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嘴!”

    张悬眉毛扬起。

    “是!”听到呵斥,金源鼎立刻哑了下来在不敢废话。

    虽然它停了下来,众人还是听了个明白,一个个忍不住看了过来。

    “临时收了个炼器学徒?”

    “随便炼制?张院长,这到底怎么回事?”

    金源鼎本身是圣器,想要对其进行炼制,晋升实力的话,最少也要拥有七星炼器师的实力……临时收了个学徒,怎么个情况?

    炼器学徒,应该是什么级别都没有吧,这种人……能够让圣器晋级?

    “哦,昨天晚上,遇到一个要自杀的学徒……”

    见众人的目光,张悬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将之前的事详细说了一遍。

    “一个连凡器都炼制不出来的学徒,你指点了半个时辰,就让金源鼎晋级?”

    “这……这不可能吧?”

    听完介绍,所有人都觉得疯了。

    指点学徒,锤炼下品圣器……这是对自己有多大的信心,才敢如此?

    这要对炼器,有多高深的理解,才能做到?

    “之前我就听说,张院长炼器之术极强,现在才知道……还是低估了……”

    “是啊,这种炼器的能力,恐怕已然达到了七星,甚至巅峰级别?!?br />
    “单凭这一招,就是我们无法比拟的……”

    三大学院的院长,全都同时苦笑。

    他们从赵丙戌口中知道眼前这位炼器很强,但也只以为,达到六星就顶天了,此刻才知道,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要知道,就算真正的七星巅峰炼器师,也不可能指点学徒,轻易锤炼下品圣器成功。

    “你……和我分开后,救了个人,还揭穿了一个炼器师的伪师面目?”

    和众人的关注点不同,一侧的洛若曦秀目瞪圆,看向不远处的青年。

    “嗯,你离开后,我正打算追过去,就发现有人自杀,所以……才耽误了时间!”

    张悬点头。

    “原来如此……”

    摇了摇头,洛若曦满是无奈。

    昨天气的咬牙切齿,觉得这家伙,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原来并非如此。

    身为名师,维护“师道”尊严,明显更加重要。

    明知道被自己误会,却没有丝毫解释,要不是金源鼎太过嘚瑟,恐怕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这种品质,真令人钦佩。

    “我猜测熔岩的核心之处在力量爆发所在,所以打算下去探查一翻……”

    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讨论,张悬眼睛再次看了过去。

    “力量爆发之处?”

    众人皱眉。

    “这地方如此狂猛,就算有阵法和折叠空间,也会被击毁吧,怎么会建立在这里?”

    韩会长忍不住道。

    这地方他早就观察了,第一个就被排除。

    下方蠕动的力量,一旦爆炸,方圆上千里的地方都会被炸毁,足见威力……如此狂暴的气息冲击下,再稳定的折叠空间,再稳定的阵法,也承受不住吧!

    “是与不是,只有下去看看才明白,力量大,可以摧毁阵法,也有可能维持阵法的运转!有利有弊,只是级别太高,我们无法理解罢了……”

    张悬摆手。

    “这……”韩会长嘴巴一张,想要反驳,却说不出话来。

    对方说的不错,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力量凶猛可以摧毁阵法,如果能好好利用,也能成为动力,让阵法发挥出更加可怕的力量。

    当然,这可能是更高级别阵法师才能做到的,他这种实力,差的太远。

    “好了,我先进去看看!”

    解释完,不再多说,张悬招呼金源鼎一声,身体一纵,立刻跳入鼎炉之中。

    这家伙个头巨大,鼎炉容纳炭火之处,坐上三、四个人都不成问题,刚好可以让它带自己进入熔岩深处看看。

    单凭它自己的话,以这家伙不靠谱而且又嘚瑟的性格,肯定也看不出所以然来。

    “小心……”

    见他进入鼎炉,随时都会下去,洛若曦忍不住道。

    “嗯!”

    张悬轻轻一笑。

    “我来了!”金源鼎一声兴奋的呼喊,笔直向力量爆发的地方冲了过去。

    此刻,力量已经爆发完了,大概会有十分钟的间歇,正好可以趁这个时间进入其中,不然,力量一旦爆发,就算是金源鼎,也必然承受不住。

    咕咕咕咕!

    巨大的炉鼎一进入熔岩,立刻发出冒泡的声音,紧接着坐在其中的张悬,就感到四周浓郁的热量不停袭来。

    金源鼎是器鼎,连钢铁矿石都能融化,足见里面的温度,藏在其中,虽然不接触熔岩,可密闭的环境下,热量无法散发,温度也不比外面低上多少。

    轻轻一笑,张悬体内真气运转,立刻感觉压力小了许多,身体一晃,站起身来:“金源鼎,停下!”

    “停在这?”

    炉鼎一愣。

    他们现在才进入熔岩,连十米的距离都不到,这就停下来……干什么?

    “嗯!”

    张悬点头:“不需要进的太深……在这里等我!”

    说完,精神一动,巫魂立刻脱体而出,笔直钻了出去,进入熔岩。

    金源鼎实力就算增加了不少,但四十多米也是极限,而且一趟来回,危险不说,更是麻烦,因此,让其进入只是借口,为了?;と馍戆樟?!

    他的真正目的是巫魂!

    巫魂无形无质,虽然也会受到熔岩炙热的影响,却不会太大,再加上,在其中穿梭,速度不减,必然能进入更深的地方,探查出更多奥秘。

    “果然和想象的一样,我的巫魂进入其中,非但不会受到伤害,还能吸收力量,变得更加壮大!”

    魂魄进入岩浆,张悬眼睛一亮。

    他的巫魂,是天道功法修炼,无惧炙热和骄阳,要是换做普通的巫魂师,全身阴冷,别说进入其中,恐怕在这个炉鼎之中,都会被活活烤死。

    “这个热量,可以淬炼兵器,让其杂质减少,是不是也能淬炼魂体?”

    心中突然一动。

    巫魂的魂体,虽然无形无质,却和元神一样,属于有意识,实打实存在的东西,既然兵器可以淬炼,为何这东西不能?

    “试一下……”

    精神一动,魂体安静的悬浮在熔岩之中,缓慢吸收着周围的热量。

    滋滋滋滋!

    热流立刻涌了过来,让他魂魄,在巨大的热量下,变得更加坚韧,更加强大,其中蕴含的杂质,和想象中的一样,不断被清除。

    “果然可行……”

    眼睛亮了。

    他的魂体一直以来都觉得太过臃肿了,进入肉身,都十分麻烦,想要锤炼,却始终做不到,这个岩浆,温度炙热无比,正好合适。

    “不过,先别忙修炼,这个地方,十分钟爆发一次能量,魂体可能不会受到伤害,金源鼎有可能会被直接震的飞出去,真要那样就麻烦了……”

    虽然很想修炼,使劲淬炼现在的魂魄,但也明白,现在不是锤炼的时候,轻轻一笑,继续向下飞去。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遗迹的入口在哪,至于修炼,完全可以等一会再说。

    巫魂一路下行,和吴师说的一样,越向下,热度也就越大,似乎有区间一样,十米为一个界限。

    “按照推测,圣域一重能够在十米范围内活动,二重,二十米是极限,以此类推,吴师是圣域四重,所以最多也就来到四十米,再往后,就做不到了!”

    巫魂速度很快,几个呼吸过后,就到了四十米的深度,感受了这一段距离温度的变化,张悬心中推测。

    “四十米果然够热,我现在就算是巫魂状态,也有些难以抗衡了……”

    前三十米,身为巫魂,感觉影响不大,但到了四十米,立刻感到热量袭来,就算是魂魄状态,都有些抗衡不住。

    “继续!”

    天道巫魂功法,在体内运转,也不停歇,突破了四十的桎梏,继续向下冲去。

    一过了界限,立刻感到像是进了油锅,就算他现在的状态,都被灼烧的有些扭曲,虽然没有汗水,却觉得臃肿的魂体随时都会承受不住,直接崩溃。

    “不行……这是出窍境强者才能进入的地方,我虽然是巫魂,也达到极限了……”

    脸色一沉。

    本想着凭借魂魄,肯定能够进入更深的地方,不会受到影响,现在看来,还是太小瞧熔岩的温度了。

    能让圣域四重的名师,都承受不住,他的巫魂目前只有化凡九重的实力,承受不住也很正常。

    咬牙又向下游了一段距离,刚过五十米的范围,立刻感到魂魄开始崩塌,已然无法控制。

    热量越大,物质的活性也就越大,变得更加不稳定,就好像很多固体兵器,在炙热之下,变化成液体一样。

    就算巫魂不属于物质,但四周的活性太大,空间都会变得不稳定,更何况一个魂魄,顿时变得崩塌下来。

    急忙缩回到五十米,这次感到轻松了许多,同时眉头皱起。

    “都来到五十多米了,都没发现遗迹的踪迹,难不成……推算错了,不在这里?”

    刚才进入六十米了,依旧啥都没发现,只是觉得越来越热,温度越来越高,应该和之前乌天穹说的那样,快要接触地心熔岩了。

    这么热的地方,阵旗都会融化,就算有折叠空间,肯定也会承受不住,难不成,之前计算错误,所谓的遗迹入口,并不在这个位置?

    正在沉思,突然下方一声巨响,宛如巨大的磨盘旋转起来。

    “糟了?怎么这次力量提前爆发了……完了……”

    瞳孔一缩,随即看到下方一股强大的力量猛地向他喷涌而来!

    (情人节快乐,没有情人的,洗洗过年,怎么样,今年还是不错的,至少……没有情人,还是能过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