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迹,真乃神迹??!”

    喃喃自语,钟会长一脸发呆。

    一套功法,三枚丹药,硬生生逆转真气的属性,并且让其突破,这已经不能称为指点了,完全可以称之为神迹!

    亲眼所见,也觉得如同做梦,不可思议。

    “难道……这才是张院长实力?”冯堂主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身为名师,眼力更强,自然知道,送给宋真的那篇秘籍,有多么珍贵。

    如此厉害的法诀,随手创出,更是毫无保留的送人,这才是真正的名师,值得让他们学习终生的品质!

    难怪能成为名师学院院长,让无数长老学生佩服,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多谢老师!”

    二人正在感慨,一侧的宋真修炼完毕,满脸是佩服的跪在张悬面前。

    此刻他已经完全相信对方的话,现在就算眼前这位青年,让他抬手自杀,肯定都不会犹豫片刻。

    “我不是你的老师,不用如此客气?!闭判诹税谑?。

    “传授了我功法,又给我带来了活下去的希望……这辈子只认你一人,至死不改?!?br />
    跪在地上,重重地磕下几个响头,宋真眼中露出了坚毅不可动摇之色。

    没有对方,他可能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不仅如此,家人依旧会淹没在别人的嘲笑之中!

    不远处的这位孙晋,依旧会伪装着自己的獠牙,让人无法看穿真正面目,欺骗的一批又一批做梦都想成为炼器师的新人。

    这位张院长,不仅传授的功法,更改变了他的人生,替他报仇,就算不收他为学生,自己心中也会一直以其为榜样,终生不会改变。

    “也罢,虽然不会收你为亲传,既然相逢,也算有缘,今天你就是我炼器上的授课学生?!?br />
    见对方目光坚定,张悬叹息一声。

    亲传学生,不光要有天赋,还有人品等诸多考核,和眼前这位相处的时间极短,自然不可能直接收取,但收为炼器学生,还是可以的。

    名师桃李满天下,授课学生而已,和悬悬会的众人一样,多收上几个,都无所谓。

    “多谢老师成全!”激动的再次磕头,宋真眼中满是虔诚。

    周围躺在地上的诸多炼器师,都露出了羡慕之色,甚至就连几位长老,连同钟会长,也都一个个带着相同的表情。

    眼前这位张院长,实力强劲,对炼器的理解更是高深莫测,能成为他的学生,哪怕只是挂名,以后必然也前途无量。

    “既然是你炼器老师,不让你成为六星级炼器师,实在过意不去?!?br />
    不理会众人的表情,轻轻一笑,张悬看了过来,手腕一翻,一座巨大的炉鼎落在地上,砸起一阵烟尘:“这是名师学院的镇院法宝金源鼎,下品圣器!我刚好打算将其重新炼制一番……既然你成为我的学生,就由你来出手,只要能够完成。对你的炼器有极大的帮助,以后成为七星炼器师都不成问题!”

    “锤炼圣器?这、这……我只是一个学徒,连凡级兵器都炼制不出来,难以担当如此重任……”

    宋真吓了一跳。

    其他诸多炼器师,甚至钟会长也没当场晕过去。

    圣器,是七星炼器师才有资格接触的,能够淬炼一次,的确能让人在炼器上,无论心理,还是技巧,都有极大长进。

    尤其是六星巅峰炼器师,一朝顿悟,借此突破,都未可知。

    可……让一个学徒,连凡器都没炼制成功过的新手去做……难道真不怕堂堂名师学院的镇院之宝,被彻底弄废?

    “主人,你说的不是真的吧……”

    不光众人不光众人这副表情,不远处的金源鼎也瑟瑟发抖,感觉自己快要哭了:“其实……鼎鼎觉得现在的实力也还很好,突然不想升级了……”

    它虽然想提升实力,可也要主人亲自出手啊……

    让一个没炼过器的家伙动手,什么鬼?

    这是看我不顺眼,想找个由头将我弄死吗……

    “好了,哪来那么多废话!”懒得理会众人的震惊和金源鼎的恐惧,张悬大手一摆。

    他现在炼器师的水平,虽然达到了六星巅峰,但是想让这家伙晋级,并非单纯的炼制、淬火,最主要的是将紫罗金融入其中……也就是所谓的锤炼器胎!

    而他最不擅长的就是这个。

    真要让他出手,在这么多厉害的炼器师面前,丢人现眼不说,金源鼎也极有可能会被活活炼死,甚至被砸的面目全非,再无之前的模样。

    这位宋真,尽管只是学徒,但是之前炼器的时候,用图书馆专门查看了,基础扎实,掌握得十分牢固,让他来融合紫罗金的话,绝对是最佳人选,甚至比六星炼器师,都要得心应手。

    一旦成功,会对炼器有更多的感悟,以后成为六星炼器师,甚至更高级别,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样做,既能解决自己不会锻造器胎的尴尬,彰显身为高人的本领,让众人更加佩服,还能锤炼这个新手的学生,不至于丢了名头……

    可以说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是……”见老师生气,宋真再不敢废话,只好点了点头,硬着头皮走了过来。

    他一脸的视死如归,对面的金源鼎,更是不停颤抖,再没了之前碾压圣域强者的狂妄和嚣张,三条粗大的大腿,随时都会软下来,直接趴在地上。

    看到一人一鼎的表情,张悬摇了摇头,也不过多解释,直接道:“提升圣器的品质至关重要,过一会儿我会指点你如何炼制,丝毫步骤都不能出错!”

    “是!”宋真松了一口气。

    “将我让你带着那枚紫罗金取出来,这次淬炼需要用到……”

    张悬没有丝毫停歇,将锤炼金源鼎的步骤说了起来:“先将这枚矿石融化,真气催动地火十三个呼吸后,将金源鼎放入其中,进行融合,二十七个呼吸后取出,利用千金锻造法锤炼一百八十四锤头,每一锤都是用你百分之八十的力气,要求很简单,要这么多锤之下,将整个金源鼎都锤击一遍,一下不能多,一下也不能少……”

    他没有传音,而是直接说了出来,朗朗的声音,听在所有炼器师的耳中,让众人一个个面面相觑,眼中露出了惊骇之色。

    以为只是单纯的指点炼器,不会太难,听到这才明白,这根本就只是炼器,而是一种修行!

    不光要对金源鼎、紫罗金、甚至地火的所有属性都了如指掌,更要对宋真的实力和能力,有详细的了解。

    这已经不是眼力的问题了,心中的计算,必然也是海量!

    “是!”

    听完对方的话,宋真知道老师已经将他可能遇到的所有事,都推算到了,忍不住松了口气,将听到的内容熟记在心里,这才手掌一抓将紫罗金扔进地火。

    这里是炼器师公会,只要是房间,都会有连接地火的阵法,刚刚晋升半圣的力量催动下,火焰熊熊而起,很快将紫罗金融化,紧接着将金源鼎放了进去……

    各种炼制手法,严格按照对方的话语进行,不偏不倚。

    “不错!”

    张悬满意的点了点头。

    和猜测的一样,对方在锤炼器胎方面,的确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甚至比一些六星巅峰炼器师都要强大。

    也难怪,他这些年无法突破,所有精力和心血,都用在这上面了,这才拥有了如此能力。

    半个时辰后,金源鼎一声宛如大钟一般的轰鸣,之前只有下品圣器的力量,节节攀升,强大的气息,将众人压迫的连连后退。

    呼!

    停了下来,金光闪闪,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之感。

    “中品圣器?太好了……”

    张悬眼睛一亮。

    看了一眼,他就知道,赌对了。

    此时的金源鼎,完美融合了紫罗金,已然达到了中品圣域级别,实力已然堪比圣域四重巅峰!

    再遇到金叶王等人的话,完全可以一鼎砸死,再不用花费心思,让其服药这么麻烦了。

    “我没死?不光没死,实力还挺升了?太好了……”

    这边满是欣慰,不远处的金源鼎,顿时兴奋地跳了起来。

    本以为让一个不会炼器的学徒,锤炼自己,不死也差不多了,没想到不但成功,还让它实力大进,整整提升了一个级别,高兴地恨不得将不远处的宋真抱起来亲上一口。

    “老师……”

    此刻的宋真,也没想到自己会成功,眼睛光芒闪烁,满是激动。

    虽然这次,是老师一步步指点,但有了这次经历,对炼器有了极大的信心,以后考核六星,甚至待实力到了,考核七星都不在话下!

    可以说……这一次机会,就等于奠定了他炼器的基础,让其前途无量。

    将学院的镇院之宝,毫无迟疑的拿给自己锤炼,这份信任,这份恩情,就是他一辈子都无法报答的。

    “好了,既然你有所领悟,以后成为炼器师将不成问题!”

    手掌一抓,将金源鼎收回戒指,张悬摆了摆手:“冯堂主,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处理吧,我先走了!”

    说完,转身向外走去,不一会就消失在众人眼前。

    “事了拂衣去,不求任何回报……这才是真正的名师!”

    看到他转身离开,没有丝毫迟疑,众人情不自禁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