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他的看法,出现问题,就一定能够发现诡异,从而推测出受了魔音的攻击,这个过程应该时间不长,就算再笨,两、三天内肯定也完成了。

    没想到老院长他们,居然足足呆了半个多月才发现……

    这也太笨了吧!

    “可能和实力有关,乌天穹院长等人都承受不住,他们的迷幻在内,无法恢复理智,自然发现不了这些……”

    纠结了一会,张悬心中推测。

    老院长以及当时带来的诸多长老,都只有圣域一重左右,就算实力最强的前者,也不过神识境罢了。

    如此级别,极有可能和乌天穹以及诸多战师一样,一来到这,脑中就陷入混乱,明明受伤却不自知。

    这种情况下,连给自己喂药,都是大麻烦,更别说找寻症结所在,解决问题了。

    “既然老院长留下字迹,说明他们活着走出了这里……”

    想明白怎么回事,张悬不再纠结。

    一路走来这么久,经历了这么多危险,终于算是清晰知道,老院长等人的确和他们一样也从这地方走过,甚至被困其中。

    “石碑上说,三日内到这,将会得到一门绝学,现在刚好在这个范围内,看看能够得到什么……”

    不去想老院长的事情,张悬再次看向石碑。

    不知用什么材料炼制而成,极其厚重,手指轻轻触摸在上面,很快就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石碑的侧面有一个可允许手掌放入的凹槽,似乎只要触碰,就能激活其中留下的某种印记。

    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并没有机关和危险,张悬这才深吸了一口气,做好防御,手掌伸出,按了上去。

    留下这出遗迹的人,实在太过诡异,虽然石碑写的轻松,还是要防患于未燃为好。

    嗡!

    手掌与凹槽一接触,一道光芒闪烁而出,之前令人无法自拔的魔音,像是被关闭了开关,停了下来。

    张悬松了口气。

    只要这个停止,就算不去救吴师等人,后者必然也能自己脱离危险,再不会像之前那样,干什么都不受控制了。

    吱呀呀!

    声音停住,石碑再次晃动了一下,像是激活了某种特殊的机关或者阵法,紧接着“呼!”的一下,一个淡淡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是个须发皆白的老者,身上透露出凌厉的气息,虽然只是一道残魂,却给人一种来自精神上的碾压。

    “好强……”脸色一沉,张悬眼中满是警惕。

    对方虽然只是一道魂魄,而且存在了不知多少年油尽灯枯,可真的要对他出手的话,依旧抗衡不住。

    这是等级和实力上的碾压,无法逾越,也就是说,眼前这位残魂的主人,生前最少都要达到了圣域五重,甚至以上。

    不然不可能让他如此忌惮。

    “不用紧张,我正是留下这处遗迹的人!”

    似乎看出了他眼中的警惕,人影笑了笑:“你能这么快发现我留下的陷阱,并找到这里……说明无论眼力还是见识,都超乎常人,有资格得到我的绝学,并将之发扬光大!”

    人影语气中露出了赞扬的味道。

    他规定三天时间,对方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能力之强,出乎意料。

    “我只是个残魂,能留在这里的时间并不长,所以,时间紧迫,赶快拜师吧!”

    双手背在身后,人影看了过来。

    “拜师?”张悬皱眉。

    “不错,想得我传承,须入我门户,不然如何授你绝学?”人影点头。

    师道传承,讲究名分,得人绝学,而不拜师,名不正言不顺。

    “这……”张悬迟疑。

    一路走到现在,他还没拜过任何人为师,就算当初孔师想要收徒,都被拒绝了。

    因此,让他随便拜一了来历不明,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家伙为师,心中是十分抗拒的。

    “怎么,不愿意?”见他满脸纠结,人影露出惊讶之色。

    他活着的时候,想拜师的人,足可以排着绕一座城市……现在想收人为徒,传授绝学,对方居然还有些迟疑……让其满是不敢相信。

    “不是不愿意,而是我已经有了自己的老师,没得到他的同意,贸然拜别人,有违师道……”

    停顿了一下,张悬道。

    反正杨玄这个身份,就是给他用来背锅的,不妨借出来再用用。

    “人一生不可能就一个老师,就算是当年的孔师,也曾拜过多位老师……不算什么!”还以为他担心什么,人影听到这笑了笑。

    孔师虽然是万世之师,却也不是天生圣人,而是一步步走到如此境界,因此年轻的时候也拜了许多老师。

    他尚且如此,其他人有什么可纠结的。

    “前辈所言甚是,是我着相了!”

    点了点头,张悬随即轻轻一笑:“拜前辈为师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要传授我什么样的绝学,可否先提前演示一下,让我看看,也好心中有数,学起来动力十足?!?br />
    “也好!”人影点了点头。

    收弟子,传授绝学,也要先让他们看到强大,才能甘心情愿。

    就好像买东西,先验货一样。

    虽然这看起来有些质疑他的威严,但是年代久了,他又没表明身份,能以真正的绝学让对方折服,才是最好的。

    双手背在身后,说起自己的绝学,人影露出了强大的自信,隐隐带着一股无敌的气势。

    “我的这个绝学是一种身法,叫做行者无疆,一共五重,修炼到圆满的话,可以无视空间的桎梏,用最短的时间达到想去的任何地方!”

    “行者无疆?”张悬眼睛一亮。

    虽然还没见过这套身法,但是听名字带着一种傲视天地的味道,就知道十分可怕。

    难怪这里叫做无疆界,恐怕正是用来考验修炼者心智、空间、方向上的掌控和天赋!

    只有天赋高绝之辈,才能在三天之内,察觉异样,找到这里!张悬如果没有天道真气的话,想要发觉恐怕也会很难。

    “不错,天地有界,行者无疆。想要学习最高深的身法,心中要首先抛掉疆域的界限限制!心中无疆,方能纵横驰骋,不受束缚?!?br />
    人影淡淡的道。

    张悬点了点头。

    就好像剑招修炼到极限,是无招一样,拘泥于招式,只是最下等的。

    真正的绝学都是无招胜有招。

    尽管还没有见过这个行者无疆,但对方一句话说出来,就让他感觉到了浩瀚广博,不同寻常。

    “既然你想看,我就让你见识见识!”

    看出了青年的震惊,知道对方的骄傲和自信已经被彻底击碎,人影轻轻一笑。

    呼!

    没看到身体有何动作,身影却突然的消失,下一刻已经出现在数千米之外的地方。

    “好快……”张悬瞳孔一缩。

    对方的速度,肉眼根本看不清楚,已经和瞬移相差不大了……天道身法虽然也很厉害,但是与之相比,简直和慢的蜗牛一般。

    当然并不是说天道身法不如对方,而是等级太低。

    他现在修炼的,只是一路搜集的基础法诀总结而成,连圣品功法都没达到,不如对方也是情有可原。

    呼!

    正在震惊,对方远去的身影再次一晃,出现在眼前,眨眼数千米之外,须臾回来,就好像身体在原地未动一般,速度之快,超出了想象。

    “可愿意学习?”人影哈哈一笑。

    他这身法,旷绝古今,就连当年的孔师都赞叹三分,他不相信有人能够拒绝。

    “这身法果然不错,只是……”

    没有回答他的话,迟疑了一下,张悬声音有些停顿。

    “只是什么?”人影皱眉。

    “只是感觉起来还有几处缺陷,让其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完美……”张悬道。

    “缺陷?大言不惭!就凭你的实力,也能看出我身法中的问题?”

    没想到眼前这个青年居然如此狂妄,人影大手一甩,满是不悦。

    “第一,刚才你行动的时候,虽然速度很快,让人看不清楚,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真气牵丝!”

    不理会他的愤怒,张悬看了过来:“这样做很简单,就是先将真气移动到自己想去的地方,然后,身体如同被线拉的木偶一般,瞬间来到跟前。速度极快,但也有缺陷,那就是一旦被人发现奥秘,斩断连线,极有可能,让自己都移动到不可预测的地方去。与人敌对的时候,出现这种情况,很容易被人当场斩杀……”

    “第二,这招对真气的消耗十分巨大吧!虽然短时间内能够躲避攻击,来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但是真气不够的话,直接消耗殆尽,同样等于鱼肉,被人刀俎,对战时施展,非但不能起到克敌制胜的效果,反而更容易遇到危险!”

    “第三,这么快的速度,对肉身的要求也极高,你目前是灵魂状态,不受影响,但是如果肉身的话,没有圣品以上的级别,想要做到几乎不可能的。而拥有圣器级别肉身,本身实力又该多强?你可有对应的修炼法诀?没有的话……这个身法又有什么意义?”

    “你……”

    原本毫不在意,听到他的话语,人影脸色陡然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