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若青远,不光心跳停止,本来就有些伤的身体,更满是干瘪,瘦的皮包骨头,眼珠凸出,像是看到了什么极为惊恐的事情,手掌捏紧,一份毒液,还没来得及放出,就被直接击毙。

    “是不是?”

    脸色铁青的站在上方,白毒师似乎看出了什么,转头看向身边的海毒师。

    “是……”

    后者神色凝重的点头。

    “和我猜的一样!”

    白毒师眼睛眯起,声音如刀,带着令人心寒的杀意:“异灵族人……”

    听到这话,张悬眉毛皱起:“你们说……若青远殿主是异灵族人杀的?”

    毒师的口碑虽然不好,却并不像巫魂师一样,投靠异灵族人,否则,就算隐藏的再深,名师堂也会将其挖出来。

    没有交集,却出现在这里,斩杀一位殿主,这到底怎么回事?

    听对方的语气,显然已经确认。

    “若殿主的尸体干瘪,是被人吸走了精血,这种攻击招数,只有异灵族人才有……”

    点了点头,白毒师解释了。

    “吸走了精血?”张悬眼中纹理蠕动,再次向若殿主的尸体看了过去,神色也变得难看。

    和对方说的一样,殿主尸体内的精血一干二净,像是被什么吞噬了,十分可怖。

    精血是人类生存的根本,被硬生生抽光,经历的痛苦可想而知,这已不光是斩杀,而是屠戮了!

    “这就是异灵族人的攻击手段?”心中震惊。

    虽然他屠杀了不少异灵族人,但是基本上都是对方还未出手的时候就被干掉,对其残暴的手段,没有太多的感触,看到眼前若殿主的尸体才知道这个种族,在上古时期,为什么让人类如此畏惧了。

    吸光精血,就算医术通天,也没办法救治了。

    “异灵族人应该是过来抢夺那本书籍的!”

    白毒师接着道。

    对方潜入这里,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偏若青远到了殿主陵,寻找书籍的时候将之斩杀,目的显而易见。

    海毒师点头,目光如电:“他刚刚被杀,声音也是才传出不久,凶手应该还没有逃远,现在追的话还来得及……”

    说完仔细向周围看了过去,片刻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对方有极强的反追踪意识,一招就将若殿主击杀,没有留下丝毫痕迹,岛屿这么大,一旦找错方向,以对方的实力,再想追踪就几乎不可能了。

    “我来看看!”

    张悬眼睛迷起。

    他们一听到动静就冲过来了,按照正常情况,应该还没有逃的太远。

    只要没逃走,凭借白毒师、海毒师现在的实力,应该可以轻松将其制服,替对方报仇。

    明理之眼,沿着坑洞仔细看了一圈,很快在地面上看到了一丝痕迹。

    “向那个方向走了!”手指一指。

    “那里?”

    看到他指出的方向,白毒师等人疑惑。

    正是他们刚过来的位置。

    一路冲来,并没有看见有人逃走,而且那里是毒殿的大本营,杀了殿主,不想办法逃走,还向大本营走去,不是找死吗?

    不是他们不相信这位孙强,而是没了祖师的意念,对方不过从圣而已,比起他们这种圣域五重的强者还是差了很多。

    “跟我来!”

    知道让凶手逃走,书籍就可能再也见不到了,张悬也不解释,急匆匆的向看出的方向,飞掠而去。

    见他如此肯定,白毒师二人不再纠结,紧追了上去。

    时间不长,走出殿主陵,张悬左右看了看,眉头皱起。

    这头异灵族人十分狡猾,之前还有痕迹的,现在就算是明理之眼都看不出来了。

    不过也足以说明,那家伙应该就藏在附近,还没有来得及逃走。

    “在哪里?”

    这是一片平整的地面,周围有一些不太高大的建筑,和一些零散的植被。一眼就能看个大概,按照道理,没有任何地方可以隐藏身形。

    “除非……”瞳孔一缩,张悬忍不住低头。

    天上和地面上都没有,那只有一种可能……藏到了地下。

    只是周围没有任何坑洞,地表也光滑如新,就算想进去,也进不去啊。

    “怎么了?你的意思那人藏到了地下?”

    看出了他的迷茫和疑惑,白毒师来到跟前。

    “嗯!”张悬点了点头:“痕迹到这里消失,除了地下,实在想不出能去哪里!”

    “这个简单,是不是地下,探查一下就好!”

    点了点头,白毒师也不多说,元神穴光芒一闪,一个与其一模一样的人影,钻了出来。

    元神出窍!

    轻轻一晃,向地面钻了过去,眨眼工夫就进入其中,消失在眼前。

    元神和魂魄一样,可以随意变化,不像肉身,受到各种拘束,地面虽然坚硬,想要进入还是轻而易举。

    轰??!

    白毒师的元神进入地面不久,众人就感到脚下一阵晃动,紧接着就看到一个人影“呼!”的一下,从地下窜了出来,笔直向前冲去。

    “哪里逃!”

    看到这个人影,海毒师一声咆哮,猛地抓了过去,浑厚的力量,形成一个巨大的掌印,还没落下,地面的建筑、树干就纷纷炸裂。

    此时的海毒师,已经达到了圣域五重,随便出手,就有着移山填海的力量,让人难以抵挡。

    呼!

    逃出的人影,看到他的攻击,知道一旦被击中必死无疑,在空中猛地一团,笔直向下坠落。

    速度似乎比刚才跳出地面都要快了几分。

    呼啦!

    石头一般砸在地上,本想着肯定会受伤吐血,却像是水滴落到了沙子一般,眨眼功夫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是……地行术!”

    在地面拍出一个巨大的掌印,却没找到人影,海毒师瞳孔一缩。

    “地行术?”张悬一愣,不明所以。

    “是一种特殊血脉才有的能力,能够和元神一样在地下穿行,不受到桎梏……”

    快速解释了一句,海毒师一声大喝:“白廷,你在下面追击,我在上面……不能让这家伙逃了!”

    “好!”

    地下传来了白毒师的声音。

    他元神出窍,可以随意在地下行走,二人一上一下,对方就算拥有地行的能力,必然也无法逃脱!

    轰轰轰!

    一阵剧烈的晃动,四周的建筑如同草堆一般倒塌,张悬等人飞到空中向下看去,就见地面下似乎有两头巨龙在纠缠,所到之处,出现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缝。

    裂缝笔直向前蔓延,岩石翻滚,浑浊的气浪,将周围笼罩。

    白毒师刚刚突破圣域五重,对力量掌控还没有达到完美如一,在空中战斗倒也罢了,在地下,无疑给毒殿带来了巨大灾难。

    如果说之前张悬肉身和若殿主的争斗,让毒殿这些千年建筑苦不堪言的话,此刻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大地翻滚,好像是巨兽蠕动,无数美轮美奂的建筑变成了废墟。

    嗖!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身影再次从地面窜了出来,这次再没了上次的速度,刚出现,就一口鲜血喷出,重重地摔在地上。

    一直守在外面的海毒师没有任何犹豫,五指张开,轻轻一抓,数道真气形成的牢笼就将其笼罩在内,紧紧锁了起来。

    “果然是异灵族人!”看清楚对方的模样,张悬眉头一皱。

    这家伙和自己杀死的金叶王等人有些相似,身上散发出凌厉的气息,已然达到了圣域四重。

    “少主,这位是土叶王!也是我们青田十大王者之一,擅长地行,战斗力可能不如我,但是逃走的话,绝对能排得上第一!”

    紫叶王的声音,从千蚁蜂巢悄悄传了过来。

    这家伙是圣域四重强者,只要张悬愿意,神识可以轻松蔓延出来,查看周围的情况。

    “土叶王?又是十大王者?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张悬忍不住问道。

    这个所谓的青田十大王者,自己现在已经见了一半了,而且死的死收服的收服,基本都和自己无关。

    就算这个,也是因为自己帮白毒师、海毒师提升了实力,否则凭借他地行的能力,同级别根本阻拦不住。

    “应该是这本地图事关重大,青田皇不放心我和水叶王,又悄悄派了他过来,以备不时之需!水叶王被杀,我臣服后,这家伙跟踪主人和许长老到了这里?!?br />
    想了想,紫叶王猜测道。

    毒殿的位置,他们几大王者全都不清楚,不然也不可能命令城主,四处寻找地藏花,用来引诱毒殿长老上钩了。

    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恐怕是悄悄跟踪他们。

    “未必是跟着我们,我觉得有可能跟踪了白毒师二人?!闭判⊥?。

    他离开靖远城的时候十分小心,如果有人跟踪,必然能够察觉。

    反倒是白毒师等人,没料到这点,可能才被对方有了可乘之机。

    换做其他人,毒殿的迷阵,强大无匹,让人无法进入,但是面对这个能够在地下穿行的土叶王,或许就没那么困难了。

    这家伙忌惮毒殿,一直隐藏着,没敢出出手,直到若殿主独自行动,这才悄悄跟了过去,待他取出书籍,一举进攻。

    按照之前的推测,凭借地行的能力,完全可以逃之夭夭,可能做梦都没想到,白、海两大毒师连夜突破,这才被当场困住,再没办法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