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叟翁?他在哪?带我过去看看!”张悬眼睛一亮。

    既然有人有,直接购买就是,还折腾什么?

    “这……”

    胡云生苦笑:“要这么简单,就容易了!这位怪叟翁,脾气特别不好,软硬不吃,不是有钱就能解决的。他的宝物和药物,从不出售的。上次城主急需一份药材,准备了很多灵石,价值足够买三株,结果……同样被轰了出来,连门都没进……”

    “城主都被轰出来?这人实力很强?”张悬眉毛一皱。

    能成为靖远城城主,实力估计也达到了圣域一重了,如此强者,被直接轰出……恐怕这位怪叟翁的实力,并没想象中的简单。

    “他的实力和我一样,只有圣域一重中期,但是……有一头圣域二重的兽宠……”

    胡云生道。

    “他是驯兽师?”张悬皱眉。

    凭借圣域一重的实力,驯服二重的兽宠,驯兽级别恐怕已经达到七星。

    这种能力的强者,连名师学院都没有,帝国一个偏远的小城,有这样的人物?

    “我不知道,但这头兽宠对他的话言听计从,只要有人敢捣乱,就会被直接扔出来,就算是我,也不敢肆意乱来……”

    胡云生道。

    又聊了几句,张悬忍不住摇头。

    通过这位轩主的话,可以知道这个怪叟翁,的确很怪,喜欢搜集各种宝物,珍稀药材也养了不知多少。

    按照正常道理,弄这些东西,基本都是待价而沽的,奇怪的是,这家伙从不出售,甚至连门都进不去。

    “带我看看!”不管这家伙有多怪,他肯定是要想办法吸引毒师过来,借此找到毒殿的。

    飞行了十天,魏如烟依旧没有醒过来,说明毒体越来越严重,再不救治可能会伤及生命,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说都不能让他推脱,也无法推脱。

    “找他?”胡云生脸色发苦:“我怕不光吃闭门羹,还会被丢出来……”

    眼前这位刚来靖远城,不知道那位怪叟翁的可怕,他可是亲身经历的,连城主都无可奈何,更何况是他们。

    他就曾经拜访过几次,结果无一例外,都被扔了出来,每次吃了不少苦,受了不轻的伤。

    “无妨!”张悬摇头。

    他现在的身份,是一位毒师,而不是名师,不需要遵守那么多规矩。

    只要去看,肯定能想到办法。

    “好吧!”看对方的模样,知道无法劝阻,他的性命又拿捏在人家手里,胡云生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

    二人刚走出房间,就见朱啸迎了过来,看到自己的轩主,非但没杀这个中年人,反而跟在后面亦步亦趋,跟个下人一般,朱啸满脸的不敢相信。

    不过,胡云生也没办法解释,脸色一红,交代朱啸等人看好墨云轩,自己则在前面带路,大步向外走去。

    如果没中毒,倒可以暗示属下,多找些人来,埋伏在周围,对这位孙强进行偷袭,但只要毒不解,给十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做,不然,可能还没动手,自己就先死了。

    而且,极有可能属下全被毒杀,对方还没事。

    毒师要是如此容易斩杀,估计毒殿早就不存在了。

    怪叟翁居住的地方,距离墨云轩不远,走了一会,就看到一个不大院子出现在眼前。

    院门紧闭,上面挂着闭门谢客的牌子,周围冷冷清清,连个护卫都没有,丝毫看不出来,里面住了一位圣域强者。

    “敲门吧!”

    来到跟前,张悬吩咐。

    “这……就这样直接敲门?不需要准备拜帖?”胡云生一愣。

    正常拜访都需要递交拜帖,说明自己的身份和来由……啥都没准备就敲门,难不成就这样进去?

    对方本就怪,任何礼数都没有,怎么可能给好脸色?

    “敲就是!”

    并不回答,张悬笑了笑。

    无论怪还是不怪,只要是人,都有**和追求,有这些……他就有足够自信,让其乖乖卖药。

    “好吧!”见对方不听劝告,胡云生摇摇头,走上前来,把门敲响。

    咚咚咚咚!

    声音在寂静的巷道分外嘹亮,响彻四周。

    吱呀!

    怪叟翁的院门没开,对面的一个院落却缓缓打开,随即看到一个老者和侍从,走了出来。

    “不用敲,里面的人是不会过来见你们的!”

    看了二人一眼,老者道。

    “不见?”张悬皱眉:“你是怪叟翁的下人?”

    “当然不是,我只是前辈的一个仰慕者……”老者摆手。

    “那继续敲门吧!”

    听对方和怪叟翁没关系,张悬转过头去,让胡云生继续。

    “你……”

    见这家伙,对自己的劝告无动于衷,老者眉头一皱。

    侍从更是脸色一沉,走上前来,目光炯炯的看过来:“敢和我们家主人这样说话,你知道他是谁吗?”

    瞥了对方一眼,张悬懒得理会。

    管你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

    说出来吓死你……

    咚咚咚!

    再次将门敲响。

    没想到被无视,侍从气的面容难看,向前一步:“我们家主人是医师公会会长,周宣大师!”

    “周宣?”

    张悬摇头:“不认识!继续敲吧!”

    “是!”

    胡云生嘴角一抽。

    这位周宣和他交集不多,乍一看到只觉得面熟,没想起来,此时听到介绍,也想了起来。

    医师公会会长……就算城主遇到都以礼待之,不敢有丝毫轻慢,这家伙倒好,理都不理,直接无视……想想都让他发疯。

    不过,受制于人,也没办法,只好装作不认识,继续敲打。

    见这家伙的模样,无论侍从还是老者周宣,都有些疯了。

    靖远城医师公会会长,地位比起城主,都丝毫不差……只要是人,谁没有受伤和生病的时候?

    因此,其他公会的会长敢得罪,他绝对没人敢找麻烦。

    这人倒好,直接来了个不理会,当成空气……

    “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我们家主人乃六星医师!”侍从咬牙。

    “听到了啊,我要找的是怪叟翁,又不是他!”

    张悬摇头。

    六星医师而已,三个月前,一个六星巅峰的副院长,找他麻烦,都差点被他弄死,更何况这位了。

    “你……”

    侍从气的没昏过去。

    六星医师,走到什么地方都受人敬仰尊崇的超级存在,这家伙居然……毫不在乎?

    可恶!

    难道不知道交好一位医师将会得到什么好处,得罪一名医师,将会付出是怎样的代价吗?

    还想说些什么,周宣大师伸手拦住,走上前来:“朋友,我不知道你是谁,不在乎我的身份也不算什么,不过,怪叟翁前辈,不愿见人,就算再敲下去,也是无用!”

    周宣大师身为医师公会会长,见过的人不少,眼前这位知道他的身份后,如此沉着,单凭这一点,就知道肯定不简单。

    因此,他不会像侍从一样,自持身份大声呵斥,而是用劝慰的语气。

    “不愿见人?”

    “是,前辈的脾气怪异,就算当初城主拜访,也是递了好几次名帖,我劝你先准备名帖,找人帮忙递过来,不然,在这里敲门,只会引起反感,得不偿失……”

    周宣大师接着道。

    他说的是实话。

    怪叟翁的脾气实在太怪异了,就算是他,住在对面天天过来拜见,对方都不见,你一个陌生人,啥都没准备,就跑过来敲门,人家不是更不见吗?

    “是这样??!”张悬皱眉,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如此……”

    听到这话,周宣以为对方会知难而退,转身离去,准备好拜帖再来,结果,听到下面的话,差点没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胡云生,把门砸了吧!”

    摆了摆手,张悬像是做了件简单至极的事,无关紧要。

    “砸门!”嘴角一抽,胡云生也差点没晕过去。

    “嗯!”张悬淡淡看过来:“要不我来吧!”

    知道这位胡云生,未必敢听从这个离经叛道的命令,懒得废话,张悬向前一步,来到大门跟前,手掌按在上面,力量陡然凝聚。

    轰??!

    眼前的大门只是木头的,怎么可能挡得住他的力量,只一下就四分五裂,倒飞进入院内。

    声音轰鸣,尘土飞扬。

    “这……”

    见他说干就干,根本不是玩笑,周宣身体一颤,差点没当场昏死过去。

    我都跟你说不要打扰了……结果却把门砸了……

    气的两眼发黑,呼吸急促,都快喘不过气来。

    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愣头青?

    开始他也不在乎这个怪叟翁,觉得对方故弄玄虚,自己堂堂医师公会的会长亲自拜访,应该亲自迎接,不拿架子,后来见过对方治病,这才明白对方的医术比他强大太多了,也就是说……这位怪叟翁可能是六星巅峰甚至……七星级别的医师!

    正因为如此,专门将对面的房子租了下来,天天拜谒,目的就是希望有一天能获得垂青,传授个一手半手。

    也正因为这个缘故,听到有人敲门,跑出来劝阻,好给对方留个好印象。

    可是……劝阻是劝阻了,该说的也说了,这家伙怎么这么棒槌?让人一拳将门打坏了?

    这下可怎么好?

    怪叟翁前辈,肯定会发怒的!

    “这不就解决了,进去吧!”

    不理会快要发疯的周宣,张悬一摆手,当先走了进去。