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真副殿主是七星初期毒师,修为达到了圣域二重初期,全力出手,力量自天而降,将四周的院墙都震成粉末。

    见他出手,其他两位副院长,也没有停歇,一起冲了过来。

    这二人和明真一样,同为圣域二重初期,战力惊人。

    三大高手配合,汹涌的力量,如同江海涨潮,将四面八方都笼罩,难以抵挡。

    “这是怎么了?”

    院墙倒塌,交战的力量四处散逸,守在外面的李园等人,齐刷刷看了过来,一看之下,全都身体抽搐,满脸发懵。

    明副殿主只是过去找这位孙毒师的麻烦,怎么找着找着,打起来了?

    最关键的是……三大副殿主,所有长老……一起出手对付一个从圣,未免太不要脸了吧!

    “好像……黄长老死了……”

    一个颤巍巍的声音响起。

    李园等人这才发现,一个老者横躺在地上,脑袋缩进了脖子,好像是被人用手掌,硬生生砸进去的!

    一击毙命!

    “估计是他们找孙毒师麻烦,后者一怒之下出手……”李园心中一凛,继续向前看去。

    就见20多位强者的围攻下,这位孙毒师,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双拳挥出,将两位长老硬生生震退,手腕一翻。

    一柄长枪出现在右手,同时一柄长剑出现在左手。

    呼啦!

    轻轻一刺,枪芒仿佛划破黑夜的闪电,笔直来到一位长老跟前,只一下,就刺穿了他的咽喉,澎湃力量的冲击下,尸体倒飞了出去,摔在不远处的地上。

    枪芒刺出的同时,左手的长剑也轻轻一划,蕴含天道意念的剑气,劈了下来。

    左手边的另外一位长老,没想到他可以双手同时用两个兵器,而且每一个都如此强大……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脖子一凉,脑袋滚了出去,鲜血喷溅的到处都是。

    “杀人了……”

    李园等人只觉得全身冰冷,身体僵直。

    这些长老每一个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平时他们恭敬有礼,都未必换的对方看上一眼……而现在,居然和其他人一样,尸体倒地,鲜血狂喷……

    强烈的冲击感,让他们觉得咽喉发紧,呼吸都有些困难。

    “好像……这位孙毒师,一直闭着眼睛,没有睁开……”

    不知谁喊道。

    李园等人这才发现,刚才他们带过来的这位孙强,从战斗一开始,就双眼紧闭,谁对他攻击,他就对谁反击。

    每一枪落下,必然有一位长老,被刺穿咽喉,每一剑过去,就有一个长老身亡……

    可以说,这家伙就像是催命的阎罗,众多长老,根本就抵挡不住。

    “不行,这样下去,所有长老都会被这家伙杀死……”

    看着毒殿的长老,越来越少,又死了十个,明副殿主再也忍不住,一声呼喊。

    继续这样围攻下去,可能用不了十个呼吸,毒殿的所有长老就要全部死在这里!

    一个从圣,对战他们二十多位圣域强者,非但没落下风,还一口气斩杀了十多个……这到底什么怪胎?

    “所有长老,听到命令……赶快后退,由我和明副殿主等人对付这家伙……”

    另外一个副殿主也意识到了这点,大声交代。

    刚才人多,而且大部分都是他们自己的同伴,就算拥有圣域二重的实力,也无法彻底发挥,当务之急是让众人抓紧离开,他们三个才能更好的配合,将眼前这位家伙斩杀!

    “是!”

    还剩下的几位长老,听到命令全都松了一口气,急忙跳出战圈,眼中露出了浓浓的恐惧。

    说实话,眼前这位家伙实在太诡异了,他们最擅长的毒,没有任何作用不说,肉身和真气力量,更是强大到了极点!

    犹如人形圣兽,根本抵挡不住。

    最关键的是,这么多人联手,非但没伤到分毫,还被斩杀了十多位……甚至,人家自始至终,都没睁过眼!

    不用眼睛,都这么强了,一旦睁眼,该有多可怕?

    早知道如此,掺和这事干什么……是明副殿主的学生惹事,跟他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他们真的只是来打酱油的……

    众人一离开,三大副殿主立刻围了上来,各自将体内的真气运转到极限,对着中间的那位“孙强”攻击而至。

    哗啦啦!

    三大圣域二重高手,同时出手,力量像是一个巨大的牢笼,将周围的天地都禁锢住。

    张悬被困中间,没有后退,反而体内战意越来越浓,突然一声长啸,手中长枪,笔直点出。

    叮叮叮叮!

    枪尖连续点在牢笼的墙壁上,本来稳固无比的气墙,眨眼功夫就出现了裂痕,随即,众人就看到一道剑芒笔直从缝隙中刺了出来。

    哗啦!

    眨眼功夫,封锁就被劈成两半。

    噗!噗!噗!

    明副殿主等人同时鲜血喷出,一个个眼中露出了恐惧。

    对方一个从圣,轻松就将他们三大圣域二重强者布置的牢笼击破,这种实力,已经超出了想象……更重要得,对方的真气,像是无穷无??!

    如此凶猛的力量,连续施展了这么多次,依旧生龙活虎,好像没有任何损耗!

    到底怎么做到的?

    “天地三才阵!”

    低喝一声,明副殿主身影一晃,占据好了一个位置。

    听到他的话,其他两位殿主同时点头,落在了另外两个位置。

    天地三才阵!

    这个阵法能让他们三人的实力翻倍递增,只要配合好,圣域二重巅峰强者都能斩杀。

    呼!

    三人的位置一站好,汹涌而出的真气就连接起来,如同一个铁环。

    似乎知道了?;?,张悬后退了一步,手腕一翻,长枪收入戒指,不过,眼睛依旧没睁开。

    “出手!”

    滋滋滋滋!

    有了阵法,三大殿主气势大增,同时出手,一道道剑气,向里面刺了过来。

    不过,剑芒还没来到这位“孙强”身上,就见他身体猛地一缩,连续在空中踢了三脚。

    这三脚没有任何规律,却每一下都踢在他们要前进的步伐之中,一下就打乱了进攻的节奏。

    “他……将天地三才阵破了?”

    还剩下的几位长老,看到这一幕,全都瞳孔一缩。

    对方这三脚,看起来没有根究,也没有道理,实际上却破坏了阵法的节奏,一下就将天地三才阵化解!

    用脚将如此厉害的阵法破掉,难不成这家伙的阵法也有很深的研究?

    实力强倒也罢了,还对阵法,研究的那么深刻……这还怎么打?

    扑哧!

    正在震惊,就见被围在中间的“孙强”,长剑一扫,就将明副殿主的手臂连带肩膀劈了下来,血液立刻狂喷。

    “啊……”

    惨呼一声,连连后退,明副殿主面容发白,战斗力全无。

    怎么都想不通,三大圣域二重强者联手布阵,都没挡住一个从圣。

    阵法破掉,三人联手,就再没有什么可怕,张悬再次向前,长剑闪烁,逼得还剩下的两大副殿主,节节败退,反抗都做不到。

    “不对……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位孙强,都是谁进攻他,他攻击谁……只要停止进攻,他便不会继续纠缠……”

    突然,一个长老道。

    “你这样说……还真是!”

    另外一个长老点头。

    这样一说,他们都想了起来,这个孙强战斗力虽然可怕,却也不是肆意进攻,而是……谁攻击他,他攻击谁!

    就好像自动反击一般。

    “钱副殿主、孙副殿主,你们别对他攻击,或许就不会还手……”

    明白这点,再也忍不住,急忙喊了出来。

    “不攻击?”

    听到喊声,剩下的两位副殿主,也回忆了刚才的战斗,眉毛一扬,同时向后跳出。

    呼啦!

    他们刚一离开,就见对方的剑气,从脖子面前划过,停了下来。

    呼!

    这家伙再次盘膝坐在了地上,不再理会他们。

    “这……”

    见对方不再攻击,二人这才松了口气,汗水从额头上流淌而下。

    要不是刚才那位长老找到诀窍,恐怕继续下去,他们同样会被斩杀。

    一个从圣,一口气斩杀了十几位圣域一重巅峰强者,逼得他们三个圣域二重强者,呼吸都喘不开……

    许长老从哪里找来的怪胎?

    “他……好像陷入了某种修炼之中,并非主动进攻,而是对危险,做出的本能反应……”

    战斗停止,众人的思维也变得活跃开来,一个副殿主开口道。

    “这……”

    听到他的解释,众人全都一呆,这才反应过来。

    他说的不错,这个“孙强”本来一直坐在地上不动,是他们进攻,才被迫反击……

    而且,基本都是,攻击他,他反击谁,想要杀他的都被杀了,他们因为手下留情才幸免于难……

    “无意识的反击,都这么厉害……要是清醒了,该有多强?”

    一个长老,缩了缩脖子,道。

    众人沉默。

    无意识的反击,只是身体对战斗做出的本能反应,这种情况下……战斗力是有限的。

    即便如此,都将他们整个毒殿的所有长老和副殿主,打的喘不过气来,随时都会灭绝……这位孙强真要从修炼中回过神来,是不是更加可怕?

    毒殿谁还能挡的???

    “快去将许长老请来……”

    再也忍不住,一位副殿主大声吩咐。

    “许长老好像去见殿主了……”一人回答。

    “那就将殿主一块请来……”

    这位副殿主咬牙,转头看向死了一地的长老,眼泪流出。

    这叫啥事!

    他们毒殿啥时候受过这么大的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