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诚恳,似乎发自内心,带着天然的吸引力,让人无法拒绝。

    “物品并不重要,最主要的是那两个家伙,在城主府偷窃,如果不抓住,靖远城的威严以后往哪里放?”

    受到对方的“真诚”感染,护卫忍不住道。

    “这倒是,在城主府偷窃,的确罪无可??!”

    张悬点了点头,满是义正言辞:“不过,你们就这样寻找,对方真要藏在这里,必然已然知情,弄不好会悄悄逃走,这样吧,不如让胡轩主,将周围的阵法全部激活,让对方逃无可逃,咱们再做其他打算!”

    “这……”

    护卫不敢做主,转头看向不远处的紫叶王。

    “嗯!”

    迟疑了一下,紫叶王点头交代:“那两个家伙,对阵法研究极深,最好能将你们墨云轩最强大的阵法开启,不然,我怕对方依旧能够轻松离开!”

    那个救走许长老的家伙,轻易就将阵法改变,并且激活,就算是他,都完成不了,单从这点就可以看出,对阵法的掌控,已经达到了极其高深的地步,一般的阵法,根本困不住对方。

    “这么厉害?这样吧,我这里刚好有个很厉害的阵盘,现在就激活!”

    微微一笑,张悬道。

    “阵盘?”紫叶王皱眉。

    “是我一次试炼得到的,已然达到了七级,平时用不着,既然你说的这两个贼人厉害,用这个阵法,最为稳妥!”

    张悬点头。

    “七级?”紫叶王眼睛一亮。

    这种级别的阵盘,一旦启动,就算是他,想要逃出都难,对方一个毫不起眼的墨云轩,居然有这东西,难怪能有如此多的宝物拍卖!

    果然不容小觑。

    “是??!”应了一声,张悬手腕一翻,一个阵盘出现在掌心,真气猛地向里灌输,一阵轰鸣,周围顿时被雾气笼罩。

    “厉害!”

    紫叶王瞳孔一缩。

    这个阵法虽然只是个简单的迷阵,却十分稳固,就算他全力出手,想要破开,没有十多分钟都无法做到,用来对付圣域二、三重的人,根本无法逃离。

    “等一会搜到那两个家伙,将这个阵盘一起抢过来……”

    目光一闪。

    他是异灵族人,本就和人类不共戴天,一旦找到那两个家伙,没必要继续伪装,先将这种好东西抢过来再说。

    要是之前在城主府的时候就有,那两个人,又如何能够逃走?

    “这个阵法不错,带我们的人去寻找吧!”

    思索了一下,紫叶王摆了摆手,道。

    阵法笼罩下,如果那两个逃走的家伙,真在墨云轩的话,绝对逃不掉,但……这么大的迷雾,他的人肯定也找不到,必须有人引路才行。

    “好!”张悬点了点头,交代一声:“胡云生,带城主府的朋友去四处寻找!对了,顺便准备些美酒过来,我和这位紫叶前辈,坐在这里等着你们!”

    “是!”

    虽然不知这位孙强前辈,为何要对对方的话,言听计从,但知道听话肯定没错,点了点头,带着诸多护卫向前走去。

    他们前进的方向,迷雾自动散开,宛如有人指引一般。

    “尽快找人就好,酒菜什么的就算了……”

    紫叶王摆了摆手。

    “哎,怎么能算了!能让城主尊称一声前辈,护卫都让你统领,地位自然尊崇无比,我们只是做生意的,当然要提前结交一番……”

    张悬笑了笑。

    阵盘是他控制,让谁去哪里,都在一念之间,时间不长,之前的那个朱啸,就端了酒菜过来。

    “前辈,请!”

    将酒水倒满,张悬眼中满是诚恳。

    “嗯!”

    本不想喝,但见对方的眼神干净纯洁,没有丝毫作伪的姿态,这才点了点头,将酒杯端起。

    不过,即便如此,还是神识蔓延向眼前的酒水,探查过去。

    片刻后,松了口气,眼中略带羞愧。

    经过探查,他发现这酒水里,什么问题都没有,对方是真心实意请他喝酒,而他却疑神疑鬼……

    抬头看去,就见对面的中年人,已经将酒杯里的美酒,一饮而尽。

    “怎么,这酒不合口味?要不我让人换一下……”

    见他不喝,张悬看过来。

    “不用……”

    轻轻一笑,紫叶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对他来说,一杯酒而已,先不说,已经探查完了无毒。就算有毒,以他的实力,也肯定能轻易压制,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豪气!”

    见他喝完,张悬满意的点了点头:“还是紫叶王够爽快,不像之前的那个……水叶王,我劝了半天,嘴巴都快说裂了,才勉强喝了一小杯,麻烦死了!”

    “水叶王?”

    刚将酒杯放下,就听到这话,紫叶王瞳孔一缩,脸色一变:“你是谁?”

    护卫只告诉对方,他是紫叶前辈,并未说紫叶王!

    而且最关键的是……对方还说了水叶王!

    自己这个同伴刚被人斩杀,这家伙就说出名字,更喝了一杯酒……难不成有什么联系?

    “坐下坐下,别紧张,大不了跟水叶王一样,被弄死而已,什么大不了的……”张悬摆了摆手,继续倒酒。

    “你……水叶王是你杀的?你是那个七星名师?”

    瞳孔一缩,紫叶王只觉得全身汗毛陡然炸开。

    对方能斩杀水叶王,自然也拥有斩杀他的实力,如此强者近在咫尺,居然丝毫没察觉,简直不敢相信。

    “什么七星名师?你难道没看出来吗?救走许长老的也是我??!”

    张悬满脸不悦的看过来,全身肌肉骨骼蠕动,重新变成了那个护卫的模样。

    “你、你……给我死!”

    满是抓狂,紫叶王一声咆哮猛地站起身来,手掌向前抓下,打算将其劈倒在地。

    堂堂异灵族青田一脉,十大王者之一,居然被一个人类如此戏弄,还没察觉,他都觉得快要爆炸了。

    “哎,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

    见对方出手,张悬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也没见有任何动作,对面的紫叶王就脸色一白,身体不停颤抖,直接跪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吐血。

    刚才喝下的那杯美酒里面,蕴含着他的天道真气,进入体内,已然变成剧毒。

    “你下毒……”

    明白过来,紫叶王身体不停颤抖,眼中露出了惊恐之色。

    “是啊,不下毒,你以为我一个从圣,能打得过你?”

    哗啦!

    说话间,两个酒杯被倒满,酒水晶莹,没有洒出一滴。

    “从圣?你……是从圣?”

    紫叶王满是不敢相信。

    如果说对方是个七星名师,栽在手里也就认了,一个从圣让自己中毒……这怎么可能?

    “我就这么强的实力,你难道看不出来?”

    张悬摇头。

    “从圣,怎么可能杀的了水叶王……我不信!”

    一声咆哮,紫叶王怒吼。

    就算水叶王中毒,也是圣域四重强者,使用秘法元神出窍,将其斩杀十分轻松,怎么可能被斩杀,连消息都没传递出来?

    “别着急,不光是水叶王,金叶王、青叶王也都被我弄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放心吧,很快就会让你们团聚的!”

    端起一杯美酒,张悬喝了一口,淡淡道。

    “你……噗!”

    紫叶王身体一晃。

    水叶王被杀,他亲眼见到尸体,此刻听到金叶王、青叶王居然也死了……差点没直接疯了。

    青田十大王者,哪一个不是威名赫赫之辈,别说鸿远一个小小的一等帝国,就算是青源封号帝国,也没人敢小觑。

    不说屠城,至少可以杀的天昏地暗,人类无可奈何。

    现在花费巨大代价出来的四大王者,啥都没干,就挂了三个……听口气,都折损在这个从圣手里,真的假的?

    眼中满是惊恐,知道对方能说出名字,必然十之**是真的,紫叶王在不敢停留,身体一转,就要逃走。

    金、青、水三大王者,每一个实力都比他丝毫不弱,结果都折损在他手里,不觉得自己能够将其斩杀!

    还不如先逃走再说。

    至于体内的毒,只要逃离虎口,总有办法解决……

    “走?我阵法都布置了,现在走,是不是有些太不礼貌了?”

    摇了摇头,张悬再次搓了搓手指。

    刚飞了不远的紫叶王立刻感到全身疼痛,从空中掉了下来,人在地上不停抽搐。

    “逃不掉,大不了一起死……”

    感受到体内的剧毒,不停撕扯,随时都会死亡,紫叶王知道肯定逃不掉了,一咬牙,再次向眼前的中年人冲了过来。

    既然逃不掉,那就玉石俱焚!

    “为啥你们都喜欢同归于???”

    叹息一声,张悬一脸的郁闷。

    这个所谓的青田十大王者,都弄死好几个了,每一个都要同归于尽……真是毫无新意!

    “你们几个,上去先将他嘴里的东西挖出来,然后揍上一顿再说!”

    手指一勾,顿时七、八个傀儡出现在眼前,对着眼前的紫叶王就冲了过去。

    “灵族人?不对,这是傀儡……”

    看到冲过来的家伙,紫叶王身体一颤。

    能让这么多异灵族人傀儡,保驾护航,这不是王者该有的待遇吗?

    到底你是异灵族王者,还是我是?

    怎么感觉……我孤家寡人,一个属下都没有,这么寒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