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宋真抓狂,对面的钟会长三人也各自嘴角抽搐,快要炸了。

    炼器师公会的凳子虽然都很珍贵,价值不菲,也不过是普通木料,与普通人打架都没什么威力,用来对付自己三人组成的紫月三星阵……简直就是**裸的侮辱。

    “既然你找死,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牙齿咬紧,钟会长冷哼,手腕翻动之间,剑气匹练般,环绕过来。

    哗啦!

    眨眼工夫,就将自己最强的攻击剑招,施展了出来。

    半圣级武技……千丝结!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这招武技是一千多年前,一位情痴剑圣创出,剑气并非以攻击杀戮为主,而是缠绵,一旦中招,如同陷入淤泥,无法自拔。

    以他现在的实力,用出这招,再配合上阵法,就算是圣域二重中期强者都很难应对,看来他也知道对方的实力和对阵法的领悟,直接用出了最厉害的手段,争取将其一举拿下。

    呼啦!

    剑气形成一个又一个不大的圆环,只要被笼罩在内,再厉害的强者都要扒一层皮,对面的青年好像没有发现可怕,提着凳子腿,继续走了过来。

    “来的正好!”眼光一闪,钟会长冷笑,长剑一转一勾。

    滋滋滋!

    剑气立刻将张悬,罩在其中。

    “成功了?”钟会长兴奋的差点跳起。

    本来施展这招,只是想缠住对方,摸清他的真正实力,没想如此容易就将其困住。

    被千丝结困住的修炼者,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见过,谁能够挣脱。

    正一脸欣喜,心中考虑如何处理对方,就见被困在中间的青年,身体诡异的一缩,像是消失了一般,下一刻已经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油漆味浓郁的木凳子,劈头就砸了下来。

    “我……”身体一僵,没想清楚到底怎么回事,钟会长感到脸上一疼,凳子四四方方的棱角,就硬生生劈了上来。

    嘭嘭嘭嘭!

    凳子虽然威力不大,但是配合对方的真气,如同钢铁一般眨眼工夫就砸得他满头是血。

    “住手……”跟他一起来的两位六星巅峰炼器师觉得快要疯了。

    他们三人布置阵法,又施展出了最强的绝招,居然还被对方殴打,最关键的是,如果人家用了更厉害的兵器倒也罢了,只随手拿了屁股下面坐的凳子……想想都郁闷的想吐血。

    被高手打了,无所谓,但如果给外面的诸多炼器师知道,他们一位会长两位长老被人家用凳子,狠狠的揍了一顿,估计也没脸见人了。

    呼啸声中二人,齐刷刷冲了上来,为了拯救会长,他们体内的真气,运转的如同沸腾,剑气拉扯得宛如两道洁白的丝绸。

    不过,还没落到眼前这位青年的身上,就感到眼前一黑,对方的凳子不知何时也落到他们的脸上。

    噼里啪啦!

    一手握着凳子的腿,张悬眉毛竖起,手臂不停的挥舞,气势如龙。

    真是给脸不要脸。

    一直手下留情,没好意思出手,他们三个倒脸皮真厚,又是阵法,又是最强绝招,折腾得满身大汗。

    圣域二重的战师都不是对手,三个只有一重的家伙,别说只是布阵,就算将七姑八大姨全部拉过来,又怎么挡得住他的进攻?

    拿着凳子一阵狂抽,两分钟后,三位公会最有身份的炼器师,就满头是包的躺在地上。

    “这……”

    一侧还没缓过来的孙晋,彻底懵了。

    本以为会长和两大长老同时出手,眼前这家伙必然会被轻易制服,接受制裁,做梦都没想到,对方拿了个凳子,就将三人撂翻了……

    木凳对抗半圣级的兵器,这是什么打法?之前从来没有见过……

    “好了!”

    将过来找麻烦的会长等人抽翻,张悬把凳子再次放下,坐在不远处。

    “现在能有时间,好好听我说话了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

    做梦都没想到这个只有20来岁的青年,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实力,钟会长牙齿咬紧:“闯入炼器师公会,殴打会长和长老,我已将这事传讯给了名师堂堂主,冯堂主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名师堂坐镇一方,维持着一方的安宁,眼前这位,不管什么身份,硬闯公会,打伤会长……就是不遵守规则,触犯了他们的规定。

    让炼器师公会总部来处理,时间上肯定来不及,但是火源城名师堂,一旦知道消息,必然火速赶来。

    他的级别虽然比名师堂堂主要高,号称火源城第一,但是实际上战斗力远远不如,再加上最近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堂内高手如云,一旦过来,定然可以将这家伙抓获,让其知道这里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撒野的地方。

    “冯堂主?你说的是冯益辉?”张悬露出了玩味的笑意。

    “不错!”

    钟会长咬牙。

    火源城名师堂堂主冯益辉,是他的至交好友,二人相处上百年了,听到有人硬闯,自己就传讯通知了,按照时间推算,现在想必马上就要到了。

    心中正希冀,冯堂主来到将这家伙制服,就见坐在不远处的青年抬起头来,向外看去:“冯堂主,看了这么长时间热闹,是不是也该进来了?”

    “看热闹?冯堂主……已经来了?”

    心中“咯噔!”一下,急忙抬头看去,就见一个老者满脸尴尬的走了进来。

    “张师!”

    来到房间,对着不远处的青年鞠躬到底,然后再次看了过来:“钟会长……”

    这位正是火源城名师堂的堂主,冯益辉。

    得到老友的传讯,他笔直飞了过来,本以为是什么人捣乱,看到张悬,立刻停了下来。

    这位张院长虽然和他同为六星炼器师,但身为名师学院院长,地位自动高一级,已然和七星名师相仿,根本是他无法比拟的。

    因此,明明看到钟会长被对方用凳子狂揍,依旧没敢上前,躲在外面藏着……只是没想到,还是被张师发现了。

    只能满是尴尬的走出来。

    “张师?他是……名师?”

    没注意对方的礼节,钟会长心脏一抽,急忙看向不远处的青年。

    他不说自己是六星炼器师吗?怎么眨眼功夫又说是名师了?而且能让冯堂主如此尊敬,姓张……

    “难道……是名师学院院长,张悬张师?”

    瞳孔一缩。

    张师来没来火源城他不知道,但名师学院两万多学子,前来试炼的事,他可是一清二楚的。

    两万学子中,有一万辅修了炼器师职业,还从他这里调走了不知多少炼器的器材……事情才过去没两天,自然知晓。

    学生都来了,院长……怎么可能不来?

    “不错,我是张悬!”

    也不否认,张悬点头。

    “张院长?”不远处的宋真身体僵直,随即眼神火热。

    这位张院长继位的时间虽然不长,名气却响彻了整个鸿远帝国,就算火源城比较偏远,也早有听闻。

    如此传奇人物,既然说,他能成为真正炼器师……或许真的能成!

    和他的表情不同,一侧的孙晋则瞳孔收缩,全身发软。

    如果对方只是炼器师,自己概不承认,闹的再大,也没办法,要是名师……就不好说了!

    名师拥有常人难以比拟的眼光和见识,名师堂更是力量无穷,真想调查,就算狡辩再多,也无用!

    更何况还有张悬这位传奇名师在!

    “就算你是……名师学院院长,硬闯炼器师公会,对我们出手,也有违规定吧……”

    吓得面如土色,不过,钟会长还是咬牙咬紧。

    就算对方身份尊贵,,冲进来二话不说,将这么多人打伤,也算违背了规定吧!

    “规定?”

    一声冷哼,张悬站起身来,身上带着院长的威严和气势:“规定,是用来对付遵守规定的人,而对于不遵守的人,一切方法,都可以使用!”

    “不遵守?”

    钟会长一愣:“不知我们炼器师公会哪点不遵守了?”

    “宋真,你过来!”

    不回答他的话,张悬转过头来。

    “是!”

    宋真点了点头,急忙来到跟前。

    “将你的真气释放出来!”

    张悬眼皮一抬。

    宋真点了点头,运转真气,立刻一道浑厚的气息,充斥整个房间。

    “这……这种真气……”

    钟会长眉头一皱,随即瞳孔收缩。

    身为六星巅峰炼器师,对方体内的这股真气,到底什么属性,和地火是否能够契合,自然一眼就看了出来。

    可以说,这种真气,想成为炼器师,是绝对不可能的。

    “将你的事说给这位会长听听吧!”

    知道对方看出来,张悬不再多说,继续道。

    “是……”宋真点头:“我是孙晋炼器师的一个学徒,七岁开始学习炼器,一身修炼功法,都是他所传授……”

    没有隐瞒,将之前和张悬说的话,全部复述了一遍。

    虽然怎么回事,还不太明白,但这位张院长,既然为他出头,必然不是坏事。

    “修炼这种功法,还让你们考核炼器师?这怎么可能?除非……”

    听完宋真的话,钟会长终于明白过来,脸色一下变得煞白,再次看向不远处的孙晋,阴沉如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