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不大,却灵气惊人,随便看了一眼,张悬就知道其中布置了一个聚灵阵,而且不低,不下于六级巅峰。

    聚灵阵的汇聚下,这里的灵气比外界要浓厚好几倍,整个院子密密麻麻种着一些药材,几乎都是市面上见不到的珍稀物品。

    “不错!”

    随便扫了一眼,张悬立刻看到最少十株达到圣域级别的,眼睛忍不住一亮。

    当初的尤虚,都没有这么多。

    吱呀!

    正在四处观看,房门打开,一个看起来邋里邋遢的老者走了出来,看向张悬等人,一声怒吼。

    “谁让你们进来的?好大的胆子!”

    火气冲天。

    换做谁也生气,在家里好好的,别人直接破门冲进来……

    能不能再嚣张一点?

    “前辈,是他硬闯进来的,我也没想到……”

    看到怪叟翁生气,周宣忍不住哆嗦,连忙上前解释。

    维持了这么长时间的好形象,可不想因此葬送了。

    “虎青兽,送客!”

    不理会他的话,怪叟翁一声呵道。

    呼啦!

    伴随话语,一个五米多长的巨大圣兽,从一侧的房间走了过来,每一步地面都发出剧烈的震颤。

    虎青兽,圣域二重初期的圣兽,战斗力比起紫阳兽,都只强不弱。

    气浪和强大的压迫感,让人脸色发白,身体不由自主的发颤。

    尤其是胡云生,差点没吐出血来,他之前来过几次,都被这头大家伙揍的面目全非,再次遇到,本能的从内心深处感到颤抖。

    周宣也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几步,这种级别的圣兽根本就不是他现在的实力能够抗衡的。

    “自己滚出去,还是我将你打成废物,扔出去?”

    虎青兽灯笼般的眼睛盯着张悬。

    “两个都不选呢?”张悬轻轻一笑。

    “哪来这么多废话,将他扔出去?!卑诹税谑?,怪叟翁转身继续向房间走去。

    兽宠亲自出手,他十分放心,根本不需要多想。

    才转过身去,就听到背后的虎青兽一声愤怒的吼鸣,紧接着强大气浪的冲击下,地面不停颤动。

    随即什么东西,飞上高空。

    轰??!

    重重地砸在地上,溅起满院子的尘土。

    “不识好歹!”

    怪叟翁满意的点了点头。

    虎青兽一向凶猛,听到这些声音就知道,肯定是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狂揍了一顿了。

    “算了,教训一顿即可,不要杀了……???”

    摆了摆手,怪叟翁转过身来。

    虽然不在乎对方的真正身份,但是敢直接闯门进来,肯定地位不低,他只是贪图清静,不想将事情惹得更大。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眼前的场景,身体一僵,怪叟翁忍不住呆立原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过了老半天,才说出话来,整个人似乎都有些傻了。

    只见前方的情况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本来该教训别人的虎青兽,此时正趴在对面那个中年人的面前,舌头舔着对方的手掌,眼神满是谄媚,一副活脱脱哈巴狗的形象。

    这是怎么个情况?

    我让你将人扔出去,不是让你在这里低三下四的讨好。

    怎么感觉你不是我的兽宠,而是对方的?

    心中不解,急忙向不远处的周宣等人看去,缺见这三个人也傻了一样的站在原地,见鬼了一般。

    “虎青兽,你在干什么?”

    再也忍不住,老者大声呵斥。

    这叫啥事,他自己的兽宠,接到命令去教训对方,结果却趴的对方面前,一副丢人现眼的样子,让自己脸面往哪里放?

    未免太扯了吧!

    “主人,我……”虎青兽转过头来,巨大的蹄爪挠挠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好了,我来吧!”微微一笑,张悬向前走了几步,来到老者的跟前。

    他现在虽然是从圣巅峰,但是真正实力,连圣域二重的战师卓清风都不是对手,虎青兽虽强,也不是一合之敌。

    一拳打飞上天,下一刻,就乖乖的听从吩咐了,虽然对方有主,没有驯服,但已然构不成威胁。

    “你应该就是怪叟翁前辈吧!”张悬看了过来:“来这里这有事相求,想和你购买一株地藏花,年份越久越好?!?br />
    “有事相求?”看了一眼平躺在不远处,四分五裂的大门和一脸谄媚的兽宠,怪叟翁嘴角一抽。

    你这是求人该有的举动吗?

    一来到就将我的大门拆了不说,还把兽宠也弄成这样……你这不是来求我,而是让我来求你的吧……

    “想要购买药材,除非从我尸体上踏过去!”牙齿咬紧怪叟翁气得脸色涨红。

    “从你尸体上踏过去?”张悬摇头,脸上有些无奈:“既然你这样说,只能不不好意思了!”

    说完眉毛一扬,身上一股强大的气势喷涌而出,紧接着身体一晃,五指张开。

    轰??!

    怪叟翁只觉得对面的真气,如同飓风一般,狂涌而至,虽然级别还不如他,但是无论力量还是精纯度,都远远不是他能够比拟的。

    可以预见,只要对方的手掌落下,极有可能被当场拍成肉泥。

    “可恶!”脸色变得铁青,脚掌在地上一踏,怪叟翁急忙向后跳去,这一下施展出了全身的力量,身影快如闪电。

    他的实力虽然只是圣域一重,这个躲避的身法却十分高明,眨眼工夫就脱离了手掌笼罩的范围。

    害怕对方的攻击继续追击而来,跳出战圈,怪叟翁没敢停歇,又连续向后跳了两次,差不多脊背快撞到房屋,这才停下来。

    “呃?”

    松了口气,这才发现对方依旧站在原地,没有继续追击的意思,双手背在身后,头颅微微扬起,微风拂来,衣袂飘举,宛如一个不可高攀的世外高人。

    面皮一抽。

    变化也太快了吧,刚才一掌拍来,似乎恨不得将他置于死地,而现在眨眼工夫,就一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超级强者模样……要不要这么大?

    不光是他一侧的周宣和胡云生,也都面面相觑,一脸的懵逼。

    眼前这家伙,实力强大也罢了,变脸速度,似乎更加强大,让人根本看不懂到底在想什么,又想要做什么。

    “要杀就杀,想戏弄我,没门!”怪叟翁脸色铁青。

    他感觉对方像是在故意戏弄他,明明拥有可以随意将其击杀的实力,却不动手。

    “戏弄你?你想多了!”张悬摇了摇头,一脸同情的看过来:“我只是想问一问你,【青涎毒】的侵袭下,还能坚持这么多年,不太容易吧!”

    “???你……你……”

    本想发火的怪叟翁,听到这话,连续后退了两步,嘴巴一下张开,眼中满是不敢相信。

    和对方说的一样,他的确中了青涎毒,中毒之后,凭借医术精湛,一直苟延残喘……即便如此,也快要坚持不住了,只是……这件事谁都没说过,更是从未见过眼前这位,怎么可能只见了第一面,就一口说出?

    有些懵了。

    “呵呵,青涎毒,以圣域四重的青涎蛇蛇涎为主材料炼制而成,圣域四重强者,都能轻易毒死。你之所以都能够活下来,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幼年的时候,服用过一株七花草吧!”

    还没来得及询问,就听到对面的家伙,淡淡的声音继续响起。

    “我……”

    怪叟翁全身一震。

    对方说的不错,他七岁的时候,曾误服了一株七花草。

    这东西属于慢性药物,虽没被当场毒死,却也深受其害,正因如此,才努力学习医术,想要彻底解决。

    这件事,同样知道的人很少,眼前这位,一口说出,难不成是以前的老朋友?

    仔细看了一眼,忍不住摇头。

    无论容貌还是气息,都是以前从未见过的。

    他可以确认,之前绝对没见过这位。

    “其实想要看出这点,并不复杂,服用青涎毒后,不光身体发青,眼睛也会发生变化,青灰色之中带着血红色的细线,远远看去,如同蛇的眼睛?!?br />
    张悬看过来:“当然,单凭这点只能推测,你是否被青涎蛇咬了,真正确认,是因为,你的手指泛白,没有青灰色,如果没看错……当年使用这只手采摘的七花草,而且被其扎破了吧!”

    “这……”

    怪叟翁再次一颤。

    那时候年纪太小,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但对方一说,想了起来,这根手指,的确曾被七花草扎破过。

    “七花草表面带刺,其中蕴含毒性,却也对青涎蛇的蛇毒,有克制作用,两者融合,青色变白,能保持你的生命不会暂时死亡,又会折磨的你痛苦不堪……你应该每到夜间子时,都会全身浮肿,骨骼发痒吧?”

    张悬继续道。

    怪叟翁身体僵直。

    “好了,现在可以进你房间,和你商议购买地藏花的事了吗?”见他的表情,张悬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再次一笑。

    “快里面请,快请!”

    怪叟翁连忙躬身。

    “前辈……”将二人的对话听在耳中,周宣满脸发懵,忍不住向前,想要问个究竟。

    “还不快点端茶倒水,楞在这里干什么?”

    怪叟翁一声呵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