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看他急匆匆的样子,张悬眉头蹙起。

    这位是墨云轩轩的轩主,圣域一重强者,靖远城都有名的一方大员,现在如此焦急,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一来到就将地藏花拍卖的消息传了出去……半个时辰前,来了一伙人,非要在拍卖会之前将其买走?!?br />
    脸色不太好看,胡云生解释道:“看他们的样子,大有强买强卖的架势?!?br />
    “强买强卖?难道是毒师?”张悬一愣。

    地藏花不是对毒师有极大吸引力吗?难不成其他人也需要?

    “不是……”胡云生摇了摇头。

    “你怎么确认?”疑惑的看了过来,张悬奇怪。

    毒师不用毒的时候,不是无法认出的吗?

    怎么如此如此肯定?

    “因为……来的那人我认识!”

    胡云生脸色一红:“是靖远城的洪金城主!”

    “他要地藏花干什么?”张悬奇怪。

    地藏花是毒师所需要的,一个城主要这干啥?而且听语气,还不顾身份的打算强买。

    “具体情况他不说,我也不太清楚,只是他非要买,我已经说是前辈的东西了,现在非要见你……”胡云生道。

    “过去看看!”张悬点了点头。

    不管对方要地藏花干什么,既然点名让自己过去,自然要过去看一下。

    跟在胡云生的身后,向前走去,时间不长,来到一个宽阔的房间。

    一个面容颇带威严的中年人,金刀大马的坐在主位上,目光炯炯,带着高高在上的气势。

    他身后是几个身穿甲胄的护卫,一个个气息如龙,居然已经拥有了化凡九重蚕封境的实力。

    “城主大人,这位就是地藏花的主人,孙强前辈!”

    来到跟前,胡云生抱拳道。

    主位上的中年人看了张悬一眼,见只是一位从圣,笑了笑,道:“这位朋友,我想购买你的地藏花,开个价吧!”

    “你能给什么价?”见这位如此直接,张悬有些意外,眉毛一抬,淡淡一笑。

    “100年份的地藏花,正常需要80上品灵石,你这个年份稍微久远一些,我给你一百,外加一件上品灵器!”

    中年人看了过来。

    “这个价格有点低吧!”眼皮抬起,张悬看了过来。

    先不说地藏花稀少无比,就算之前胡云生出售的,都比这个要高。对方出这样的价,的确也是有些强买强卖了。

    “放肆!我们城主能买你的东西是给你面子,别给脸不要脸!”

    中年人身后的一个护卫,放声大喝。

    “一百上品灵石,外加一件上品灵器已经是最高的价格,拍卖也未必能拿的到,而且还会遭到更多人的觊觎,我看还是卖了吧!”

    第二个护卫道。

    二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威胁加上劝慰,看起来好心,实际上是让他乖乖将药材卖掉。

    看到对方的态度,张悬笑着摇了摇头,神色淡然:“一万上品灵石,我就卖给你!”

    “你说什么?”中年人眉毛一皱。

    他出价一百,对方还价一万,简直就是不想谈,没将他城主的身份放在眼里。

    “你好大的胆子……”第一个护卫再次大喝,话音还没结束,就听到对面张悬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两万!”

    “你什么意思?到底是卖还是不卖?”第二个护卫接着道。

    “三万!”张悬道。

    “你……”中年人的脸色变的发白,眉头蹙在一起,宛如山峦,似乎压着怒火,随时都会爆发。

    对方这种态度根本就没打算出售,而且看样子不在乎他的身份是什么。

    “朋友,这里是靖远城,不管你是谁,我劝你还是低调一些,免得遇到什么不可避免的麻烦?!?br />
    冷哼一声,中年人眼睛眯起。

    “五万!”

    懒得理会对方的威胁,张悬摆了摆手,继续道。

    跟他装大尾巴狼,他装的时候还不知道对方在哪里玩泥巴呢!

    “哼,我们走!”

    见这个地藏花的主人,油盐不进,软硬不吃,中年人一声冷哼转身向外走去。

    刚离开房间,脸色立刻变得铁青。

    “城主,要不要我们派些人将东西抢过来?”

    之前的第一个护卫,做了个杀人的手势,目光冷漠。

    “不用了,这件东西,我势在必得,既然他拍卖,就按正常的拍卖程序走?!?br />
    城主眼睛眯起:“我不信,我出手了,整个靖远城,还有人敢和我抢东西!”

    “也对……”两位护卫眼前一亮。

    只要拍卖场,城主表明身份,谁还敢竞价?

    到时候恐怕都花不了一百上品灵石,就能买到。

    “走吧!”

    城主大步向外走去。

    ……

    “前辈,这样公然得罪城主,是不是太鲁莽了……”胡云生满脸纠结的看了过来。

    “无妨,乖乖听话倒也罢了,不听话,我不介意让他这个城主换成别人!”

    张悬神色淡然。

    达到他这种实力,已经可以完全不顾及弱者的想法了,乖乖的,不找麻烦,也就罢了,真想找麻烦,不介意教训一顿。

    给玉神清知会一声,换一个、两个城主,根本没人敢反对,甚至实在不行,派几位名师过来审查,敢强买强卖,肯定是土皇帝,胡作非为的时间久了,一查一个准。

    “好吧!”

    虽然满脸纠结,但一想到这位前辈的实力,胡云生还是松了口气,再次看了过来:“我怕得罪了城主,到时候他恶意竞价,可能就有些麻烦?!?br />
    “恶意竞价?”

    “嗯,他会依仗身份和实力,要求别人,不参与竞争,这样一来,地藏花恐怕会……很难将毒师吸引出来!”

    迟疑了一下,胡云生道。

    他是开拍卖行的,对于这种情况,知道的很清楚。

    经常有实力强的人依仗身份逼得其他想购买者放弃,恶意进行拍买。

    拍卖场就曾遇到过多次,却都没有什么好办法解决。

    “这个简单,待拍卖开始的时候你找个人,只要他敢加价,就直接双倍双倍的加。反正都是我自己的东西,加到一百万上品灵石也无所谓?!?br />
    张悬道。

    “这……”

    胡云生眨了眨眼睛。

    自己给自己加价,这样做是不是太无耻了些……

    不过仔细想想,这确实是一个对付恶意加价的好办法。

    对方不知道倒也罢了,知道,估计会活活气死,简直就是不讲规则。

    “好了,去准备吧,只要找到毒殿的位置,我会给你解毒的?!?br />
    张悬不再多说。

    “是!”

    胡云生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他一离开,张悬身体一晃,消失的原地,下一刻已经进入了千蚁蜂巢。

    此时的蜂巢,已经拓展到了极限,直径足有500多米,宽敞辽阔,各种建筑层层叠叠,如同一个巨大的村落。

    “主人!”见他来到,诸多兽宠同时来到跟前。

    蜂巢内,不光有紫阳兽还有云雾里的诸多王者,此时的他,就算遇到强者,自己不出手,将这些圣兽扔出来,都可以轻松将靖远城这样的小地方灭掉。

    “好好修炼,我空闲的时候会过来给你们讲解修炼上的问题?!?br />
    看了众兽一眼,张悬道。

    这些圣兽是他的左膀右臂,放入蜂巢后,一有空就给他们授课,两、三个月来,实力上都有了明显的进步。

    要不是没有圣兽修炼的功法,恐怕这么长时间,这些大家伙都不知道修炼到哪一个层次了。

    让诸多圣兽继续修炼,张悬则来到了一个房间。

    干净整齐的床铺上,魏如烟闭着双眼,安静的躺在上面。

    这次来毒殿是专门解决她身上问题的,一直带在蜂巢里。

    伸手在女孩的脉搏上搭了一下,看了一会,松了口气。

    “看来再坚持一段时间,没有太大问题……”

    虽然对方的毒体爆发,没有找到好的方法压制,但凭借他的诸多手段,还是让其暂时脱离了危险。

    尽管短时间内无法清醒,至少性命无碍。

    “这丫头也真够可怜的……”

    摇了摇头。

    一出生就遭受到病痛的折磨,好不容易长大,又失去了最疼爱她的父亲。

    难怪被称为灾难之体,不光能给别人带来灾祸,自己也是多灾多难,没有一天好日子。

    见她的问题不大,张悬这才来到专门布置的修炼场所,坐了下来。

    突破到从圣巅峰,已经十多天了,虽然没有突破下一个级别所需要的宝物,但他每天还是努力修炼,从不间断。

    真气在不停的磨砺下,越来越精纯也越来越浑厚。

    自从达到半圣以后,明显感觉到突破比以前更加困难了,以前突破一个大级别,只需一个时辰即可,而现在可能需要多花费几分钟,甚至更长!

    “修炼果然没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叹息一声,张悬摇了摇头。

    修炼的确不是那么容易的,注定充满了辛苦。

    三个时辰,一晃既过。

    推算了一下,大概到了晚上,拍卖会也差不多快要开始了,张悬这才身体一晃,从蜂巢走了出来。

    才回到房间,就见胡云生走了过来。

    “前辈,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嗯!”

    点了点头,张悬跟在后面向拍卖场的方向走了过去,还没来到预定好的包厢,眉头突然一皱,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