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阵法?”

    张悬不解。

    他听说过迷阵、幻阵、杀阵,空间阵法是什么,和折叠空间有什么区别?

    “空间阵法就是阵法之中,自成空间,稳定性不如折叠空间,但更容易容纳杀阵、幻阵、迷阵之类的大阵……让人陷入其中,都无法自知!”

    韩会长声音发颤。

    身为七星巅峰阵法师,知道这种阵法的可怕,自成空间,只要陷入其中,意识就会受到法则影响,根本走不出来,最重要的是,里面极有可能隐藏一些厉害的杀阵,就算你实力高强,只要没达到圣域九重就不可能破解。

    听到他的话,对望了一眼,众人全都皱起了眉头。

    虽然他们依旧对空间阵法不太明白,但韩会长一向稳重,能让如此失色,说这里必然可怕至极。

    “如果直接将这个阵法破解呢?”张悬看了过来。

    管他阵法厉害不厉害,大不了浪费一脚的功夫,不至于如此紧张吧!

    “其他阵法都可以破解,空间阵法几乎不可能,除非……你拥有了就算空间破碎,都不会伤到自身的实力!”

    韩会长道。

    张悬嘴角一抽。

    这可比爆炸威力都要大得多,真要遇到,别说他只有从圣实力,就算再提高六、七个大级别同样扛不住,甚至元神在空间破碎之中,都会被轻易绞杀!

    生活在空间之中,空间碎了,还怎么活下来?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是!正因如此,空间阵法只能按照对方设计的道路,一点点的前进,不能有丝毫逾越!”

    说到这韩会长声音低沉:“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算是进入了遗迹,已经步步都是危险了……”

    “步步危险?”

    众人也一个个神色凝重起来。

    之前的两关,虽然很困难,但是如果无法通过,危险性也不是很大。

    就好像在熔岩上方,无法通过炙热的岩浆进入下方的宫殿,可飞在上面,短时间内是没有生命危险的。

    还有第二关,不攻击封印,就算在里面住上几年,都不会受到伤害。

    而现在,听韩会长的口气,进入了这个阵法空间就不一样了,无论走与不走,前进不前进,随时都可能出现危险,也就是说,这个遗迹正面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这里是真正的遗迹,那就说明,章引邱等人肯定来过,我们可以找寻他们走过的道路,只要能找到,安全性必然会增大不少!”

    乌天穹道。

    “不错!”其他人也同时点了点头。

    这次过来,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既然已经进入了遗迹,说明目的已经达到,没有走错位置,应该高兴才是。

    “章引邱他们是两年前来的,就算有什么痕迹,也差不多消散了,不过,既然能将消息传递出来,肯定是被困在一处地方,只要前进,就应该能发现什么……”

    吴师点了点头,当先向前走去。

    老院长死与没死,谁都无法确认,但既然能将消息传递出去,当时肯定还活着,既然活着,就一定会留下痕迹,让后来者找寻,否则,传讯也就没任何意义了。

    “嗯!”

    张悬也不多说,明理之眼悄悄运转,向四周扫视,看了一会儿,忍不住摇头。

    不管是阵法空间,还是折叠空间,留下这处地方的人,实力远胜于他,级别差距太大,就算是明理之眼这种万年不遇的特殊能力,同样无法看穿。

    “缺陷…”紧接着心中一动。

    时间不长,同样摇了摇头。

    这个虽然是个阵法,但是身在其中,就好像困在天地之间,天道图书馆只能查探,触摸或者正在运行的东西,对其无可奈何。

    就好像在外界不可能利用日升月落,雨降云舒来寻找天地的缺陷一般。

    范围太大了,就算逆天无比的图书馆,也没有任何办法。

    “看来只能一步步向前了……”

    知道没办法搞破坏,张悬满是郁闷,紧跟在众人身后,向前走去。

    不得不说这个阵法空间,实在太过逼真,走在其中,如果不是提前知晓身处熔岩下方不知多深的所在,可能会真以为是个阳光明媚,温润如春的山脉。

    沿着道路前行,看着四周绿油油的植被,非但没进入遗迹的惊恐,反而给人一种悠闲的惬意。

    尤其是听到山风吹响树木发出的呜咽之音,更给人一种心情放松,与世无争之感。

    “这不是没什么危险吗?”

    “是??!感觉这里灵气充足,如果以后不想争斗了,能住在这里,肯定会非常不错!”

    “这环境的确很好,适合修心养性……”

    ……

    走了一会,众人全都眼睛放光。

    之前韩会长说的那么恐怖,他们都紧张的要命,真正走起来,才发现远不是所说的那样,反倒给人一种安静祥和之感。

    徜徉其中,让人生出一种想一辈子都待在里面的感觉。

    “不对,大家提起精神,我们恐怕已经遭到攻击了……”

    众人一路前行,不觉得有什么问题的时候,韩会长忍不住道。

    “遭到攻击,韩会长说笑了吧?我怎么没看到?”一位战师笑道。

    “是啊,我觉得韩会长是有些神经过度,杞人忧天了,咱们这么多人,如果真遭到攻击,肯定会发现?!庇忠晃徽绞Φ阃?。

    他们一个个都是久经沙场的人物,如果真的被攻击了,肯定会加以反击,不可能像现在一样,什么感觉都没有。

    “没发现,才是最恐怖的!”

    韩会长脸色难看。

    如果是明刀明抢的进攻,打不过也可以拼命,最怕的就是温水煮青蛙,让人陷入了攻击,却还不自知。

    “韩会长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吴师问道。

    “你们有没有发现,我们自从进入到这里,原本绷紧的神经全都放松下来,这种情况下,一旦出现危险,恐怕连应对的措施都没有……”

    韩会长道:“而且……最关键的是,我们走了这么长时间了,却始终看不到任何痕迹和尽头……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牵引着我们一直走下去一样!实在太诡异了……”

    “这……”

    吴师一愣。

    对方不说,还觉察不到,这样一说,也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

    走在这里,太放松了,连最基本的防御都抛之脑后,让人心甘情愿的留下,不愿离去,不说其他,单这一点,就十分诡异,不同寻常。

    “噗!”

    二人正在商议,就听到不远处一个吐血的声音响起,急忙转头看去,就见刚才说韩会长神经过度的战师,面容惨白,鲜血不停从嘴角溢出,脸上却依旧带着微笑,跟在众人身后,继续前进。

    “这……”

    见这家伙好像不知道痛苦一般,不停吐血,嘴角还轻轻扬起,宛如微笑……

    看到这一幕,二人全都毛骨悚然。

    眼前的场景实在太过诡异了!

    即便见多识广,也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奇怪的事情。

    “他这是真气耗尽,体力不支了……”

    看了一会,吴师脸色一沉。

    这位战师的情况,以他七星名师的眼力,可以轻松看出,是真气消耗干净,有些脱力导致的。

    这才走了多久?

    怎么以力量悠长著称的战师,就承受不住了?

    韩会长正在奇怪,就听到吴师发紧的声音继续响起:“你看看自己的丹田……”

    “丹田?”

    愣了一下,韩会长低头看了过去,一看之下,瞳孔情不自禁的收缩。

    只见他体内浑厚的真气,此时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如果将丹田比作池塘,现在也已经快要见底,随时都会干瘪下来。

    “我的真气……怎么消耗的这么快?”

    身体发颤。

    韩会长是七星巅峰阵法师,圣域四重巅峰强者,众人之中实力最强,真气也最为浑厚,别说走路,就算战斗,都能维持一两个时辰,不会衰竭……

    可现在,才走了一会路,甚至没有飞行,就消耗的差不多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些太可怕了吧!

    噗!噗!噗!

    正在震惊,再次听到吐血的声音,又有几位修为低的战师,吐出血来,就连乌天穹、沈平潮等三位名师学院院长,也面容发白,头上青筋崩出,好像力量快要消耗殆尽,随时都会承受不住。

    尤其是乌天穹,不仅脸色难看,头发似乎也变得更白,如同短时间内衰老了十岁。

    “这……”

    韩会长身体一颤,忍不住看向吴师。

    他虽然确认这里是阵发空间,知道危险,却对眼前的情况,完全不了解,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吴师摇头。

    他们现在就好像掉入了深井之中,当局者迷,即便看过无数书籍,也依然不明所以。

    “我们应该是被山间的这些风声吸引,陷入了一种特殊的意境,不光真气消耗过快,寿命也会损耗,如果不走出来,就会和他们一样,一直向前走,不知道疲倦,直到真气、精血耗尽而死!”

    二人正满是不解,张悬的声音响起。

    转头看去,就见这个青年,眉头皱起,不知想些什么。

    (上章的问题已经修改,其实古代重男轻女,这是没办法的事,咳咳。至于现在嘛,不说了,我去做饭、刷碗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