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叶王?”张悬一愣。

    这可是上五王之中排行第三的强悍人物,没想到也来了。

    一个石叶王就让他们差点全军覆没了,再来一个更强大的,真不知道如何应付。

    不过,现在他的身份是紫叶王,不能拒绝,再说,既然知道对方也来了,与其躲在背后,还不如提前见到,也能更好的想出对策。

    “他就在附近,我现在就让他过来……”

    手腕一翻,石叶王掌心出现了一个通讯玉牌,随手点了一下,将讯息传递了出去,做完这些,再次看了过来,眼中露出疑惑:“既然是天认名师,怎么可能会来这里,而且被你发现?”

    显然,他对眼前这位还有些不放心。

    也难怪,这个紫叶王消失了大半个月,突然出现,而且之前还伪装成了人类,对自己动手,不怀疑也不可能。

    再说,天认名师稀少无比,真要出现,必然受到名师堂最严格的?;?,消息不允许泄露,怎么会让他轻易发现,而且还骗到了这里。

    “说来也很巧,这位天认名师并非出现在圣人门阀,更不是在名师堂总部,而是出现在一个不入流的小王国,一步步走过来……”

    张悬脸色不变,轻轻一笑,道:“为了防止别人发现,出现不必要的麻烦,他一直隐藏着自己的身份。也就是说,名师堂总部,并不知道此人的出现。我之所以发现,也是机缘巧合,在靖远城探查毒殿消息的时候,刚好发现了他被上苍认可,这才由此确定……”

    “你是说……他正得到天地认可的时候,被你看到了?”

    石叶王一惊,不敢相信。

    “不错!”张悬点头。

    “那……是一种什么景象?”石叶王好奇。

    “很简单,天地会降临一种特殊的气息将其围绕,只要是名师,就会感到浓重的压力,情不自禁的承认他的身份和地位……另外名师堂会有万钟齐鸣,出现许多很多奇怪的异象……”

    张悬笑了笑。

    天认名师,对他来说,整整经历了三次,具体会出现什么,一清二楚,随口就来。

    “看来真是天认名师……”听完介绍,石叶王点了点头。

    虽然他没有见过这种浩大的场景,但是听到过各种传说,也看过相对应的书籍,和这位紫叶王所说的情景相差不大。

    看来,地上躺着这位,就算不是天认名师,也必然有着极其巨大的联系。

    “抓捕一头天认名师,交给皇室的话,功劳最大,无可限量……”

    目光一闪,石叶王心中思索。

    天认名师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这个消息一旦是真的,整个灵族都会震惊。

    凭借此,完全可以让长老会刮目相看,就算无法晋升皇族血脉,但换成各种修炼功法和物资,帮助自己成为圣域最巅峰强者,还是能够做到的!

    不过,功劳要是自己一个人的,得到这些很容易,可要是对方的……他不过帮忙,就几乎什么都没有了。

    毕竟,这位天认名师,是紫叶王哄骗,又抓到这里,才一举到手的。

    “实在不行,将这家伙杀了,那样就神不知鬼不觉,反正他也失踪这么久了,谁知有没有背叛灵族?只要动作快,毁尸灭迹,应该没人怀疑……”

    目光一闪,悄悄看向不远处的紫叶王,他们虽然同为十大王者,实际上没有任何感情,相反,还有很大的竞争关系。

    青田皇室,一向以功劳分配物资,这些年僧多粥少,早就巴不得其他王者死亡了。

    正因如此,听到其他王者被杀的消息,没有丝毫的同情和悲伤,也没人去追查凶手是谁,反全部暗自高兴!

    “这个家伙是我带来的,知道他的一切消息,而且这段时间已经把我当成了真正的朋友……你如果杀了我,非但无法让其归顺,弄不好还会适得其反!”

    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杀意,张悬轻轻一笑。

    十大王者之间的关系,从紫叶王口中就知道了,异灵族人凉薄,天认名师这种大功劳,对方很显然想要独吞。

    “紫叶王说的是哪里话……这个人是你发现,而且带过来,功劳自然是你的,我怎么会对你出手……”

    干笑了一声,石叶王凶光隐藏在眼底,手掌握紧雷元珠,似乎随时都会动手。

    “咱们不用伪装,如果我实力强,肯定不会和你说这么多废话,更不会和你说他的身份……”

    张悬摇头:“不过,我劝你最好别动手,不然这家伙死了,无法确认身份,就算送回族内,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br />
    “这……”

    听到这话,石叶王停顿了一下,松开手掌:“不错,放心吧,我不会对你动手?!?br />
    这家伙说的不错,对方是不是天认名师,不是他们说了算的,需要验证,人一旦死了……无从确认,说得再好听,也没了价值。

    “不会对我出手?我不信,除非你向灵神发誓!”张悬摇头。

    “发誓?”石叶王眉毛一皱。

    “不错,只要你敢发誓不对我出手,上报功劳的时候,我会说是咱们二人同时发现,同时抓捕的?!?br />
    张悬道。

    “哦?”石叶王有些奇怪。

    这种功劳自然是独吞最好,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分羹。

    “我的实力,在十大王者之中,算不上什么,万一有人贪图功劳,就算想反抗,也反抗不了。再说,天认名师的功劳,实在太大,我一个人也享受不完,有人相互照应,能安全不少……何乐而不为?”

    张悬点头。

    “这……”石叶王沉思。

    对方说的不错,天认名师的功劳的确很大,单凭眼前这家伙的实力,想要独揽,肯定是无法做到的。

    能将自己拉拢在一起,就会安全不少。

    当然,最关键的是,凭借他的实力,族内确认消息,赐予了奖励,再想办法对付这家伙,也是轻而易举。

    “我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没停顿多久,石叶王就想明白,看了过来。

    “很简单,我这里有酒,你我歃血为盟,向灵神起誓,保证谁都不能伤害谁,我自然就会相信你!”

    手腕一翻,一壶美酒出现在掌心,张悬看了过来。

    “歃血为盟?”石叶王迟疑。

    “不错,我劝你尽快考虑,一旦玉叶王来了,知道了他的身份,我怕,他会生出杀心,对我们同时出手……”

    张悬道。

    财帛动人心,名师尚不能免俗,更何况异灵族人,没有丝毫原则。

    如果给这位玉叶王,知道眼前这家伙是天认名师,极有可能会功劳独占,对他们二人下手。

    最关键的是……这家伙要是倒戈向对方,恐怕被孤立的只有自己。

    “好,我答应!”目光一闪,石叶王做出了决定。

    十大王者的秉性,他知道的很清楚,尤其是这个玉叶王,贪婪凶残,还真有可能干出同室操戈的事情。

    凭借他的实力,他们二人联手,都未必能够抗衡。

    “那就开始吧!”

    见他答应,张悬也不多说,取出鲜血,滴在酒葫芦之中,手掌一抖,扔了过去。

    随手接过,石叶王神识悄悄进入其中,知道的确是美酒,没有夹杂任何东西,这才放心下来,咬破手指,滴了一滴鲜血进入其中。

    “喝吧!”

    歃血完毕,张悬摆了摆手。

    “好!”石叶王举起葫芦,刚想喝,眼睛一转,停顿了一下:“你先来!”

    看了对方一眼,张悬知道担心什么,懒得理会,接过葫芦,直接喝了两大口。

    见他喝下去,似乎没有任何问题,这才松了口气,石叶王也接过喝了几口,举起手掌对天发誓。

    “我石叶王,对灵神发誓,愿意和紫夜王结盟,从此互相帮助,永为兄弟,不生二心……”

    “我紫叶王,也对灵神发誓,愿意和石叶王结盟……”

    见他发出誓言,张悬紧跟其后。

    反正他以紫叶王的名字发誓,跟他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你我结盟,一旦玉叶王生出其他心思,还望能够联合一起,一致对外……”张悬看过来。

    “放心吧!”石叶王点了点头。

    天认名师实在太稀少了,而只有玉叶王有方法检测,不然,肯定不会让其过来。

    等一会,一旦确认是真的,后者没有其他心思倒也罢了,真有……不介意将其斩杀!

    “这样,等确认这位真是天认名师,玉叶王真有其他心思,你看我的眼色行事……”

    沉思了片刻,石叶王看过来。

    歃血为盟,又向灵神发誓,对眼前这位,虽然做不到百分之百信任,却也更倾向于他。

    “好!”

    张悬点了点头,道:“过一会,确认了身份,我对他进行试探,要是不说什么倒也罢了,要是想杀人……还希望石叶王,能够快刀斩乱麻,立刻出手!我们现在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荣辱与共?!?br />
    “嗯!”

    石叶王点了点头,二人正想说话,就听到空中一声急促的轰鸣,一个高大的身影飞了过来。

    “石叶王,不知道我有更重要的事做吗?这么着急找我干什么?”

    哗啦!

    一个强大的异灵族人,落在地上。

    (还有月票吗?老涯明天上班了,呜呜,求安慰?。?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