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现在的实力只有从圣级别,虽然依靠各种手段,圣域二重都未必能是对手,但是面对元神境的强者还是差的太多了。

    贸然冲上去,极有可能被当场击杀。

    除非……能让天道真气侵入对方体内,让其中毒。

    不过,看这位紫叶王目前的状态是不可能做到的。

    “我的目的是救人,并不是非要将紫叶王斩杀,这就容易不少。只要和之前对付金叶王等人一样,取让对方相信,来到跟前就行……”

    心中思索。

    他现在的目的是要救下许长老,而又不让对方怀疑……否则直接将傀儡扔出,完全可以将这个紫叶王活活打死。

    只是……想让对方相信,哪有那么容易!

    之前的三个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出其不意,趁其不备,眼前这个有了提防,再想做到就难了。

    “对了,可以从水叶王下手……”

    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一个理由。

    水叶王和紫叶王同属于青田十大王者之一,同时出现在靖远城,说明他们两个人可能为了共同目的而来。

    也就是说,有可能都是为了寻找毒殿,正因如此,水叶王才去了拍卖场,想要得到地藏花……结果被自己弄死。

    “就这么办!”

    低头看了一眼,见许长老随时都会被对方斩杀,知道时间容不得他细想,当即轻轻一动,从树上缓缓落了下来。

    周围的阵法已经启动,凭借他对阵法的理解,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靠近。

    很快,退到阵法外面,全身骨骼肌肉蠕动,变成了水叶王身边,两个护卫其中之一的模样。

    做完这些,双手抱拳,对着院中朗朗发出声音。

    “城主,不好了……你让我们守护的前辈在拍卖场被人杀了,是一位七星名师,他已经向这边来了……”

    “水叶王被杀了?出手的是七星名师?”

    声音结束,眼前的阵法消失,一个人影突兀出现在张悬面前。

    正是之前的紫叶王。

    他手中依旧拿着甲虫,不远处的许长老已经被控制住,平躺在地上有气无力,看样子已经受了极大的重伤。

    “是!”张悬装出惊骇的样子,连忙点头。

    “到底怎么回事?把具体情况详细说一下!”

    脸色一沉,紫叶王道。

    他和水叶王一起来到靖远城,代表对方气息的玉牌碎裂是知道的,正因如此,才急匆匆的回到城主府。

    现在看到跟着对方的护卫过来,忍不住问了出来。

    “刚才那位前辈要进入拍卖厂,被人拦住,说是他的老朋友,要一起喝酒,不让我们跟在后面,具体发生了什么,并不知情,只知道过了一会,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死了,根据目击者说,是一位七星名师动的手……”

    张悬说的真真假假,似是而非,反正对方短时间内也无从分辨真伪。

    而他要的就是这个时间差。

    只要能让对方暂时相信自己的身份,就能轻松将不远处的许长老救出,逃之夭夭。

    “七星名师?这里怎么会有七星名师?”

    见对方说得毫无破绽,紫叶王眉毛一皱。

    这里是靖远城,如此偏僻的所在怎么会出现七星级别的名师?

    而且为何又会对水叶王下手?

    他有足够的自信,伪装的任何人都看不出来,就算这种级别的名师也未必能够发现。

    只是……要说不是七星名师动的手,凭借水叶王的实力,真不相信靖远城还有什么人,能够将其斩杀。

    “我不知道!”张悬道:“只发现了他的尸体,所以就带了过来……”

    说完手掌一翻,水叶王干瘪身躯就落在地上。

    “这是燃烧元神,强行出窍?”

    紫叶王瞳孔一缩。

    同为异灵族王者,他知道对方这个身体代表了什么,是施展了元神强行脱离的秘法,一经使用,必死无疑……这是遇到了多么强大的敌人,才让他施展出这招,孤注一掷?

    难不成,真是一位七星名师?

    真要如此,就糟了!

    被这种级别的名师盯上,就算是他,都很难逃脱。

    “不行,要马上审问出毒殿的具体的位置!”

    心中警惕,紫叶王不敢过多停留,急忙向不远处的许长老看了过去,眉头一皱:“你要干什么?”

    只见刚才向他禀报事情的那个护卫,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许长老跟前,似乎打算将其扶起。

    “没干什么,只是觉得他伤势有些严重……”

    张悬尴尬一笑。

    “这里不需要你了,退下吧!”

    见一个护卫居然敢擅自做主,紫叶王脸色一沉。

    “是!”点了点头,张悬拉着许长老,向后退了两步,突然脚掌在地上一踏,原本已经停止的阵法,瞬间启动,迷雾将整个院落笼罩。

    “嗯?”

    脸色一沉,紫叶王急速向前冲来,不过眼前的阵法,好像被人改变了结构,就算是他,一时间也无法找到对方的身影。

    直到这时,他才明白,对方必定有所图谋。

    “可恶!”

    满脸狰狞,身上的杀戮气息遏制不住,眨眼间变回异灵族人的模样,手掌一抓,对眼前的阵法就攻击而去。

    打算暴力破阵。

    以他圣域四重的力量,破解一个六星巅峰的阵法,也就一两招的功夫。

    “许长老,你没事吧?”

    见阵法随时都会承受不住,崩塌开来,张悬看向眼前已经萎靡不振的老者。

    “你是谁?”许长老疑惑的看过来。

    “我是一个毒师,不过,现在不是解释这些的时候,赶快逃,不然我们都可能死在这里!”

    阵法晃动了两下,随时都会崩溃,张悬满是着急。

    “毒师?”皱了皱眉,许长老还是点了点头:“不错,现在不是细聊的时候,先逃出去再说!”

    “嗯!”

    张悬道:“我在这个城主府待的时间久了,对这里面的阵法都很熟悉,还要劳烦许长老跟在我后面……”

    说完不再解释,急匆匆向前走去。

    从怀中取出一枚药物吞了下去,许长老脸色恢复了一下,站起身来,紧跟在身后,追了上去。

    对方说是毒师,虽然也有些不相信,但是此刻没有更好的选择。

    跟在身后,穿梭在城主府的院子里。

    不远处的这个家伙,不光对这里的地形了如指掌,对阵法的掌握也十分可怕,很多未启动的阵法轻轻一点,就运转开来,将紧追而来的紫叶王挡在后面。

    时间不长,就离开了城主府的范围,紧贴的建筑的表面向前飞去。

    这样飞行不容易被发现,更加安全。

    飞了大概20多个呼吸,在一处宽阔的建筑停了下来。

    “这是……墨云轩?”

    许长老一愣。

    靖远城闻名的墨云轩,他是知道的,甚至也来过几次,被对方追杀不抓紧时间逃走到这里干什么?

    “对方掌控了城主府,现在逃走,无论从哪一个方向飞行,用不了多久都会被发现。一旦被围堵,逃都逃不掉,与其那样,还不如先找个地方藏起来,养好伤再说!”

    看出他的疑惑,张悬道。

    “不错!”

    听到解释,许长老忍不住点了点头。

    对方说的不错,现在逃走的话必然会留下痕迹,一旦追查,很容易被发现,届时,人在空中,没了各种建筑掩护,再想逃走就难了。

    看来这家伙,不光对地形阵法了解颇多,思维也挺缜密的。

    心中思索,跟在对方身后,拐了几下,来到一个静室。

    这里拥有阵法,能够隔绝一切气息。

    “这应该能躲避一段时间!”

    进入房间,张悬道。

    正是他之前教训胡云生的静室,很安静,正适合目前的情况。

    “嗯!”许长老点了点头,并没有直接开始疗伤,而是看向眼前的张悬,双眼迸射出精光:“你说你是毒师,可有代表身份的等级徽章?”

    对方是圣域四重的强者,眼前这位从圣,轻松将自己救出,说不怀疑那是假的。

    极有可能是对方故意弄出的圈套,目的是让他带着进入毒殿。

    “没有!”

    张悬摇了摇头:“我只是自学,目前为止,还没考核过……”

    “没考过?”

    目光一闪,许长老脸色变得阴沉:“毒师也能自学?这种事,你骗骗不懂的人,到还说得过去,跟我说,你觉得我会相信?”

    毒师学习,需要对各种毒物仔细研究,稍有差错就会被当场毒死,恩师传授,都经常出现死人的事情,自学?开什么玩笑!

    “我知道你不信……”

    看到对方的表情,张悬明白他的想法,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相信我是毒师,那也没办法,这样吧……可敢和我比上一场用毒?如果你能赢我,不用多想,肯定会死在你手……如果我赢了,希望能将我带到毒殿,考核真正的毒师等级!”

    “和我比试?”

    眼睛眯起,许长老看向眼前的青年。

    等级徽章,并不一定能够代表身份,毕竟自己连队方是谁都不知道,万一斩杀一位毒师,将徽章抢来,他也分辨不出。

    真正确认身份,只有一个,那就是……用毒!

    只要对方真的会用毒……那就是真正的毒师,这是做不了假的。

    “好!”

    许长老点头。

    (月底了,还有月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