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

    见他停住脚步,胡云生一脸奇怪。

    “你先去包厢,按之前说的做,观察想要购买的究竟有谁,都记下来,我有点事,去去就来!”

    张悬交代。

    “是!”

    不敢多说,胡云生点点头,继续向前走去。

    见他走远,张悬皱起的眉头没有松开,反而越来越紧,身体一晃,向前窜了出去。

    很快来到一个大厅。

    房间里到处都是人,应该是来参加这次拍卖会的,左右看了一眼,眼睛落在一个容貌看起来十分普通的中年人身上。

    这家伙看起来只有圣域一重初期,平淡无奇,体内一股水属性真气运转,没有太大危害,但是不知为何,张悬感到了一种特殊的心悸。

    和当初在地窟一模一样。

    “是……异灵族人!”

    瞳孔一缩。

    地窟内,斩杀过几百头异灵族人,知道这种家伙的可怕,不远处这位,虽然没散发出杀戮之气,却给他同样可怕的压力。

    尤其是院长令,不停跳动,似乎随时都会冲出来。

    “明理之眼!”

    乌黑的眼珠上,一道淡淡的纹理缓缓出现,看了过去,果然看到一头高大的异灵族人,出现在眼前,身上浓郁的杀气,被禁锢在水波之下。

    对方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居然将杀戮之气丝毫不外泄,让周围同为圣域的人都无法看出。

    要不是他刚刚斩杀诸多异灵族人,对其了解极多,再加上拥有明理之眼,肯定也没办法发现。

    “这家伙的实力,有些看不透……”

    拳头暗暗捏紧。

    对方不知用了什么特殊的伪装方法,遮蔽了周围的探视,明理之眼虽然能够看出他的本体,具体修为却无法看穿。

    当然也有可能是对方的实力远超过他。

    只是……不管实力如何,一个异灵族人,伪装人类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也要参加拍卖会?

    地藏花对异灵族人,难道也有吸引力?

    “不能让他进去……”

    扶着下巴,张悬沉思。

    如果给这家伙买走了地藏花,还怎么找毒师?而且,一个圣域级别的异灵族人,跑到人群密集之处,要说没什么阴谋诡计,谁都不信。

    必须想办法撵走才行。

    “只是……怎么做,才能不惊动其他人?”

    张悬犯愁。

    这里是拍卖场,不管是自己出手,还是派傀儡,都必然引起极大波动,弄不好都会将这里拆了!

    尤其是对方一旦知道被识破身份,露出异灵族的模样,肯定整个靖远城都会轰动,届时……引来名师,再想找到毒师,进入毒殿,就几乎不可能了。

    正在沉思,就见眼中的那个伪装成人类的异灵族人,跟在人群身后,向拍卖场的内场走去,再不阻拦,就恐怕再没机会了。

    “来不及多想了……”

    眉毛一皱,知道时间来不及过多思考,张悬两步来到跟前,身体一晃,挡在对方面前。

    “干什么!”

    见他陡然出现,挡住去路,伪装的异灵族人眉头一皱。

    哗啦!

    紧接着他身边两个护卫,走了上来,手中长刀同时出鞘,一个个杀气腾腾。

    这二人,居然都是蚕封境巅峰强者,不过,并不是异灵族人,而是正常的修炼者。

    “不知这位朋友,拦住在下,不知要干什么?”

    见周围众人都将目光集中过来,异灵族人摆了摆手,让护卫不要动手,看了过来。

    他也知道,在这里闹起来,身份很可能暴露,得不偿失。

    能伪装成人类来到这里,必然有自己的目的。

    “真是苍天有眼,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不理会对方的态度和两个护卫,张悬突然脸上变得异常激动,猛地要将其抱住。

    眉头一皱,异灵族人体内一股力量涌了出来,挡住了他的动作。

    “我是孙强啊……你不认识我了?”

    被对方推开,张悬急忙看过来,仔细介绍自己,好像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孙……强?”异灵族人皱眉:“对不起,你可能认错了!”

    他伪装成人类,来到这里,一个人都不认识,这家伙从哪冒出来的?

    “怎么可能认错!”

    不理会他的态度,张悬一把抓住对方的胳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小子年轻的时候,可是狂妄的很。实力暴增,将自己的老师暴打了一顿;为了报仇,专门配制毒药,毒杀了一位圣域强者;最关键的是,不知从哪里学了巫魂的修炼法诀,魂力大增!这件事我可记得清清楚楚,怎么可能忘!”

    “将老师都打了?这不是欺师灭祖吗?”

    “配制毒药,毒杀圣域强者,这不是毒师吗?”

    “还学巫魂?难不成是巫魂师?”

    周围的众人,听到他的话,全都目光露出不善。

    名师大陆重视传承,对老师极为尊重,欺师灭祖,会被万人唾弃。

    更重要的是,毒师、巫魂师职业,更是名师堂封杀的,突然冒出来,众人没直接冲上来揍人,就不错了。

    “你胡说什么?”

    见这个突然不认识的家伙,信口雌黄,异灵族人眉毛一跳,差点没当场炸开:“我根本不认识你……”

    一旦被众人围攻,他的身份泄露,还办什么事?

    手臂猛地一震,一股力量将眼前抓住他的手掌震开。

    “不认识我?那好!”

    不理会对方的动作,张悬眉毛一扬,道:“你说不认识我,三年前你被人追杀,左肩被洞穿,快要死了,是谁将你救了?现在敢不敢将肩膀露出来,如果没猜错,这处伤,应该到现在都有疤痕吧?”

    “你……”

    这个异灵族人一愣,拳头一紧。

    三年前他的确受过伤,左肩被一种特殊的兵器刺伤,到现在都没完全恢复,还留有伤痕,就算伪装成人类,都不能消失……

    只是,穿在衣服里面,从未示人,就算最好的朋友都不知情,这家伙,从哪里知道的?

    “怎么不敢吗?你这处伤痕,是被火属性长矛刺入,而你修炼的是水属性功法,不仅伤疤无法消除,体内还有一处暗伤,一道火焰真气,每个月月圆之夜,都会肆虐的冲击你的魂隐穴,让你痛苦不堪,这点……我没说错吧?”

    张悬接着道。

    “你、你……”

    刚开始只是惊讶,这次眼睛瞪得快要掉出,异灵族人吓得快要疯了。

    对方说的正确无比。

    他身上这处伤,的确是被火属性的长矛击伤,而他也的确实打实的修炼水属性功法,更有一道火焰真气,每月都在体内折磨着他……可以说,说的一点错误都没有!

    可以确定,不认识对方,而且,自身的毛病,也从未和任何人说过……

    这家伙怎么知道的?

    “怎么,还没想起来我?你是不是在隐藏什么,不方便见人?才不敢认我……”

    张悬继续道。

    “咳咳!我认出来了,原来是孙强兄……”

    见眼前这家伙越说越多,周围的目光越来越怪异,异灵族人生怕对方,继续说下去,身份不保,只好满脸尴尬。

    “这才对嘛!认出我来就好,来,这是你最喜欢喝的美酒,是兄弟,就喝一口!”

    见他认出来,张悬这才松了口气,满脸堆笑,手腕一翻,取出一个葫芦,递了过来。

    “喝酒?在这里?”

    异灵族人发呆。

    就算是好朋友,喝酒也讲究场合吧!

    这里在拍卖城内部,这么多人看着,你让我喝酒……啥意思?

    不光他奇怪,周围的众人也一个个满是疑惑。

    “是啊,怎么不相信我?觉得我酒里有问题?你呀,还是这么多疑,来,我先喝一口!”

    轻轻一笑,张悬举起酒葫芦,打开瓶塞,立刻酒香四溢,抬头喝了一口。

    “给!”

    喝完,递了过去。

    “还是改天再喝吧,拍卖会马上开始了,我还有事……”

    眉毛一皱,异灵族人最终摇了摇头。

    他根本不认识对方,冒出来让他喝酒,不怀疑那是假的。

    “你还是这种多疑的性格,和异灵族人真像,尤其像那个什么青田的什么水叶王……”

    张悬摇头。

    咯吱!

    不听这话还好,听到这话,异灵族人瞳孔一缩,全身一下僵直,紧接着一道杀意从眼中一闪而过。

    对方看起来像胡说,可几乎将他的身份完全明确了!

    也就是说,之前的话,根本不是胡说,而是对方……已经知道他是谁。

    只是……他想了半天,都没想到,啥时候认识一位叫孙强的家伙。

    “你说的不错,好朋友的确要喝酒,不过,这里不是地方,可否一起出去?找个酒楼,咱们不醉不归……”

    将心中的杀机压制住,异灵族人笑了一声。

    既然对方认出了他的身份,那只有一种办法……找机会将其杀了!

    不然,在这里一旦泄露,任务肯定无法完成。

    “去酒楼?当然可以,不过,你要先喝一口,我再跟你过去,连我敬的酒都不喝,谁知你过一会,会是喝酒,还是对我动手?连欺师灭祖的事,都干过,杀死好朋友,也不算什么吧!”

    张悬摇了摇头。

    “你……”

    异灵族人气的脸色涨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