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剑被击飞,中年人一愣,转过脸就看到了走来的青年。

    “蝼蚁尚且偷生,你为何要寻短见?”

    张悬开口。

    来到跟前,也看清了,中年人的实力,已然达到了化凡九重初期,在火源城绝对算得上一方高手了。

    “有劳前辈挂念,我只求一死……”

    知道距离这么远,能一指弹飞他的长剑,实力必然高过他很多,中年人并未因对方年轻而轻视,鞠躬到底,眼中满是落寞。

    “三十岁左右就修炼到你这种境界,算是不错的天才了吧,什么原因,如此绝望?甘心求死?”

    张悬奇怪。

    就算火源城资源丰富,三十来岁就能达到这个级别的,也天赋不低。

    有实力有天赋,干什么不行?偏偏想不开寻短见?

    “劳烦前辈垂问,我实在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

    中年人摇了摇头:“火源城,地火雄浑,最有名的职业,是炼器师。我七岁就开始学习,在孙晋炼器大宗师当了二十四年学徒,本以为能够收我进入门下,谁知……连续十年考核都失败了!如此差的天赋,如此蠢笨,活着还有什么意义?简直愧对家人,愧对这个职业,还不如死了算了……”

    “当了二十四年学徒?”张悬一愣:“你现在……连一星炼器师都不是?”

    化凡九重强者,按照级别的话,最少是五星巅峰炼器师,还只是学徒……真的假的?

    世上还有如此蠢笨之人?

    “嗯!我每次炼器,都无法控制好地火的温度,最终将器胎炼废……这次考核,孙晋炼器师,再也忍不住,将我逐出师门,现在连学徒都不是了。家人都希望我能成为炼器师,扬名立万,结果却被逐出,还有何面目见人……”

    越说越觉得难受,中年人悲从中来。

    张悬眨巴眼睛。

    化凡九重强者,从七岁开始学习炼器,到现在却连一星炼器师都没考核成功,就算再没天赋,也不会没天赋道这种地步吧!

    如果是真的,的确很难接受打击。

    “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连一星炼器师都考核不通过?”

    张悬奇怪。

    一星炼器师,基础简单,通玄境的武者,就能做到,眼前这位,化凡九重,灵魂也得到了修炼,控制力精细,如此简单怎么可能炼制不成?

    “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每次考核,都无法将兵器炼制成功?!敝心耆艘⊥?,眼中没有一点自信,看来连续多次的考核让他丧失了所有的信心。

    “无法炼制成功?”停顿了一下,张悬看过来:“你可否炼制一件最低级的兵器,给我看看?”

    堂堂化凡九重强者,连一星炼器师都考核不过,这是之前想都不敢想的,说出去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令人难以置信。

    “多谢前辈救下我的性命,但是我已决定求死,就算继续炼制,也于事无补,还是让我这种没用的人自杀算了,免得继续丢人!”中年人躬身道。

    “自杀有的是时间,在下对炼器也颇有研究,或许能够看出你存在的问题,让你顺利考核成功?!?br />
    张悬道。

    对方要是真的想自杀,他也管不着,只是觉得堂堂化凡九重强者,连一星炼器师都考不过,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这……”中年人脸上阴晴不定。

    “反正你都是要自杀,如果我解决不了,再自杀也不迟!”张悬笑了笑。

    “好!”中年人点了点头,牙齿咬紧。

    也对,他都是要自杀的人,已经没有什么可再失去的了,就算对方看不出什么,也无关紧要,大不了一死。

    “那边有一个我专门用来炼器的静室,一切物品都有,过去吧!”

    说完当先带路,时间不长,二人来到一个不大的房间。

    这里地火、炼器炉鼎,应有尽有,不远处的架子上还摆满了很多矿石,不少都是市面上见不到的,看来这位中年人虽然炼器的级别不高,稀有金属却是搜集了很多。

    环顾一周,突然落在一个矿石上面,眼皮不由跳动了一下。

    “这是……紫罗金?”

    紫罗金是一种十分稀有的矿石,融化进入特有的器物之中,能让其威力大增。

    “使用这东西,加上相对应的炼制手法,完全可以让金源鼎突破现在的实力!”

    双目放光,张悬满是激动。

    之前一直想着,帮金源鼎提升实力,只不过所需要的矿石一直没有找到,事情也就搁置下来。

    没想到随便救了一个想要自杀的人,竟然在他的静室发现了这种矿石。

    “我开始了!”

    没看到他表情的变化,中年人一声低喝,来到炼器炉鼎跟前。

    手掌向前一抓,体内真气熊熊燃烧,顿时将地火引了出来。

    炙热的火焰呼啸,将静室的墙壁映照得透红,手掌一抓,一个巨大的铁锤出现在掌心,紧接着一块精铁,放入其中,片刻后,被灼烧的松软下来。

    叮叮当当!

    击打在上面,很快就让铁块出现了形状,变成了一柄锋利的长剑。

    不得不说,这位中年人,对器胎的锤炼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比他这位六星巅峰的炼器师都要强大的多。

    时间不久,器胎成形,再次一抓,打算进行淬火,谁知就在此时,地火猛的汹涌而来,眨眼工夫,就将刚刚锤炼好的长剑烧成了铁水,之前的所有努力,毁于一旦。

    “又失败了,我就说我不可能炼制成功……”满脸沮丧,中年人眼中露出了失落。

    本以为这次能够改变结局,结果还和之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变化。

    “这……”和他的沮丧不同,将整个炼器的过程看在眼里,张悬皱起了眉头。

    以他现在的眼力,就算不使用天道图书馆,也能看出对方炼器上的症结和问题。

    对方锤炼器胎的步骤方法,没有任何错误,可在淬炼上,体内真气与地火出现了反冲现象,从而导致炼制成功的器胎,一眨眼就融化干净……

    也就是说,淬火的步骤也没有错,但是他体内的真气和地火的属性刚好截然相反,一旦进行淬火,就会引起地火的躁动,让之前的器胎变成废物,从而导致功亏一篑。

    “真气与地火相冲……六星巅峰炼器师应该都能看出来?”张悬皱眉。

    如果是什么大的缺陷,看不出来倒也罢了,这种练习中最基础的,只要达到了六星巅峰,不可能不知道!

    既然如此,对方口中的那位孙晋六星大宗师为何没有说出来?更没有指点?

    这位中年人发现不了,倒是情有可原,毕竟他的实力虽然到了,因为连一星炼器师都没有考核成功是没有资格去看更高级别书籍的。

    而这种相冲的力量,只有达到六星巅峰级别才能知晓。

    “不对……”心中推敲,突然张悬眉头一跳,真气相冲是指修炼的功法和炼器出现了驳悖,既然这家伙从七岁开始就学习炼器,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最低级的错误?

    “除非是有人故意的……”眼睛立刻眯了起来。

    庸医害人,庸师误人,除非一开始就有人故意让他修炼错误的功法,这才出现了眼前这种局面。

    只是修炼错误的功法……对对方有什么好处?

    满是迷惑不解,张悬眼睛落在四周盛放矿石的架子上,心中突然一动。

    “这些矿石都是你搜集的?”

    “是!”不知他为何会这样问,中年人点了点头:“火源城四处都是地火,火焰浓密之处蕴含大量矿石……凭借体内真气吸引,每次都能找到不少?!?br />
    “凭借真气吸引?”

    “是的!我们的修炼法诀都是孙晋炼器师传授的,努力修炼的话,天然会对这些矿石产生敏感,很容易找到很多……”

    中年人点了点头。

    “你们?和你们修炼同样功法的人有很多?”张悬看了过来。

    “是有很多,当年一起跟随学习的学徒,足有30多位,不过,大部分都在寻找矿石的时候被地火吞没,烧成灰烬了。剩下的只有我和另外一个!”

    想了一下,中年人道。

    “那个人是不是也同样无法成为真正的炼器师?”

    像是想通了什么,张悬看了过来。

    “是!他比我年纪大一岁,同样无法考核成功,去年实在承受不住压力,已经自杀了……”想起那位和自己一起的伙伴,中年人摇头。

    学习这么多年炼器,结果却无法成为真正的炼器师,心中的失落可想而知,他能多撑一年,已经算是心智比较坚定了。

    “自杀了?”张悬一呆,环顾一周,继续问道:“那你们……寻找到的矿石都去了哪里?应该不止这些吧!”

    既然拥有寻找矿石的能力,这么多年了,应该找到了很多才是,不可能只有房间里这些。

    “是找到了很多矿石,不过大部分都上交给孙晋炼器师当做学费了!从小就跟他学习,传授了许多知识,才让有了今天,学费自然要交?!?br />
    中年人点头。

    “交学费?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恍然大悟,张悬目光一闪,脸色冷漠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