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悬皱眉。

    大脑掌控中枢,就算狠人滴血重生,身体分裂成了无数碎片,只要大脑在,其他部分必然也要听从命令。

    正因为有此能力,对方才能轻易控制青田皇,甚至这么多无魂金人和傀儡,才能这么熟练地施展巫魂之术,将自己灵魂都拉入那个黑洞,随时都会撕裂!

    之前抗衡不住,达到胎婴境巅峰后,对方再想用这种方法杀他,已经很难了,但不代表,不可怕!

    一头活了数万年的老怪物,关键还有记忆……谁知能用出什么样的手段?

    “你不敢和他硬抗?”

    迟疑了一下,问道。

    “是!先不说他实力如何,就算比我低,但是身为大脑,我也无法抗衡,很容易被其控制,除非……他失去意识,我的意念钻进去……”狠人道。

    “没意识?”

    张悬苦笑。

    这不可能。

    对方的意念,可以轻易将他拉扯出黑洞,足见强大,将之抹杀……怎么可能做到?

    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呼!

    二人的交谈,通过灵魂沟通,电光火花之间,整个过程不到半个呼吸,其他三头傀儡,向前一步,将他围了起来,其中一位,一拳挥舞,力量碾压而下。

    “金源鼎!”

    知道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抵挡不住三头,一声招呼,炉鼎突兀出现,一屁股就眼前的傀儡撞了过去。

    嘭!

    拳头和屁股对碰,发出大钟一样的轰鸣,傀儡连续后退了几步。

    金源鼎不是青田皇的对手,但遇到这种只会用蛮力的傀儡,双方战斗,它的防御和体重占了很大优势,两者对战,同样势均力敌,前者似乎还更胜一筹。

    松了口气,张悬还没来得及放松,剩下两头傀儡再次冲了过来。

    哗啦啦!

    风雷搅动,气息如虹,周围的空气如同撕裂。

    “我是分身,那位才是张悬,你看他多猛……”

    脸色一白,张悬急忙喊出声来。

    “……”分身。

    “我真的只是分身,你们谁见过分身比本尊还厉害的吗?”

    一边躲闪,张悬一边大吼。

    听到他的话,一头傀儡迟疑了一下,向分身走去,配合刚才那位,一起动手,眨眼功夫,再次将后者的脑袋打成油饼。

    “……”

    分身都要哭了。

    别人的本尊,都刚正不阿,正直无私,遇到危险,挺身而出……自己这个本尊,都啥嘛……

    简直了……

    不过,貌似上次遇到危险,他也是提前跑的……

    满怀郁闷,奋力和两头傀儡战斗,时间不长身上就连续挨了几拳,胸口、肋骨都憋了下去。

    幸好是九天莲胎炼制而成,不怕锤击,否则,早已一命呜呼。

    “分身,你想办法将这些傀儡缠住,我先解决掉一个,再来帮你!”

    正气的想要爆炸,就听到本尊声音传过来。

    “好!”

    听到对方并不是故意舍弃他,分身这才松了口气,觉得心里舒服了不少。

    轰轰轰!

    用尽全力,再加上他根本不用防御,两头傀儡与之战斗,居然也只打了平手。

    “有意思……不过,不管你们谁是分身,谁是本尊,今天都难以逃脱……”

    狠人显然也没想到,分身拥有如此实力,和两头傀儡战斗都不落下风,哼了一声,正想继续说下去,突然停顿下来:“你、你……快给我动手!”

    听到他的话,如此焦急,分身满是疑惑,连续两拳,将两头傀儡击退,急忙向本尊看去,一看之下,也是情不自禁的呆在原地。

    只见追杀本尊的傀儡,不知何时双膝跪地,看向眼前和他一模一样的身影,一脸崇拜。

    本尊不知说了些什么,傀儡激动地乱颤,难以自已。

    “我去……”

    咽了口唾沫,分身一副见鬼的表情。

    自己打死打活,脑袋都被打爆了好几次,没伤害对方分毫,本尊不知说了什么,这头傀儡就跪下了……差别未免太大了!

    仔细听了过去,就听到本尊满是鼓励的声音响起:“……去吧,老师爱你!”

    话音刚落,这头追杀本尊的傀儡,就对他笔直冲了过来。

    “我……”

    脸色一变,分身正吓得想要躲闪,就见这头傀儡已经和自己身边的另外一头,对战在一起。

    嘭嘭嘭嘭!

    两大傀儡打的难舍难分,谁也不让谁。

    分身嘴角抽搐,松了口气,正想对付眼前这头傀儡,就见本尊来到跟前,声音中带着特殊的韵味:“身为傀儡,只能听从别人的意念,是多么悲哀,来,听我的话……”

    很快,将他打的欲仙欲死的家伙,和刚才那头傀儡一样,跪在满前,满是诚恳。

    “去吧!”

    伴随本尊再次一声大喝,这头傀儡,向金源鼎对战的傀儡冲了过去。

    “好了……”

    不理会震惊的分身,张悬松了口气。

    领悟师者之心,有教无类,连张九霄的兵器,都能说得拜师,傀儡拥有自己的意念,自然更加简单。

    “你这招太厉害了,对付傀儡无往不利,比战斗要强多了……”

    分身忍不住感慨。

    “你想学?想学,我可以教你……”

    本尊看过来。

    “……”分身憋的脸色涨红:“我俩是同一个人,不用跟我装了吧……不就是师言天授吗?谁不会!”

    说完,身体一晃,来到正在战斗的那个傀儡跟前,手掌伸出,如同神父:“身为傀儡,只能听从别人的意念,是多么悲哀,来,听我的话……”

    嘭!

    脑袋被一拳打扁。

    “我……”分身抓狂。

    大家是同一个人,说了同样的话,本尊说完,直接跪下,我说完,被打的爆炸……

    这也太不把分身当干粮了吧!

    “哎……”

    看到分身这副样子,张悬摇了摇头。

    同样分裂自己的灵魂,这个分身啥时候,能像自己一样低调、内敛呢?

    天天想着装逼,一点都不让人省心,也是醉了!

    “找到狠人再说!”

    不再理会战斗的傀儡和分身,张悬明理之眼闪烁,向眼前这个大殿看去。

    依旧是个空旷的殿堂,除了四头傀儡没有任何东西。

    “肯定还有机关……”

    知道这个所谓的鬼窟,被狠人经营的不知布置了多少机关,正打算仔细寻找,就听到狠人恨恨的声音响了起来。

    “能依靠师者之心,师言天授,蛊惑我的傀儡……果然和孔师一样,舌功无敌!但你以为,我和孔师交战多次,难道这点防备都没有?”

    “防御?”

    张悬皱眉。

    急忙转头,向不远处的傀儡看去,就见刚才听他话他傀儡,晃动了两下,脑袋当场炸开。

    噗通!

    倒在了地上。

    “你留了后手?”

    脸色一沉。

    不愧是狠人,炼制的傀儡都留了后手,不听话的,可以当场抹杀。

    “没留后手,我能活到现在?”

    一声冷笑,狠人哼道。

    活了几万年,和孔师交手数次,这点防备都没有……肯定早就被名师堂灭了不知多少次了。

    张悬拳头一紧。

    斩杀他收服的傀儡,不光是让他失去了两大助力,更主要的是,杀鸡儆猴。

    师者之心加师言天授,虽然威力无穷,却也是以德服人,以理服人,并非强行洗脑。

    傀儡的灵性,看到自己同伴会被直接斩杀,意念上有了抵触,再想顺利收服,就几乎不可能了!

    轰??!

    正觉得对方果然聪明,一举破坏了他的方法,就见剩下的两头傀儡,更加疯狂的冲了过来。

    见到同伴惨死,它们感到了生命?;?,更加卖力的动手。

    分身和金源鼎,被这两个不要命的家伙攻击,连连后退。

    “我看你怎么抵挡……”

    冷笑出声,狠人说不出的得意。

    “其实不用抵挡……”

    见分身他们能够搞定,张悬并不出手,而是摇了摇头。

    “不用抵挡?”

    “不错,想对付他们,其实很简单……”

    叹息一声,张悬手腕一翻,魔甲和魔乙就出现在眼前。

    来到进入地宫的时候,他就将这些心魔收起来了。

    “去,将那两头傀儡夺舍了……”

    “是!”

    魔甲、魔乙化作两团黑气,笔直飞了过去。

    呼!

    心魔无形无质,无数修炼者都抵挡不住,傀儡自然更没办法,眨眼功夫就钻进眉心。

    咕咚!咕咚!

    心魔进入体内,两头傀儡立刻失去了战斗能力,晃动了几下,倒在地上。

    “你……用心魔?”狠人抽搐。

    这东西是他弄出来的……没想到关键时刻成了对方的打手……

    “不错,心魔虽然无法抹杀傀儡的灵性,也没办法让其听我的话,但……困住对方一段时间,让其无法战斗,还是很容易的!”张悬轻轻一笑。

    心魔,能让人思维混乱,无法战斗,尽管控制不了傀儡,让其失去战斗力,不找麻烦,还是很简单的。

    “很好,很好,你能控制阻挡的了两头傀儡,能阻挡得住,这么多吗?”

    再次冷哼,伴随狠人的话,大殿的一个机关打开,一群傀儡跑了出来,足有上百。

    “这么多?”

    分身脸色一白,金源鼎也连忙缩了缩身子,差点缩到鼎盖里面。

    “我有这么多傀儡,你有这么多心魔吗?”

    狠人狂笑。

    笑声还没结束,就见青年眼皮一抬,摇了摇头。

    “不好意思,我还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