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毒魂体?”

    停顿了一下,殿主点了点头。

    先天毒魂体,顾名思义,魂魄对毒药毫无畏惧,百毒不侵,这种特殊体质,数万年来,除了那位毒殿创始人,从未出现过,也从未听说过,如果能够确定,残魂是这种体质,几乎已经可以证明,对方就是开派祖师!

    即便不是,拥有这种特殊的能力,只要继续研究毒药,也必然能越走越远,名扬天下,达到九星毒师级别,都是轻而易举。

    想到这些,殿主没沉思太久,手腕一翻,掌心多出一个玉瓶。

    和其他盛放药物的瓶子,不太相同,手掌大小,外表用特殊的文字雕刻了一些奇怪的封印。

    闭着眼睛的“孙强”身体一僵,像是发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紧接着再次恢复了古井无波的表情。

    “这是能够毒杀灵魂的东西,【青禅煞毒】!以异灵族人的煞气为原料,配合无数珍稀药材,凝练而成,是鸿远毒殿一位先祖留下,圣域四重强者的魂魄,都能轻易毒杀!现在的我,也配置不出?!?br />
    殿主解释了一声,看了过来:“如果你真是先天毒魂体,必然能够挡住,不会受到损伤?!?br />
    检测先天毒魂体,没有其他办法,只有一个……以毒测试。

    只要没事,等于没说假话。

    要是死了,也算替诸多长老报仇了。

    “好?”

    “孙强”点了点头,手指一勾,玉瓶缓缓飞了过来。

    没有丝毫迟疑,直接拔开了瓶盖,顿时,一股特殊的煞气汹涌而出,刺入脑海,宛如狂风巨浪。

    殿主等人急忙看了过去,发现被瓶中的毒气攻击,眼前的“孙强”,并没有出现虚弱之色,反而脸色越来越红润,似乎吃了什么大补之物。

    就好像那不是毒物,而是某种补药一般。

    “传说先天毒体,能食毒而进,只要有足够的毒药,修为和力量都能快速增加,难道……是真的?”

    一位长老喃喃自语。

    先天毒体存在传说之中,他们都没见过,据说,拥有这种体质的人,最适合修炼毒师这个职业,别人吞服毒药会被毒杀,而这种人,却可以将这种抹杀生机的药物转化为力量,从而修为大增。

    正因为有这种能力,才被无数毒师羡慕和嫉妒。

    青禅煞毒是一种主攻灵魂的药物,对肉身没有影响,对方吞噬之后,灵魂非但不受伤,还犹如大补,足以说明问题……

    恐怕真的是……先天毒魂体!

    拥有这种体质,又能一眼看穿毒殿大阵的奥秘,再加上越级挑战的能力,眼前这位就算不是开派祖师,也必然与其有莫大的关系。

    “现在可否确认?”

    心中正在思索,对面孙强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

    殿主迟疑。

    虽然确定了对方是先天毒魂体,但要说是毒殿开派先祖,还是觉得有些荒唐。

    “怎么?还不相信?要不是孙强苦苦哀求,让我不要杀戮,单凭这种质疑,就会将你们全部杀光!”

    轰??!

    伴随一声愤怒,一股强大到极点的气息,从不远处的“孙强”体内爆发而出,就好像眼前的人影,犹如九天而来的神祗,带着不可亵渎的威严。

    “鸿远毒殿殿主,若青远见过祖师!”

    感受到这股气息,殿主再无怀疑,直接跪倒在地。

    对方不畏剧毒,掌控了整个毒殿的大阵,来去自如,力量更是无穷无尽,众人都不是对手……如此优势下,完全可以将自己等人全部屠杀干净,没必要废话来解释。

    或许,毒殿的祖师,真的藏身于地狱七心莲之中,一缕残魂活了下来!

    想通这些,敬畏的同时也满是激动。

    开派祖师,居然出现在这里,不说其他,只要稍微指点一二,就能保证他们的实力全部大增,整个鸿远毒殿的力量提升一大截,都指日可待!

    可以说对他来说,绝对是一次巨大的机会。

    “还算有些眼力!我之所以能够存活下来,多亏这位孙强!”

    见对方承认,张悬松了口气,伸出手指,向自己指了过来,眼睛依旧没有睁开,面容却变得严肃:“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他,我恐怕早已烟消云散,彻底死亡了!因此,以后要对他的话言听计从,他的吩咐,就是我的意思,有敢违背……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是!”

    若青远殿主和还剩下的诸多长老同时点头。

    祖师交代,岂敢不从?

    “另外,那些长老和那位明副殿主是我杀的,和他无关,如果想报仇,来找我就是……”张悬接着道。

    “我等不敢……”

    若青远连忙点头:“明副殿主等人,得罪祖师,被杀被伤,都是罪有应得,后辈不敢报仇!”

    “嗯!”

    张悬点了点头,声音沉寂下去,随即缓缓睁开了眼睛,满是迷茫和单纯,似乎对之前的事一无所知:“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殿主……还请不要为难许长老,他真的是无辜的……”

    看他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知道“祖师”的魂魄,又沉寂下去,若青远急忙抱拳:“孙毒师说笑了,祖师已经和我们说明,黄长老等人也是咎由自取,许长老非但没有罪过,反而功勋卓著,需要嘉奖,从今天起,就替代明真,成为毒殿的副殿主……”

    “成为副殿主?”

    许长老一呆:“殿主,我的资历还不够……”

    他只是六星巅峰,想成为副殿主,最少也要达到七星级别,贸然提拔,恐怕其他人会议论纷纷。

    “我说你够了就够了,不用推辞了!”

    若青远摆了摆手。

    将祖师请来,功劳之大,不可估量,将来还指望对方,美言几句,让祖师多给他们讲讲课呢。

    “好吧……”

    见无法推辞,许长老只好点了点头,再次看向不远处的孙强,眼中满是佩服。

    难怪他百毒不侵,对毒的理解如此深刻,听了一会,让他都茅塞顿开……原来祖师的残魂进入体内了,这种机缘,可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到的!

    “看来糊弄过去了……”

    见众人对他的新身份深信不疑,张悬这才松了口气,再次看向掌心瓶子上的文字,眉毛一跳,忍不住向不远处的殿主看了过去。

    “殿主,我想问一下,这上面的,是什么文字……你可知晓?”

    玉瓶上封印青禅煞毒的文字,他之前见过……和吴阳子所留的那份地图上的一模一样!

    正因如此,精神扫到的时候,满是激动,此刻,再也忍不住,问了出来。

    “这个?我也不知道……两千年前,我们毒殿的一位殿主,从一处遗迹得到了一个古册,其中就是用这种文字书写,因为不认识,也没研究出什么,不过,一次偶尔的机会发现,这种文字,对封印煞气之类的,有奇效,所以……就拓印了上来……”

    仔细想了一下,若青远道。

    “古册?封印煞气?”张悬皱眉。

    他是在地图上看到这些文字,怎么扯到封印煞气上了?

    “那本古册……可还在?不知……能不能借给我看看?”

    想了一下,不明白怎么回事,张悬问道。

    地图标注的是普通地名,没有错误,图书馆分析不出什么,但如果有一本完整书籍就好了,完全可以推测出文字的意思。

    再说,两千年前……貌似和紫叶王说的地图出现的时间相仿,两者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古册……当初为了这本书,死伤了毒殿不少精英,那位殿主觉得不详,临死前,就陪他一起埋葬了……”

    若青远摇了摇头。

    “埋葬?”

    张悬皱眉:“不知埋在了何处?”

    “在殿主陵……”

    若青远道。

    “哦!”

    听到在这里,张悬不再多问。

    殿主陵属于禁地之一,除了殿主无人能进,问的太多,必然引起对方怀疑。

    确认眼前这位“孙强”的身份,若青远不敢多说,重新安排了新的住处。

    至于考核毒师,对方连他的毒虫都能弄死,继续考核也没了意义,直接帮忙申请了七星等级徽章。

    “我去藏书殿看看书……”

    有了七星徽章,再加上“祖师”身份,张悬去藏书殿看书,已经不需要偷偷摸摸,完全可以光明正大。

    “是!”

    若青远等人,不再多说,将其送到藏书殿门口,见他走进去,这才一个个相互看了过来。

    “许副殿主,诸位,都去我的住处!”

    “嗯!”

    众人点了点头,跟在殿主身后,向回走去,时间不长,到了他的院落,启动了隔绝气息的阵法,若青远再次看向众人。

    “诸位,对于今天的事,你们怎么看?”

    “既然确定这位孙强体内的魂魄,是先天毒魂体,就可以确认,他和开派祖师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

    “是??!先天毒魂体……除了当年的祖师,还真从未听其他人有过!”

    几位长老同时点头。

    他们对“孙强”祖师的身份,已经深信不疑。

    “徐副殿主你呢?可否将于这位‘孙毒师’见面的场景,再详细的和大家说一遍?”

    若青远看过来。

    第一更凌晨就更新了,在单章前面!月初大家都有保底月票,投给老涯哈!都掉出前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