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修炼的法诀,是对方亲传,遇到了问题也都是亲自指点,从不假手他人,正因如此,对这位炼器大宗师,一向感激,觉得丢了他的人,不惜一死,也不愿让其受到连累……

    怎么现在突然不承认了?

    “胡说八道!”

    一甩衣袖,孙晋冷哼:“你只是个学徒而已,不是授课学生,更不是亲传,有什么资格让我传授法诀,还亲自指点?”

    “我……”宋真一晃。

    想要解释,却不知如何开口。

    当初,对方传授功法的时候,说过这套功法,十分厉害,别人知道,难免觊觎,不要外传……现在不承认,根本没办法解释。

    毕竟,以他的身份,的确没资格让堂堂六星炼器师亲自传授法诀。

    “我养了你二十年,不知感恩图报,反而带人过来伤我弟子,宋真,你好大的胆子……”

    孙晋大声呵斥。

    “演的有些过了……”

    见对方越说越气势,大有大义凌然的味道,手指敲了敲桌子,眼皮一抬,张悬看了过来:“算了,既然不想说实话,看来要想想其他办法了!”

    说完,屈指一弹。

    嘭!

    孙晋立刻如遭电击,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鲜血狂喷。

    “你……”

    没想到对方会直接动手,而且只是轻轻一指,就让他抵挡不住,孙晋身体轻颤,满是不敢相信。

    太嚣张了!

    这里可是炼器师公会!

    直接硬打进来,并且对他出手,毫无畏惧,简直把公会当成无物!

    “怎么样?可想起来怎么回事?”用衣袖擦了擦手指,似乎有些嫌脏,张悬继续看过来。

    “你……”

    气的脸色涨红,孙晋咬牙,死不承认:“我说的都是事实!”

    “事实?”

    “不错,他不过一个学徒而已,连一星炼器师都不是,有什么资格让我说谎?”

    孙晋眼中露出狠狠之色,看向张悬,发出咆哮之音:“还有你,不管是谁,在炼器师公会如此张狂,你死定了……”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了宋真的事,看对方的样子,肯定就相信了,此时,想起他的所作所为,张悬没有丝毫同情反而摇了摇头,满是失望:“看来,你还是不想说实话!”

    这个孙晋的确够狡猾的,知道做出这种事,一旦查出来,必然罪责不轻,提前就做好了准备。

    只要不承认传授过宋真练功,就算再厉害的人也没办法。

    毕竟,只是私底下传授,现在这批学徒也死的差不多了,想找把柄也找不到。

    这种手段,想要瞒过其他人倒也罢了,想要瞒过他,绝不可能!

    真想让其开口,至少有几十种办法。

    现在让他自己说,只是想给个机会罢了。

    “我说的就是实话……”

    孙晋梗着脖子,还没说完,就感到胸口再次一疼,又倒飞了出去,这次伤势更重,五脏六腑像是被什么东西搅拌,整个人趴在地上,都快站不起来了。

    “怎么?还想不起来?”张悬道。

    “就算杀了我,也无用……你敢杀我,必然会受到炼器师公会的追杀……”孙晋吼道。

    他知道一旦承认,不光身败名裂,还有可能被公会处死,不承认,对方没有证据,也无可奈何。

    “既然想死,那就成全你!”

    手指再次一弹,一道剑芒笔直飞了过去。

    “住手!”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三个白须老者笔直冲了进来,看到剑芒同时出手。

    他们都穿着炼器师特有的长袍,胸前的徽章上,六颗星星闪耀夺目,一起出手,力量宛如江河般挥洒。

    轰!

    两两碰撞,力量消散。

    当中一个老者,眉宇上扬,露出浓浓的威严,向前一步,紧盯着坐在主位上的张悬,带着怒意。

    “这位朋友,来到炼器师公会,直接硬闯,将我一位长老打成重伤,这是不将我公会放在眼里,还是不将炼器师职业不放在眼里?”

    “他是……钟会长……”

    宋真脖子忍不住收缩,生怕张悬不知,悄悄传音。

    “钟会长?”

    “嗯,钟会长钟鸣春,是圣域一重巅峰强者,更是六星巅峰炼器师……实力比名师堂的堂主都要强上几分,算是最强的了……”

    宋真有些焦急。

    火源城因为地理特殊,炼器、炼丹职业远胜其他,正因如此,这位钟会长的级别,比名师堂的堂主都要高上一丝,算得上第一人了。

    如此强者亲自出手……事情闹得这么大,后面如何收???

    “钟会长,救我……他对我出手,目无法纪,必须杀死,尸骨用地火灼烧……”

    张悬还没回答,挣扎爬起来的孙晋,就一声大吼。

    “在下也是一位炼器师,自然不会将公会和职业不放在眼里!”

    懒得理会这个咆哮的家伙,手腕一翻,张悬将带着六星标志的徽章取了出来。

    “六星炼器师?”

    看到徽章,钟会长眉毛一皱,沉声道:“就算是相同级别的炼器师,有什么仇怨,也需要通知总部,进行生死决斗,什么话不说,直接冲入公会伤人,今天别想走了,布阵!”

    说完手掌一招。

    哗啦啦!

    他身边的两位老者,立刻改变了方位,与之形成特殊的阵法,将其笼罩。

    “我都表明了身份,身为会长,不问我为何要出手,却布阵对付我……是不是有些太武断了?”张悬皱眉。

    都说是六星炼器师了,对方非但不问缘由,还要动手,嘴上口口声声说规矩,实际上却是偏私。

    “先将这个无视公会的家伙,拿下再说!”

    不理会他的话语,钟会长一声长啸,猛地向前拍出。

    轰??!

    他一出手,站好位置的其他两位老者,也同时张开手掌,三道真气,在空中立刻形成了一个特殊的阵法,将整个大殿都笼罩在内。

    阵法之中,三人的实力互相传递,互相补给,连绵不绝,让个人的战斗力暴增了接近一倍,之前这位钟会长只有圣域一重巅峰,而现在,恐怕和圣域二重初期强者对战,都丝毫不落下风。

    “紫月三星阵?”

    看了一眼,张悬摇头。

    身为六星巅峰阵法师,对方施展的阵法,虽然威力无穷,却还是一眼看了出来。

    紫月三星阵,是两千年前,一位圣域的阵法大宗师创造出来的,三人就能施展,阵法形成,中间会拥有一个特殊的传送纽带,将力量汇聚起来,爆发出远超三人联手的战斗力。

    这位钟会长和剩下二人,一出手就施展出这招,想必也是觉得自己实力极强,没有留手。

    “认识就好,乖乖就擒,还可以网开一面,否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冷冷一笑,钟会长掌心真气翻滚,随时都会爆发。

    “死期?”

    张悬摇头,眼中满是失望:“身为会长,这位孙晋做出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却不加管束,反而要对我动手……看来,火源城的炼器师公会,的确该管一管了!”

    就算眼力不如自己,无法看出宋真体内功法的问题,但孙晋这些年得到了不少矿石,身为会长,应该有所耳闻吧!

    这种情况,不管是没察觉,还是故意包容,就是严重渎职,可以直接处理。

    “你还是先能保住自己再说吧!”

    见这家伙,非但不害怕,还说出大话,钟会长气的胡子都吹了起来,向前一踏,气息如龙,真气挥洒而下。

    轰??!

    狂暴的力量在空中凝聚成了一道剑芒,笔直刺了过来。

    “小心!”

    看到剑芒的威力,随时都会刺破天地,圣域二重强者都难以抵挡,宋真吓得脸色一白,大声呼喊。

    对方是为了他来到这里的,真要被杀,他就算死了,都觉得满是愧疚。

    喊声结束,正想上前帮忙,就见不远处的青年,眼皮一抬,端起桌上的茶水,轻轻一泼。

    嗡!

    汹涌澎湃的真气长剑,立刻弯了起来,改变了方向,向上方射去……

    轰??!

    一剑刺在房顶,烟尘乱飞。

    “一杯水就弄完了?这……”

    吓了一跳,宋真使劲揉眼睛。

    紫月三星阵能将三人的力量完美发挥出来,威力无穷,同级别几乎无人能敌……这家伙,随便泼出一杯茶水,就让三人汇聚的最强攻击弄弯了……怎么做到的?

    不光他奇怪,钟会长等人也懵了。

    没出手,随便一杯茶水,就将阵法的力量改变,简直不可思议,匪夷所思。

    “这家伙诡异,用最强的绝招……”

    钟会长一声狂吼,三位老者同时取出长剑,寒芒耀眼,化作三道寒流,再次向张悬刺了过来。

    “这下糟了……”

    看到对方用真剑,代替刚才的真气,明显是动了怒火,宋真脸色发白,正在想眼前的青年如何对付,就见他眉毛一扬,一脸怒意:“没完没了了是吧?”

    说完,将屁股下面的凳子单手提了起来,大步迎了上去。

    “凳子……”

    看到他的动作,只觉得身体一晃,宋真差点吐血。

    人家三位,两人手持绝品灵器,其中一个拿着半圣器,你倒好……拿了个凳子就冲过去,你以为是街头斗殴??!

    这……怎么打?

    (大家小年快乐,快过年,也就代表快要开学了,今年初九就正式上班,感觉好忧桑。。别拉我,让我哭一会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