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回到几分钟以前。

    “没想到我吴如峰会被一群只有圣域三重的异灵族人围攻而死……”

    坐在地上,吴师脸色惨白,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众人,之前满是自信的眼中,满是悲哀。

    刚才张师去寻找解决方法,魔音才消失不久,就遇到了这群异灵族人。

    魔音折磨下,众人元气大损,真气损耗得七七八八,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还没来得及恢复,更别说对战了。

    边战边退,到了这里,也就自己,用出最大力量,斩杀两头,结果还被一个圣域四重的异灵族人打成重伤。

    虽然这次来遗迹,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可是到现在,连章引邱等人的影子都没看到,就被杀死,实在有些不甘心!最关键的是,堂堂名师堂七星上品名师,死在异灵族人手里,未免太过憋屈了……

    “实在无法抵抗,就自爆!我不想死在他们手里,被玷污了尸体!”

    看着眼前攻击越来越凶猛的异灵族人,韩会长牙齿咬紧。

    身为人类,一旦被异灵族人斩杀,尸体被他们借用,就算死了都不会瞑目。

    与其受辱,还不如过一会儿,自爆死亡,或许还能抱着对方同归于尽,也算死得其所了。

    “好!”牙齿咬紧,众人同时点了点头。

    虽然在座的有名师,有战师还有阵法师……但都是人族。

    “再见了名师堂,再见了人族,再见了我们没有完成任务……”

    感慨一声,众人正打算放弃抵抗,选择自爆,就看到一个身影笔直冲了过来。

    “张师?”

    看清对方的容貌,众人拳头一紧,激动地脸色涨红。

    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张院长最后关头,还是赶了过来。

    抬眼看去,就见张悬没有任何招数,硬生生冲来,只一下,就将一个异灵族人撞成肉饼,不远处的金源鼎更猛,变得足有十几米大小,从空中坠下,当场就砸死了六、七个。

    晋级中品圣器的金源鼎,战斗力已经堪比圣域四重巅峰,围住他们的不过圣域三重罢了,一旦发力,逃都逃不掉,时间不长就被全部砸成肉泥。

    “先别忙杀……”

    撞死一头异灵族强者,张悬正想开口阻止,就发现围攻的家伙们全都死了,话说了一半,哑在嘴里,再也说不出来。

    本来还想着,抓一头活的进行审讯,谁知这家伙速度太快了,才杀了一个,对方已经将其他的全部全部弄死了。

    想要阻拦都来不及。

    “算了……”摇了摇头,张悬来到众人跟前:“你们怎么样?”

    凭借他的眼力,可以看出众人的伤势全都不轻,想要救治,可能需要花费极大的功夫。

    “多谢救命之恩……”

    满是感激的看了一眼,众人各自从戒指中取出疗伤丹药,吞了下去。

    虽然很想多说两句,但是伤势实在太重。

    知道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疗伤手段,张悬也不多事,而是站在原地,看向众人,越看眉头皱的越紧。

    时间不长,吴师当先恢复了一些,缓缓睁开眼睛。

    他们实力大损的时候,被异灵族人围攻,就算想反击,也没有太多的力量,这才导致如此被动。

    如果是全盛时期,哪怕对方那位圣域四重的强者来上两位,也能够从容应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张悬看过来。

    “是这样的,张师刚走不久,我们就遭到了围攻……”将当时的情况,吴师详细说了一遍。

    听明白事情的经过,知道围攻他们的异灵族人,并非想象的那么可怕,张悬这才松了口气,忍不住问道:“洛师呢?怎么没和你们在一起?”

    一来到就看到了,洛若曦并不在人群中,正因如此,才满是担忧。

    “魔音消失,洛师好像发现了什么,说要去看看,就离开了……具体去了哪里我们也不知道!”

    吴师道。

    这位洛若曦,魔音一消失,交代一句,就转身离开,走了不到两分钟,异灵族人就来围攻,如果……她在的话,众人也不至于这么惨。

    “不知道?”张悬皱眉。

    众人遇到了异灵族人,她不会也遇上了吧,这么多人都差点全军覆没,一个人如何抗衡的???

    “你们刚才说,还有一位圣域四重的异灵族人对你们进行攻击,那这家伙现在去了哪里?”

    刚才吴师说,还有一位实力强大的异灵族人,对他们攻击,这才导致了如此溃败,如果猜的不错,应该就是所谓的石叶王,怎么现在也不在这里?

    会不会发现了洛若曦,去追杀了?

    “那家伙进入这里之后,交代一声就直接往前走了,好像说是要寻找什么宝物,时间耽误不得……让这些家伙,将我们杀了,就过去……”

    韩会长道。

    经过调息,他也恢复了不少,虽然身上的伤势依旧严重,却已经不像之前那样,随时都会一睡不醒了。

    “寻找宝物?不是发现洛若曦就好……”

    松了口气,开**代:“金源鼎,你在这里?;ぶ谌?,我先去将洛师找回来再说……”

    不去管那个所谓的石叶王要去干什么,在他心中,洛若曦才是最重要的。

    离开众人后,借助巫魂的力量,再次离开雷霆区,快速向回寻找,时间不长,果然被他发现了踪迹。

    女孩正站在破碎的石碑跟前,秀眉蹙起,不知想些什么。

    “你没事吧……”急忙来到跟前。

    见他来到,洛若曦笑了笑:“我没事,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吴师他们出事了……”张悬把刚才遇到的事情,详细讲了一遍。

    “遭到异灵族人攻击?可恶!看来这群家伙应该是跟在我们后面进来的……”

    洛若曦哼了一声。

    外面的封印破解,让门户再没了阻拦,这群异灵族人应该是跟在后面悄悄进来的。

    张悬点了点头。

    “这个石碑是你弄坏的?”洛若曦向前一指。

    “这……”张悬有些尴尬。

    虽然不是他亲自摧毁,却也有直接的关系,说是他弄坏也不为过。

    “这个石碑有些奇怪,你有没有发现,和封圣台的刻字的石壁,是同一种材质……而且这个阵法空间,和当初孔师留下书册的那个,也极其相似……”

    像是发现了什么,洛若曦道。

    “这……”

    张悬一愣,对方这样一说,倒还真有些相同。

    石头相似,可以说封圣台与这里不远,这种石料存在的时间长,所以选择……可空间相似,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难道……这处遗迹,真和孔师有关?”

    心中一动。

    之前众人曾推测过,这两个地方距离这么近,是不是有关联,最后因为牵扯孔师三缄其口,才不再讨论。

    “不对……这个石碑是我激活的,里面出来的是一个老者……”

    想起一件事,张悬道。

    之前的那位老者,很明显是,遗迹的创造者,无论模样还是言谈举止,都和孔师八竿子打不着??!

    “那个老者叫什么名字?”

    听到他激活了石碑,洛若曦急忙看来过来。

    “名字?他没说……只是要传授我一套身法,叫……行者无疆!”

    张悬解释。

    对方的名字,他还没来得及问,就消失了。

    “行者无疆?难道是……”

    眼睛一亮,洛若曦像是想到了什么。

    “你听过这套身法?”见她这副表情,张悬问道。

    “如果真是行者无疆,你遇到的这个人,应该是丘吾古圣!”洛若曦点头。

    “丘吾古圣?”张悬皱眉:“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过……鸿远名师学院下方的地窟封印,就是他留下的!”

    之前进入地窟,手掌接触封印,知道了来历,是一位叫做丘吾的强者留下。

    难道……刚才他要收为学生的那个老者,就是这位前辈留下的残魂?

    哆嗦了一下,张悬一头冷汗。

    接触封印的时候,知道这位强者的恐怖,随便布置封印,连九星名师都无法破开……自己居然要收对方为徒……

    胆子是不是太肥了!

    幸亏对方没发怒,不然,就算是残魂,弄死他,也是分分钟的事。

    “嗯,这位古圣,对空间的理解极强,很多域外战场的节点封印,都是他布置的!”

    点了点头,洛若曦秀目放光:“最关键的是,这位丘吾古圣,虽然不是孔师的弟子,却是他的追随者之一,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孔师到哪里,他就去哪里。二人名为主仆,实际上却如同兄弟,就连孔师的真传七十二贤,都要尊称一声丘吾师叔!”

    “丘吾师叔?”

    “是啊,丘吾一生追随孔师,当年为了阻止异灵族人,以身化为封印,阻止住了进攻……在名师堂历代敬仰的先祖中,贡献之大,绝对排的上前五!”

    说到这位丘吾,洛若曦眼中露出赞扬和崇拜之色:“正因如此,名师堂很多后辈,都对他非常尊重,不说其他,青源封号帝国名师堂的苟堂主,就是他的狂热崇拜者之一……张师,你怎么了?”

    正在感慨,洛若曦就看到一侧的张悬,不知何时已经瘫软在地,脸上表情纠结,宛如被人抽了一般,快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