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六星巅峰炼器师,听到这里,再结合孙晋之前的所做所作为,如果再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简直可以当场自杀了。

    心中猜出,脸上却依旧不敢相信,钟会长再次看向不远处的孙晋。

    这位,曾是他最喜欢的长老,甚至觉得可以继承衣钵,成为会长……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可事实就摆在眼前,对方堂堂名师学院院长,如果没调查清楚,不知道真伪,绝不可能自污身份,公然冲过来,闹出这么大动静!

    “到底怎么回事?”

    牙齿咬紧,冷冷看了过去,恨不得将眼前这家伙剥了。

    如果猜测是真的,不光这个孙晋,丢人现眼,整个火源城炼器师公会,都会成为总部的反面教材,甚至连他自己都要受到后人指责,一辈子抬不起头来,遗臭万年!

    “我……”嘴角一抽,孙晋连忙辩解:“会长,我没做过,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

    钟会长目光如电:“你应该知道对名师说假话的后果!现在说实话,或许还可以祈求网开一面,一旦彻底查出来,别说我,就算张师当场将你斩杀,我也说不出半个‘不’字!”

    名师,不容欺!

    对名师说假话,一旦被查出来,罪责加重,不光本人可以被当场格杀,有血缘关系的后辈,都会受到牵连,不允许考核上九流的任何职业!

    这并不是名师堂定下的规矩,而是诸多职业,对师者敬重,集合起来发下的誓言。

    连“师”都会欺,就好像连父母都欺骗一样,已经没了心中的准则,留着早晚都会成为祸害!

    “我……”

    脸色变得煞白,孙晋身体不停颤抖。

    这个规矩,他自然知晓,只是……内心深处,还有些期望,时间久了,对方查不出来。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钟会长眼中的失望越来越浓郁。

    其实从对方迟疑的那一刹那,他就已经猜出来了,真的没做过,必然会据理力争,而不会满脸纠结。

    现在的模样,足以说明了问题。

    “不要做抱着时间久了,名师堂可能查不出来的侥幸心理……如果连这点事情都查不清楚,也就不叫名师堂了!”

    一侧的冯益辉堂主,也将事情猜了出来,面容低沉。

    在他管辖的范围内,出现了这种情况,自己没有察觉,却被来到这只有两三天的张院长发现,对他来说也是一种严重的失职。

    被猜中心事,孙晋全身僵直,不知如何回答。

    的确,只要愿意追查,还没有名师堂查不出来的事情。

    自己做的事情,就算时间久了,三十多位学徒的家人,必然还在,只要细细寻访肯定能找到蛛丝马迹。

    一个学徒,无法通过考核,是天赋太差,这么多人,连一位都没通过,再傻也能看出问题了。

    之前学徒的地位太低,而且流动性很大,没人注意倒也罢了,现在集中调查,就肯定掩饰不住了。

    更何况……

    瞳孔一缩,另外一只手掌,悄悄摸向右手中指带着的储物戒指,体内真气涌出,打算将其摧毁,还没有动作,就看到一道剑芒呼啸闪过。

    哗啦!

    右手中指被直接切断,戒指也掉在了地上。

    “如果猜的不错,他传授宋真的这套功法就应该在戒指之中!”

    斩断了对方的举动,张悬淡淡的道。

    “是!”

    钟会长伸手一抓,将地上的储物戒指,拿了过来。

    力量涌出,将上面的灵魂印记抹去,低头看了一会,片刻后一本书籍突兀出现在眼前。

    轻轻翻开,脸色立刻变的铁青,整个人都似乎快要炸了,牙齿咬紧,将其递给不远处的宋真。

    “这可是你修炼的法诀?”

    来到跟前,宋真看了一眼,忍不住点头:“正是这个,当初就是他传授给我们……”

    “你还有何话说?”

    捏住书籍,钟会长再次看过来,眼神变得如同寒冰。

    “我……”孙晋再也忍不住,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如果说之前还能够掩饰,尽量拖延时间,这本书从他的储物戒指中被搜出来,说再多,都没了意义!

    “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想着这里有如此多的矿石,只要能找出来,就能赚得更多,以后就算不做炼器师,也可以活的更好……”

    “为了你能够活得更好,就害了这么多,无辜的修炼者……你不配做炼器师,更不配传授子弟!”

    摇了摇头,钟会长牙齿咬紧。

    炼器师虽然不是名师,却也有传承,眼前这位,以培养学徒为名,实际上却做着利己害人的事,严重违背了“师”存在的意义。

    “张院长、冯堂主,我管教属下不严,自己更是有眼无珠,错信了对方,才酿成如此大祸……愿意辞去炼器师公会会长的身份,寻找这三十位学徒的家人,用尽一生为其补偿……”

    手掌一点,将孙晋的修为封印住,钟会长看了过来。

    身为炼器公会会长,这家伙在他眼前做出如此事情,二十年了,毫无察觉,本身就是严重的渎职,除了宋真以外的诸多学徒,人虽然死了,必然还有家人,愿意用一生,进行偿还。

    “这件事虽然不怪你,却有很大的责任!”

    双手背在身后,张悬道。

    虽然罪责不在对方,但是身为孙晋的顶头上司,没有觉察属下的品行,就给与长老身份,给与更大的方便,让其肆无忌惮,害了这么多人,本身就无法抵赖。

    如果对方不是公会的长老,不是六星炼器师……又怎么可能,拥有力量,掩饰住几十位学徒死亡,而不让人怀疑。

    “我知道,可惜,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我做什么,都无法偿还了……”

    看了宋真一眼,钟会长满脸失落。

    不说那些死者,就连眼前这位,即便用出最大的努力,也无法再改变结局了。

    对方修炼的功法,与炼器相冲,就算六星巅峰炼器大宗师,也不可能改变这些,让命运走上正轨。

    “倒也不是无法改变……”

    见这位会长如此态度,张悬明白他心在想些什么,摇了摇头,伸出手掌:“将这本书给我看看!”

    “是!”

    点了点头,将从孙晋储物戒指中,拿出来的修炼功法,递了过去。

    张悬接过,随手翻了一遍,低头沉思。

    片刻后,取出纸笔,龙飞凤舞,时间不长,重新写了一套法诀,递给不远处的宋真:“按照这套法诀修炼!”

    此时的宋真终于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再次看向孙晋,没有了之前的尊重,反而露出了浓烈的恨意。

    成为他的学徒,满怀着巨大的希望,坚持了整整20年,结果还是等来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接过书籍,宋真一脸迷茫。

    虽然他很感激眼前这位张院长,但是一生的目标,被断定再无可能,已经不知该干什么了。

    “我说过,会让你成为真正的炼器师,自然要说到做到!”

    张悬轻轻一笑:“将这本功法修炼完,今天就可以考核五星炼器师,甚至……六星!”

    “考核五星?六星?”

    宋真一呆,吓了一跳,不敢相信。

    “不错!”

    张悬笑着点头。

    宋真连忙将书籍翻开,上面的笔墨还没有彻底干透,淡淡的墨香传来,配合上随时都会跳出纸面的字体,让人心旷神怡。

    很快,将书籍看了一遍,宋真整个人身体僵直,不敢相信。

    没有名师指点的情况下,能在三十岁左右,修炼到化凡九重,他修炼上的天赋毋庸置疑,虽然只是简单的看了一遍书籍上的内容,却已经知道,这套功法的可怕!

    和对方说的一样,不光改变了他修炼上的症结,还能让修为更进一步,达到更高的境界!

    “开始吧!”

    见他有些发呆,张悬笑了笑。

    “是!”

    没有犹豫,急忙盘膝坐在地上,按照秘籍上的内容,开始修炼起来。

    见他修炼,张悬转头看向不远处的老者:“钟会长,可能还要麻烦一下,帮他寻找三枚达到六级的丹药,分别是开骨淬体丹、逆转换经丹……”

    对方修炼那套功法,整整二十年了,就算他重新设计书籍,让其逆转经脉,让真气改变,想要做到能够顺利炼器,也没那么容易。

    还需要一些丹药的辅助。

    改经换脉,让之前与地火相反的真气,硬生生转化成相近,换做任何人都做不到,也只有他拥有天道功法这种没有弯路的秘籍,当做基础,才能顺利推演出来。

    “这种丹药在其他地方很难找到,但是在火源城并不罕见……稍等一会!”

    钟会长急匆匆离开。

    火源城,地火丰富,炼器和炼丹职业,最为流行,再加上各种珍稀药材极多,其他地方没有的丹药,这里也都能找到,不会花费太多时间。

    没过多久,就走了回来,张悬所说的三种丹药,都拿了过来。

    将药物递给宋真,让他边吞服边修炼,半个时辰后,突然体内一声轰鸣,整个人的气息瞬间暴增,经过一番修炼,不光将真气的属性改变,甚至还突破了桎梏,修为达到半圣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