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九头暗金毒虫,可是他花费了数百年,不知消耗了多少财富,喂养了不知多少鲜血才培育而成的,可以说比儿子都亲,绝对的命根子,一下全都掉在地上,没了动静,没当场吐血死亡,就算是心志坚定了。

    看到他的样子和毒虫的情况,周围也全都面面相觑。

    “暗金毒虫被……这个孙强毒死了?”

    “他身上居然有更厉害的毒,连毒虫都承受不???”

    “想要毒杀他,反倒被毒死……”

    ……

    搞清楚怎么回事,一个个满是抓狂。

    以他们对毒的研究和实力,自然能够看出,毒虫死亡的原因——是被更厉害的剧毒当场毒毙!

    这九头甲虫,自始至终,也只在这位孙强的身上呆过,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身上的毒,更加恐怖!

    跑过来毒人,对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就将殿主的毒虫硬生生毒死……

    所有围观者,都觉得快要疯了。

    这可是毒殿,整个鸿远帝国,乃至青源封号帝国用毒最可怕的地方,在这里毒死殿主的命根子……到底怎么做到的?

    “我要杀了你……”

    正在奇怪,就听到殿主愤怒的嘶吼响了起来。

    此时的殿主,再没了之前的儒雅和庄严,双眼赤红,透露出歇斯底里,似乎恨不得将眼前这个家伙,当场吞了。

    也难怪。

    本命毒虫死亡,不光这些年的积蓄毁于一旦,修为也大大受损,之前是圣域三重巅峰的实力,而……现在能发挥出圣域二重巅峰就不错了。

    轰??!

    毒虫被杀,用毒肯定不行了,殿主咆哮声中,体内真气激荡,在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手掌,笔直拍了过来。

    手掌还没来到“孙强”跟前,这位一直盘膝坐着的家伙,猛地站了起来,眼睛依旧紧闭,手腕一翻,一柄长枪出现。

    比当初的郑阳更加可怕,一枪凌空,好像一头巨龙破云而出,驰骋天下,翱翔万里。

    哗啦!

    两股力量对碰,在空中泯灭。

    被气浪冲击,张悬连续后退了两步,猛地一踏,快如闪电般的冲了过来,人在空中,又是一枪刺来。

    这一下,人枪合一,仿佛他就是枪,枪就是他,汹涌的真气,配合无比强大的肉身,还没来到跟前,地面的青石就全部炸开,殿主所在的位置,塌陷下去,出现了一个大坑。

    “可恶……”

    一声咆哮,殿主再次迎了上来。

    换做平时,对方的力量虽然狂暴,但是凭借圣域三重巅峰的战斗力,想要碾杀,还是很轻松的!

    可九头本命毒虫刚刚被杀,无论身体还是灵魂,都受到了极大损伤,自身实力,连平常的十分之一都发挥不出,与其硬碰,居然有些难以抗衡之感。

    对方……可只是个从圣??!

    “我不信,杀不了你……”

    再次呼喊,体内力量运转到极致,真气犹如开水沸腾,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轰??!

    枪尖和掌印对碰,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四野,散佚而出的真气,将周围数百米的建筑,全部吹成了齑粉,之前还想看热闹的毒师,感受到如此巨大的威力,一个个吓得连连后退,再不敢近前。

    噗!

    殿主用出全力,依旧闭着眼睛的“孙强”似乎有些承受不住,鲜血喷出,倒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虽然张悬修炼了封圣解,能够越级战斗,却也是有限度的……殿主的力量太强大了,根本不是对手。

    当然,如果巫魂没有离体,使用天道图书馆,查清楚缺陷,制定战斗方法,就算对方实力强劲,谁赢谁输也不一定,而现在……只有硬碰硬的蛮力,就危险多了。

    “死!”

    将“孙强”击飞,殿主再次一步踏出,紧跟而上。

    刚才的对碰,他也试出了对方的真正实力,与他相比,还是相差一些的,只要不给喘息机会也,定能斩杀!

    呼!

    感受到他招数的危险,对面的“孙强”似乎害怕了,手中长枪笔直扔出,转身就逃。

    眨眼功夫就窜出了数百米。

    “哪里逃……”

    没想到这家伙,一点原则都不讲,刚才还嚣张的闭着眼睛与自己战斗,现在就逃之夭夭,殿主气的怒喝连连,紧追了上来,再次拍下。

    轰??!

    浑厚的掌力,砸出一个大坑,不过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堪堪躲过。

    “给我拦住他……”

    见他越跑越快,知道自己身受重伤,不能坚持太久,殿主转头吩咐。

    “是!”

    诸多长老不敢犹豫,紧跟了上来。

    他们追的快,张悬跑的更快,而且还是闭着眼睛漫无目的的乱跑,所过之处,无数建筑被硬生生撞塌,一时间整个毒殿烟尘滚滚,矗立了不知多少年的古旧建筑,无一幸免。

    看到祖宗的基业,要被这家伙拆光,殿主睚眦欲裂,手腕一翻,一个令牌出现在掌心,真气灌输,缓缓悬浮在空中,像是沟通了某种特殊的力量,发出耀眼的光芒。

    “后辈第三十任毒殿殿主,启动护殿大阵……”

    轰隆??!

    伴随声音,令牌的光芒越来越亮,之前隐匿整座岛屿的巨大阵法,像是被一股特殊的力量激活,缓慢运转开来。

    当年鸿远毒殿开派祖师留下的这个阵法,不光能够隐匿岛屿,还能对侵犯者进行围困、毒杀!

    远处这家伙,不光逃走,还四处搞破坏,再不拦住击杀,恐怕毒殿万年的基业,都将毁于一旦。

    嗡!

    阵法运转开来,一股强大的力量,立刻向不远处逃走的张悬涌了过去。

    呼啦!

    阵法速度太快,根本躲闪不开,顿时将其封印其中,像是被关进了一个笼子。

    “哼,看你还怎么逃……”

    见阵法如此强大,殿主眼睛一亮,急匆匆飞了过来,不过,还没来到跟前,就看到这位“孙强”,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在封印中后退了几步,脚掌在地上猛地一踏。

    咔嚓!

    封印立刻碎裂,紧接着站在原地不动,右手举起,猛地一抓。

    呼!

    他眼前炼化的令牌立刻不受控制,笔直向对方飞了过去。

    “什么?”

    瞳孔一缩,殿主差点没当场吓死。

    轻易破开封印,更将他手中的令牌夺去……只有一种可能,对方对阵法十分了解,已经完全知晓了其中的破绽之处,并对其进行了控制!

    这……怎么可能?

    这个阵法,可是当初先祖研究了不知多少年,配合地形,完美布置出来的,就算历代精通阵法的前辈,都只有一知半解的能力……这家伙才来到多长时间?不但搞懂了,还找出了缺陷……

    到底怎么做到的?

    心中震惊,正想重新夺回控制阵法的令牌,就看到前方的青年,依旧闭着眼睛,手掌再次一翻。

    哗啦!

    一股力量立刻袭来,殿主身体顿时感到一下僵直……

    阵法被对方控制,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将他锁在其中。

    “糟了……”

    瞳孔一缩,殿主全身力量涌出,正打算将封印挣脱,就看到一个脚掌对着脸蛋笔直踹了过来。

    嘭!

    只一下,牙齿就掉了好几个,口鼻鲜血长流。

    “孙强,你敢打我,我要你死……”

    一声咆哮,话音没结束,就见对方拳头脚掌越来越快了。

    噼里啪啦!

    不到十个呼吸,就挨了最少三、四十巴掌,五、六十脚,整个人被抽的面目全非,扔出去,绝对没人相信是面容和蔼的殿主。

    按照正常情况,以他的实力,就算短时间内斩杀不了对方,但是对方想伤他也是很难做到的。

    结果,用了阵法之后,非但没将对方杀死,还让人家借助了力量,一顿狂殴,殿主只觉得脑袋发晕,快要炸了。

    他可是毒殿殿主,整个鸿远毒殿实力最强,权势最高的人……

    启动大阵,却被对方借助,狠狠狂揍,这叫什么事……

    怎么感觉,对方像是殿主,而自己,反倒是外来者一样?

    “殿主……”

    追过来帮忙的诸多长老,看到“孙强”不??褡岬钪?,打的快要死亡,一个个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

    殿主出面,他们觉得肯定会一揽败局,扬眉吐气,怎么都没想到,先是毒虫被毒死,然后又被狂揍……

    “别对这位孙强有杀意,不然,他会杀了你的……”

    见殿主随时都会被活活打死,一个长老想起之前的情况,忍不住喊道。

    “别有杀意?”

    满脸红肿的殿主,虽不知道这位长老这样说,到底为了什么,但既然能如此大声,必然不会有错,强忍住愤怒,将心中的杀意缓缓压制。

    这边刚刚压制完,对面的“孙强”果然停了下来,再次盘膝坐在不远处,继续修炼。

    自始至终,眼睛都没睁开一下,就好像之前的一切举动,在梦游一般。

    “这……到底怎么个情况?我居然被人梦游打了?”

    殿主眼眶红了。

    堂堂毒殿殿主,被强者揍了也就忍了,结果被一个从圣盟友揍得面目全非,差点死了……这叫啥事!

    ……

    与此同时,张悬的巫魂,刚好看完第三层的书籍。

    感受到外面灵气席卷,似乎有巨大的阵法运转,又有楼阁倒塌,轰鸣不绝,眉毛一皱,满是不悦。

    “吵死了,还能不能让人好好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