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停在原地,表情古怪,吴师忍不住看了过来:“张师,难道这个封印有什么问题?”

    在他的印象中,眼前这位张院长,一向沉着稳重,无论什么事情都面不改色,现在却这副表情,肯定是出现了难以解决的大事。

    “哦,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罢了……”

    嘴角抽了抽,张悬不再多说,走到四十米开外,这才向众人招了招手:“诸位先别忙修炼,咱们商议一下,如何将这个封印解除,进入门户!”

    “张师,你已经找到解决方法了?”

    众人齐刷刷走了过来,全都眼睛放光。

    “是想到了一个,只是……”

    挠了挠头,张悬知道看到的内容太过匪夷所思,实在无法出口,只好道:“你们谁身上带了青泔灵液?”

    “青泔灵液?”

    众人全都一呆,一个个面面相觑。

    青泔灵液,是圣兽的尿液的学称,显得不那么低俗,这玩意,正常修炼者,都会带上一些,出去试炼的时候,勾画范围,夜间防止灵兽的骚扰……

    当初,张悬和尤虚医师生死斗,就是逼对方喝了这个,让其郁闷的差点当场吐血而死。

    “这个遗迹,古老悠远,我想着……应该没有圣兽灵兽,所以,就没准备这东西……”

    “我也是,我之前准备了一罐,不过伴随实力强大,觉得没啥用了,一直装着,有辱斯文,也就扔了!”

    “我们这战师堂,从不用这东西,如果有灵兽围攻,杀了便是,杀的多了,自然没有过来捣乱的……”

    ……

    众人全都摇了摇头。

    这次能来到这里的,几乎都是有头有脸有身份的人,韩绪,青源帝国阵法师公会会长,吴如峰、木辕七星名师!乌天穹、沈平潮、伍然,三大学院院长……

    再加上战师堂,几乎都没有随身携带圣兽尿液的习惯,所以,这样一问,所有人都有些发懵。

    “没带?”

    揉揉眉心,张悬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洛若曦。

    女孩一脸愤恨的咬牙:“我也没带!”

    “好吧!既然大家没带……”

    见所有人都没带,张悬摇了摇头,揉揉眉心,手腕一翻,地面出现了一堆锅碗瓢盆,一脸无奈的看过来:“那……自己尿吧!”

    “噗!”

    所有人同时打了个趔趄,感觉想要吐血。

    你要找青泔灵液,让我们尿……转折要不要这么快?

    而且,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直接尿……所有人都满脸抓狂,想要发疯。

    “动作快点,而且,尽量多来一些,能不能破解封印,就看你们提供的多少了……”

    不理会众人满脸的纠结,张悬摆了摆手。

    “我……”

    众人只觉得脸色发绿,真的快要哭了。

    “好了,每人根据自己的情况,拿一个工具……”张悬一指地上的锅碗瓢盆。

    这些东西都是从那些异灵族人的储物戒指中找出来的,应该是他们做饭的工具,十分干净,用来盛放,最合适不过。

    “好吧!”

    见他一脸认真,不像故意捣乱,众人对望了一眼,只好同时点了点头,一咬牙,各自取了一个容器。

    呼呼呼!

    眨眼功夫,人就走光了。

    取尿液,他们可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实在太丢人了。

    广场上只剩下张悬和洛若曦二人。

    “咳咳,这个给你……”见女孩还没拿,迟疑了一下,张悬从地上取了一个杯子递了过来。

    “你……”

    洛若曦牙齿咬的快要碎掉,冷冷看着眼前的家伙,恨不得将其一巴掌拍死。

    “怎么了?”见她表情不悦,张悬扶着下巴,眉头皱起:“难道嫌???那……这个给你!”

    说完,有些不情愿地将自己手里的一个大盆递了过去。

    “滚!”

    差点疯了,洛若曦一声咆哮,感觉随时都会爆炸。

    走到任何地方,她都是女神,别人敬仰的存在,这家伙倒好,居然拿杯子过来让自己……更可恶的是,还将盆递过来!

    你是觉得我能弄满是吗?

    信不信我现在就将你弄死……

    “不尿就不尿,发什么火……”

    没想到对方不领好意,还让他滚,张悬一脸委屈。

    “你……”

    洛若曦真疯了。

    一直以来,任何事情都没太大表情,如同一幅油画,又好像是局外人,可……自从见了这家伙,每次都会被气的半死,所有的沉着冷静,都被破除的一干二净。

    “好了,我走……”

    见再说下去,女孩肯定会炸成两半,张悬身体一转,转身就逃。

    见他离开,洛若曦依旧觉得怒火中烧,正恨不得将这家伙,抓回来揍一顿,就听到不远处一个满是慌张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没有东西,尿不出来怎么办?”

    转头看去,就见金源鼎,着急的乱转,似乎在观察自己,能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一看之下,更是着急的快要哭了。

    “你们别走,谁能借我一个……还有,主人,你能不能给我铸造一个……”

    “……”

    洛若曦一头黑线。

    这都遇到了一群什么人……

    ……

    不知道女孩为何发怒,张悬找个没人的地方,准备妥当,正打算自己也弄一些出来,突然一拍额头。

    “我怎么这么傻……”

    下一刻,就消失在原地,已然进入了千蚁蜂巢。

    “全都给我过来……”

    悬浮在空中,张悬一声大喝。

    呼呼呼!

    眨眼功夫,里面盛放的诸多圣兽就飞了过来。

    这次知道遗迹危险,回名师学院的时候,故意多带了一些,紫阳兽,云雾岭九大王者以及超过圣域的,加起来足有上百头之多。

    “都给我尿点……”

    再次取出一堆锅碗瓢盆,向众兽递了过去。

    “吼?”

    “吼!”

    众兽虽然疑惑,但对方是主人,不敢违背,全都各自取了一个大盆转过身去。

    一时间骚气冲天。

    时间不长,就见每头兽都端了一大盆走了过来,最少的都有十多斤。

    这些圣兽,个头都有数米高低,体型庞大,真想尿的话,数量自然也多的令人惊讶。

    “不错!”

    见这帮家伙,果然给力,张悬满意的点了点头,手掌一抓,所有大盆的青泔灵液汇聚在一起,足足装了满满一个大桶,接近两千多斤。

    “好了,都去休息吧!”

    摆了摆手,张悬不再理会这群家伙,身体一晃,从千蚁蜂巢飞了出去。

    再次回到广场,就见不少人已经飞了回来,正是战师堂的众人。

    “这是你要的东西!”

    冯勋哼了一声,将手中的盆递了过来,其他众人也都纷纷递来,不过,数量都不多,战师堂十多个人,加在一起,也只有小半盆而已。

    “这么少?”

    张悬看了一眼,一个个雄赳赳气昂昂的战师堂众人,忍不住眉头一皱。

    这么多人,一个个都龙精虎猛,没想到就这么点……

    “少?你的呢?有本事拿出来给我们看看,估计都没我们的多……”

    一想起被殴打的惨状,冯勋就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呵斥。

    “我……”

    张悬正想说话,就见乌天穹等几位院长和木师、吴师等人飞了过来,各自脸色涨红,有些不好意思。

    将盆子中的东西汇在一起,发现还没有战师堂的众人多。

    “这……”

    张悬无奈。

    幸亏他想出办法了,不然,单凭他们这些人,这点东西,别说破阵,连给人家挠痒痒都不够。

    “算了,你们这些不用了,太少了,用我的吧!”将众人汇聚起来,连一盆都不到的东西,随手扔在地上,张悬摇头。

    “用你的?你一个人的难道能比我们这么多人的还有多?”

    听他说出这话,冯勋更加生气,忍不住道。

    “这是我的……”

    轰??!

    一个巨大的木桶落在地上,足有两千多斤,砸起一片尘土。

    “噗……”

    “怎么可能?”

    所有名师、战师看过来,都像是要疯了一般,眼神怪异,满脸抓狂。

    就算你膀胱大,也要有个限度吧,这么多,都可以进去洗澡,轻松淹死你好几回……从哪里弄出来的?

    尤其是冯勋,只觉得鲜血再次涌上喉咙。

    到底怎么搞出来的?

    战斗力强大倒也罢了,还尿的这么多……你膀胱里,有折叠空间吗?

    早知道,你一个人就能弄出这么多,我们还折腾啥??!

    “好了,我破阵了……”

    不理会众人的表情,张悬手掌一抓,真气汇聚,将木桶提了起来,脚掌一踏,身体悬空,笔直向封印飞了过去。

    见他要破阵,众人不再纠结刚才的事情,齐刷刷向门户看去。

    这个封印,他们刚才研究了很久了,没有任何办法,这么多异灵族人也只有拼命攻击,想不出其他招数,这位张师,只摸了一下,就找到方法,并且让他们准备尿液……

    所有人都想看看,到底用什么方法,和尿液又有什么关系。

    呼!

    众人目光中,张悬来到门户的正上方,目光凝重,突然对着下方的木桶猛地一点。

    轰??!

    木桶立刻出现了一个窟窿,其中蕴含的尿液,笔直向封印射了过去。

    滋滋滋滋!

    这东西和封印一接触,立刻像是硫酸遇到了钢铁,后者发出被腐蚀的声音,原本坚固无比的封印,瞬间消融。

    (看老涯过年都更新,全年无休,是不是该投两张月票,为勤奋的人喝彩?让我们把那些请假的大神们干掉吧!我都看不下去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