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询问了一会,对方对火源城的那处遗迹了解不多,所知有限,见从他口中也无法获知更多消息,张悬摇了摇头。

    此时,狠人也从水叶王的元神中审讯出了消息,和对方所说的相差不大,只是对这个所谓的地图,了解的更详细一些。

    据说两千多年前,那处遗迹主动出现的,多方抢夺,最后落入了毒殿手中。

    只是,不知什么原因,毒殿并未派人前去搜寻,再加上他们一向闭门自封,久而久之,对于这个消息,很多人就不知道了。

    异灵族也是多方打探,才知道了讯息,几番辗转,这才找准机会,派出两大王者,没想到这二人,连毒殿的影子都没打听出来,就栽倒了自己手里。

    “金叶王、青叶王的目的是什么?”

    既然他们的目的是地图,金、青两位王者,自然也有其目的,只是还没开始,就被自己弄死了,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他们的目的是……为了斩杀名师学院院长,也就是……少主你,制造动乱,让人无暇他顾……”紫叶王脸色一红,道。

    “杀我?”张悬一呆。

    之前一直疑惑,没想到是为了对付自己,看来幸亏提前发现先将其弄死了,不然,被两大圣域四重的王者偷袭,弄不好还真会因此陨落。

    可以想象,两百多头圣域级别的异灵族人配合两个圣域四重的王者,一旦出现在鸿远城,必然闹出极大动静,青源封号帝国名师堂,都有可能卷入其中,可能真没人再理会遗迹的事,让其轻易得逞。

    “是……”

    见少主一脸呆滞,紫叶王心中无奈。

    可能金、青二位,是青田十大王者中死的最憋屈的。

    前去杀人,被杀者,连知道都不知道就将其弄死了,想想也够悲催的。

    “好吧,他们也算死的其所了……”

    想杀自己,却死在自己手里,也算罪有应得了。

    “我有个折叠空间,你先进去!”

    该问的问完,张悬不再多说,手掌一招,将紫叶王收进千蚁蜂巢。

    好不容易让许长老相信自己是毒师,再将这家伙带在身边,估计说什么对方都不会相信了。

    还是先将其收起来为好。

    呼!

    收走紫叶王,张悬手掌一抓,撤掉了七星迷阵,胡云生等人还没走远,安排对方将那些护卫拿下,写了封信,派人送到鸿远皇城和名师堂,这才向静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靖远城城主勾结异灵族人的事,由玉神清头疼就行了,至于是换掉还是重新委任,就不管他的事了。

    可以预料,只要信笺送到,这位嚣张跋扈的城主,必然会成为历史。

    回到静室,就见许长老身上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整个人的精、气、神也变得更加圆润,不过脸色还是有些发白,似乎魂魄受了极大损伤。

    精神一动,一个甲虫出现在掌心递了过来:“刚才我又去了一趟城主府,悄悄将这个取了回来!”

    这个甲虫是对方以精血喂养,一旦失去,必然受损极大,收服紫叶王后,取了回来。

    至于后者能够确认他们藏在墨云轩,肯定也和这东西有关,不然,靖远城这么大,哪里都不去,偏偏在这里搜查。

    “这……”眼睛一亮,许长老露出激动之色,急忙接过:“多谢!”

    这是他本命甲虫,一旦死亡,就算不死也要剥层皮,本以为,落到对方手里,再难拿回,没想到,眼前这位,冒险帮忙取了过来。

    这份恩情,让他感动。

    “你……没受伤吧?”将甲虫收起,许长老满是关心的看了过来。

    那位强者的可怕,他可是亲眼所见,从对方手中将这东西取回,难度之大,难以想象。

    “放心吧,我没事……”轻轻笑了一下,张悬突然身体一晃,脸色一白:“噗!”

    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似乎身体的伤势太重,有些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

    “这位朋友……”许长老一惊,急忙将其扶起,眼中满是担忧和感激。

    为了帮自己取回甲虫,不计危险,这种人品令人佩服。

    最关键的是,这么重的伤势,为了怕自己担心,居然说没有受伤……这位毒师真是可以结交,值得用性命托付的好人!

    急忙从怀中取出一些疗伤的毒药,给眼前这位服了下去,见他神色缓慢好转,这才松了口气。

    “这里咱们是呆不下去了,抓紧时间离开吧!”

    调息一会,张悬吐出一口气。

    许长老点了点头。

    如果不去取甲虫的话,对方会以为二人已经逃远,向四面八方搜寻。

    而现在……肯定已经知道他们还在靖远城,缩小范围寻找的话就简单多了。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用不用再休息一段时间?”

    停顿了一会,许长老看过来。

    虽然逃命比较重要,但是对方的伤势要因此加重的话,他肯定会内疚一辈子。

    “无妨,我的伤势还能承受,先离开这里再说,到了毒殿,再慢慢治疗不迟!”

    捂着胸口,张悬一脸大义凛然的道。

    “那好,咱们准备出发!”

    商议既定,二人悄悄走出静室,向城外溜去,时间不长,就出了城门。

    沿着城外的山林走了一阵,来到一个山坳,随即看到一头巨大的圣兽出现在不远处。

    “这是我们毒殿的圣兽,我和薛长老来时乘坐的……”

    说到这,许长老停顿了一下,神色有些哀伤。

    他口中的薛长老,就是那个略带瘦小的家伙,在城主府,为了救他被紫叶王当场击毙。

    “薛长老是为了救你,只要咱们能平安回到毒殿,就算没有辜负他的一番心血!”张悬安慰了一句。

    “嗯!”

    知道他的意思,许长老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二人坐上圣兽,笔直向龙沧海的方向飞了过去。

    龙沧海是鸿远帝国最大的内陆海,方圆覆盖十数万公里,其中生存的灵兽强的都达到了圣域三、四重,十分可怕,一向是修炼者的禁地。

    他们乘坐的这个圣兽,是一头圣域一重中期的铁甲翼龙兽,速度上并不擅长,但是耐力绝对极好。

    飞行了半天,就看到茫茫海洋出现在眼前,蔚蓝的天空和微微泛绿的海水,在远处靠拢,犹如进入了一个天水连接的画卷。

    看的时间久了,会让人胸怀开阔,豪气云生。

    “去毒殿的路上,一共布置了27处毒阵,就算圣域二重、三重强者贸然进入,都会被轻易毒杀?!?br />
    站在飞行圣兽的木屋内,许长老看着眼前海水,道。

    “27处毒阵?”张悬咋舌。

    “嗯,毒阵的周围,是圣域三重圣兽的巢穴,一旦躲避毒阵,就会陷入它们的攻击……寻找毒殿的修炼者,几乎都死了,每年的数量都不下于数百?!?br />
    说到这里,许长老摇了摇头。

    “每年……不下数百?”

    张悬吓了一跳。

    敢去寻找毒殿,实力肯定都不会差太多,最少都达到了圣域,如此人物,一年死亡数百,虽不是毒师亲自下的手,却和他们有着极大的关系。

    难怪这个职业让这么多人害怕和敬畏,的确令人恐怖。

    “毒殿藏得这么隐秘,传承如何延续?”

    皱了皱眉头,张悬忍不住问道。

    每一个职业都需要后辈人才的补充,毒殿藏得这么深,很多人找都找不到,如何拜师传承,让其延续下来。

    “传承弟子,基本上都是我们毒殿的人出来寻找,但凡看到有天赋的都会收入门下。当然也有一部分是收养了很多孤儿,让他们从小接触剧毒,能够活下来的,才有资格拜师!”

    许长老解释。

    张悬皱眉。

    这样做和养蛊有些相似,将所有蛊虫放在一起,让他们自相残杀,最后胜出的则为王者。

    一群从来没接触过毒的孤儿,陡然接触,死伤必定在所难免,看来为了培养一个毒师,不知需要多少性命来葬送。

    “你没得到传承,又是如何走入毒师这个职业的?”

    解释完,许长老看了过来。

    就算得到毒师传承,都未必能够做到百毒不侵,眼前这位从来没去过毒殿,却能做到这点,用毒比他都丝毫不差,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其实……我在毒殿呆过,不过,不是这里的,而是在轩辕王国下属的一个小地方,叫做红莲山脉……后来离开那里,独自闯荡,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本毒道的秘籍,慢慢也研究,才到了如今的地步……”

    张悬随口道。

    如果说从来没接受过毒,就达到这种水平,换做谁都不会相信,所以话语中,有真有假,让对方难以分辨。

    “用毒的秘籍?能让你达到如此实力,看来这个秘籍不简单!”

    赞扬了一声,许长老忍不住看了过来:“不知是否方便,将这本秘籍借给我观看一二,放心,我可以不翻开,只是有些好奇,想看看出自哪位大师之手!”

    “这……”

    张悬嘴角一抽。

    他只是信口胡说,哪里有什么秘籍?

    难不成……对方再次对他产生了怀疑?

    (明天三更,有月票的先投过来??!另外,公众号最近会将本书出现的美女,弄了一个美女榜,请了专门的画家画出来了,今天发排行第十二的,大家可以关注看一下。微信搜索“横扫天涯”添加关注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