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晋是公会实力最强的炼器师之一,收了很多弟子,也有很多追随者,我只是一个学徒,而且被驱逐了,是没有资格带你见他的……”

    听到张悬要直接去见孙晋,中年人迟疑了一下道。

    火源城地火丰富,炼器师和炼丹师都有着极高的地位,不是任何人想见就可以见的,尤其是孙晋这种,达到了六星以上的巅峰炼器师。

    “没有资格?放心,我带你去见他!”

    哼了一声,问清楚了对方所在的位置,张悬当先走了过去。

    火源城的炼器师公会的确繁华,整个大厅堆满了出售兵器和购买兵器的修炼者,不少一星、二星的炼器师,负责接待,让前来的众人变得更加有秩序。

    沿着大殿走了一会儿,来到一个宽阔的大厅,正打算走进去,两位四星级的炼器师就来到前面,认出了后面中年人,全都露出了冷笑。

    “我以为是谁,这不是咱们学了20多年炼器却还是学徒的宋真吗?怎么,不死心,还想再过来考一次试试?”

    “考再多次也是没用,又不是没考过!废物就是废物,再来多少次也不能改变本质!”

    二人脸上满是轻蔑的笑意,很显然,中年人的事情他们都已知晓。

    “我……”听到二人的嘲笑,中年人宋真,脸色泛白,想说什么却最后始终说不出口。

    “好了,不用你呀我呀,马上滚蛋,老师根本就不想见你,就算继续过来也无用!”

    其中一个摆了摆手,满脸的不耐烦。

    宋真正想想解释,就见张悬举起手掌,打断了他的话,看了过来:“不是他要见你们的老师,是我!让孙晋出来迎接!”

    “让老师迎接?你算什么东西!”

    听到这个年纪不大的青年,如此大的口气,居然让他们老师出来迎接,守在门口的这位四星炼器师,冷哼一声,满脸嗤笑。

    他老师什么身份,就算是火源城的城主想要见,也必须提前递上拜帖,眼前这家伙看起来也就20来岁的模样,居然大言不惭,让其迎接,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我数三声,马上离开,不然信不信把你扔出去?”另外一位炼器师也眉头一皱。

    看二人的表情,根本就没有打算让他进去的样子,张悬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他不出来,那我只有自己进去了?!?br />
    说完,不再理会挡在前面的二人,大步向里走去。

    他堂堂名师学院院长,就算去见七星名师,对方也不敢将其挡在外面。

    “放肆!你要干什么?”见他硬往里面冲,两位四星炼器师脸色同时一变,急忙挡在前面,手掌一翻,力量涌出,就想动手。

    不过,攻击还没发出,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涌了过来。

    嘭嘭!

    二人的身体同时情不自禁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脸色一红,吐出鲜血。

    这两人一看,就狐假虎威惯了,平时对一些身份比他们低的人也没少欺负,所以张悬也没可以留手,体内真气一放,就让其受了重伤。

    四星炼器师,不过桥天境级别,就算是他随便放出的真气都是抵挡不住的。

    “不好了,有人硬闯!”

    挣扎着站起身来,一位四星炼器师放声大吼。

    声音很大,立刻响彻了整个公会的大殿。

    “硬闯?怎么回事?”

    无数人将目光齐刷刷看过来。

    不理会这些关注,张悬神色淡然的继续向里走去。

    中年人宋真,本以为眼前这位,会来到这里寻找解决自己情况的方法,没想到直接硬闯,吓得缩了缩脖子,迟疑了一下,一咬牙,还是紧跟了上来。

    不管怎么说,对方都是为了他才硬闯的,身为当事者,怎么可能后退?

    见他跟上,没有说多余的废话,张悬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不忿这种假的师者,要出手解决,但身后这位当事人,如果畏首畏尾的话,对他来说也比较麻烦。

    “敢硬闯公会!找死!”

    “快拦住这家伙!”

    听到刚才那位四星炼器师的喊声,房间里立刻涌出了六、七位中年人。

    都身穿炼器师长袍,大部分都是四星、五星,这些人一出现,就挡在了二人前面,二话不说,各种攻击纷纷落下。

    火源城的炼器师公会,地位尊贵,不是什么人想闯就可以闯的,如果不加以制止,以后还有什么脸面,所以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多想,先将眼前这位拿下再说。

    “鼓噪!”

    见他们直接出手,张悬冷笑一声,也不说话,双手背在身后,继续向前走去。

    嘭嘭嘭嘭!

    前来攻击的众人,全部倒飞了出去,攻击的力量越强,摔得越狠,一个个脸色发白,鲜血狂喷。

    五星炼器师,已经达到化凡八重、九重了,如此实力,居然连让他出手的资格都没有,就被击飞,身后的宋真,吓得脸色发白,身体轻颤。

    之前对方一指弹掉他手中的长剑,就知道实力不弱,只是没想到这么可怕!

    从小到大,见过最强者,就是炼器师公会的会长,眼前这位,恐怕比对方还要强大。

    “快,有人硬闯……”

    哗啦啦!

    这几个人倒地,又涌来了一堆人,几乎都是清一色的五星炼器师,一出现,就对张悬攻击,不过,这些攻击同样没有效果相,和之前那些人一样,躺了一地。

    连续击倒三波攻击者,二人已然走进眼前的大厅。

    “宋真,你什么意思?”

    进入大殿,就见一个老者冷冷看了过来,眼中带着怒意。

    他身边则是两位达到六星级别的炼器师。

    “我……”看到这位老者,宋真脸色一白,似乎积威已久,吓得话都说不出来。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来问问,祸害宋真这样的学徒,让他们满怀希望,却又没有任何办法,身为六星巅峰炼器师,你良心如何能安?”

    不理会对方的呵斥,张悬身体一转,坐在对方的座位上,眉毛扬起,看了过来。

    老者面皮抽搐了一下,脸色阴沉:“你是什么人?这里是炼器师公会,不是任由撒野的地方!”

    “撒野?”张悬摇了摇头:“我只是来帮宋真讨个公道罢了,算不上撒野!”

    “公道?他讨什么公道?学习了二十年,却连一星炼器师都考核不过,这种废物,有何公道而言!也就是孙器师宽容大度,才收留这么久,不然,这种垃圾货色,连待在公会的资格都没有!”

    老者身边一位六星炼器师走了上来。

    这位看起来四十岁左右,已然达到了从圣级别,看了宋真一眼,眉宇间带着嘲弄。

    “我和孙晋说话,有你插嘴的份?”

    张悬脸色一沉:“跪下!”

    咔嚓!

    这位六星炼器师,瞳孔一缩,紧接着就感到一道巨大的力量涌了过来,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敢在这里放肆,好大的狗胆!”

    看到一句话就让同伴跪在地上,另外一位六星炼器师顿时大怒,咆哮声中,掌心多出一柄长剑,笔直刺了过来。

    剑芒匹练般射出,带着浓郁的寒气,对方的修为虽然只有圣域一重初期,但手中的长剑却已然达到了灵级绝品!

    与之配合,就算圣域一重中期强者,都难以抗衡。

    不理会对方咆哮,张悬屈指一弹,这位六星炼器师手中的长剑立刻脱手,紧接着落入他的掌心,发出“叮!”的一声,灵性认主。

    噗!

    自己的兵器,认其他人为主,这位六星炼器师,像是见鬼一般,脸色一白,鲜血喷了出来,眨眼功夫就受了重伤。

    “你到底什么人?”

    看到眼前的青年,一句话让自己的一个学生跪下,手指一弹,让一件灵级绝品器认主,孙晋终于脸色变了。

    “我只是来替宋真来讨公道的!”

    张悬看过来:“怎么,不想说?”

    “他跟随我二十年,连一星炼器师都考核不成功,天资太差,关我何事?”孙晋咬牙。

    “不关你的事?”

    用手指掏了掏耳朵,张悬略带失望:“这话我不爱听……说实话?!?br />
    “你……”

    见对方这副模样,似乎吃定了他,孙晋青筋跳动,略带狰狞:“我说的就是实话,天赋这是没办法的,不信你可以问宋真,他自己连一星兵器都炼制不成,跟我有什么关系……”

    “看来说实话对你来说……很难!既然这样,我来给你提醒一下……”

    轻轻一笑,张悬看过来:“他修炼的真气,适合寻找矿石,却与地火相冲,无法炼器……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怎么回事吗?”

    “这……”

    脸色一变,孙晋身后的拳头捏紧:“他只是我的一个普通学徒,修炼什么功法,我怎么知道?怎么,我堂堂六星炼器师,还需要关心一个学徒如何修炼?真是这样,我其他事情也不用做了!”

    “你……”

    听到他的话,宋真脸色涨红,满是着急:“我的修炼功法,是你手把手传授,还经常指点,你怎么会……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