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啦啦!

    偷袭将这头无魂金人打成重伤,没了战斗力,邢堂主、吴师同时站起身来,各自出手,很快就将周围的无魂金人斩杀。

    二人经历过雷劫,已经是真正出窍境强者了,这些金人,不过元神境,根本抵挡不住。

    处理完其他金人,吴师来到受伤的张九霄、魏殿主等人跟前,取出一葫芦美酒,每人一口灌了下去。

    几个呼吸后,受伤的众人,就伤势恢复,一个个站起身来。

    “邢堂主、吴师……这是怎么回事,你们……”

    众人满是惊奇,不敢相信。

    这二人明明出窍劫,身受重伤,随时都会死亡,怎么……一眨眼功夫,这么勇猛了?

    “是张师让我们伪装,麻痹对方,最后时刻,才出手的……”

    邢堂主道。

    他经历了雷劫,的确九死一生,身受重伤。

    按照正常情况,没有数月修养,很难恢复,但张师给的那葫芦药酒实在太强大了,不光恢复了肉身的伤势,连受损的灵魂都得到了补充。

    吴师也点了点头。

    他虽然没喝酒,但张师亲自在他体内,注入真气,那点伤势,才刚形成,就已经完好。

    “张师刚向前走了,我们也过去看看!”

    绝处逢生,众人一阵感慨,这才向前继续走去。

    将这些看完,狠人面容铁青。

    本想着引动邢堂主的雷劫,让他们失去一员大将,做梦都没想到,反而给对方帮了大忙。

    “你知道,我会派人杀他们?”看过来,乌黑的双眼,带着杀机。

    “不知道,不过,提前防备总有备无患!”张悬摇头。

    他是没想到,对方会以吴师等人为要挟,但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有备无患。

    尤其面对这样一个活了不知多久的老怪物,不提前准备,弄不好真会死在这里。

    “很好……你难道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

    见眼前这人有恃无恐,似乎丝毫不惧的样子,狠人哆嗦,声音中带着愤怒。

    “你当然敢杀我……但是,你杀的了我吗?敢杀我吗?”

    轻轻一笑,张悬眼皮一抬:“如果真能做到,肯定早就动手,不会和我这么多废话了吧!”

    狠人他遇到过两次。

    第一次遇到心脏的时候,二话不说,就要将自己斩杀,没办法祭出了天道之册,才将其收服!

    第二次遇到指骨,同样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出手……既然是同一个人滴血重生,性格必然一样,怎么可能前两次凶狠,这次变得仁慈,讲条件了?

    很显然,对方只是嘴上说说,想要杀死自己,恐怕没那么容易!

    否则,绝不会废话,直接就动手了。

    又或者……他还想借助自己的手,脱离镇压,投鼠忌器,所以才折腾出这么多事。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怕的?

    “你……”

    狠人一愣。

    “怎么?不想说,那我就先回去了……”

    懒得理会对方,张悬体内天道真气运转,巫魂一阵晃动,刹那间眼前一花,这才发现,依旧站在原地,刚才的一切,好像是幻觉。

    见和自己猜测的一样,张悬松了口气。

    之前在陈哲家中,对方对他出手,他就觉得有些奇怪,后来到了这里,又故意引动邢堂主的出窍劫,让他更加怀疑。

    如果真的强大,不管邢堂主如何,都可以轻易碾压,没必要多此一举。

    后来,青田皇被打的那么惨,快断气了,也没出现……

    张悬心中已经差不多确定下来,只是不敢冒险,继续验证。

    巫魂被对方拘拿,发现对方依旧没动手,还是讲条件,甚至以吴师等人的生命威胁,这才终于明白……

    这位狠人看来并没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可能连青田皇的实力都不如!

    要不然,也不至于,一直藏着不出来,控制这些无魂金人,到处杀人了。

    想装成高手,不战而屈人之兵,让自己屈服……

    换做其他人,真就上当了,但他可能做梦都想不到,装高手……自己才是是专业的!

    装成杨师,连圣域七重强者都能吓跑,想糊弄自己,哪有这么容易?

    身体一晃,来到刚才青田皇突兀出现的墙面,张悬手掌摸了过去。

    片刻后,微微一笑,眉毛扬起,并指做剑,连连点出。

    连续七下。

    咔嚓!

    机簧打开的声音,一个通道继续向下蔓延。

    里面漆黑一片,同样神识难以洞穿。

    “分身,你前面走……”

    张悬转头招呼。

    分身是九天莲胎,就算遇到危险,被劈成两半,也不会受伤,自己不行。

    尽管知道恨人,可能实力并没想象的这么可怕,还是小心为好,毕竟,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如果只有这点手段,也不可能让青田皇死心塌地。

    “跟在后面,我罩着你……实在不行,我出来当本尊,你当分身!”

    一脸傲娇,分身鄙视的看了本尊一眼,抬脚走在前面。

    堂堂本尊,连分身都打不过,关键还这么胆小,真不知怎么混的!

    不理会自恋的分身,张悬将金源鼎和冰雨剑收进储物戒指,紧跟在身后,向通道走去。

    “我跟你讲,身为本尊,就要英明果敢,实力超群才行,做事畏手畏脚,连个通道都不敢走,怎么对得起我这么厉害的分身?”

    分身边走边哼,大为不满。

    “小心一些为好!”

    见他越说越多,张悬有些尴尬。

    这可能是天底下最悲催的本尊了吧,凝练出分身,对方却比他还能装逼,想想都是醉了。

    “有什么可小心的?你觉得我会害怕?”

    冷冷一笑,分身正想继续说下去,突然一股巨大的猛地冲来。

    啪嗒!

    还没反应过来,脑袋就被当场砸扁,状如油饼。

    “啊……谁偷袭我……”

    一声怒吼,分身急忙向攻击来的方向冲去,此时已经到了石阶的尽头,同样是个宽敞的大殿。

    哗啦!

    几个人影,猛地冲了出来,挡在前面,分身的脑袋,正是被其中之一,一拳打成这样。

    张悬见果然有危险,换做自己,恐怕已然死了,忍不住松了口气,仔细看了过去。

    一共四个,和他差不多高低,并非异灵族人,也不是无魂金人。

    “是天工傀儡?”

    眉毛一皱。

    出现在眼前的四个人影,竟然是十分精巧的天工傀儡。

    天宫傀儡,和之前吴阳子以异灵族人为模本炼制的傀儡不同,全部由零件组成,拥有机簧,可以发挥出去强大的战斗力。

    从一拳就将分身脑袋打扁来看,实力恐怕不比自己弱,最少达到了出窍境中期。

    “可恶!”

    分身气的快要爆了。

    刚想在本尊跟前装出高手模样,独孤求败,顺便嘲笑他一番,结果就被打成这样,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一声呼喊,脑袋恢复原状,对着刚对他出手的傀儡就冲了过去。

    嘭嘭嘭嘭!

    一人一傀儡,连续对碰了十几拳,巨大的力量,将四周的空气压的猎猎作响,岩石乱飞,地面也出现了裂痕,不过,谁都没后退一步。

    “好强……”

    眼睛一跳。

    这头傀儡的实力,比起之前的青田皇,居然都丝毫不弱。

    旁边还有三头……

    一旦联合起来,自己和分身,加上金源鼎,同样不是对手。

    “怎么?真以为我杀不了你?”

    狠人的声音继续响起。

    “你的意思,靠这些傀儡?”

    张悬道。

    “不管什么手段,只要能杀人,那就是最好的手段……”

    狠人冷笑。

    “看来你也承认了,单凭自己的实力,杀不了我……”

    张悬摇头。

    弄出青田皇,现在又弄出这些傀儡,看来,对方凭借自己的实力,想杀死自己,的确很难。

    “主人,我已经确定了,他……是我的大脑和眼睛!”

    天道之册内的狠人声音响起。

    “大脑和眼睛?”

    “嗯,大脑蕴含记忆,所以,才能知道这么多,甚至还能记得困住孔师的事……”

    天道之册内的狠人分析:“不过,大脑和眼睛,不能战斗,最多只能蛊惑一些属下,替他动手……或者施展一些灵魂上的秘法!所以,到现在都没出现,一直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不错!”

    听到他的分析,张悬点了点头。

    当初遇到指骨,二话不说,直接动手,眼前这个,用的不是异灵族人,就是傀儡,又或者巫魂之法,明显单凭实力,想杀自己不可能做到。

    “不过,主人要小心,大脑的战斗力虽然不行,但记忆存在,知道的很多,想要斩杀,并且夺舍……很难!”

    天道之册内的狠人摇头。

    虽然他的实力经过雷劫,有了进步,可架不住对方手段多。

    大脑拥有完整的记忆,必然各部分,如何夺舍,才能发挥出最大力量,绝不是一个心脏,和一根手指,可以抗衡的……

    “最关键的是,大脑是身体的中心,当初一直听从命令,如同异灵族中的皇者与兵士一般,有着特殊的力量压迫,我怕……只要靠近,就极有可能会抗衡不住,情不自禁的听从他的命令!”

    天道之册内的狠人,声音中带着担忧。

    别说他,就算躯干全部找齐,也要听从大脑的……这样冲过去,弄不好非但不能夺舍,还会成为对方操控的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