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三个殿堂,都有六、七十米高,在四周的建筑中,鹤立鸡群,十分显眼。

    “试毒殿、比试殿,藏书殿……前面两个,经常用毒,就算清扫的再干净,也会留有痕?!厥榈畈煌?,里面全是书籍,应该最为干净……”

    试毒殿用来试验新炼制的毒药,就算找到解药能够中和,也必然留有痕迹,比试殿也差不多,毒师对碰,各种毒物升腾,乌烟瘴气,留下很多难以解决的隐患,以此为判断,想要找到藏书殿,应该不是特别困难。

    心中一动,向三大殿堂仔细看了过去。

    明理之眼的照射下,殿堂的情况毫厘毕现,其中两个,毒物升腾,给人一种浑浊之感。

    “应该是那个!”

    眼睛一亮,张悬没有太多的犹豫,身体一纵,笔直向最清澈的殿堂飞了过去。

    这个建筑,比那之前两个更加高耸,带着书卷的厚重之气,周围布置了极其强大的阵法,看样子没有特殊手令的话,很难进入。

    看了一眼,张悬轻轻一笑。

    换做学习阵法秘籍之前,可能的确没有办法,不过现在对阵法的研究已经不弱于七星阵法师,再加上明理之眼,找到其中的漏洞,不是什么难事。

    双眼炯炯的看了过去,时间不长,果然给他找到了一个不大的漏洞,轻轻一晃,钻了进去。

    巫魂尽管无形无质,肉眼无法识别,但是阵法汇聚灵气,进入其中,很容易改变周围的气场,从而被发现。

    所以,想要进入其中,还是需要小心一些。

    沿着阵法的漏洞,向里走去,不一会来到藏书殿跟前。

    不远处有两个圣域一重的毒师看守,张悬提前计算好了行走的路线,并没引起对方的注意,透过大门的缝隙,轻轻一晃,钻了进去。

    大殿的一层,摆了很多书架,密密麻麻的书籍,顿时映入眼帘,都是关于毒的。

    《毒道真解》、《青元子三十六种用毒法》、《解毒攻略》、《基础毒功的修炼》……各种书籍层层叠叠,不计其数,汗牛充栋。

    这些是毒殿建立上万年来,无数毒师花费心血创作而成,有的正确,有的错误,对别人来说,不敢全部都看,以免乱了思维,但对张悬来说,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

    身体一晃,找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

    “开始!”

    一声轻哼,目光如电,笔直向一排排书籍看了过去。

    哗啦啦!

    一本本书籍被收录在脑海之中,去伪存真,缓慢形成了没有缺陷的天道功法。

    一个时辰后,第一层的书籍就被收录干净。

    “这是一星毒师的修炼方法……”

    看了一眼形成的毒功,张悬向楼上走去。

    这个藏书殿的布局,和名师学院的有些相似,一层对应一星,级别没达到,不允许观看下一个等级的。

    虽然一星、二星毒师的内容,当初在青莲山脉就已经学过了,但是这里书籍的储量,明显更加丰厚,反正都来了一趟,也不在乎多浪费些时间。

    再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书籍里,或许就记载了如何救治魏如烟,因此,没有丝毫大意,挨个看了过去。

    很快,第二层的内容也全部收录干净。

    紧接着上了第三层。

    ……

    他的巫魂悄悄潜入了藏书殿,观看书籍,肉身所在的院落,已经引起轩然大波。

    看到树上挂着的段师兄等人,不少毒师,都瑟瑟发抖,有些惊恐。

    本以为刚来的这个家伙,遇到这么多毒师,会任由宰割,不敢多说,做梦都没想到,居然是个过江龙,生猛的一塌糊涂!

    一出手就将他们之中最强大的段仁师兄打晕了!

    “快去禀报明真副殿主……”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出来。

    “好!”

    伴随一声低呼,一人急匆匆向一个方向跑了过去。

    明真副殿主,是七星毒师,更是这位段仁师兄的老师,后者敢如此张狂,正是依仗了他的地位,现在被一个刚来的家伙打晕,恐怕这位副殿主,会勃然大怒。

    一路疾驰,时间不长,来到副殿主的住处,正想进入,就被人挡住。

    “副殿主正在和诸多长老议事,有什么事,还请通报!”

    护卫面无表情。

    “和长老议事?”

    愣了一下,这位毒师这才想起,今天是副殿主和长老议事的日子,迟疑了片刻:“段仁师兄被人打了,现在正昏迷不醒!”

    “段仁被打了?”

    护卫一愣。

    “是!这人叫孙强,是许长老带来的……”毒师不敢隐瞒。

    “好,我进去禀报……”

    知道段仁是明副殿主最器重的弟子,最近正打算开会提拔成为长老,护卫不敢迟疑,急匆匆走了进去。

    不一会重新回来,招了招手:“副殿主让你进去!”

    点了点头,这位毒师向里走去。

    不一会来到最中间的客厅,抬头一看,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房间内,不光有明副殿主,另外两个副殿主也在,更有除了许长老、薛长老在内的二十位六星巅峰长老。

    “到底怎么回事?”

    见他进来,明副殿主看了过来,目光如电,带着威压。

    这位明副殿主,六十岁左右的年纪,脸上的胡须,呈花白色,一身黑衣,配合阴冷的脸色,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之感。

    “是这样的……”

    毒师急忙将见到的情况说了一遍。

    “你说许攸带来的人,二话不说,就将段仁击伤?”

    明副殿主眼睛眯起。

    “是……”

    毒师点头。

    “很好,很好!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敢在毒殿找麻烦,真是好大的胆子!”

    寒光一闪,明副殿主冷笑出声:“带我过去,我倒要看看,到底什么样的人,谁给了他的胆子,敢对我的学生出手!”

    “是!”

    不敢多说,毒师当先向外走去。

    “明副殿主,刚好我们也没事,既然有热闹可看,不妨一起过去!”

    “是啊,别人来到我们毒殿,都紧张的话都说不出来,这家伙居然敢直接动手,我也想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剩下的两位副殿主,也同时站了起来。

    “我们也想看看,许攸出去一趟,带了个什么厉害的角色!”

    “这种事,怎么能少了我……”

    ……

    其他二十位长老,也都眼睛放光,笑了起来。

    毒殿的诸多毒师,只能呆在一个岛上,多年以来,早就没什么新鲜事让他们关注了,既然这个新来者如此嚣张,自然要过去看看。

    “好!”

    见两位副殿主和诸多长老都要去,明副殿主也不拒绝,摆了摆手,紧跟在报讯的毒师身后,向张悬住的地方走去。

    很快来到跟前,果然看到自己的学生和几个属下凄惨的挂在树上,身上的骨骼碎裂了不知多少块,伤势严重。

    “可恶!”

    脸色铁青,明副殿主拳头捏紧。

    对方明知道这位是自己的学生,还出手这么狠辣,明显没将他放在眼里。

    “开门!”

    让人将段仁救醒,自己则向眼前的院落走了过来,一声冷哼。

    “明副殿主……孙毒师说……”

    守在院子外面的李园等人,看到一下来了这么多副院长和长老,全都吓傻了,嘴唇哆嗦,说不出话来。

    “怎么,我的话没用了?”

    眉毛一扬,明副殿主喝道。

    “是……”

    知道副殿主的权威不容挑衅,李园只好将院门打开,本来想要提前通知那位孙强毒师,现在看来,做不到了。

    “哼!”

    目光阴冷,明副殿主走了进去,其他两位副殿主和诸多长老,紧跟着鱼贯而入。

    所有人都想看看,将段仁打的如此凄惨的家伙,到底长的啥样。

    进入院子,很快就看到一个人影,盘膝坐在院子中间灵气最集中的地方,双眼紧闭,正在修炼。

    “你就是孙强?”

    自己这么多人来了,这家伙还有闲心修炼,眼睛都不睁开,明副殿主脸色阴沉的可怕。

    说完,等待对方回答,却发现,不远处的家伙……眼睛依旧没睁开,好像觉得他们不存在一般。

    “放肆!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没想到堂堂副殿主被如此轻视,明真气的快要爆炸。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七星毒师,地位尊崇,不起身迎接倒也罢了,眼皮都不睁开,简直嚣张到了极点,目中无人!

    这么多人进来,又大声呵斥,他可不相信,能毫无察觉!

    如果真是这样,肯定早就死了好多次了,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呼!

    呵斥完,对面依旧没有回答,好像眼前的家伙,睡着了一样。

    “你……”

    脸色涨红,明副殿主怒火燃烧。

    见过嚣张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整个毒殿,三位副殿主,二十位长老都来了,喊了好几声,居然坐在地上,声音不回……

    “果然胆子够大,以为有许长老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了,那我倒要看看,许长老能不能保得住你……”

    憋的快要爆炸,明副殿主一声咆哮,体内真气涌出,就要出手。

    “哈哈,明副殿主,教训这种货色,怎么能让你脏了手……”

    就在这时,一个笑声响起,一位长老走了上来。

    (本书得到了“年度海外最受欢迎IP”的奖项,我上台后,感谢了读者,感谢了大家,结果……全被删减了,我的台词,留下了一半都不到,汗。另外,谁说老涯丑的?你出来,信不信打不死你……小样,我网文界的***,可不是“浪”得虚名……另外,推荐大神ek巧克力的新书,重生之帝霸星空,大家可以看一下。最后,月票距离剑神差的很远,有没有机会摸他一下屁股?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