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比试?你来定规矩吧!”

    听他同意,张悬道。

    以对方的脾气秉性,用强的话,可能杀了,都未必能说出毒殿的位置,再说,万一说出个假的,麻烦必然更多。

    最好的办法就是对方相信他是毒师,亲自带着过去。

    再说魏如烟的情况,恐怕还需要毒殿的帮助,最好不要与之交恶。

    “好,我现在的情况,没办法配置毒药,不过,身上到有几种药物,你随便选一个,如果能够解掉其中的毒性,我就承认你是毒师!”

    思索了一下,许长老手掌一抓,眼前出现了八个不大陶瓷罐。

    上面没有任何注释和文字,只有繁琐的封印,从外面根本看不出到底装的是什么。

    不过,明理之眼的照射下,可以清晰感受到其中澎湃的杀意,似乎只要打开瓶塞,就能让一方生灵血流成河。

    厉害的剧毒,和灵药一样,会产生特有的灵性,一旦释放出来,没有对应的解药,将会造成巨大的灾难。

    正因如此,毒师职业,被各种职业所忌惮,为世人所不容。

    “这些都是……六级巅峰毒药!”

    张悬看过来。

    这些陶瓷罐中的毒药居然都达到了六级巅峰,比起之前那个甲虫都丝毫不弱。

    “不错,这些药物都达到了六级巅峰,你随便选择一个,只要在一个时辰内配制出解药,我就承认你是毒师!”

    许长老目光炯炯的道。

    “好,我先看看是什么药物!”

    见对方的规则十分简单,没有过多犹豫,张悬点了点头,随手拿起第一个瓷罐,随手打开,低头看了过去。

    看着他的动作,许长老脸色阴沉。

    毒师验毒,为了避免自己遭到暗算,有特殊的步骤和方法,眼前这家伙,非但一点步骤都没用,还和看到什么美酒、美食一样,打开瓶塞检验,把鼻子探过去嗅一下……

    这是觉得自己命大,还是真的什么都不懂。

    就算一个三、四星的毒师,也不会这么鲁莽,干出这种幼稚的事情吧。

    正觉得对方肯定会被毒气当场毒翻,就见他抖了抖陶罐,将里面的粉末倒出来一堆,放在掌心,用手指轻轻捻了一下。

    “……”

    许长老头上青筋乱跳。

    这简直就是找死,六级巅峰的毒药放在掌心,透过皮肤,一旦侵入经脉,别说一个从圣,就算是圣域二重的强者,都未必能够承受的??!

    哪有毒师,用这种方法检验毒药的?

    真要这样,恐怕毒殿每检验一次毒药,就要死上一批……几次下来,也不用名师出手,他们就先将自己全部弄死了。

    正想看看对方,会不会被当场毒毙,就见不远处的家伙,取出一块白色的方巾,挂在胸前,整理了一下姿态,跟来到餐馆一样,取来勺子和将掌心的毒药,慢慢盛起,放到了嘴里。

    嘴角一抽,许长老差点没晕过去。

    用手指捻毒药,就很过分,很违背原则了……直接尝?

    你这是嫌死的慢了?

    最关键的是……你面前挂方巾、整理姿态,取出勺子什么鬼?

    我是让你解毒,不是让你就餐……

    正头皮发麻,考虑要不要取出解药将这家伙救活,就见他砸了砸嘴巴,有些不太满意的看过来:“许长老,你配的这毒药,味道不太好,口感很差,尤其是味道,我怕很多人吃上一次,就再没有吃第二次的兴趣了,差评!”

    身体一晃,许长老差点摔倒。

    大哥,我这是毒药,不是美食,吃上一次就挂了……哪还有第二次的机会?

    差评……差你妹??!

    吃了毒药,随时都会被毒死,惶恐还来不及,谁还在意味道?

    正觉得发疯,就见对方,并没有停下来,而是打开了第二个陶罐,继续将里面的药物取了出来,吃了一口:“这个味道还可以,要是能够再炒一下,口感会更好一些?!?br />
    打开了第三罐:“这个有点甜,你是不是加蜂蜜了,哎,我最不喜欢吃蜂蜜,下次可以考虑一下,加一些甘草!”

    “这个融在水里应该口感不错,就是粘稠稠的,不太好看。味道嘛,配上烤肉和美酒的话,倒是勉强能吃上一碗,多了就够呛了,毕竟就我个人而言,粘稠的东西,吃多了有些反胃……”

    ……

    一边尝,张悬一边态度诚恳的点评。

    “……”

    许长老抓着头发。

    他炼制的这可都是轻易毒杀圣域一重巅峰的六级毒药,怎么对方吃起来这么容易?跟给他做了一道美食一般?

    难道这些毒药,好长时间不用已经失去了效果?

    “不应该呀……”

    心中奇怪,随手拿过刚才对方吃过了一罐,用手指沾了一点,放在口中。

    “噗!”

    药物才进入咽喉,就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不停颤抖,全身经脉似乎随时都会爆炸。

    急忙从怀中取出解药吞了一颗,这才感觉到舒服了许多,满脸抽搐的看向不远处还在继续品尝毒药的家伙。

    一脸发懵。

    很快,八罐毒药,对方都尝了一遍,满是沉醉的表情,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

    “怎么样?”实在忍不住,许长老问道。

    对方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不愧是六级巅峰毒药,吃起来还不错,对了,最后两样如果能再脆一些,口感肯定会更好?!?br />
    “……”许长老僵直。

    为了练炼制这些毒药,他花费了一生的精力,本以为有了这些,完全可以驰骋天下,让无数人忌惮,做梦都没想到被人家当点心吃了……最关键的是一边吃一边说味道不好……

    尼玛,这些,真是吃了就死的毒药!

    我真的是毒师,而且是一位很厉害的毒师,不是做糕点的……

    不理会对方的发疯,张悬摇了摇头。

    刚才的举止倒不是他刻意为之,体内拥有天道真气,这些药物,对他一点用都没有,仔细品尝味道的话,的确有不少不足之处,需要改正。

    既然毒药是让别人吃的,口感好些,至少也会让人死的时候痛苦减轻一些,不至于太难过。

    “咳咳,你……吃了这么多毒药,真的没事?”

    过了一会,见眼前的家伙,一脸沉醉,没有丝毫中毒的迹象,许长老嘴角抽了抽,忍不住问道。

    “没事??!”

    张悬这才缓过神来:“怎么样,现在能确认我是毒师了吗?”

    “能,如果你这样都不是毒师,我这样的,就可以自杀了……”

    苦笑一声,许长老摇头。

    之前听对方说,自学成才,还觉得信口雌黄,亲眼看到对方吃毒药,跟吃饭一样简单,顿时明白……这家伙肯定是自学了!

    拥有百毒不侵的体质,试任何毒药都没事,自学也不算什么。

    “那就好,尽快疗伤吧!我怕这地方瞒不住对方多久……”

    见对方承认自己,张悬点了点头。

    这里虽然能隔绝一切气息,十分隐秘,但应该也瞒不过对方多久,追上来只是早晚的事。

    必须尽快去毒殿才行。

    “嗯!”

    许长老也明白这点,点了点头,从戒指中取出药材,配制成特殊的药液,吞服下去。

    他疗伤的手段和医师、炼丹师不同,后者用的是补药,补充体内所缺,而他用的是剧毒,以毒刺激身体,让真气运转加快,尽快恢复伤势。

    两者殊途同归,说不出哪个更好。

    只不过,前者固本培元,能让人越走越远,对以后有好处,而用毒刺激,短时间内可以让人力量大增,最终会伤及根本。

    见他养伤需要一段时间,张悬也不催促,离开静室,重新变回“孙强”的模样,找到胡云生。

    “回禀前辈,之前……城主放出了消息,谁敢和他争抢,就是和城主府作对……所以,并没有人购买,要不要我继续宣传,过几天再开一次拍卖会?”

    见到他,胡云生一脸尴尬。

    城主放出消息,不少对地藏花有兴趣的都不敢出手了,结果其他拍卖品都出去了,地藏花却无人问津……

    “不用了!”

    张悬摆了摆手。

    毒师已经找到,拍卖药材,也就没了意义。

    “是!”胡云生点头,将盛放地藏花的玉盒递了过来。

    接过玉盒,正想说些什么,就见整个拍卖场,一群人大步走了过来,当先一个,正是之前在城主府见到的那头紫叶王。

    此时的他,依旧伪装成了人类的模样,不用明理之眼,根本看不出破绽。

    “胡轩主,这位是城主府的贵宾,紫叶前辈,他有一件贵重的东西被人偷了,怀疑偷东西的人,藏在了这里,所以要搜查一下,还望配合!”

    一个护卫走上前来,道。

    “搜查?”

    眉头皱起,胡云生脸色铁青。

    在他看来,什么偷东西都是托词,难不成对方买不起地藏花,要改成硬抢了吗?

    “不错,希望能够配合,不然,墨云轩将会变得很麻烦!”

    护卫语气中带着威胁。

    气的快要爆炸,胡云生正不知如何回答,就听不远处的孙强前辈的声音响了起来。

    “贵重物品?丢了的确令人着急,不知是何物品,说来听听,说不定,我们能够帮忙找到……”

    转头看去,就见孙前辈,微微一笑,满是真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