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玩意嘛!

    一点眼力劲都没有,还想拜我为师?做梦的吧!

    怪叟翁撇了撇嘴。

    “……”周宣欲哭无泪。

    刚才你一副要杀人的表情,我怎么知道,眨眼功夫就要端茶倒水,弄的跟贵客临门一样?

    “还不快去!”

    心中郁闷,还是一转头看向侍从。

    “……”侍从。

    “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迟疑了一下,周宣摆了摆手。

    只有亲自过去才显得真诚。

    急匆匆向对面跑去,消失在众人面前。

    不理会去泡茶的周旋,张悬走进房间,坐在了主位上。

    怪叟翁则坐在下方,一脸恭敬。

    “前辈……我的青涎毒……”

    沉闷了片刻,再也忍不住,怪叟翁小心翼翼的看过来,眼中带着渴望。

    对方能一口气说出这么多,看出这么多症状,或许真能解决。

    能有如此眼力,称呼一声“前辈”也不为过。

    “青涎毒,是七级的毒药,一旦中了,就算七星毒师,都难以解决……”张悬道。

    怪叟翁脸色一白。

    七星毒师都难以解决,岂不表示,再没希望了?

    “不过,我……可以解!”

    张悬道。

    “可以解?”

    瞳孔一缩,怪叟翁拳头猛地捏紧,脸色阴晴不定,突然牙齿一咬,跪倒在地:“还请前辈救我……”

    他被这个病毒折磨的太久了,有些坚持不住了,如果能够解决,别说下跪,就算当牛做马,都不会眨眼。

    当啷!

    他这边刚跪下。

    端着茶水走过来的周宣,进门看到这一幕,吓得手掌一抖,茶杯掉在地上,摔的粉碎。

    他是真的要疯了。

    怪叟翁的高傲他知道的一清二楚,自己这位医师公会会长,天天小心翼翼的拜谒,仆人一样的听从伺候……对方都懒得多看一眼。

    这家伙刚刚把人家门砸了,将人家圣兽,弄成那副鬼样子,非但不生气,让自己端茶倒水不说……还下跪!

    要不要这么刺激?

    一个疑似七星的医师,连城主都丝毫都不理会的存在,笔挺跪在面前……

    周宣只觉得自己认知的世界崩塌,心脏都要炸了。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没想到对方下跪,张悬摇了摇头,道。

    “前辈,地藏花我这里刚好有一株,两百年份的,前辈如果需用的话,直接拿走就是……”

    想起之前对方说的药材,怪叟翁没有任何迟疑,忙道。

    张悬点头。

    来这的目的就是为了地藏花,对方有,而且打算赠送,说明事情已了。

    “青涎毒解决起来不难,但你中毒已久,已然超过二十年了,毒已经侵入了骨髓和内脏,单纯的药物治疗,微乎其微,恐怕需要使用一些极端的手段……”

    推敲了一下,张悬道。

    “只要能解毒,我什么都愿意做!”

    怪叟翁咬牙。

    “那就好!”

    见对方态度诚恳,张悬笑着点了点头,手腕一翻,取出纸张、毛笔,随手在上面写了一个药方。

    “按照这个药方抓取药材,年份越高越好!”

    看了一眼纸张上的内容,怪叟翁停顿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将药方递给不远处的周宣:“去将这些药材抓来,我可以考虑收你为徒!”

    “是……”

    眼睛一亮,周宣没有丝毫犹豫,急匆匆走了出去。

    “准备一口大锅,将抓来的药物放入其中,然后……你进入其中蒸煮?!?br />
    张悬接着道。

    “蒸煮?”

    怪叟翁眉毛一跳。

    虽然以他的实力,开水蒸煮,已经伤不了分毫,但在沸水中浸泡,肯定也不好受。

    “不错,你体内的毒,时间太久,而且你服用了大量的药物,整个身体已经和药罐子差不多了!想要解毒,必须提前将这些乱七八糟的药物蒸出来!”

    张悬继续道。

    怪叟翁点头。

    身为医师,对自己的身体,知道的很清楚,这些年吃过的解毒药,没有一车,也绝对有一箩筐。

    这么多药物,沉积在体内,久而久之,让身体有了抗药性,就算有了真的解药,也会发生反应,从而失去最佳效果。

    这种蒸煮,正是为了驱除体内这些残留药物,让身体恢复如初。

    “蒸煮过后,将这酒葫芦中的药酒喝了……体内的青涎毒,就算不解,也差不多了!”

    手腕一翻,张悬取出一葫芦美酒。

    想要彻底解决青涎毒,凭借一些普通药物肯定不行,只能使用天道真气。

    当然,前提是对方将身体先温养好,不然,对他的真气需求将会是海量。

    能毒杀圣域四重强者的剧毒,可不是一两道真气就能化解的。

    “多谢……”

    急忙将葫芦接住,怪叟翁眼中满是感激。

    能解决七级毒药的药酒,对方随手相送,价值之大,绝对超过地藏花了。

    “前辈,你稍等,我这就将地藏花取来……”

    知道了治疗方法,怪叟翁没有犹豫,急匆匆走了出去,时间不长,将一个玉盒低了过来。

    随手接过,张悬轻轻打开,立刻看到一株通体洁白的药材平躺在其中,宛如美玉一般,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嗯!”

    点了点头,随手将药物递给胡云生,吩咐道:“去组织拍卖会,要全城都知道有这株药材出售的消息……”

    “是!”

    胡云生点了点头,拿着药材走了出去。

    知道这家伙身上的“毒”没解,不敢出什么幺蛾子,张悬不再多管,安静的待在这里。

    一个时辰后。

    周宣将药物准备齐全部带了过来,张悬这才安排用大锅煮沸。

    待药效全部发挥,将怪叟翁放入其中。

    滋滋滋滋!

    锅内的清水,像是被墨汁染满,时间不长,就通体发黑,像是有无数杂质被从毛孔驱除出来。

    张悬来到跟前,手指在对方身上连连点去,金针飞舞,扎满全身。

    不知过了多久,锅内换了几次清水,怪叟翁体表的皮肤,全部变成乳白色,这才停下来,让对方将那葫芦美酒喝了下去。

    时间不长,眼中的青灰色逐渐消失。

    轰隆??!

    刚做完这些,怪叟翁全身一松,一股气息冲天而起,之前只有圣域一重的力量,瞬间突破,节节攀升。

    “这……”

    周宣眼睛瞪圆,不敢相信。

    “他身中剧毒,修为被压制了,现在成功解毒,实力自然恢复!”

    见他不明白,张悬笑着解释。

    之所以能够看出对方中毒,自然是因为怪叟翁施展了武技,图书馆出现了对应的书籍。

    介绍了身体中的缺陷,也介绍了对方的身份……青源帝国,七星巅峰级别的医师!

    这种级别的医师,怎么可能只有圣域一重?

    恐怕是被人下毒,被逼无奈,才躲在这个偏远的地方隐姓埋名躲避!实力在剧毒的侵袭下,被逐渐压制,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现在剧毒解决,被压制的修为,也就恢复如初。

    轰隆??!

    抬眼看去,前方的怪叟翁,力量越来越强,很快突破了圣域一重的桎梏,达到了二重神识境!

    紧接着三重胎婴境!

    一个时辰后,力量充盈,已然成为圣域四重元神境的高手了。

    剧毒解决,实力也终于彻底恢复。

    “我……”

    站起身来,感受到体内的力量,怪叟翁眼眶一红。

    多少年了!

    他一直期盼,能够彻底解决体内隐患,重新恢复实力,本以为已经终生无望,做梦都没想到……这个中年人,轻松帮他解决了。

    “多谢前辈的再生之恩!”

    膝盖一软跪在张悬面前。

    之前下跪,是想求对方救治,虽然拜下,却有些不甘,而现在是真心实意,没有丝毫虚伪。

    “客气了……”

    张悬点了点头。

    对方是医师,救人无数,能出手帮助,自然要出手帮助。

    “能给你下这样的毒,应该是毒师所为吧!”

    皱了皱眉,张悬问道。

    青涎毒可是一些七星毒师都很难配制出来的,能拿出这东西,必然和毒师有关。

    “的确是毒师所为……不过,我现在修为既然恢复,肯定会让其知道代价……”

    目光冷漠,怪叟翁拳头忍不住捏紧。

    “嗯!”

    见对方不愿意多说,张悬也不再多问。

    “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怪叟翁看了过来。

    救命之恩,不能不报,现在连对方的姓名都不知道,实在心中有愧。

    “在下孙强!”

    张悬道。

    “原来是孙前辈……”

    点了点头,怪叟翁手腕一翻,取出一枚令牌:“在下在青源帝国医师公会,还有些地位,这是代表我身份的令牌,如果以后前辈有机会去了青源帝国,一定要去找我,力所能及,必定在所不辞……”

    “也好!”

    将令牌接住,张悬没有推辞。

    他肯定是要去青源帝国的,既然无意中得到了这个人情,以后有机会,自然要使用。

    “好了,你的毒也解了,我就不留在这里了,告辞!”

    解决完对方体内的隐患,张悬也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抬脚向墨云轩的方向走去。

    时间不长就来到跟前,还没到胡云生所在的地方,就见他急匆匆走了过来,脸色铁青,一看到他疾呼出声:“前辈,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