的下方,是个祭坛,和张悬刚才使用对付青田皇的模样相似,只是更大,上面刻画了奇怪的纹路,同样带着萧杀之意,似乎只要近前,就会被直接斩杀成两截。

    分身捡起一个石头,对着祭坛扔了过去。

    滋拉!

    数道剑芒从祭坛生出,石头变成粉末。

    “这……”

    张悬眉毛一跳。

    他手中的那个祭坛,是用来拘捕灵魂的,眼前这个倒像是杀阵,可以轻易将人斩杀。

    那些剑芒,就算是他进入其中,肯定也会立刻被剁成肉馅。

    也就是说……

    无论是谁,想要靠近铁盒,就会被剑芒绞杀,当场身死。

    “狠人,你在什么地方?”

    看了一眼,明理之眼看不透具体是什么,张悬环顾一周。

    “能叫出我的名字,看来你对名师堂的历史,知道的不少!不过,你能找到这里,又如何?打不开这个盒子,就无法杀我……”

    狠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在盒子里?”

    张悬眼睛眯起。

    “不错,你就算知道,敢放我出来吗?”

    狠人嗤笑。

    “这……”

    张悬迟疑。

    当初在陈哲府邸,对方用黑洞拘拿自己的时候,就自语似的说过,只要吞了他这位天认名师,就能逃出桎梏……现在看来,应该就是这个盒子了。

    真要将其打开,对方趁机跑出来,天道之册中的狠人,无法抗衡……自己肯定也不是对手。

    但……不将其放出来,有这么大的铁盒?;?,想要杀死,也变成了不可能。

    “先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心中疑惑,张悬并未着急,而是一步步向铁盒走了过来。

    越向前走,杀戮之气越浓郁,换做吴师等人,哪怕是八星名师,恐怕都会承受不住,精神崩溃。

    但张悬不同,天道真气在体内运转,压力立刻消失,很快来到祭坛外围。

    这地方他暂时还不敢进去,但距离这么近,凭借明理之眼,已经可以看清楚铁盒到底是什么了。

    从外表看,没有一点缝隙,好像一个铁疙瘩,直径在五十公分左右。

    “这是什么?”

    分身也走了过来。

    “没看错,应该是……天工师的天工锁!”

    迟疑了一下,张悬道。

    “天工锁?”分身不解。

    这些天,他一直在储物戒指中,张悬最近看书所学的知识,还没来得及共享,因此,知识量还远远不如。

    “天工锁是天工师创造出来,最为严密的机关锁,用来关押某些毁灭不掉的特殊宝物,一旦锁上,就算设计锁的本人,都打不开,强行破开,会直接将里面的东西,彻底毁灭!”

    张悬道。

    分身一呆。

    “这东西和天工机巧盒不同,设计出来,就是为了封??!”张悬点头。

    他以前见过天工机巧盒,尽管同样难以打开,找到方法,却能够开启,而眼前这个天工锁,就是死结,目的很简单,是将东西锁在里面,不允许出来。

    可以说,一旦锁死,神仙都破不开。

    强行动手,只会让里面的,同样毁灭。

    “既然是这东西,岂不简单了?只要暴力冲击,让天工锁自动毁灭,这位狠人不就死了?”分身眨巴眼睛。

    他们又不是过来救狠人的,能死在里面,自然最好。

    “这……没那么简单!”

    张悬摇头,也不说话,而是沿着四周转了一圈,扶着下巴,若有所思。

    真和分身说的这么简单,狠人还怎么可能,放任自己等人进来?

    虽然无法靠近天工锁,只要想办法,用真气撞击,应该还触碰不了祭坛,不会遭到攻击吧!

    真要如此简单,狠人也太好杀了。

    他可不相信,如此强者,能这么简单就被斩杀。

    “分头向四周看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精神一动,张悬将自己最近所学的知识,给分身传递过去,自己则绕过祭坛,向四周走了过去。

    地宫很大,墙壁和上面的迷宫一样,全部用特殊材质炼制而成,不再是岩石之类。

    皱了皱眉,张悬伸出手指,轻轻触摸了一下。

    呼!

    一本书籍出现在脑海。

    看了一眼,张悬眉头皱起。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