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十七章刚才手下留情了!

    和众人的佩服不同,离开炼器师公会,张悬轻轻一笑。

    本来只想救一个自杀者,免得一个无辜生命陨落,没想到却无意中完成了对金源鼎的承诺,让其实力大增,更是收了一个有天赋的炼器师学生。

    可以说,绝对不虚此行了。

    至于孙晋如何处理,已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自己亲自揭穿对方的真面目,不用多说,迎接的必然是惨痛的代价,死刑肯定是避免不了了。

    虽然不爱杀生,但这种假的师者,被杀再多他都不会说些什么。

    刚来到这个世界的张悬,带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只要和他没关系,对方干什么都无所谓……而现在,已然蜕变成了一名真正的名师,肩头拥有了重重的责任。

    “对了,也不知洛师生没生气,赶快回去看看……”

    正打算回到住处,突然想起,晚上还无意中唐突了洛若曦,一拍额头,急匆匆向对方住的地方走了过去。

    好不容易,和对方拉近了关系,可不想因此再被疏远。

    咋就这么沉不住气,非要去抓人家的手,也不知道责怪没责怪。

    心中满是纠结,张悬脚步加快,时间不长,洛若曦居住的院落就出现在眼前。

    还没来到跟前,就看到一个青年笔直走了过来。

    正是战师堂那位一直想和他比斗的好战分子,冯勋!

    这家伙一直纠结战师堂输给名师学院的事,一有空就要找他比武,让他无比的头大。

    看到他迎面过来,正打算找个地方躲一下,就见对方目光炯炯,满是火热。

    “张院长,可敢和我比上一???我会压制修为和你相同……”

    一声咆哮。

    “我……”张悬满脸纠结。

    他还要赶着去找洛若曦道歉,可看对方的样子,不与之战斗的话,根本不可能让他离开!

    之前的家伙还顾及身份,自己只要不同意也不会强求,今天不是吃错了什么药,非要比斗,让他满是无奈。

    “好吧,你压低修为,我就和你比,不过咱们点到为止……”

    见对方态度坚决,张悬知道,早晚都避免不了,再不推辞,摆了摆手,淡淡的道。

    “好!”听到终于同意,冯勋双眼放光,全身骨骼一阵蠕动,修为从圣域三重巅峰压了下来,变成了从圣巅峰。

    轰??!

    一声呼啸,对着张悬就冲了过来。

    ……

    时间回到张悬和洛若曦分开。

    女孩脸色微微泛红,急匆匆回到了住处。

    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独处,从来没和年龄相仿的男子接触过,被对方碰了一下,顿时觉得不知如何是好。

    走了一会,忍不住向后看去,却发现张悬并没有跟上来,秀眉皱了皱,满是不高兴。

    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她只是害羞,并非真正的生气,按照正常稍微有点情商的,肯定会追上来道歉,趁机搞好关系,自己就可以趁势化解尴尬,这家伙倒好……直接不见了。

    真是猪脑子!

    从吃饭的地方距离住处,只有十分钟的路程,整整走了接近一个时辰,都没见对方身影,气的俏脸粉红。

    “洛师!”

    还没回到住处,就见木师站在外面等候。

    “嗯!什么事?”秀眉一蹙。

    “是这样的,我们刚得到讯息,这次遗迹之中,可能会有异灵族的王者混入其中,所以……洛师能不能不要进去了?”

    迟疑了一下,木师道。

    “怎么,你想命令我?”洛若曦脸色一沉。

    “我……不敢!”

    木师吓了一跳。

    “不敢就好!”

    洛若曦摆了摆手,正想推门进去,就听到急促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一个青年,走了过来。

    正是战师堂的这位冯勋。

    自从见到洛若曦第一眼他,就惊为天人,一直想找机会接触,对方却不给他任何机会,心想着明天就要进入遗迹,能不能活着回来,都还未知,再也按耐不住,冲了过来。

    “洛师……”

    看到女孩的背影,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洛若曦虽然伪装了容貌,这位冯勋看不出来,但伪装后的也是百里挑一的美女,比起胡夭夭等人都丝毫不差,难怪他为之着迷。

    “我有话跟你说……”

    洛若曦转过头来:“说吧!”

    “在这?”冯勋看了不远处的木师,又看了看所在的位置,满是尴尬。

    见他不愿意开口,洛若曦懒得理会,就要推门走进院子。

    “好……我说!”

    知道她进入住处,再想开口就难了,冯勋一咬牙:“不知为何,我第一眼见到你,就为之沉迷……洛师,可否能与我一起,在修行路上走下去?”

    他做事一向直来直去,心中的感情也不愿意隐藏,直接开口,没有丝毫隐瞒。

    “送客!”

    还以为要说什么,听到这话,洛若曦摆了摆手,抬脚走进院子。

    “洛师……我还没说完……”

    没想到对方啥都不说,转身就走,冯勋着急的就要冲上去,才走了一步,就被木师挡在跟前。

    “冯战师,请回吧!”

    “我……”冯勋满是着急。

    “好了,洛师连门都不让你进,已经代表了态度,你难道还不知道?”见他不死心,木师皱眉。

    冯勋如泼凉水。

    的确,他都把话说出来了,对方还是没让进门,已然说明了态度,根本就不喜欢,继续纠缠下去,只是自取其辱。

    “打扰了……”

    明白这点,心中满是失落,满脸失落的向回走去,才走了不远,就看到张悬急匆匆走了过来。

    “这家伙和洛师走的好像挺近……她拒绝我会不会因为他?”

    一个想法冒了出来,再也按耐不住,身体一晃,挡在对方面前,于是就出现了之前遇到的一幕。

    ……

    张悬自然不知道,对方跑过来,是向洛若曦表白,此刻看他将修为压制的和自己一样,满是不好意思。

    说实话,同级别对战……实在太欺负人了!

    不过,这家伙既然提出来如此要求,不满足……更不好意思!

    “给我躺下吧!”

    咆哮一声,冯勋来到跟前,拳头伸出,笔直前冲。

    之前他听廖冲等人说了,眼前这位,对武技的理解极深,与其斗技巧肯定不行,不如来最快的速度!

    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他最擅长的就是速度,只要发挥出极限,再加上远超对方的战斗意识,不信胜不过!

    呼!

    拳头上夹带着巨大的压迫力,宛如要将空气挤爆,眨眼功夫就来到张悬的面前。

    本以为眼前的家伙看到自己如此快的速度会惊慌失措,却发现他……一脸无奈的伸了个懒腰。

    战斗的关键时刻,不去躲避或者反击,居然伸懒腰?你什么意思?

    正在奇怪,就见对方伸完懒腰,手掌拍了下来,面对自己就像对付一个贪吃无厌的苍蝇。

    啪嗒!

    一个跟斗倒飞了出去,被抽的满脸通红。

    对方的手掌就好像有什么魔力一般,无论如何躲闪的,都躲闪不开。

    “可恶!”堂堂战师,被一巴掌抽飞,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正打算继续冲过去,就见对方满脸无奈的摆了摆手:“要不就这样算了吧,咱别打了……”

    “还没分出胜负,怎么能算了?”看到对方的态度如同施舍,冯勋更加生气,咆哮声中,再次冲来。

    下一刻,被对方用左手搂住了脖子,右手不停的脸上乱抽。

    再下一刻,冯勋躺在地上,张悬骑在他的背上,左右开弓,像是弹棉花。

    再再下一刻,这天才战师躺在地上,抱着头,张悬站在前面,不停的乱踢。

    ……

    “算了吧,我觉得你这样应该算输了……”

    十分钟后,看着眼前浑身红肿,已经没有一点好地方的冯勋,张悬再也下不去手了。

    虽然他已经手下留情了,可是对方实在太弱了,打起来完全没有成就感。

    不再理会对方,摇了摇头,张悬敲了敲门,走进了洛若曦的院子。

    女孩依旧没有睡,站在大厅之中,不知想些什么,木师则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一脸恭敬。

    “刚才我……”

    迟疑了一下,张悬不知该如何出口。

    “请回吧!我要休息……”洛若曦摆手。

    “呃……”见刚来就下了逐客令,张悬不知该怎么办,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木师。

    “师叔,刚才冯勋表白,被撵走了,洛师心情不好……”迟疑了一下,木师略带提醒似的道。

    “表白?”张悬眉头一皱。

    “是!”木师点了点头。

    “稍等,我出去一下!”

    一跺脚,张悬大步向外走去。

    “稍等?”

    木师一愣。

    “嗯,刚才和冯勋比武,有点手下留情,等我再过去揍一顿……”

    张悬走了出去,时间不长,院落外面就传来了,战师堂这位天才凄厉的惨呼。

    刚才就被打的很惨了,还没来得及离开,此时哪里挡得住生龙活虎的张悬。

    “这是违背规定的……”

    眨了眨眼睛,木师念叨了。

    话音未落,就见不远处的女孩,眼睛弯成月牙,再也忍不住,“噗哧”一下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