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炼化这东西,需要先用真气温养……”

    看完图书馆的介绍,已经对这个雷元珠,知道非常详细,了解了优缺点。

    强行触碰是肯定不可能的,需要一点点的温养,就和之前石叶王的举动一样。

    双手举起,浑厚的真气,从掌心涌了过去,缓缓落在雷元珠上面。

    嗡!

    似乎感到有真气袭来,圆球轻轻一转,释放出湛蓝色的光芒,天空中立刻有无数噼里啪啦的闪电,落了下来。

    张悬急忙将石叶王的尸体扔出去,挡住了自己头上的,躺在不远处的冯勋就没有这么好运气了,两道雷电就将玉叶王留下的封印击破,身体被电的笔挺,似乎比刚才抖得更欢了。

    幸亏封印阻挡了大部分的力量,不然光这一下,就会被当场活活电死。

    “要小心一些……”嘴角抽了一下,张悬急忙稳住精神,真气凝聚在一起,缓缓流淌而去。

    这次小心行事,再没引起雷元珠的反抗,大约过了20多分钟,身体一晃,面露喜色。

    手掌轻轻向前一钩,不远处的雷元珠就缓缓飞了过来,经过这半天的僵持,已然被彻底炼化。

    “果然是好东西……”将圆球捏在掌心,仔细感受一下,张悬眼睛情不自禁亮了。

    和之前推测的一样,这个雷元珠的确掌控外面的雷霆大阵,驱动阵法,实力还不够,不过将其收起,还是能够做到的。

    深吸一口气,双眉扬起,猛的将雷元珠举了起来,体内真气翻滚运转。

    “收!”一声低呼。

    哗啦啦!

    天空中无数雷电,笔直向手中的圆珠落了下来,像是百江汇海,又像铁粉遇到了磁铁。

    “嗯!”

    不远处的冯勋再次缓缓醒了过来,看到这一幕,眼珠子瞪圆,吓得浑身不停颤抖。

    眼前这一幕实在太过骇人了,一个被雷电劈的没有人样的家伙,手掌举起,天空中无数电芒滚滚落下来,像是要将他撕碎一般。

    “我是死了,还是做梦?那位是……张师?”

    仔细看了几眼,终于认得出来。

    不远处那个被雷劈的家伙,居然正是张悬。

    急忙转头看去,就见石叶王的尸体躺在不远处,已经断绝了呼吸。

    “他将石叶王杀了?”冯勋不敢相信。

    直到此刻,终于确认自己没死了。

    昏迷的时候,石叶王正在对他们进行攻击,强大到无可比拟,谁都抵挡不住。

    而现在清醒,这位异灵族人的尸体躺在地上……到底经历了什么?张师付出了什么,才救下了自己,斩杀了对方?

    而且,最关键的是……自己虽然没死,却为啥会……情不自禁的抽搐?而且,后脑勺为啥会这么疼,到底谁接二连三的敲昏自己?

    纠结了一会,理解不了,再次看到不远处,被雷电狂劈的身影,满满的感动:自己天天想教训对方,结果关键时刻还是被人家救了……

    一想起之前,就觉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有个缝隙立刻钻进去。

    难怪洛若曦不喜欢他,换做任何人恐怕也会选择眼前这位吧!

    呼!

    时间不长,将天空中的所有雷电都收了进来,张悬这才松了口气,把雷元珠放入储物戒指。

    舒展了一下有些僵直的身体,正想运转真气,缓解一下压力,就看到冯勋走了过来。

    “多谢张师救命之恩……”冯勋抱拳拜倒。

    “不用客气……”

    连忙摆手,张悬满是不好意思。

    尽管是情势所逼,可依旧将其连续打晕了三次,电直了一次,就算现在,都在不停颤抖,估计是那一板砖留下的后遗症……如果给他知道这个细节,会不会再无感激,找自己拼命?

    算了,还是不说了,引起内部不团结,也不是什么好事。

    他不说,不代表对方不说,紧接着听到冯勋疑惑的声音响起:“张师,我想问一下,你可否知道,刚才是不是石叶王一直对我动手,我好鞭尸……”

    “这个……不重要!”嘴角一抽,张悬连忙摇头:“回去吧,吴师等人想必也已经恢复……”

    天空没了雷电,逐渐放晴,时间不长就回到吴师等人藏身的地方,就见他们已经从金源鼎内走了出来。

    叹息一声,张悬将沉睡的炉鼎放入戒指。

    他尽管唤醒过路冲、魏如烟,但这家伙身为圣器,与人类不同,之前的经验,完全用不上,只能找机会去更高级别的炼器师学院,寻找解决方法。

    “张师将石叶王杀了……”

    回到人群,冯勋将自己知道的消息说了出来,所有人全都目瞪口呆。

    石叶王的实力,连吴师都抗衡不住,眼前这位居然成功击杀,甚至还破除了雷霆大阵……让人难以相信,再次看上去,满满的崇拜。

    本来想解释,最后,张悬还是停了下来。

    玉叶王和石叶王被自己忽悠的自相残杀,本就不好解释,说的越多,麻烦越多,还不如闭口不言。

    “诸位的伤势还没有完好,前方肯定更加危险,咱们今天不如就在这里调整一下,待全部恢复了再前进不迟……”

    见众人伤势还没彻底恢复,张悬道。

    经历了之前的事,众人知道危险程度,全都点头同意,闭目修炼。

    见众人恢复体力,张悬这才找个机会将洛若曦放了出来,自己进入了千蚁蜂巢。

    呼!

    雷元珠出现在掌心。

    “巫魂离体!”

    精神一动,巫魂飞了出来,轻轻将雷元珠拿了起来。

    之前借助雷霆之海锤炼灵魂,效果极佳,现在炼化了雷元珠,又不着急前进,刚好磨练一下,让魂力更快的进步。

    圆球内雷霆密布,巫魂双手伸开,将其握在掌心,运转天道巫魂的修炼法诀。

    滋滋滋滋!

    一道道雷电从雷元珠中蔓延出来,进入他的魂体,不停淬炼。

    半个时辰后,巫魂从七米大小缩小到了六米,实力也达到了从圣中期。

    一个时辰后,五米大小,从圣后期。

    两个时辰后,四米大小,从圣巅峰!

    虽然魂魄的体型变小了,力量却更加精纯,尤其是一举一动,带着雷电之威,给人一种强大至极的感觉。

    以现在的实力,单凭巫魂,恐怕就能胜过圣域二重巅峰强者。

    “魂、体、真气都达到从圣巅峰了……”

    又修炼了一会,知道没有后续的功法,继续淬炼,恐怕会出现问题,张悬巫魂回到肉身,微微一笑。

    进入遗迹不到一天的时间,他就将肉身、灵魂全都硬生生提升到从圣巅峰,和真气一样,可以说赚大了。

    如果在外面,想要做到这点,可能还不知需要花费多长时间。

    “这个雷元珠,对修炼灵魂有极大好处,你也修炼一下吧!”

    魂力增强,将雷元珠扔给了分身,张悬这才离开蜂巢,回到众人跟前。

    经过这段时间调整,众人的实力全都彻底恢复,一个个气息如龙。

    “走吧!”

    招呼一声,众人齐刷刷向前走去。

    雷霆之海消失,前方一马平川,走了一会,吴师停了下来。

    “张师,看看可否认识这东西?”

    说着递过来一样东西。

    是柄长剑,被什么东西斩断,只剩下半截,插在不远处的泥土里。

    地面留有战斗的痕迹,看样子时间间隔的久了,被风沙掩埋了不少,却还清晰可辨。

    “不认识……”

    看了一眼,张悬摇了摇头。

    这柄剑,和冰雨剑相似,都达到了半圣器级别,不过,无论模样还是气息,都从未见过,更别说认识了。

    “是章引邱的兵器……我和他交过手,见他用过……”

    乌天穹走了上来。

    身为云虚学院的院长,和鸿远学院老院长,见过多次,知道他的兵器是什么。

    “老院长的?”张悬一愣。

    “是他的东西!”伍然等人也走了上来。

    “既然他的长剑落在这里,肯定从这里经过,继续向前吧!”

    众人全都眼睛一亮。

    自从进入遗迹,经历了这么多危险,现在终于发现了前人走过的痕迹,全都满是激动。

    一行人加快速度,时间不长停了下来。

    前方被一股巨大的风暴笼罩,漆黑无比,还没来到跟前,就给人一种心悸之感。

    “这是什么?”

    “不知道……”

    虽然不认识这是什么东西,但可以清晰感受到其中散发的力量,让人惊恐。

    “这是黑湮尘沙!”

    辨别了一会,乌天穹脸色难看的开口。

    “黑湮尘沙?”众人疑惑。

    “嗯,是一种极为诡异的沙尘风暴,具有极强的腐蚀能力,无论人还是物,只要进入其中,都会被轻易腐蚀,化成灰烬?!?br />
    迟疑了一下,乌天穹道:“不信,你们看……”

    说完,取出一件绝品灵器,对着风沙扔了进去。

    滋滋滋滋!

    灵器刚进入其中,立刻发出“吱呀!”之声,出现了无数斑点,宛如被雨水浸泡了多日的铁器,满是锈渍。

    手掌一抓,将灵器取了回来,手指在上面轻轻一弹。

    咔嚓!

    坚固无比的绝品灵器,顿时宛如融化的冰块一样,碎裂了一地。

    “这……”

    众人脸色同时一变。

    绝品灵器,在一等帝国范围,都是极少,连几个呼吸都没受得了,就被吹拂的碎裂,这个黑湮尘沙未免太恐怖了吧!

    “这地方……能不能绕过去?”

    一个战师忍不住开口。

    “恐怕不能……”

    韩会长看了一会,满脸苦笑着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