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主所在的府邸,许长老坐在一侧,一脸微笑。

    “你是说这次多亏了一位叫孙强的毒师,大仁大义,不计危险,将你救下,不然,可能就回不来了?”

    对面的一个老者看了过来。

    六、七十岁的样子,一脸微笑,面容和蔼,如果不是知道这是哪里,可能做梦都想不出,如此模样的人竟然是鸿远毒殿殿主,七星级别的毒师!

    “是,这位孙毒师,急公好义,有勇有谋,不是他的话,我可能和薛长老一样,早已离开了!”

    说到孙强,许长老满是佩服。

    从圣域四重强者手中将他救出,单凭这份胆识和气魄,就是不知多少人,无法比拟的。

    “一个从圣,面对如此强者,能够面不改色,坦然应对,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好,我同意他考核毒师,加入我们毒殿!”

    微微一笑,老者捋着胡须。

    “多谢殿主了!”

    许长老站起身来,轻轻一笑,脸上带着自信和笃定:“放心吧,你一定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这位孙强,绝对是一位值得信赖,让人依靠的朋友!”

    “能得到你这样赞誉,我都有些想看看这位孙毒师,到底是何种人物了……”

    殿主点点头,正想继续说话,就见房间外一个长老急匆匆走了进来。

    “殿主……”

    “风长老,你这是怎么了?”

    转头一看,认了出来,正是毒殿的一位长老,风平。

    只不过,此时的风长老,和往日不同,鼻青脸肿,身上也全都是血污,好像刚刚经历过什么生死劫难一般,说不出的惨烈。

    “怎么了?你还好意思说怎么了?”看到许长老,风平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声咆哮,就要冲过来和他决斗。

    要不是这位许攸,带那家伙过来,他们毒殿至于会如此惨烈?

    “堂堂长老,一来到就要出手,成何体统?风长老,发生了什么事?”

    眉毛一皱,殿主呵斥。

    “殿主……”

    听到呵斥,风长老停了下来,牙齿咬紧,一脸悲愤的看了过来:“毒殿二十位长老,被人杀了……十四位!活下来的,只有我和杜长老等六人,就连明副殿主也被一剑劈掉了肩膀,危在旦夕……”

    “什么?长老被杀了十四位?怎么回事?”

    猛地站起身来,殿主瞳孔收缩。

    鸿远毒殿,一共就二十二位长老,刚听到薛长老被人杀了……怎么眨眼功夫,又死了十四个?

    这些长老,不都在毒殿没出去吗?难不成有敌人杀进来了?

    “是……许长老带来的那位孙强干的!”风长老咬牙。

    “孙强?发生了什么?”许长老身体一晃。

    “是这样的……”

    风长老将之前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包括段仁找麻烦,明副殿主大怒,以及……围攻孙强,反被他连杀数人。

    “怎么会这样……”

    听完解释,许长老眼前一黑。

    我是说过,毒殿的人佩服实力强的,让你不要手下留情,可也……没让你将整个毒殿的长老连杀十四个??!

    刚跟殿主说完,大仁大义,值得信赖,就搞出这个……还怎么交代?

    “过去看看!”

    冷冷看了他一眼,殿主一甩衣袖,急匆匆跟在风长老身后向外走去。

    许长老只好跟了过去。

    时间不长就来到张悬的住处,随即看到满地横躺着的尸体。

    这些人,都达到了圣域一重巅峰,对毒的研究更是精通到了极点,到了外面,一人单挑三、四个同级别强者不在话下,而此刻……全都冷冰冰的躺在地上。

    急忙抬头看去,就见罪魁祸首的孙强,依旧盘膝坐在地上,双眼紧闭的修炼,好像所有事情和他无关一般。

    “黄长老、李长老、刘长老……”

    看着满地的尸体,殿主脸皮不停抽搐,眼睛快要流出血来。

    这些都是陪了他几百年的老人,没想到,几十个呼吸的功夫,就被这家伙杀光了!

    关键杀了人,非但没有害怕,依旧在这里盘膝坐着修炼……未免太不把毒殿放在眼里了吧!

    “殿主,你一定要杀了这家伙,替我们报仇……”

    明副殿主急忙来到跟前,一声咆哮。

    他的伤已经包扎好了,也服用了对应的药物,只不过太严重了,已经元气大损,就算治好,也差不多废了。

    “是啊,殿主,这家伙太过嚣张,和我们战斗,连眼睛都不睁开,简直目中无人到了极点……”

    “必须杀死,不然,如何对得起毒殿的列祖列宗!”

    ……

    剩下两位副殿主和长老,也同时吼道。

    他们毒师出去,都是别人惊恐的逃走,啥时候受过这种委屈,被一个闭着眼睛的家伙,连杀十几位长老。

    “放心吧,还没人敢在毒殿捣乱后,还能逍遥法外!”

    大手一摆,殿主看了过来,目光阴冷如冰,交代一声:“将许攸关押,待我处理了这家伙后,再进行审讯!”

    “是!”

    听到吩咐,立刻几位长老过来,将许长老围在中间。

    “殿主……”

    许长老没想到会出现这种结果,满脸着急,却没有丝毫办法。

    想要解释,却也不知如何开口。

    这位孙毒师,跟自己来的时候,还挺正常,说要低调……怎么找殿主汇报的功夫,就杀了十几位长老,这他妈也叫低调?

    你过来不是考核毒师,是过来想将我们毒殿团灭的吧……

    虽然郁闷,但是一想到孙强是他的救命恩人,还是忍不住开口:“殿主,孙毒师不是滥杀无辜的人,我觉得其中肯定有误会……”

    “将他的嘴给我封上!”

    见毒殿的长老都快死绝了,这家伙居然还说什么误会,殿主气的眉毛一扬。

    “是!”

    一个副殿主点点头来到跟前,手指一点,就将许长老的嘴巴堵住,让他再说不出话来。

    “孙强是吧,孤身一人,就敢来毒殿捣乱,胆子可真不小,不过……今天不管你是谁,又有什么目的,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让见许长老再不会替这家伙说话,殿主这才转过来头来,一声呵斥,来到张悬跟前,手指一点,指尖飞出一排指甲大小的甲虫,不多不少,正好九个。

    这些甲虫呈暗金色,翅膀反射着阳光,显得分外狰狞。

    “是殿主的暗金毒虫!”

    “这可是连圣域三重强者,都可以轻松毒杀的圣物!”

    “是啊,为了养这些暗金毒虫,殿主花费了不知多少心血,光圣域药材,就给吃了不下一百株……功夫不负有心人,虽然艰辛,却也养出了整整九只出来!”

    “这九个毒虫,每一个都能毒杀一位圣域三重,九个加起来,就算是圣域四重强者,都要躲避,将它们全部放出来,看来殿主真的生气了!”

    “这家伙死定了,虽然不知服用了什么解毒药,能够抵挡一般的毒物,但肯定挡不住殿主的毒虫……”

    ……

    看到殿主放出暗金毒虫,所有人都眼睛一亮。

    虽然都豢养毒虫、毒蛇之类的,但要说级别,殿主的暗金毒虫绝对是最巅峰的存在。

    随便一个飞出去,就能毒杀圣域三重强者,让无数人为之忌惮!

    真要大开杀戒,九大毒虫飞出,整个鸿远帝国,都可能会因此灭绝。

    这就是七星毒师的可怕!

    众人看来,这位孙强,就算服用了什么厉害的解毒药物,能够抵挡一些毒粉,但是面对这么厉害的毒虫,也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死!

    “呜呜呜……”

    和众人的期待不同,许长老眼前一黑,不停的呼喊,可惜嘴巴却被封上了,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满脸着急。

    不理会其他人的震惊,脸色凝重,殿主手指一弹,九滴鲜血飞出,九只暗金毒虫,分别吞噬了血液,变得颜色更加艳丽。

    “去!”

    眉毛扬起,一指盘膝坐在地上的“孙强”,殿主杀意沸腾。

    嗡嗡嗡!

    听到命令,九只毒虫笔直向飞了过来,眨眼功夫来到跟前。

    张悬似乎没意识到危险,依旧盘膝坐在地上,双眼闭起,一动不动。

    呼!

    见他不知躲避,殿主脸色一喜,控制着毒虫,落在身上,顿时,张悬手臂、脖子等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爬满了甲虫。

    咔嚓!咔嚓!咔嚓!

    毒虫张口咬了过去,鲜血顺着虫子的嘴巴,向里灌输。

    “咬上了……”

    “暗金毒虫只要咬上,毒液就会沿着血液进入体内,不消三个呼吸,就会毙命!”

    “被这么多毒虫同时咬上,我觉得他连一个呼吸都坚持不住……”

    ……

    本以为这家伙看到毒虫过来,会吓得逃走,没想到,依旧坐在地上,被九头毒虫同时咬住,就算是神仙,也没办法救了。

    呼!呼!

    咬完张悬,九头暗金毒虫重新飞了起来,不过才飞了不多高,突然像是喝醉酒一般,一个个脑袋一歪。

    啪嗒!啪嗒!啪嗒!

    全都掉在了地上,六条腿抽搐了几下,再没了动静。

    “噗!”

    脸色一白,殿主一口鲜血喷出,连续后退了七、八步,坐倒在地,像是见鬼一样的表情向前方看过来。

    “我的命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