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不允许他多想,也没留给他太多郁闷的时间,诸多傀儡听到命令,呼啸着全都冲了上来。

    换做之前,面对这些圣域三重级别的傀儡,紫叶王还能抵挡一二,现在身中剧毒,根本抵挡不住,时间不长,就满脸脚印,脑袋肿的和西瓜那么大,平躺在地上,进气多呼气少,随时都会挂掉。

    端着美酒,张悬来到跟前,盯着眼前的家伙,带着优雅:“做我的兽宠,可以免你一死!”

    有前几个王者的经历来看,让对方降服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也可以试一下。万一成功,有一个圣域四重的异灵族人做下人,保命能力必定大增。

    届时也可以多了解对方的秘密,知道他们为何派出这么多王者,又为何非要寻找到毒殿的位置。

    “你……做梦!”

    听到这个要求,紫叶王气的咬牙切齿,快要爆炸。

    他堂堂王者,对方居然要求做兽宠……简直不能忍受!

    “那好吧!”

    张悬交代一声:“给我狠狠的打!”

    对于异灵族人,他没有任何好感,更没有丝毫同情,既然不归服,杀了就是。

    嘭嘭嘭嘭!

    诸多傀儡上去又是一阵拳打脚踢,没用多少时间紫叶王就面容发白,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次张悬吸取了之前的教训,提前封印了对方的穴位,让其元神无法脱离,这样一来,就再构不成任何威胁。

    又殴打了一会,见紫叶王随时都会死亡,张悬这才让傀儡们停手,交待一句:“狠人,这家伙交给你了,一定要审问清楚他们寻找毒殿的目的……”

    既然狠人有方法收拾他们,自己也就懒得再去搜魂,毕竟对方的实力超过自己太多,强行搜魂的话,对巫魂也有极大的伤害。

    “放心吧,少主!”

    狠人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根手指突兀出现,笔直向眼前的紫叶王点了过去。

    “这是……灵族皇者的气息?”

    感受到指骨上的力量,紫叶王眼前一晕。

    他可以清晰感受到这根指骨的可怕,绝对达到了皇者的级别。

    堂堂皇者,居然认这家伙为少主?

    “别杀我,我……愿意认你为主……”

    知道一旦落到这位皇者手里,不死也差不多,紫叶王急忙咬牙道。

    虽然认人类为主,被族内知晓,必然死无葬身之地,但现在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

    不答应的话,肯定会和金、青、水三大王者一样,被活活斩杀,元神都逃脱不掉。

    认主的话,或许还能活下来。

    “认我为主?”张悬一愣,本来没有抱很大希望,没想到对方居然同意了,轻轻一笑,点了点头:“献祭灵魂吧!”

    想要彻底的控制对方,只有将对方的灵魂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是!”

    紫叶王满脸苦涩,不过,身为异灵族王者,见过大风大浪,既然做出了决定,没有太多犹豫,精神一动,体内的元神,分裂出一部分,从眉心飞出来。

    张悬巫魂探出,将元神放入脑海。

    一瞬间,对方的思维甚至想法清晰可见,只要有任何反抗的意思,就可以轻易斩杀。

    “好强大的巫魂,难道主人不是毒师,而是巫魂师?”

    张悬感受到对方的思维,紫叶王的元神也察觉到了他巫魂的强大。

    从圣级别就如此强大的魂魄,除了巫魂师,怎么都说不通。

    只是……巫魂师不早就已经灭绝了吗?这位主人怎么得到了传承,而且将魂魄修炼得如此可怕?

    最关键的是,他不是毒师吗?难道毒师和巫魂师可以同时兼修?

    “主人,我现在已经彻底臣服,可否将我体内的剧毒解掉?”

    心中疑惑,却也知道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紫叶王拜倒在地,道。

    刚才他仔细研究了一下,体内的剧毒,从未见过,身上带的那些解药,恐怕没有一个可以使用。

    “既然臣服于我读,自然不止解毒!”

    点了点头,张悬眉毛一扬。

    轰??!

    紫叶王顿时感到体力的剧毒再次沸腾起来,脸色一变,正想求饶,却发现身上的伤势,在剧毒的滋润下,肉眼可见的恢复。

    “这、这……”紫叶王整个人都木了。

    刚才连他都无法抗衡的剧毒,居然一眨眼间变成了无上的疗伤圣药。

    一念为毒,一念为药,难道对方是一位超过了七星的毒师?真要如此,就太可怕了!

    这种级别的毒师一旦进入域外战场,整个青田一脉可能都会轻易被毒杀,一个都活不下来。

    震惊的过程中,身体的伤势虽然没有完全恢复,却已经不影响行走。

    看到恢复的这么快,紫叶王这才真心拜服,跪倒在地。

    “主人!”

    “以后称呼我为少主吧!”

    张悬摆了摆手:“既然你已经臣服于我,告诉你真实的身份也无妨,其实……我是一个名师!”

    “名、名师?”呆立在原地,紫叶王差点没当场晕死过去。

    猜测过对方是毒师,是巫魂师,结果却……告诉他,是个名师……

    什么时候名师也修巫魂,炼毒了?

    最关键的是,名师不都是正人君子,做事光明磊落,战斗堂堂正正吗?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猥琐,悄悄引自己上钩,把自己骗的这么惨?

    这么无耻,就算是名师,应该也是野路子,得不到主流名师堂的认可吧!

    正在揣测,就听对面的是少主,淡淡的声音继续响起。

    “我的身份是鸿远帝国名师学院院长!”

    “噗!”

    一时没忍住,紫叶王一口鲜血喷出。

    从鸿远帝国的节点花费大代价出来,自然知道这位院长在整个帝国代表的意义。

    按照他的想法,应该是个德高望重,古板严肃的人,结果没想到却是一个猥琐、无耻,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最关键还兼修毒师,巫魂师的家伙。

    到底是名师学院瞎了眼,还是他自己的思维已经跟不上潮流了?

    “好了,你还是继续伪装成人类吧!”

    不知道对方的想法,张悬介绍完自己,吩咐道。

    刚才被傀儡狂揍一顿,身受重伤,已经解除了伪装,变回了异灵族人的模样。

    在七级迷阵之中,别人看不见还好,一旦出去,必然会惊世骇俗,还是伪装人类模样为好。

    “是!”紫叶王点了点头,粗大的手掌在胸前一抓,一道光芒闪烁而起,将全身笼罩在内,片刻后变成了之前人类的样子。

    “你伪装依靠这个?”

    看到他的举动,张悬一阵奇怪。

    对方并不是和他一样,依靠肌肉骨骼的蠕动来完成伪装,而是使用了某种特殊的法宝。

    “这是我们献祭灵神,得到的伪装纽扣,只要达到了王族血脉,就可以轻松激活,伪装成人类,名师都很难看出!”

    紫叶王不敢隐瞒。

    “灵神?”

    眉头一皱,张悬看了过来。

    之前可是从没听说过这东西。

    “是我们灵族人供奉的神祗,我们正是在他们指引下找到了这里!”

    紫叶王道。

    “你说……找到名师大陆是在你们这位神的指引下?”

    本以为异灵族进攻人类是种族之间的争斗,看来并非如此,还和这位灵神有关系。

    “是,这些我也是听青田皇说的,具体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无从考究了。不过我们只要献祭族足够多的名师魂魄和尸体就可以得到丰厚的奖励,这个伪装纽扣就是献祭得来的!”

    紫阳王解释道。

    “嗯!”张悬点了点头,知道这些事情距离他还有些遥远,对方就算说也说不清楚,不再追问,继续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寻找毒殿?”

    既然异灵族的目的是人类,直接进攻鸿远皇室就好了,派出两位王者,千辛万苦寻找毒殿是为了什么?

    “回禀少主,我们发现了一处遗迹,其中极有可能拥有破开通道封印的宝物……一旦能够获取,我们族人就可以大规模进入这里,重新夺回我们失去的地方!”

    紫叶王解释:“不过,那处遗迹实在太过危险,我们之前派出的好几位王者都困入其中,到现在都没有出来。经过多方打听,毒殿可能会有那个地方的详细地图……所以青田皇派我们二人过来,想办法混入毒殿,将地图找到!”

    “地图?遗迹?”

    眉头皱了皱,张悬忍不住看了过来。

    “难道你们说的这个遗迹在火源城?”

    之前老院长曾经说过,他要去的遗迹,牵扯很大,毒殿拥有地图,没时间去寻找。

    此刻这家伙也有些相似的话语,不会他二人说的,是同一处遗迹吧?

    “嗯,是在火源城!”

    紫叶王点了点头。

    正想询问少主如何得知,一想到他是名师学院的院长,立刻恍然。

    人族最中坚的力量,如果都不知道这个消息,肯定早就被他们灵族占领了,也不至于到现在,他们还待在苦寒之地,无法回归。

    “原来如此……”

    听到确认,张悬点了点头。

    如果真牵扯到破开节点封印的宝物,难怪老院长不管不顾,明知道必死也要前去了!

    因为一旦对方成功,对整个人族来说,都极有可能是极大的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