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似乎有些走神,连张悬走过来,都不知道,皎洁的月光宛如白霜一般落在身上,给人一种淡如仙子,随时都会飘飞的感觉。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张悬微笑,来到跟前。

    “没什么……”

    回过神来,洛若曦摇了摇头,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淡淡的月华:“可否陪我出去走走?”

    愣了一下,张悬兴奋的跳起:“当然,乐意之至!”

    看到他这副表情,洛若曦苦笑着摇头:“你干什么事情,都这么不掩饰吗?”

    别人跟她在一起,就算很高兴,也会尽量掩饰,装作一副很有身份,很有涵养的模样,这家伙倒好,想什么干什么,做事真性情,无忧无虑,让人羡慕。

    “我……”张悬有些紧张:“其实一直都在掩饰……”

    “哦?”听他还会掩饰,洛若曦有了兴趣,美眸看了过来:“说来听听!”

    “我本身是个不爱争斗,又十分低调的人,结果你也看到了……”

    张悬摇头。

    “低调?”看到他认真的样子,洛若曦噗嗤一笑,刚才脸上的落寞一扫而光,再也忍不?。骸把谑蔚恼婧?,我一点没看出来……”

    这家伙走到哪,都高调的不成样子,成为所有人眼中最闪耀的明星……此刻居然说,自己不爱争斗,十分低调……

    脸呢?

    别人不要脸,她会觉得厌恶,不知为何,跟这家伙在一起,反倒觉得无比的放松,有一种宁静至极之感。

    “果然不相信!”

    见女孩的表情,张悬摇头。

    内心深处,他真的是很低调的,可造化弄人,太优秀了,走到哪里,都像黑夜中的萤火虫,明亮夺目,躲都躲不过的……

    “咯咯!”

    见他一脸认真,洛若曦再次笑了起来。

    二人边说边笑,踏着夜色,走出了名师堂的府邸。

    夜凉如水,温度比白天降低了不少,躲在家的人,全都走了出来,街道上满满的人流。

    洛若曦不知用什么方法进行了伪装,外人看来,虽然也很漂亮,却不那么出众,因此,路上的众人只是惊叹,倒没引起太多的瞩目。

    走了好大一会,张悬停了下来,向前一指:“火源城因为气候的原因,很多美味是其他地方没有的,这里有个酒店,不如在这里歇歇,尝尝当地的特色?”

    洛若曦向前看去,只见一个高大的建筑上,写了四个大字“如梦酒楼”。

    “浮生如梦,一笑苍茫,不如对酒当歌……这个酒楼很有意境!”

    轻轻一笑,女孩点了点头。

    酒楼里面,装修的十分奢华,看起来也很是温馨,四周游走的伙计,都达到了化凡五重的实力,一看就知道这个酒楼,不简单。

    “两位客官,里面请……”

    一个伙计迎了上来,安排了一个靠窗的情侣座位,张悬看了一眼,见对方没有生气,心安理得的坐了下来。

    “将你们这里的特色,都来上一份……”

    “好嘞!”

    伙计退了下去,不一会美酒、好菜全都端了上来。

    不得不说,这里的酒菜的确不错,火源城丰富的地火,不光让炼器、炼丹职业在这里很是吃香,酿制的美酒也甘醇美味,让人喝上一口就深陷其中,流连忘返。

    “这尾金江鲑鱼,是雁临山金江湖才有的特殊物种,十分稀少,十年才能长一两,无磷,肉鲜,配合黄酒烧制,味道极佳……”

    “这是青雀兽肝,直接蒸熟,少放一些香油,就可以食用,其中蕴含浓郁的灵气不说,味道还是绝美……”

    “这是竹尖青叶肉,主材料是火源城特有的青叶竹尖,烹饪起来,如同腊肉,很有嚼头……”

    一边吃,张悬一边介绍。

    这些美味,只要尝上一口,图书馆就能生成书籍,别说只是详细介绍,就算随口说出烹饪上的几十条缺陷,也可以不带重复。

    “你对美食也有涉猎?”

    听他说的如此详细,洛若曦满是奇怪。

    眼前这家伙,年纪不大,不光实力强,辅修职业厉害,更是包罗万象,好像什么都知晓一般。

    尤其是美食,算是下九流职业中,最不起眼的,通常都会出现在宫廷之中,给达官贵人配菜,试验新的菜品,没有太高地位。

    堂堂名师学院院长,居然学过这个,想想都有些奇怪。

    “看过相关的书籍,所以知道一些……”张悬解释。

    “看过书就能说的这么详细?厉害!”

    洛若曦赞扬了一声。

    她吃饭,浅尝辄止,一举一动,显示出了良好的家教,不像张悬,狼吞虎咽,没有半点幽雅。

    “有什么心事说出来或许会好些,我虽然实力不济,不少事还是能够解决的?!?br />
    酒饱饭足,张悬看了过来。

    他早就看出女孩可能有心事,所以一路上插科打诨,惹得对方发笑,不过……现在看来,效果甚微。

    “没什么……”洛若曦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只是遇到了一些事,有些想家了而已!”

    “想家?你……难道真是圣人门阀洛家的人?”

    张悬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关于这个女孩的事情,名师学院流传了一大堆,基本都是圣人之后,地位尊崇。

    不然,也不可能让木师堂堂七星名师,如此态度。

    “圣人门阀?”女孩笑着摇了摇头,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反而看过来:“你的家人呢?都在哪里,怎么从未听你提起过?”

    见她不愿意多说,张悬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眼中露出一些落寞,道:“我没有家人,是个孤儿!”

    “孤儿?”

    洛若曦一愣。

    “嗯,从小到大,从没见过亲人……”张悬摇头。

    他从地球穿越过来,没有一个亲人,要说孤独,绝对谁都比不上。

    就算不说他,前身自从有记忆,就没见过亲人,能成为学院老师,也是花费了不知多大的努力,结果……还教的学生走火入魔,差点被吊销资格!

    凄惨无人能出其右。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提起……”洛若曦连忙摆手。

    “没什么,习惯了,这样也好,没什么累赘,想走到哪就走到哪!”张悬笑了笑。

    一个人也挺好,一路走来,除了几个学生,没什么可牵挂的。

    “你心态真好……”看向眼前的青年,见他没有丝毫掩饰,活的开开心心,洛若曦眼中露出赞扬。

    没有背景,没有人脉,凭借自己的努力,才二十岁就成了鸿远名师学院的院长,这位张悬虽然看起来不靠谱,实际上却是最靠谱的!

    就好像那些学生对他的无条件信任,那些长老无条件的臣服……都说明了优秀。

    明明很难的事,只要他在,就可以轻易解决,单凭这一点,就能让无数人望尘莫及。

    她身边不乏有很多优秀的同龄人,其中相同年龄下,全都比眼前这位强大的多,但……这些人起点高啊,要是相同起点,想要达到这个青年的水平,肯定没有几个!

    年纪轻轻就达到从圣巅峰,让学生死心塌地,统领一个学院,让所有人都心甘情愿的承认……这种人格魅力,是不知多少人,都无法比拟的。

    尤其是心态,明明遇到困难,却每次都能和颜面对,只要不陨落,以后,成就绝对不可限量。

    不知不觉,洛若曦对眼前这位的看法有了很大变化。

    以前,只是无端的觉得这家伙有些亲近,而现在,觉得他隐藏在背后,闪闪发光的东西,是那么的耀眼夺目,让无数人黯然失色。

    不知不觉,让她对眼前这个青年,产生了异样的情绪。

    虽然只有一丝,却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回去吧!”

    又聊了一会,向回走去。

    皎月当空,将二人影子拉的修长,微风浮来,少女身上散发出淡淡的香气,嗅在口中,说不出的舒服。

    张悬内心从未感觉到如此安宁,手掌不由自主伸了过去,碰到了女孩的手背,宛如触到了一堆棉花,柔软细腻。

    洛若曦身体一僵,急忙将手抽回,抱在胸前,脸色一红:“我先回去了!”

    说完急匆匆向前走去,不一会消失在眼前。

    “走了……”

    满脸尴尬,张悬一拍额头:“都怪我……”

    好好的走路,或许还能多聊一会,干嘛去碰人家手?对方要是怪罪,以后岂不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真是蠢!

    一脸无奈,正打算回到住处,明天看看对方的态度,但愿不要生气,就听到不远处的巷道里,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再见了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是我丢尽了颜面,让你们蒙羞……”

    转头看去,就见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跪在一个院落的门口,一脸的哀伤。

    中年人身上带着鲜血,满脸的风尘,看起来有些狼狈,应该是刚经历了什么危险的事,刚刚回来。

    “再见了!”

    磕了几个头,一咬牙,中年人站起身来,手腕一翻,掌心多出一柄长剑,对着自己的脖子就抹了过去。

    “自杀?”

    没想到走着路,遇到了一个自杀的,眉头一皱,张悬屈指一弹。

    嗡!

    一道光芒射了过去,中年人掌心的长剑被击中,“嗡!”的一下,插在了不远处的墙壁上,不?;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