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影一晃,差点没控制住,当场消散。

    他残魂留在这里,是为了收取学生,将自己的绝学,流传后世,而不是……为了拜师的!

    这下倒好,学生没收,对方居然想让自己拜师……强烈的郁闷,让他快要炸了。

    不过,也怪不了对方。

    刚见面,他就说过“想得我传承,须入我门户,不然如何授你绝学……”此类的话语,不然名不正言不顺。

    现在想让对方传授,自然也要相同,不然,人家凭什么传授给自己?

    “好吧,是我着相了……”

    摇了摇头,人影不再要求,而是抬头看了过来:“通过我这里,才算真正进入遗迹,后面难度更大,希望你能走的更远……”

    说完,身影越来越淡。

    看来,按照之前的情况,应该还能维持一段时间,而现在受到打击,再也坚持不住了。

    呼!

    人影消失,眼前的石碑,也发出“咔嚓、咔嚓!”的脆响,出现了无数裂痕,眨眼功夫碎裂一地。

    “你还没说,你的名字是什么……”

    没想到他会这么快消失,张悬情不自禁的一呆。

    其实,说能够改正行者无疆的缺陷,只是引诱对方拿出秘籍的手段,他之前看的功法,级别都很低,和这种高级别的武技,根本无法融合。

    因此,虽然知道缺陷,但要说出正确的,还是做不到的。

    对方一脸诚恳想要学习,无奈之下只好用对方的话语进行反驳,没想到话才说完,他就消失了……

    得了人家的行者无疆秘籍,结果连名字都不知晓。

    “多谢前辈的功法,晚辈一定会将其发扬光大,不负嘱托和厚爱!”

    看着眼前碎裂的石碑,张悬拜倒在地,眼神诚恳。

    无论如何,对方这套功法就值得他全心一拜,这不光是理解,也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尊重。

    “这套行者无疆虽然很厉害,但是我现在还无法修炼……”

    拜完,想起刚学的这套功法,张悬满是无奈。

    他的真气和肉身,都已经符合了条件,就算练成施展,也不会真气耗尽,肉身承受不住而崩溃,唯一的症结是……这套功法缺陷实在太多了。

    让他不太想练。

    毕竟第一重的缺陷,就有可能导致双目失明,可不想因为修炼一套功法,变成瞎子。

    看样子要等出了这次遗迹之后,寻找更高级别的修炼身法与之融合,形成完美功法再说!

    反正天道身法对他来说也已经够用,没必要铤而走险。

    “先回去吧,没了风鸣声,他们应该已经从特殊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差不多快找过来了……”

    不再纠结行者无疆的修炼法决张悬身体一晃,笔直向来的方向飞了过去。

    众人被魔音迷惑,无法控制自己,魔音消失,应该已经从特殊意境中清醒过来,找到了方向。

    一路飞行,将之前布下分辨方向的阵旗一根根收回,用了不多久,再次回到之前和吴师等人分离的地方,低头看去,眉毛一皱。

    这地方已经没了人影,反而一片狼藉,地面上无数大坑林立,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很残酷的战斗,四处都是鲜血。

    “怎么回事?”

    拳头一紧。

    吴师等人,都是圣域四重强者,实力强劲,遇到了什么危险,让他们打的如此激烈?甚至连什么东西都没来得及留下?

    “明理之眼!”

    知道众人可能遇到了危险,不敢犹豫,眼中纹理浮现,向四周看去,很快,一道淡淡的痕迹出现在眼前。

    “追!”

    知道众人肯定是向这个方向走了,张悬加快速度,追了上去。

    “是异灵族人?”

    前行了一会,再次发现了一个交战的地方,这次不光有人类的鲜血,还有两头被斩杀的异灵族人尸体。

    “糟了……”

    低头看了一眼,张悬瞳孔收缩。

    别人研究尸体,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推测出生前实力如何,但他拥有明理之眼,可以轻松辨别,一眼就看出这两个死在地上的异灵族人,实力至少达到了圣域三重!

    如此强者,恐怕在所谓的青田皇室,都算得上不弱了。

    呼!

    精神一动,紫叶王出现在眼前。

    “这两个家伙,你可认识?”

    目光炯炯的看了过来。

    根据这段时间的经历,不光他们要来这处遗迹,这个所谓的青田皇室,也在打主意,突然出现了异灵族人,肯定与之有关。

    “回禀少主,这两个人我并不认识,不过……看衣着应该是……石叶王的属下!”眼睛放光,看了一会,紫叶王道。

    “石叶王?”张悬皱眉。

    正是对方所说,上五王之一,排行第四的那位!

    “石叶王以肉身闻名,功法运转,全身皮肤宛如石块,防御无敌!这二人皮肤干涩、粗糙,没有正常的柔软,应该是他的属下,也学习了类似的功法!”

    紫叶王分析道。

    张悬点了点头。

    刚才用明理之眼观看,就发现了,这两个人皮肤干裂,颜色青灰,宛如石头,还以为是异灵族人居住的环境太差,皮肤老化,没想到是修炼了特殊功法。

    “石叶王,肉身无敌,修为更是达到了圣域四重巅峰,就算我遇上,也是能跑多远跑多远……吴师等人碰上,恐怕很危险!”

    知道了怎么回事,紫叶王道。

    张悬满是担忧之色,不再多说,顺着痕迹的线索继续追去。

    轰隆??!

    前行了一会,听到前方一阵轰鸣,抬头看去,就见不远处的方向,阴云密布,雷声奔腾。

    这个阵法空间,和外界极为相似,有温暖、寒冷的四季转变,自然也有春雷轰鸣。

    “他们进入这里了……”

    见痕迹笔直进入雷电区域,张悬眉头皱起。

    这种春雷十分可怕,就算是他,也能躲多远躲多远,进入这里,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会被当场劈死。

    众人居然进入了这里,看来遇到的危险,比想象中的可怕。

    “应该将金源鼎留下的……”

    眼中露出自责之色。

    本来想着没什么危险,就将金源鼎收走了,做梦都没想到,遇到了异灵族人。

    “少主,这个雷霆十分可怕,咱们就这样进去?”

    看到眼前的雷海,紫叶王脖子缩了缩。

    “你先进千蚁蜂巢吧!”

    知道多一个人多一个目标,张悬精神一动,将紫叶王收进储物戒指,正打算走进去,心中一动,停了下来。

    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盘膝坐好,准备妥当后,巫魂轻轻一晃,从眉心跳了出来。

    现在众人在不在雷霆里面,后面有没有异灵族人追杀,都是不清楚的,肉身进去,很容易被雷霆围堵,麻烦无比,而且速度太慢,远不如巫魂。

    他的巫魂属于阳属性的,而且无形无质,只要不主动吸引,雷霆就难以发现。

    将肉身收入储物戒指,巫魂将戒指握住,一眨眼就钻入了满是雷电的地域,明理之眼闪烁,沿着地面留下的痕迹,快速向前。

    雷霆清扫过的痕迹很浅,几乎看不清楚,也就是他眼力惊人,才能跟上,换做其他人,哪怕是吴师这样的七星上品名师,肯定也没有任何办法。

    飞行了一会,随即感到前方灵气激荡,战斗的声音夹杂着雷霆传了出来。

    向前看去,就见雷霆中间,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古旧的城镇,这里雷霆似乎薄弱不少,远不如外围的凶猛。

    两拨人正打的如火如荼,七、八头异灵族人,围在周围,吴师等人盘膝坐在地上,全都脸色发白,都受了重伤。

    “紫叶王,这里面哪个是你说的石叶王?”

    对方能将吴师等人,都打成这样,必然不简单,张悬并未着急冲过去,而是沟通千蚁蜂巢。

    “少爷,这里没有石叶王,应该都是他的属下,一个个悍不畏死,无视攻击……”看了一下,紫叶王传音过来。

    “没有?”

    听到没有这个防御无敌的石叶王,张悬松了口气,巫魂一晃,进入蜂巢,回到肉身,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原地。

    他是众人中唯一的生力军,想要救人,只能一击必中,不然被围攻起来,就算是他,也无可奈何。

    “鼎鼎,过一会,你我一起攻击,同时出手……”

    将金源鼎也放了出来,张悬暗自交代。

    “放心吧少爷,我会将这群家伙,烧成煤渣……”

    金源鼎满是兴奋。

    他一向好战,如此好机会,哪能放过。

    “好,动手!”

    找准了时机,一声低呼,张悬当先冲了上去。

    天道身法运转,没有任何停顿,笔直向其中一个异灵族人撞了过去。

    他现在的肉身堪比圣器,硬撞的话,比使用任何兵器都要厉害。

    嘭!

    被他击中的异灵族人,当场被撞死,正打算继续进攻,就听到身后“嗷呜!”一声,金源鼎已经冲到跟前,体型变得硕大无比,炉鼎猛地向下一砸,顿时六、七头异灵族人,被砸成了肉饼。

    直到临死,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太猛了吧……”

    张悬一呆,嘴巴张开。

    本以为他硬冲硬闯就很厉害了,做梦都没想到,金源鼎更猛,根本不在一个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