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就是它……”

    看到对方手中的木块,虽然不大,却如同炭火,给人一种炙热之感,张悬眼睛一亮。

    正是五阳韧木。

    本来只是随口一问,实在不行,只能再想其他办法,怎么都没料到,韩会长真的有,而且这么大一截,修炼五耀金身第五重,完全足够。

    “多少钱,我买下了……”随手接过,张悬道。

    之前,借助对方的阵旗,是为了让大家能进入这里,是公事,对方付出,算不了什么,就算是他,为了众人,也可以什么都舍弃。

    但现在拿出的五阳韧木,是为了提升自己的肉身力量,算是私事,自然要付出对应的报酬。

    “这……大家在一起,相互帮助,才能找到前进的道路,怎能收钱?”韩会长摇头。

    现在的情况,什么时候死亡,都不知清楚,这东西再珍贵,也是身外之物罢了,他只是好奇才购买的,实际用处不大。

    要是能借此,破解封印,真正进入遗迹,也算赚了。

    “一码归一码,不收,我无法心安!”张悬摇头。

    “这……”

    知道名师做事,讲究本心,实在拒绝,反而不好,韩会长只好苦笑着摇了摇头:“这根韧木是我花费200上品灵石买到的,如果你需要,给同样价格即可!”

    “好!”点了点头,也不废话,张悬手腕一翻,取出了200枚上品灵石,递了过来。

    出售云雾岭特有的云雾茶,让他收入大增,再加上搜刮了好多异灵族王者的储物戒指……上品灵石,身上足有上万,这点钱,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接过灵石,韩会长满脸无奈,再次看向眼前的青年,佩服之意更浓。

    如此年轻,知识雄浑,对阵法理解远超过自己不说,更重要的是,对“师道”的重视,对自我的约束,更是达到了极致,让人佩服。

    这种人,只要不陨落,成就之大,绝对远超过他,成为八星名师,甚至更高。

    其他人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也都满是崇拜。

    什么叫大公无私,这才是!

    难怪人家年纪轻轻就能成为院长,而他们同样年纪,一事无成……想想都觉得羞愧。

    尤其是刘墨,更是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这位青年刚来的时候,觉得对方太过狂妄,还呵斥了一顿,结果,人家不光解决了封印的问题,还带领众人来到这里……

    这份能力,根本不是他能够比拟的。

    如果说对方是皓月,他就是地上的煤渣,完全没有可比性。

    “我要借助这根五阳韧木修炼,诸位可以在这里研究封印,或者调息一下,恢复体力,一旦封印破开,进入门户,后面将会遇到什么危险,还不清楚,不过,实力越强,活命几率也就越大!”

    张悬道。

    众人点头。

    说完这些,不再理会他们,张悬来到一处废墟的角落,众人无法窥视的地方,这才盘膝坐了下来,双手握紧刚刚得到的五阳韧木,体内真气运转,修炼起来。

    轰??!

    韧木中的力量,沿着经脉流入体内,淬炼着全身的细胞,让他的肉身发生了质的蜕变和飞跃。

    五耀金身,是让肉身五阳圆满,从而实力大增。

    前四耀,他都用了天道功法,修炼的完美无缺,没有任何缺陷,这层也就水到渠成,流畅无比。

    真气混合韧木中的力量,刺激着全身,连血液,都似乎发生了蜕变。

    一个时辰后。

    体内一声轰鸣,所有力量会聚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圆环,心阳、肺阳、脾阳、肝阳、肾阳……五阳流通无碍,闪耀发光,整个人宛如形成了金身一般,给人一种坚固难以摧毁之感。

    “太好了……”

    感受体内的力量,眼睛睁开,张悬拳头捏紧。

    此时的他,单凭肉身,就能轻易碾杀圣域二重,力量狂暴凶猛,身体坚硬程度,已然堪比圣器!

    虽然只是下品圣器,也十分可怕了。

    个头再次长高了一些,此时的他,肩宽腰细,全身呈流线型,给人一种完美之感,如果拿之前的冰雨剑刺中他的皮肤,肯定是后者折断,而他毫发无损!

    甚至,就算与眼前这个金源鼎硬碰,都不会输上太多。

    可以说,现在的他,已经是个人形兵器,就算不用剑法、刀法,都强大的不像话。

    呼!

    吐出一口气,张悬站起身来,将身体的异样掩饰了下去。

    修炼一会就发生这么大变化,换做谁肯定都不会相信,小心无大错,为了防止麻烦,还是低调一些为好。

    低头看了一眼,掌心的五阳韧木,此时已经消耗的差不多,所剩无几了。

    收进戒指,这才身体一晃,笔直向门户跟前走去。

    还没来到跟前,就见众人,全都盘膝坐在门户不远的地方,排成一队,有的距离近,有的距离远,看起来十分怪异。

    “张师,你来了……”

    见他来到,最后面的一个战师站了起来。

    “你们这是……”张悬疑惑。

    修炼就修炼,跟食堂排队打饭似的,搞什么?

    “哦,是这样的,刚才吴师发现,借助门户的热量锤炼真气,能让真气更加精纯,所以……我们就挨着修炼,不过,每个人的承受力是不一样的,只能坐在适合自己的位置……”

    这位战师解释道。

    “承受力不同?”张悬点头。

    门户炙热,能烧的上方这么多熔岩,终年火焰不熄,足见可怕,距离近了,和之前他锤炼灵魂一样,对真气提纯的确有极大好处。

    对方说的,承受力不同,也的确如此,就好像之前的他,只能来到距离二十多米的地方,再近就不行了。

    “是啊,我们几个,只能在四十米外修炼,才不至于走火入魔,吴师等人,已经能在十五米左右,简直可怕……”

    这位战师点了点头,看向前方一脸崇拜。

    “能在十五米左右,不光肉身,灵魂还有真气都不弱……”张悬点头。

    之前他去过二十米的地方,知道越向前走越难,吴师等人能在如此近的距离,已经堪称恐怖了。

    “对了,张师,你修炼完了?”

    解释完,这位战师,这才想起来,忍不住看过来。

    “嗯!”张悬点了点头:“你继续修炼吧……”

    边说边向前走,眨眼功夫,就来到之前二十米左右的位置。

    此时前面坐着的只有吴师、韩会长以及冯勋等寥寥几人,就连乌天穹等几位学院院长,也都排在了后面。

    “张师……就这样走过去了?刚才不是还坚持不住的吗?”

    见这个青年,一脸笑意的和众人点头,边走边示意众人不要起身,耽误修炼,刚和他说话的战师只觉得下巴快要掉下来。

    刚才张悬走到二十米左右,无法前进的场景,他看得清楚,本以为,一个从圣,二十米已经很逆天了,谁知……现在随意走了过去,好像没察觉温度一般……怎么做到的。

    他这边震惊,大概十九米处停留的冯勋,也瞪眼看着满是笑意,点头走过去的张悬,眼珠子快要掉出来。

    他圣域三重巅峰,堂堂战师堂千夫长,来到十九米,就费尽了心血,差点没挂掉,只能依靠不停修炼,才能化解身体被火毒的侵害……这家伙满脸笑容,逛街似得走过去……完全没感觉到压力,要不要这么夸张?

    正在想对方能走到多少米,就见这家伙,已经和吴师聊了起来。

    “吴师,修炼呢,别起来,继续修炼就好了,我过去看看……不用客气!”

    紧接着,就见这家伙一脸笑盈盈的继续向前走去,十四米、十三米,十二米……眨眼功夫就走进了十米范围。

    炙热的火焰,烧的他的衣服猎猎作响,似乎随时都会撕裂,张悬脸上却和之前一样,带着笑容,没有任何区别,好像这些热量对他没有丝毫影响一般。

    “这……”

    这次不光冯勋吓坏了,就连吴师和韩会长也对望了一眼,各自嘴角乱抽。

    十五米,他们就觉得到了极限,这家伙倒好,走进十米,都没觉得啥,反而一脸笑容,简直就是非人类的怪物……

    八米、七米、六米……

    伴随更近,似乎他也感到了压力,眉毛扬起。

    轰??!

    真气从诸多穴道喷涌而出,将全身都笼罩。

    “五米以内,才动用真气……他肉身该有多强?”

    看到这一幕,吴师咽了口唾沫。

    身为七星巅峰名师,眼力自然非同寻常,对方走到五米前,都毫无察觉,闲庭信步,本以为只是装模作样,实际上体内早就运转了真气,看到这才明白……根本不是这回事。

    五米范围才用真气……肉身也太可怕了吧!

    难不成,这家伙刚才去修炼肉身了?

    可……肉身不是最难修炼,最难进步的吗?怎么一个时辰左右,就达到了这种地步了?

    震惊中,就见这位张院长,已经来到了封印跟前,身体一纵,手掌触摸在上面,紧接着后退了七、八步,停了下来,闭眼待了一会,似乎在思索什么。

    片刻后,眉头皱起的看向前方,像是发现了什么事情,一脸古怪。

    “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