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

    吴师、韩会长一愣,急忙向周围看去。

    风声很轻,依旧吹着树叶发出“哗哗!”的声音,之前他们觉得,听到这个安静淡然,给人一种心境放松之感,而现在却毛骨悚然,不由自主的颤抖。

    “关闭听觉……”

    低呼一声,二人同时将听觉关闭,不闻不响。

    不过,不知为何,那道寂然的风鸣,依旧能传入脑海,让他们不知不觉就受到控制。

    “没用的,这是一种魔音,就算关闭六识,同样可以进入心田,防不胜防!”

    摇了摇头,张悬传音过去。

    魔音如果这么容易就能拒绝,也不配称之为“魔”,并且独自分裂成一个单独的职业,传承万年不朽了。

    “那怎么办?”

    二人再次将遮蔽的听觉开启,满是着急。

    不能拒绝,又不能逃避,难道他们这群人,才进入遗迹,就要折损在这里?

    “张师……能够发觉魔音,可否已经想出了办法?”

    吴师急忙看来。

    “这是八星级别魔音师发出的魔音,我也只能勉强抵御,想要对抗,让众人从特殊意境中出来,只能以音破音!”

    思索了一下,张悬道。

    他一进来就知道这是魔音了,凭借天道真气和魔音师身份,自身可以抵挡,但是想要破解,却始终没想到……除非,自己也达到了八星魔音师的实力,以音破音!

    “以音破音?”

    二人脸色一白。

    这时候去哪里找一个八星魔音师?

    真要有这种实力,肯定也不会让众人陷入这种无法自拔的特殊意境了。

    “这个八星级别,只是初期左右,不然,你们元神也会受到激荡,和其他人一样,连受伤都不知道。不过,我现在只是六星巅峰级别的魔音师,就算用尽全力,也很难解决……”

    张悬摇头。

    这个风声,只相当于八星初期魔音师奏响的音乐,不然,韩会长和吴师,肯定也承受不住,不可能像现在一样,保持清醒了。

    即便如此,也不是他能够抗衡的。

    现在的实力,还是太弱了。

    “那怎么办?”

    “你们谁有七星级别关于魔音的书籍?”

    张悬问道。

    如果有七星级别的书籍,凝聚成功法,开始修炼的话,就算达不到八星,也至少能达到七星巅峰,这种实力,再配合天道功法天然的越级性,对抗这个魔音,应该不会太难。

    “魔音?”

    对望了一眼,韩会长和吴师同时摇头。

    一个是阵法师,另外一个名师,虽然辅修了七种职业,却没有魔音这一项,因此,书籍也就没有随身携带。

    “那就难办了……”

    见他们摇头,张悬皱眉。

    没有,学不成更高级别的魔音,想要破除魔音,难度就大了不知多少倍。

    “这样吧,你们两个照看众人,尽量让他们不要脱力而死,实在不行,多补充些丹药……我去寻找这个风声的来源,如果能够找到,就有可能解决……”

    迟疑了一下,张悬道。

    不能以力破除,那就只能寻找根源,想办法将根源摧毁。

    “嗯,有劳张院长了……”

    二人同时鞠躬。

    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如此了。

    “客气!”

    见他们如此态度,张悬摇了摇头,不再多说,身体一晃,沿着声音响彻的方向笔直飞去。

    声音清淡,响在耳中,就算是他,都觉得有些眩晕,要不是灵魂经过熔岩淬炼更进一步,恐怕都有可能承受不住。

    “这个魔音,虽然能让人脱力,却不至于致死……只要补充丹药及时,问题不大……”

    向后看了一眼,发现刚才吐血的几位战师,被吴师二人补充丹药后,脸色恢复了不少。

    不过,身体依旧不受控制,继续向前。

    此刻的他们,就好像被人牵线的木偶一样,明知道陷入了被动的局面,想要挣脱,却没有任何办法。

    魔音师之所以能让人惊恐,名震大陆,甚至鸿远学院,都要专门开一个院系……正因让人明知道危险,却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飞行了一会,发现声音没有任何变化,张悬皱了皱眉,按照他的速度,这半天,最少飞行数百公里了,这种情况,都没脱离魔音范围,甚至连源头都没找到……

    声音笼罩的未免有些太大了吧!

    以他为例,弹奏瑶琴,能让方圆数百米的人为之疯狂,可想要再大范围,就力有不逮了……就算八星魔音师,也不可能奏响音乐,笼罩数百公里吧!

    真要这样,一位如此强者,只要在皇城弹琴,数亿生灵都会受到蛊惑,岂不战斗力比名师都要可怕?

    “难道这就是阵法空间的诡异?明明我向前走了,却如同在转圈一般,在同一个范围游走?”

    突然心中一动,想起了前世传说中的鬼打墙。

    会不会明明感觉认准了方向,而实际上却不停在原地兜圈?

    这种情况,在阵法中也是很常见的。

    很多迷阵,自带让人丧失方向的特殊力量,只要进入其中,就会失去方向感,甚至罗盘都失去效果,让你明明觉得向东走,实际上却是截然相反,或者偏了许多。

    “既然这里会让人失去方向,我就布置个阵法,让方向变得清晰……”

    停在空中不继续向前,张悬眉毛扬起,手腕一翻,掌心再次多出一堆阵旗。

    魔音的实力,他现在依旧是六星巅峰,堪比七星初期,无法对抗这个风声,但……阵法上却已经达到了七星巅峰,完全可以布置出一个,清晰分辨方向的大阵,抵御对方的攻击。

    诸多阵法在脑海流淌,很快一个阵图浮现在脑海,眉毛扬起,轻轻一笑。

    呼!

    眼前悬浮的阵旗,立刻激射出去,按照特殊的方位落在地上。

    嗡!

    一声轰鸣,阵法运转起来,张悬站在其中,停歇了一会,再次睁开眼睛。

    “方向果然是错的……”

    嘴角扬起。

    通过这个阵法,他顿时分辨出了真实的方向,之前的感觉果然是错的。

    看来这个阵法空间里,不光有魔音偷袭,还有扰乱方向,让人分辨不出方向的东西存在。

    辨不清方向,再加上魔音,进入其中的修炼者,就会不停行走,甚至将体内的力量,全都耗尽,都不自知。

    “老院长他们,应该带了当年吴阳子前辈留下的【寻向针】,这东西虽然不是圣器,却胜似圣器,寻找方向上,难出其右,这才顺利走了出去……”

    明白这些,张悬忍不住点头。

    老院长明显走了出去,如果真死在这里,肯定早就发现骸骨了。

    他们修为比吴师等人要低的多,却能走出,估计是用了某种宝物。

    通过炼器师学院的诸多书籍,知道学院曾存了吴阳子的一件得意作品,寻向针!

    这是一种用特殊的寻向木,淬炼而成的特殊物品,虽然不是圣器,但在寻找方向上,比圣器都要强大不知多少倍。

    只不过,不遇到这种颠倒阴阳五行的所在,根本用不到,炼制成功也就没当回事,送给了名师学院。

    自己来的时候,曾专门去藏宝库看了,并未发现,估计上次老院长出去的时候,已经取走。

    也正是借此,才走出了这片地方。

    当然,具体用了多久,就不知道了,也可能一个时辰,更可能三天、五天,才发觉其中的问题,反正肯定没他们察觉的这么快。

    毕竟,连吴师都只是觉得奇怪,并未找到根由,还是他,无惧魔音,才旁观者清。

    确认了方向,张悬从阵法中跳出,按照刚才找到的位置,笔直向前飞去,飞了十多里,知道肯定又出错了,再次取出真气,又布置了一相同的阵法。

    找准方向,继续前行。

    如此再三,终于跳出了一直兜圈的情况,一个巨大的石碑出现在眼前。

    不知用什么雕刻,三米多高,两米多宽,矗立在原地不知多久,经受风雨侵蚀,已经微微泛白。

    轻轻颤抖,发出悦耳让众人迷醉的鸣响。

    几步来到跟前,抬头看去,只见上面三个大字,龙飞凤舞,不知谁留下的,似乎随时都会飞出来。

    “无疆界?”

    张悬眉毛一皱。

    继续看了下去,就见大字后面还写了一行小字。

    “无疆界,行者无疆。但凡进入其中,必会受到魔音的影响,不辨东西南北,一直在圆圈中乱转,难以离开。只有心志坚定之辈,方能不受迷惑?!?br />
    “如能三日内分清方向,识别魔音,找到此处,将得我一门绝学;十日内完成,得我所留的一场造化;十日以后,说明资质平庸,你我一场缘分,给予劝告,尽早回去吧!”

    将上面的内容看完,张悬眨了眨眼睛。

    “我自从进入门户到这里,应该……还不足半个时辰吧!三天内分清方向,来到此处都有奖励,这个考核未免太简单了些,难道真有这么笨的,三天都意识不到问题?”

    心中嘀咕,转身向石碑后面走去继续向下看去,就见与之前不同模样的字体出现在眼前。

    “我章引邱,率众前来,迷失于内,整整半月有余,无缘于奖励,只求能够阻止异灵族人……”

    “半个多月才发现?”

    嘴角一抽,张悬满脸尴尬。

    “没想到,还真有这么笨的……”

    周一,求两张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