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正常道理,雷电变得如此密集,吴师等人就算全盛期,都无法离开,此时却凭空消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位石叶王又回来了,而且对他们进行了攻击!

    “不对……金源鼎虽然看起来不靠谱,实际上战斗力却不容忽视,只要没达到圣域五重出窍境,想要胜过……几乎不可能,由它?;?,应该没太大问题!”

    这个想法在脑海一转,就被他否决:“而且,我去的时间并不长,就算打不过,坚持一段时间还是能够做到的,再说……如此狂暴的雷霆,就算那位石叶王再厉害,肯定也防御不住。自身保命都成问题……又怎么有闲暇,找吴师等人麻烦!”

    金源鼎身为中品圣器,虽然在没人驱动的情况下,只会横冲直撞,能够施展出的战斗力有限,但由它?;?,就算那个石叶王想动手,也未必能够成功!

    更何况雷霆如此暴戾,他都只能保命,想在这里杀人,绝无可能。

    “嗯?”

    推测可能并非石叶王回来,张悬松了口气,向眼前的废墟看去。

    既然不是遭到围攻,那就是藏起来了。

    仔细一看,果然让他发现了不对劲,忍不住轻轻一笑。

    地面的泥土都是新的,之前的城郭虽然全部坍塌,但却都堆积在了新土上面,如果猜的不错,吴师等人,应该挖了坑藏在了地下。

    地面以上,人类因为体质特殊会吸引雷电,而钻入地面,就会安全不少,的确实很好的办法。

    呼!

    将肉身从储物戒指放出来,巫魂进入其中,身上真气一震,推开泥土,笔直钻了进去。

    进入泥土,雷电的攻击的确减弱了不少,一直下沉了七、八米,果然看到一个巨大的炉鼎,藏在其中。

    正是金源鼎!

    此时的金源鼎体积硕大,直径足有二、三十米,外面一个人没有,看来都被它藏在其中。

    “你受伤了?”

    正想掀开鼎盖,看看众人如何,张悬就发现眼前的金源鼎,气息微弱,显然受了不轻的伤。

    “少主,你来了……”

    见他来到,金源鼎回应,声音显得有气无力:“他们都没事……”

    “你怎么回事?”

    张悬皱眉。

    “雷霆变得凶猛,我要救人,体型变得太大,被雷电攻击……现在只想休息……”

    金源鼎晃了晃。

    张悬拳头一紧。

    雷霆如此密集,金源鼎又变成直径二、三十米,自然受到了极其强烈的攻击。

    做为中品圣器,雷霆攻击不会损害多少,但……其中的灵性,就有些抗衡不住了。

    雷电本来对灵魂就有极大的攻击能力。

    因此,金源鼎虽然?;ち酥谌?,自己的灵性却受到了激荡,看样子随时都会陷入昏迷。

    “我传授你一套法诀,你先修炼……千万不要昏睡!”

    知道金源鼎的灵性,一旦昏睡极有可能死亡,张悬满是着急,精神一动,一套功法传递过去。

    正是灵魂锤炼的法诀,虽然不知对灵性有没有用,此刻却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这家伙平时大大咧咧的,忠心度却是毋庸置疑,这次更是为了救人才这样,绝不能让其出事。

    “好……我有空修炼……少主,我虽然怕死,却不是懦夫……”

    金源鼎的声音越来越小,逐渐没了动静。

    “鼎鼎……”

    急忙喊了一声,发现它已经陷入沉睡。

    对方早就承受不住了,只是为了向自己交代,才一直坚持。

    “你不是懦夫,而是英雄……”目光一闪,张悬牙齿咬紧:“放心吧,我一定会将你救醒……”

    尽管这家伙只是个兵器,而且一直很怕死,但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ぶ谌?。

    自己答应它,要让其达到出窍境,更答应带着对方一路前行,现在它为了救人昏迷,无论如何都要将其救醒,完成其变强的愿望。

    心中有了决定,掀开炉盖,跳入其中。

    “张师,你回来了……”

    见他出现,藏身其中的吴师等人同时站起身来。

    有金源鼎?;?,他们并未受到任何伤害,反而经过了这半天的调整,伤势好转,实力恢复了不少。

    “嗯,这是怎么回事?之前雷电不是很稳定吗?怎么突然变得如此狂暴?”

    张悬忍不住来看过。

    他去找洛若曦了,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众人身处雷霆海洋中心,应该知道的更清楚一些。

    “应该和……你说的那位石叶王有关!他去找所谓的宝物,有可能触碰什么,才让雷电变得这么强大!”

    吴师道。

    刚才他们在里面就推测了,大家一致觉得,可能是这个原因。

    不然,如此庞大的雷霆之海,也不可能说变就变,一下降落这么多雷电。

    “极有可能……”张悬点头。

    也对!

    之前他们就说过,那位圣域四重的石叶王,去找什么宝物了,结果,时间不长,就出现了这种情况……两者必然有什么联系。

    “石叶王之前向哪个方向走了?”

    张悬眼睛眯起。

    要不是这家伙,金源鼎可能就不会沉睡,无论如何都要报仇!

    再说,无论什么宝物,真让对方得到,人族必然面临极大危险,拼掉性命都要阻止。

    “向这个古城的里面走了……”

    吴师指了指方向。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雷霆之海最中间的一座破旧古城,石叶王去的地方正是古城的最中心处。

    “我过去看看,你们继续待在这里修炼养伤……”张悬摆了摆手。

    其实最安全的方法就是将众人全部收进千蚁蜂巢。

    这样做,虽然?;ち酥谌?,却也会暴露蜂巢的秘密,再说,大家都是来试炼的,一直让其藏着,肯定也不会愿意。

    对诸多名师也是一种不尊重。

    “张师,那位石叶王极强,我和你一起过去,而且,我有一种特殊手法,能够追踪异灵族人……”冯勋站了起来。

    他受到魔音侵袭,只是力量消耗干净,与异灵族人战斗的时候,被吴师等人?;?,并未受到太严重的伤,此时调整了一段时间,已经全部恢复,气息如龙,带着浓烈的战意。

    “好!”见他身体完好,张悬也不多说,点了点头。

    战师,讲究的就是勇往直前,百死不悔,如果让其一直躲着,对他的信心都是一种摧毁。

    再说,冯勋虽然和他比斗,一直挨揍,那是因为压低了修为,全部修为施展的话,圣域三重巅峰,就算遇到石叶王也能一战!

    战师越级战斗,绝对不是假的。

    更何况还有追踪异灵族人的方法。

    明理之眼尽管也可以,但在雷电轰击下,很多痕迹已经消失了,与其找着麻烦,还不如将其带上,刚好也见识一下,战师的手段。

    其他人众人也有要参与的,全被张悬一一拒绝。

    一来,他们的实力都没彻底恢复,二来,吴师等人也需要照顾,不能轻易离开,否则,真要他们没找到石叶王等人,反倒被后者先找到这里,没了金源鼎的?;?,还是很危险的。

    知道他的担心,其他人不再多说,只好埋头修炼,尽快恢复。

    张悬则带着冯勋从泥土中窜了出来,重新回到地面。

    雷霆比刚才似乎少了一些,就算不用借助巫魂,也能躲避,二人松了口气,笔直向城内飞掠而去。

    越向里走,雷电越少,好像这个古旧的城市,似乎有一种特殊力量,屏蔽雷霆一般。

    虽然雷霆少了,但是那位石叶王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将自己留下的痕迹遮掩了,走了一会,就算是张悬,都有些找不到方向。

    “我探查一下……”

    冯勋停了下来,手腕一翻,一个特殊的法宝出现在掌心,和罗盘有些相似,能够指明方向,咬破手指在上面一点。

    嗡!

    法宝一声脆响,上面的指针指出了一个方向。

    “向那个方向走了……”

    冯勋点了点头。

    “这是什么?能够辨识异灵族人走过的路径?”

    张悬看的奇怪,忍不住道。

    这东西他还是第一次见。

    “这是无垢镜,对鲜血、杀戮极其敏感,异灵族人修炼杀戮真气,只要经过,必然留下气息,用这个就能辨别!当然,时间不能太长,超过两个时辰,效果就差了……”

    冯勋点了点头。

    “无垢镜?”张悬点头。

    战师存在的目的就是与异灵族人战斗,看来这东西,正是是他们研究炼制的,专门用来寻找逃走的家伙。

    顺着方向,二人急速向前。

    每飞行一会,冯勋就取出无垢镜确认方位,连续几次过后,来到古城最中间的一个残旧府邸。

    “小心一些!”

    知道石叶王极有可能在这里面,二人对望了一眼,各自交代一声,悄无声息的飞了进去。

    府邸的院落已经被彻底破坏,一头高大的异灵族人,此刻正站在最中间的位置,双手举起,力量疯狂涌出,似乎在对抗什么。

    他的前方,是一个不大的池塘,上面一个拳头大小的深蓝色圆球,不停旋转。

    这位异灵族人涌出的力量,正是落在上面,似乎在尽力压制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