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会长真的有些抓狂了。

    他怎么都想不通,这些学生为何会这样相信这个不靠谱的院长。

    不管怎么说,他与众人都相处两天两夜了,配合不说亲密无间,也有了默契……按照正常情况,就算别人要他们攻击,凭借感情也会犹豫一下……

    结果,没有丝毫停顿,直接打飞……

    简直不是听话,而是盲目信从了!

    尤其是刚才,他还将结果说了,一旦这家伙找的节点不对,众人都可能殉葬,依旧义无反顾……

    这等于将自己的身家性命全部压在了这个年龄不大的青年身上,没有丝毫迟疑……就算是院长也不至于信任的没有任何分辨能力了吧!

    简直就是什么后果都不管不顾盲目信从的狂热粉。

    挣扎着从碎石中爬起来,再次向空中看去,就见张悬手中的阵旗,已经脱离手掌,笔直向一个节点飞了过去。

    “完了……”

    瞳孔一缩。

    这个节点他曾推敲过,是力量最汹涌,最狂暴的地方,一旦阵旗插入,非但不能宣泄力量,恐怕还会将之彻底引爆。

    没想到他韩绪一世英名,最后居然死在了这里,而且是被一个不懂规矩的家伙,硬生生玩死……想想都觉得心塞,悲从中来。

    轰??!

    就在满心哀伤,觉得再无留恋的时候,下方汹涌的力量,终于积蓄满了,汹涌而出。

    嗡!

    剧烈的震动,让大地开始沸腾,站在坑洞旁边的诸多学子,一个个站立不稳,齐刷刷摔在地上,就连吴师等人眼面带惧色。

    “这次好像比之前更加凶猛……”

    瞳孔一缩,韩会长脸色难看,眼神中满是不敢相信。

    这次下方涌来的力量,比之前要强大了好多倍,上方的封印似乎随时都会被撕扯得粉碎。

    如果之前就有这么庞大的力量,别说他抵挡不住,就算加上两万学子,也没有任何用处。

    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力量会突然暴增这么多?

    “完了……”韩会长露出了绝望。

    之前那种力量抵挡起来,就花费了无数精力,现在如此狂暴,想都不用想,封印肯定抵挡不住,巨大的力量必然爆发而出将方圆数千公里的地方,炸成齑粉。

    正觉得没有任何希望,众人都可能死在这里的时候,就听见空中飘飞的张院长,眉头扬起。

    “乖,别紧张,插一下就好!”

    伴随话语,之前就飞出去的阵旗突然加快了速度,笔直向他确定好的节点,刺了过去。

    呼!

    真气和节点一接触,本来随时都会爆炸的封印,像被踩了尾巴狼狗,在无之前凶猛,波的一声,平静下来,温柔的像一汪清水。

    紧接着,节点处一声轰鸣,一道浑厚的力量,笔直向天空射去,好像气球被扎破了一个窟窿,巨大的气浪,似乎要将天空都划破。

    “这……解决了?”

    全身僵直,韩会长使劲揉着眼睛。

    这个节点不是力量最狂暴最凶猛之处吗?怎么阵旗一插上去之后,力量就顺利散发,达到了之前想都不敢想的效果?

    不光他是这种表情,刚刚飞了很远,好不容易回来的刘墨也是目瞪口呆。

    没用阵盘,地形也没看,拿到阵旗后,随手一插……狂暴的气流就停了,你用的真是阵法上的技巧?我学了这么多年阵法,怎么觉得从未听说过还有这种操作呢?

    急忙转头向下方的学子看去,却见他们没有丝毫惊讶,好像早就知道院长会轻松制止狂暴力量一般。

    他和老师韩会长,用了两天两夜都没搞定,人家过来也就几十分钟,随便要了个阵旗一插……就完活了……

    难不成,这家伙之前说他们两个人笨……并不是讽刺,而是大实话?

    满是郁闷,就看张悬从空中一步步走了下来,来到诸多学子的上方停了下来。

    “诸位这两天辛苦了,这里的隐患已经彻底解决,赶快休息恢复体力吧!”

    “多谢院长!”

    “我就知道,没有院长解决不了的事!”

    “之前那个韩会长还信誓旦旦的说什么自己是七星巅峰阵法师,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

    “越是这种没实力的人,越知道吹牛,你看我们院长,这么厉害,吹嘘过吗?”

    “是啊,院长真是太低调了……”

    ……

    听到院长亲口承认,问题已经解决,下方所有人同时哗然,一个个激动的脸色涨红,直接盘膝坐在地上,开始恢复。

    两天不眠不休,也让他们损耗很大,甚至不少都受了重伤。

    不过,都不算太严重,只要给时间,能够很快恢复。

    安排所有人修炼恢复体力,遇到伤势实在太严重的,张悬就亲自出手帮忙治疗,忙了接近一个时辰,见所有学子,都完好如初,这才松了口气。

    “难怪……这些学生,都无条件信服,想都不想……原来,他并不把自己当成院长,而是每一个人的老师、朋友、战友……”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韩会长、刘墨二人满脸苦笑,终于明白为何?;笨?,这些学子不相信自己二人,而对这位张悬信任不疑了。

    青源封号帝国下属的四大学院,每一位院长,都地位尊崇,比他们都只高不低,如此人物,对一些四星、五星的名师,没有丝毫不耐烦,反而个个悉心照顾……单这份心,就是无数人做不到的。

    “好了……”

    处理完这些,张悬回到吴师等人跟前,看向韩会长二人急忙抱拳:“实在不好意思,刚才情势危急,我怕迟了出现变故,无礼之处还望海涵!”

    “张院长哪里话,是我们鲁莽了……”

    韩绪、刘墨二人脸色涨红,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本来他们是好心,觉得一旦出错,会弄出无法收场的局面,结果,却因此差点耽误了大事,一想到就满脸愧疚。

    幸亏这位张院长不拘小节,没有那么多规矩,让人将他们打下来了,不然……必然成为历史的罪人。

    “力量散佚还需要一段时间,封印也没彻底打开,不如咱们先回火源城,刚好等等战师堂的人!”

    张悬道。

    虽然他解决了封印出现的隐患,但想要进入其中,还需要一段时间,尤其是这狂暴的力量,完全宣泄干净,肯定还要最少两三天的功夫。

    再加上战师堂和其他三大学院的人,还没来到,需要等他们一起。

    “好!”

    点了点头,众人乘坐飞行圣兽,向火源城飞了过去。

    名师堂有个独立的府邸,众人住了进去,至于诸多学子,张悬安排赵院长等人先行带回。

    遗迹内部,危险重重,这些学子过去太过危险,还是先回学院再说。

    在府邸等了一天,三大学院的院长、长老以及战师堂的众人,全都来到。

    廖冲送郑阳去战师堂总部,没有过来,不过,却换了另外两位千夫长,实力更强,都达到了圣域三重巅峰。

    “你就是张悬张院长?”

    其中一位,看到张悬第一眼,就露出了浓浓的敌意。

    战师堂铩羽而归的事,他听说了,知道眼前这位院长,虽然只有从圣级别,但真正战斗力惊人,比起他们战师,都只强不弱。

    “是!”张悬点头。

    “可敢和我比上一???”

    这位千夫长,战意沸腾。

    “比试?”张悬一脸无奈,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他就想安静的做个美男子,就这么难吗?

    太优秀了,也很累??!

    “不错,敢还是不敢?”这位千夫长双眼紧逼。

    “大家才第一次见面,就打打杀杀的多不好,来,喝酒,我请你喝酒……”取出一个酒葫芦,张悬一脸真诚。

    千夫长摇了摇头:“你不想比斗也行,我会想办法证明,战师堂不是可以轻易侮辱的!”

    见他不打,反而要喝酒,这位千夫长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通过询问,知道这位战师叫冯勋,在战师堂都是好战分子,听到堂堂战师跑去考核普通学生,反被揍得落花流水,心中就生出强大的敌意,想要和这位张悬比试一场。

    战师堂另外一位带队的千夫长,叫江原,表面上很和气,眼中却也战意盎然。

    战师一向是无敌的代名词,却在鸿远学院连连碰壁,身为千夫长,自然想要将尊严争回来。

    “师叔,这次我们青源帝国这边来了四个人,我、吴师、韩会长和刘墨,你都见过了。战师堂除了江原、冯勋和卓清风,还有十二位战师。至于三大学院,三位院长,加上长老,一共九人……也就是说,这次我们要进入遗迹的,大概有三十人?!?br />
    木师来到跟前,详细道。

    “嗯!”张悬点了点头。

    本来赵丙戌等人也想跟着进去的,不过他没有同意。

    这处遗迹?;刂?,万一他们都进去了,学院连一个长老都没有,必然陷入混乱。

    “根据推算,明天遗迹就会开启,一早上就要出发……”木师道。

    “好!”

    张悬点了点头,与木师告辞,回到自己的院落,正打算休息,就见洛若曦坐在自己院中的石凳上,一手托着香腮,不知想些什么。

    (求些推荐票?。?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