岛屿的直径足有上百公里,远远看去,绿油油的,满是各种高大的植被,阵法笼罩下,灵气浓郁,时不时有厉害的圣兽在天空飞舞。

    “上百公里的岛屿,能够全部隐藏,布置这个大阵的人,实力绝不会低于七星!”

    眼中满是震惊,张悬忍不住道。

    他现在是六星巅峰阵法师,想要布置出如此巨大的阵法都很难做到,将毒殿建立在这里的那位前辈该有多强?

    “鸿远毒殿的开派宗师,不仅是一位七星毒师,更是一位七星巅峰级别的阵法大宗师,即便是他,为了布置这个隐秘的大阵,也是花费了整整50多年!”

    看出了他的震惊,许长老笑道。

    “50年?”张悬嘴角一抽。

    从穿越到现在,满打满算也不到一年时间,50年时光,只为一个阵法,打死也不会去干。

    “是啊,这个阵法以地下火山为力量源泉,让整个岛屿,隐藏在辽阔的海面之中,如果找不到入口,就算从上面飞过,也只看到一片汪洋?!?br />
    许长了满是自豪:“当初有不少七星名师,甚至阵法师路过此地,都没有发现!正因如此,毒殿才保持了传承万年,没受到一次攻击?!?br />
    “厉害!”张悬点了点头,眼中纹理蠕动,向眼前的大阵看了过去。

    不得不说对方设计的很好,借助岛屿得天独厚的优势,以及周围海水的环境,将隐藏阵法,完美的结合。就算明理之眼,也只是看到一个大概,短时间内,无法分析出破解的方法。

    真想破解的话,可能大概需要研究……最少十多分钟的时间!

    一个阵法能让他研究这么长时间,已经算是极为逆天了。

    “下去吧!”

    看到他脸上的震惊,许长老笑了笑,驾驭着飞行圣兽缓缓向眼前的岛屿飞了过去。

    十几分钟后,在一个巨大的高台上落了下来。

    “许长老!”几个青年迎了上来,看到从房屋里走出来的不是薛长老,而是一个从没见过的中年人,全都满是奇怪。

    “这位孙毒师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们先安排住下?!?br />
    许长老转头交代:“我现在要去见殿主!”

    “是!”

    听到是许长老的救命恩人,几个青年再次看向张悬,露出敬畏之色,齐刷刷点头答应。

    “张毒师,你先跟他们找地方住下,我先去找殿主,将靖远城的事情详细说一下?!?br />
    向前走两步,许长老停不下来,给张悬传音:“毒殿的人可能脾气都有些不好,不过,大家都佩服实力强的,如果到了住处,有人找麻烦,可以不必留情?!?br />
    “嗯!”张悬点了点头。

    一个长老被杀死,的确该向殿主汇报。

    至于有人要找麻烦的话,他也没打算当好老实人。

    “我会向殿主禀报你的事情,然后帮你申请考核毒师的名额!”

    说了一句,许长老急匆匆向前走去,不一会就消失在眼前。

    “孙毒师,这边请!”

    见他离开,几个青年,来到跟前。

    也不多说,跟在几人身后,张悬大步走了过去。

    离开高台不远,是一个巨大的城镇,各种建筑林立,看起来有些古旧,保持着数千年前的形态。

    街道上人来人往,干什么都有,宛如一个巨大的城市。

    行走其中,偶然可以看到路边的房间里飘出淡淡的薄雾,气味不错,但是嗅上一口,就会让人觉得脑袋眩晕,昏沉欲睡。

    不用看就知道,里面必然蕴含剧毒。

    不光有这些,路边时不时爬过来一个个毒虫、毒蛇,颜色鲜艳,色彩斑斓,虎视眈眈的看着行人,似乎随时都会发起攻击,如果不是毒师,第一次看到这些,都有可能当场吓晕过去。

    “放心吧,这些毒虫,不会轻易咬人……”

    看出了他的担忧,一个青年笑着解释,不过话音未落,就听到前方一声惨呼,一个中年人跳着向前跑去,而他屁股上挂着一条毒蛇,尖利的牙齿咬入肉中,死活都不松开。

    “我操你姥姥,这是谁的蛇?再不出声,我今天拿回去剥皮炖了!”

    “敢吃我的蛇,信不信我现在就毒死你……”

    紧接着,又一声咆哮响起,一个人影冲出,与刚才那个被蛇咬的家伙,打了起来。

    “这个、这个……这些毒虫平时还是都挺友好的……”

    刚说完不咬人,就出现这一幕,青年略带尴尬,急忙解释:“放心吧,虽然毒虫不太可靠,我们毒师一般还是相互敬重,邻里和睦,不会轻易出手……”

    “嗯!”点了点头,张悬还没继续向前,就听到街道里面更加嘹亮的咆哮声响起。

    “妈了个鸡,是谁在老娘的枕头上下毒?最好别让我查出来,不然我会杀了他不可!”

    话音结束,就从房间里窜出一个包子脸的妇人。

    这人身材看起来还不错,但是脸却肿胀的和西瓜一样大小,甚至不少地方都开始流脓,狰狞的和刚从墓地里爬出来的僵尸一般。

    “谁在我的汤饭里下毒?”

    “敢在老子的鞋子里放毒虫,活腻歪了不成?”

    “敢往我鼻孔里塞药,信不信我把你的爪子剁了?”

    ……

    此起彼伏的声音连绵不绝,随即看到一个个被毒的奇形怪状这家伙,从房间里冲出来。

    刚说完邻里和睦就闹出这么大动静,青年脸上有些尴尬。

    “咳咳,他们这些都是开玩笑,更多的是实验自己的刚刚配制出的药物,无伤大雅,无伤大雅……”

    “无伤大雅?那他们是……”

    张悬满脸疑惑的向前一指,随即众人就看到两位毒师打的如火如荼,恨不得将对方撕碎了吃掉。

    “……”青年。

    沿着街道走了一会儿,张悬就看明白了。

    毒师没有名师堂那么多规矩,只要配制出新的毒药,基本都会拿身边的人做实验,有时候今天看到这个人是一副模样,明天看到就会另外一副模样,甚至会被毒的性别都改变了。

    正因如此,住在这里,你可能会发现自己的邻居今天是个老头,明天是个中年人,后天就变成了娇滴滴的小娘子,更有可能过几天,变成了浑身大包的怪兽……

    当然,如果问起姓名的话,极有可能是同一个,只不过是服用的药物不同,被毒得改变了形状而已。

    “幸亏都是毒师,要是跑到鸿远城这样干,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人活活打死……”

    张悬摇了摇头,满脸无奈。

    也就是在这里才这样做,鸿远城有名师堂,有名师学院,这种未经同意就胡乱下毒的行为,是违背规矩的,一旦发现,有十条命也不够杀的。

    如此混乱,许长老居然还大言不惭的说,都很友好……天天被毒的面目全非,今天睡着,就不知道明天醒来会被谁下毒,天天提心吊胆……这也叫友好?

    “好了,孙毒师,你就先住在这里吧!”

    走了一会儿,看到无数奇奇怪怪的家伙,青年停了下来。

    张悬看去,是一个干净的院落,虽然建筑看起来有些老旧,但是四周没有之前那么喧闹,十分安静。

    “好!”

    反正在这呆的时间肯定不长,对住处也没什么可挑剔的。

    正想推门走进院落,就见几个青年走了过来。

    “李园,这位面生的很啊,好像从来没见过?”

    “这是许长老刚从外面带来的?!?br />
    将张悬送来的青年,李园道。

    “许长老带过来,难道要收为弟子?能让这个老顽固动心,天赋一定不差,来,让我看看是不是有这个本事……”

    这个青年轻轻一笑,手指一弹,一道烟尘,笔直像张悬冲了过来。

    “刘旭,不要胡来,这位孙毒师并非许长老的弟子……”

    李园解释一声,不过,话语还没说完,后者的烟雾就已经来到张悬面前,想要阻拦也拦不住了。

    正想提醒一下,让他小心,就见这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轻轻一笑,幻影一般,出现在刘旭跟前。

    嘭!

    一声骨骼被击碎的声音响起,刘旭连惨呼都没来得及,就倒着飞了出去,笔直的挂在不远处的树杈上,晕了过去。

    “啊……”

    众人全都一呆。

    大家都是毒师,按照正常情况,对方用毒偷袭,你应该用相同的方式加以还击,结果这家伙二话不说,一拳将人打飞……未免太暴力了吧!

    “你……身为毒师,居然用这种蛮力解决事情,简直有辱斯文!”

    刘旭身后的一个青年走了上来,大手一摆,义正言辞的看过来:“我和你比是用毒,你可敢接……”

    话音未落,就看到一个脚掌笔直对着脸蛋踹了过来。

    嘭!

    和刘旭一样惨呼都没来得及,倒飞出去,挂在不远处的树杈上。

    “你……”

    剩下几个青年全都脸色大变,明明已经挑战他用毒了,这家伙居然还不按常理出牌。

    “一起动手……”其中一位喊了出来。

    嘭嘭嘭嘭!

    几个呼吸后,刚才气势汹汹过来的几个青年,全都挂在树上。

    “这……”

    送张悬过来的李园等人,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